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天杀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224 2003.04.26 14:32

    

  “我从风中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康云儿望着满天的残红喃喃的道。

  穿梭在这古老的宫殿中的风带着黄昏的伧凉,除此之外我们感觉不到什么?

  超梦六杀中号称最强的天杀正向这逼近?一想到这个我们都不由得紧盯着宫殿上的那方天空。

  几只乌黑归鸦寂寥的在空中追逐嘶叫,一根原本属于它们的黑色的羽毛缓缓的旋转从天空着飘落,天是红色的。

  只觉眼前一花,那缓缓旋转坠落的黑羽上突然多一个人,一个踏着羽毛从天降的蓝衫男子,在他突然出现在羽毛上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静止了一般,连同我们的呼息。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蓝衫男子,他脸上的半截面具下露出比天空还蓝的眼睛和直挺如峰的鼻子与坚毅的唇都给予了我们巨大的冲击,其实这些令我们无法动弹的巨大冲击都来源于他的气势,如果没有这强大得无法形容的气势,他只会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看着突然出现的他,我非常清楚这并不是真正的突然,而是因为他行动的速度已经快得超出了我的眼睛所到捕捉影像的极限,所以才会造成突然出现的假象。

  身材槐梧的他竟能粘在一根黑鸦的羽毛上飘下来,由此可见他的武技已经高到了匪意所思的地步。

  飞翔一直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鸟类以外所有生物的梦想,但这个世界上除了能操纵风系终极魔法的人们可以办到真正自由的翱翔,就连身为SS级高手的西门断天也是无法飞翔的,S级中善于跳跃的高手们虽然能一跃百米,然后借气或盘旋或飞流直下,但那始终只能算超级大跳跃,不能称之为飞,传说中的舞空术据说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失传了。

  而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男子却给我一种飞的感觉,我知道他是在用一种传说中比舞空术稍稍低上一筹的[比翼术],所谓的比翼术指的都是借助鸟儿的力量与其比翼双fei武技,也就是施术者用让鸟儿感不到的重量粘在它身上,让它飞的时候带着自己一同上青空翱翔,根着气流四处飘荡。

  善用比翼术的高手一般都喜欢养鸟,要想到达目的地,毕竟还是跟同自己训练有素的鸟儿比翼双fei,要比跟着四处乱捕的野鸟来得顺畅些。

  这蓝衫男子未必是剩鸦而来,但与黑羽齐降所施之术无疑是比翼之术。

  他一飘入院中,满庭的花草都似失去了颜色一般,夕照的阳光映得周遭一片腥红,这一切皆是由他身上杀气笼罩的缘故。

  “天叔叔你来了。”康云儿却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脸。

  又觉眼前一花,康云儿已被他抱在了怀中,他目光一转笼罩在我们身上:“是他们干的吗?”

  “不是。”康云儿靠在他肩头。

  “你闭上眼睛好吗?”天杀淡淡的道。

  “我才不要,是他们救了我,你不能杀他们的。”康云儿急道。

  “他们救了你……不是他们所为?”他用令人浑身不安的目光打量着我们。

  “好吧,那我就做正事吧,你过来。”他指着小书用不可抗拒的声音道。

  小书的脸变煞白:“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对我们超梦来说很重要,所以我要把你带回无峰岭去。”天杀的每一字都钪锵有力,似乎要令人相信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不容违背。

  “他现在是我的人,你要带走他得先问过我这个老大。”在天杀强大的气势之下,我拦在了小书的身前。

  “你又是什么人?敢管超梦的闲事?”此时他的每一个字钻入我耳中都震得我头脑发晕,我知道他是将真气通过声波传入我耳中,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是救康云儿的人。”我鼓起勇气直视着他道。

  “无论你是什么人,都不可能阻止我将他带走。”天杀扬声道。

  “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都不可以将我们最重要的同伴带走。”我也提高了声音。

  “笑话……”

