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花火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15 2003.09.07 21:48

    

  一直朝着死幻之城的方向前进,两天的时间内我们一无所获,没有寻找到袁茵的任何蛛丝马迹。

  第三天的黄昏时分,我和二号在林中休息的时候却碰到了意想不到会出现的人。

  “上帝啊!请宽恕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吧!”神情激动的花火突然如幽灵一般出现在我和二号身后。

  “没事不要吓人!”二号抱着剑冷冷地道。

  “有什么事吗?”我也皱起了眉头。

  “你这个畜生,少在这里给我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嘴脸,说!你为什么要对一个可爱美丽的神之信徒始乱终弃。”花火指着我激动地道。

  一头雾水的我心突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难道花火要借机向我发难?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挠着头道。

  “您出来吧!不要害怕,勇敢地站出来,我说过了,我一定会代表公正的神为您作主的。”花火握紧了拳头。

  “你……你真的能帮我吗?”一个扎着两束垂肩马尾的美丽少女带着满脸的委屈从一棵参天大树后闪了出来。

  “齐琳?怎么是你?”我不住地拍着头道:“不,我应该早就猜到是你了,除了你没有人会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听听,他对人家说出的言语是多么的无情,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吗?”齐琳眨着大眼睛,一副无辜的表情。

  “美丽的神之信徒,您的感觉非常正确,除了代表着神的本人以外,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不值得您付出爱情的。”花火微笑道。

  “你愿意为我作主,我很高兴,但是,可否先请你将我屁股上那只手挪开好吗?”

  “这……这您千万不要误会了,刚才我只是代表神抚慰您受伤的身体,当然臀部是身体的一部分,这是常识。”花火陪笑道。

  “噢!原来神抚慰信徒是用捏和抓的?”齐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这个……当然抚慰只是手段之一,一般对于心灵伤得比较重的信徒,我们采用的方式是按摩。”

  “那比我伤得还要重的信徒你会怎么处理呢?”

  “那就得采取全身接触的“泰式按摩”了!”花火邪笑道。

  “讨厌,人家……”

  “够了!”我大声地打断了齐琳的话:“两位要打情骂俏的话,请离我们远点。”

  “老公,你吃醋了?”齐琳笑道。

  “少胡说八道,你来这干吗?”我沉声道。

  “当然是来谴责你这个始乱终弃的禽兽,然后再投入到神的怀抱中了。”神情激动的花火从齐琳身后紧紧地将她拥住。

  “砰!”的一下,心头火起的我一拳将花火击倒在地:“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被好色之徒调戏,对每个男人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齐琳笑盈盈地道。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只是觉得他太没有品位罢了,要调戏女人,也得找一个像样一点的,这样饥不择食的行径是在丢我们全天下男人的脸。”

  “什么叫调戏!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请不要把这恶心的词语用在我这个行径光明磊落,出身良好的吟游诗人的身上。”爬在地上的花火紧紧地抱住了齐琳的双腿。

  “行了,不要再打扰别人了。”二号突然伸出手攥住花火的衣领将他拖走:“我们到那边去歇一会儿。”

  看着二号拖着花火隐入了绿林中,齐琳才笑眯眯地道:“老公,这么久不见,一定很想我吧?”

  “一点都不想。”

  “干吗这么不配合?”齐琳嘟起了小嘴:“要知道人家是女孩子,你就不能照顾一下人家的情绪吗?说想我你又不会死!”

  “你愿意听谎话吗?”

  “我愿意听我希望听到的谎话。”齐琳飞快地眨着眼睛。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齐琳指着自己:“人家本来是不好意思说的,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当然就是千里寻夫了。”

  “噢,原来是来寻找你的未婚夫冯德呀?他也有来死幻之森吗?”我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齐琳顿时征住了。

  “没有见到他很失望吧?我也很替你遗憾,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他的。”终于占到上风的我忍不住笑道。

  “欺负一个不远千里来找你的弱女子让你觉得很过瘾吗?身为一个男人,对女人大逞口舌之利,让你很有成就感吗?如果用语言来攻击我这个弱女子能让你得到快感的话,请尽情地辱羞和责骂我吧!只要你开心,就算被羞辱致死,我无怨无悔!”齐琳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动,很显然用心险恶的她是在争取树林中那两个偷听者的同情。

  “畜生啊!”被感动得泪流满面的花火刚刚一颗大树后探出头来,又被二号拉了回去。

  “算你狠!”我咬着牙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干吗总是对我伪装出凶巴巴的表情?是不是为了掩饰你对我越来越深的爱,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原谅你了!”齐琳自顾自地道:“不过,人家真的是来找你,然后在森林中遇到了花火,听说他也认识你,所以就一起同行了,我们真的没有一点别的关系。”

  “我倒是希望你们有些别的关系!”我苦着脸道:“你的目标也是进入失落之都吗?”

  “嗯!”齐琳点了点头:“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我就再告诉你清楚一点吧!我的目标是生之扇。”

  “生之扇?”我惊道。

  “干吗这么吃惊?其实这次准备进入失落之都的人,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冲着“生之扇”去的!我想你也不会例外吧?”齐琳坦然道。

  “竟然有这么多人想要这把扇子!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不会有什么竞争者对不对?”

  “不错。”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看来你没有好好收集关于失落之都的情报,目前想进入失落的人大多目的都是已经非常的明确,一是冲着已经确认就在失落之都的两件秘宝“生之扇”和神族失踪千年的“红日圣晶”;二是解开失落之都存在的秘密与获得失落之都中隐藏的力量。”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得到生之扇的希望就非常渺茫了。”

  “这个就很难说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劝你量力而行,原来属于神族的红日圣晶据说是三大圣晶中能量反应最强的一块,无论哪个国家或哪个种族得到了它,那个国家与种族的命运都会得到改变,所以可以说,这次准备进入失落之都的人有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冲着红日圣晶去的;而身为四大圣物中最神秘的“生之扇”虽然具体用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那些冲着红日圣晶去的人,自然也不希望放弃这个秘宝。”

  “按照你的说法,只有百分之二的人是为了解开失落之都的秘密而去的。”

  “大概就是这样,虽然传说中失落之都本身藏着巨大的力量,谁得到它就可以控制世界的命运,但没有几个人有信心,能得到那传说中神秘的失落力量,能捞到几件秘宝,对大多人来说,就已经足够了。”齐琳轻道。

  “那这次你是代表着龙族前来夺宝的?”

  “应该说是看热闹吧!高手太多的话,我不会冒然送死的,毕竟我还要留着小命等着嫁给你。”

  “谁会娶你?”我没好气地道。

  “我会!我会!”按捺不住的花火又跑了出来。

  “不行,你太帅和太聪明了,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笨笨的周宁。”齐琳笑道。

  我:“……”

  天已经黑了,头顶的明月如镜,洁白的月光不知为何却让我感觉带上了妖异的气息,这是一个月圆之夜。

  我们身旁的小溪此刻在月光下就如一条银色的带子,蜿蜒绕过林间,风吹起坐在岩石上齐琳的长发,她对着我微笑:“老公,我这个造型漂亮吗?”

  “漂亮,当然漂亮,不过才刚刚认识,你就叫我老公,让我有些不太习惯。”花火没等我回答就抢先道。

  “花火,我和二号两天前在“河流森林”中遇见了薇思。”我终于说出了见到花火之后,我一直想说的话。

  他仍然在微笑,但眼中却突然多了几分藏不住的落寞:“真的,这么巧?”

  “她在找你。”一直抱着剑沉默不语的二号也突然开口了。

  “找我?是吗?今天的天气真好啊!”花火仰着头道。

  我们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了,我一面说着一面观察他的表情:“她说,有人要杀你,让你小心。”

  “噢。”此刻的花火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神情中带着说不出的忧郁。

  “她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一向对人冷漠的二号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她……她曾经是我妻子,她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要再提她了好吗?一切已经过去了,我想一个人好好在黑暗中待一下。”花火一面说着,一面站了起来,径直走入了黝黑的树林中。

  “他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齐琳奇道。

  “也许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二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森林中异样的平静,连一向最多话的齐琳也出奇的安静,大家坐在溪流边沉默着。

  我心中想到的却是薇思的话,他已经坠入了黑暗当中!千万不要离他太近!他曾经是那么好的人!