  “天叔叔,你可不可以让云儿说句话。”康云儿打断了天杀的话语。

  “云儿静声,这是暗黑经纪人的命令,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天杀摇头道。

  “我绝不会让你把他带走的。”我握紧了拳头。

  “那你准备怎么样呢?像那个丫头一样偷偷凝聚魔念力,准备给我一个毫无意义的偷袭作为挣扎或是以全灭为代价换取你们所谓的同伴多片刻停留。”他的目光移向了一旁的袁茵。

  脸色发白的袁茵立即知道自己偷袭的意图被发现了。

  南宫北则一如既往的在发抖中度过紧张的时刻。

  “看在你们救云儿的份上我不会杀你们的,竟管出手吧!”他嘴角掠过一抹轻蔑的笑意。

  他话一出口,空气中的压迫感越来越沉重,南宫北的脸色也越变越难看,这是因为他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强烈的关系,再下去就不妙了。

  “等等,你们超梦六杀不是说过替你们找到康云儿会有重谢,超梦六杀不会食言吧?”我忙道。

  “你要什么?”

  “我要超梦六杀答应我,三年之内不可以带走他。”我指着小书大声的道。

  “你……你真是疯了!”天杀缓缓的摇着头道。

  “如果连这种不必杀人放火的小事都做不到,那你们超梦六杀所谓重谢的承诺也就未必太轻了吧?难道你们要失信于天下。”我冷笑道。

  “天叔叔你就答应他们吧?”康云儿也哀求道。

  沉默了片刻的天杀苦笑道:“杀人放火对超梦来说才是不屑一顾的小事,这样的条件作为重谢,份量也算是够了。”

  我们四人立即交换了着欣喜的目光。

  “但是你们绝对会后悔的,卷入这场超梦与弃者之间的恩怨,对你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可能只有后悔。”天杀喃喃的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答应了。”小书平静的道。

  “答应了。”天杀无可奈何的道。

  袁茵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天叔叔,云儿今天见到了一个让云儿有一种很亲切很亲切感觉的阿姨。”康云儿脸上挂着的笑容似乎也在为我们高兴。

  “是吗?我们回去吧!”天杀点头道。

  “她是传说中的四大美人陈鱼喔,她说云儿长得很象她来着。”康云儿的话一出口,天杀本来从容自若的神情似乎被这句话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他竟大吃一惊。

  “她还替云儿把脉,说看一下云儿是不是她亲生的女儿。”

  天杀毕竟天杀,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淡淡的道:“然后呢?”

  “自然不是了,她说如果是,就要将云儿带走。”康云儿道。

  “她既然替你把过脉,就应该知道你是我们超梦六杀抚养长大的人了,她有没有说什么?”天杀眼光闪烁不定的道。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就走了,你认识她吗?”

  “其实因为你相貌绝美的关系,我们曾向女儿失踪的陈鱼发出过邀请,请她到无峰岭去见上你一面,好判断你的身份,但她拒绝了。”

  “我真的长得很象她吗?”

  “见过陈鱼的脸的人都有这种感觉,我们走吧!”天杀抱着康云儿冲天而起,消失在了渐渐被涂黑的空中。

  “总算松了一口气,超梦可以暂时放弃咱们的小书了。”袁茵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但你别忘了还有弃者帮,令人奇怪的是弃者帮为何一直到现在还按兵不动,难道真是长城帝国一战伤了元气。”我轻道。

  “也许吧!”小书笑道。

  “他们最好永远也别来烦我们。”袁茵也笑道。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天杀很象一个人?”大家笑逐颜开,南宫北却皱起了眉头。

  “有吗?”袁茵看着南宫北。

  “对,小北一提,我也发现了,他的确很象一个人,可是谁我竟然说不上来。”小书也应声道。

  “不错,那个人我们都应该见过,大家想一想。”南宫北又道。

  经他这么一说,我不自觉的在脑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好象能与天杀吻合似的,应该说只是一种感觉。

  “管他像谁?庆祝小书平安无事,我们今晚不醉不归。”我突然举了起手。

  “好今天就破例一回,让大伙吃个痛快!想吃什么你们随便说。”平时逼着我们吃素的女人袁茵在不花自己的钱享受美食时表现出了充分的气魄。

  ※※※

  一直到夜已深了,躺在床上的我都难以入眠,窗外的天空没有星月,黑漆漆的一片。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瓦岗堡从与超梦有关的第一个人物康云儿相遇之后,我心里面就隐隐觉得非常的不安,这份不安是源于担心小书,身为超梦杀手组与弃者帮关健人物的他究竟背负着什么样的命运?我总觉得他好象会随时离开我们一样,好在利用康云儿解决了超梦,能拖三年就三年,下面也许要对付的就是那藏在黑暗中的弃者帮了。

  没有星月的夜晚,这远朋宫特别的安静,大公主已经吩咐过,那些照顾我们起居的宫女每天定时来六次,除此之外,就算天塌下来,宫中的宫女待卫也不能踏足这属于我们的地盘。

  现在康云儿已经回到了超梦六杀的手中,再将我们困在这宫中想来已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不过也不知大公主是怎么想的,一直推说太忙也不来见我们,齐琳这小狐狸精现在又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我的房间与小书房间中相隔那面墙突然被轻轻的敲了两下,我竖起耳朵,却再没有了声息,我暗道不妙,掀起背子从床上窜了出去,一推开门,发现小书的房门也打开了,两个完全封住气息的黑衣人幽灵一般溜了出来。

  看着昏迷的小书被其中一人负在肩头,我心下雪亮,刚才那两下敲击声是小书发出的求救信号。

  “奇怪啊奇怪!”我一面说着一面一个空翻落到他们身前将他们的去路拦住。

  那两个黑衣人一高一矮,高的是个年青男子,令人惊诧的是他清秀削瘦的脸庞下竟是一付强健如铁塔般的身驱,给人一种极不合协的感觉。矮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肤白胜雪,保养得很好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象一有钱人家的贵妇,但令人遗憾的却是小书竟被她扛在肩上,很滑稽。

  “有什么奇怪的?”年青男子将手一挥,那扛着小书的妇人也停了下来。

  “二位要劫色的话,为什么不找个帅点的,比如小弟我。”我笑道。

  那妇人与青年男子对望一眼,将小书抛开了他,身体闪电般袭向我:“那我就劫你吧!”

  袁茵与南宫北此时也从他们各自的卧室冲了出来,见到小书控制在青年男子手中也不敢有所动作。

  黄衣妇人冲到我眼前时已经,剑光突然亮起,数十道凌利的剑光破空向我袭来,剑势极快,似乎要一下在我身上扎出十多个血窟窿。

  手中没有兵器的我自然不能让她得逞,一个疾退堪堪避过眼前的剑光,剑玄之气立即由气海提出顺着经脉闪电窜到双掌掌心,两道无形的剑玄之气从她的剑光间隙射入,嗤嗤两下,她的肩头立即冒出两朵血花,她则用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我。

  “看来我们掌握的情报太落后了,这个人竟已经接近B级左右的水准,菊,你不要太轻敌了。”青年男子皱起了眉头。

  我自己也顽为惊喜,想不到不知不觉中我手中射出的剑玄之气已经开始锐化,据小书曾说剑玄之气的变化是一种周而复始的过程,由最初的平和之气开始慢慢的锐化,但锐化到一定程度又会变为平和,但这第二次的平和与第一次相比则是天壤之别了,将会变得更加纯厚,威力也更为震道,随着能力的提升第二次锐化又会出现,如此反复直至最后的锐利如神剑,一剑山裂二的至高境界。

  不但如此,而且每一种状态剑胎、剑珠、剑核、剑心、剑茧都会有与之相对应的不同绝技。

  我一直都与比我要高上N倍的高手交手,所以自己的进步几乎是无法查觉,而最近交手的冯德与我亦一直都是旗鼓相当,要想从他身上找到自己进步的痕迹也是不太可能,但与出剑看似不弱的中年妇人交战,只是一下我就得到了少许成就感,不过从妇女身上寻找成就感,我也算够失败的。

  “都怪我太轻敌了……”中年妇人一面说着一面汗如雨下。

  “你还是别说话了,先运气抵抗他侵入你体内那两道真气吧,看来我们还是太低估了他。”青年男子一面说着一掌拍在了中年妇人的背心,两道血柱又从她肩头溅了出来。

  “这看来是极邪门的剑气,如果中招以后不驱出体内,伤口将会被剑气越裂裂大,现在好了,你休息一下吧!”年青男子扛着小书对我招了招手。

  想不到这剑玄之气还有这般威力?我不禁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忧。

  “你们是弃者帮的人吧!为什么一直拖到现在才来?”我欺身上前挥掌如风,四道无形剑气划破夜空带着嗤嗤之声射向青年男子。

  “因为现在时机到了。”青年男子身形一动,闪电一般避过我发出的无形剑气绕到了我的身后,飞一起腿重重踢向我的腰心。

  我立即一个后空翻凌空跃起,身在空中又射出两道无形的剑气,他微微一笑,左手扶住肩头的小书,右手在胸前一横,我的剑气便无声无息的消息在他的身前,这时他凌空踢起的右脚还没落下,左脚又出奇不意的伸出,砰的一下踢在我的胸口,我胸口一痛人便如流星般的飞了出去。

  我胸口隐隐作痛,要不是有剑玄之气护体,恐怕血都要吐出来了,我一在向后激飞中一在运气抵消他这一腿之劲。

  “你在想什么?”眼前一黑,不知道扛着小书的他什么时候追到了我的上方,他右手肘向下用力一顿,重重的落在我的背上,我背心吃痛,整个人也跟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这王八蛋竟进行连环打击。

  就在身体要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小腹重重的吃了一脚,几乎变成了沙包的我又被踢得冲天而起。

  他微微一笑:“让你体验一下接近A级的水准吧!”

  他又从地上冲天而起,一个上钩拳击向空中的我的小腹,本来表现得如死狗一般的我突然睁圆了半眯着的眼睛,左掌贴住了右掌手背:“S级我都交过手,去你的接近A级!”

  两道无形的剑气交汇在一起撕裂空气雷霆万钧般袭向他的头顶,这是一招两败俱伤的打法,他虽然能打中我的小腹,但他的头顶也要硬接我这一下剑气。

  他本来挥向我的右拳立即护住头顶,我们二人分别落到了地上,他的手上多了一道浅浅的剑痕。

  血缓缓的从那剑痕处滴了下来,他眉头一皱:“看来得和你玩真的了。”

  “住手吧!如果你不想这个女人变成烤鸡的话?”另一边袁茵的三个蓝色追踪火球已经逼得那本已有剑伤在身的中年妇人无处可退了,袁茵实力明显强于那中年妇人。

  “菊堂主我来助你。”青年男子一个纵身向中年妇人跃去,凌空三掌竟将那三个火球拍熄了,这个青年男子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多谢左护法!”菊堂主喘息不定的道。

  “为什么要违背帮主的命令对他们出手!”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女子冷冰的声音。

  我们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手。

  “右护法……”那菊堂主失声道。

  “想把他抓给帮主去抵消你在长城帝国所犯的错吗?你真让帮主失望。”那黑暗中的女声又道。

  青年男子的脸顿时变得异常的难看:“你先少在那边说风凉话,我现在就把他带到帮主面前去。”

  “你休想!”我和袁茵一齐吼道。

  “行了我不用你出手相助!”青年男子咬着牙对黑暗中的女子道。

  “我知道你全力发挥的话,他们自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不应该擅自行动的。”那女声幽幽的道。

  “帮主不是说现在已经可以解开他的封印了吗?”

  “你太鲁莽了,其实一切早就在帮主的掌握之中,你知不知道你破坏了帮主的计划,你这个笨蛋。”那黑暗中说话的女子走了出来。

  南宫北失声惊道:“晚姐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