  究竟什么样的事曾经发生在花火身上?他现在的状态又究竟是怎么样?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欲睡的我突然被一声凄厉的吼叫声惊醒,我睁开眼睛时,身旁的齐琳与二号的脸上都带着惊愕之色。

  “是花火的声音。”二号沉声道。

  千万别在月圆之夜接近他,每当月圆之夜的凌晨,他便会发出凄厉的吼叫,那段时间千万不可以靠近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薇思的话又浮现在我脑中,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了我的心头。

  “过去看看。”二号长身而起。

  “等等,薇思不是曾忠告过我们,这个时候是不可以接近他的。”我忙道。

  “那你就不要来好了。”二号展动身形,向着花火吼叫的地方飞掠而去。

  “老公,快一点,人家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齐琳紧随其后。

  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迈开脚步,向着发出吼叫的森林深处奔去。

  随着花火那凄厉的吼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二号已经消失在了黑暗当中,齐琳的身影在黝黑的丛林中若隐若现。

  当我奔到林中一块巨岩前时,看到了巨岩上不可思议的一幕。

  ****着上半身的花火那瘦弱的身体上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疤,新疤与旧疤交叠在一起伤痕累累,他的背心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划得血肉模糊,面部痛苦得扭曲的他用力地咬着自己的肩头,似乎在拼命地压抑身体内的痛苦。

  一身黑衣的薇思用匕首遥指着他,身体不断地颤抖。

  而二号却冷冷地抱着剑站在他们之间,风扬起他的蓝发。

  “你让开,让我杀了他,反正他已经坠入了黑暗,就让他死在我的手里吧!”薇思咬着牙道。

  “坠入黑暗的不是他,是你吧!”二号一字一句地道。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快让来!”薇思扬着手中雪亮的匕首颤声道。

  “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坠入黑暗中的是你而不是他。”二号冷冷地道。

  “让开,这不关你的事。”薇思咬着牙道。

  “他都已经中了你下的“七鬼猎魂疮”,并被这魔疮折磨了三年,按说已经时日无多了,你何必一定要将他杀死。”二号沉声道。

  “什么叫七鬼猎魂疮?”我对身旁的齐琳小声地道。

  “七鬼猎魂疮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诅咒术之一,被诅咒者身体的胸、腹、背心、四肢、这七个部位,每隔三天就会分别出现一个鬼面疮,也就是说这个鬼面疮最先出现在被诅咒者的胸口,三天后转移到小腹,三天后再转移到背心,就这样在被诅咒者身体的七个位置上循环,每次鬼面疮出现在被诅咒者身体上时,被诅咒者就要承受莫大的痛苦,据说这种痛苦与魔焚毁杀走火如魔时的痛苦不相上下,而且这鬼面疮出现后,并不会自动消失,必须要诅咒者用利器将鬼面疮划得血肉模糊,这鬼面疮才会消失,如果被诅咒者不这样做,那鬼面疮在出现三小时后,就会发出恶臭,而每当这鬼面疮在被诅咒者身体上游走一个循环以后,被诅咒者的身体就会面临一次因痛苦而崩溃的危机,这必须要被诅咒者有惊人的毅力才能扛下来,也就是说被诅咒者每二十一天就要面临一次这样的危机,不过这还没完,除了这二十一天一次的循环,每一个月圆之夜,这种终极痛苦也会出现,如果遇到二十一天的循环之日与月圆之夜重合,那被诅咒者所承受的痛苦……”齐琳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我本来以为他中了七鬼猎魂疮之后便很快就会死去的,没想到三年了,他仍然奇迹般的活着,他不死,我不能安心啊!你不要多管闲事!”握着匕首的薇思幽幽地道。

  “我只是不喜欢自己被人利用罢了,我明明知道你从河流森林中把我们带了来后,就一直在偷偷地跟踪着我们,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杀死这个可以说是我们替你找到的花火。”二号沉声道。

  “看来从我出现的时候,你就已经一直在提防着我了。”薇思轻道。

  “不错,有些东西,是无论怎么藏都藏不住的,你的血脉中流动着黑色的杀意,这是你出现时给我最深的印象,当时我就感觉到,坠入黑暗的人可能不是花火而是你!”

  “你的感觉很准,在和花火结婚后,坠入了黑暗中的人的确是我,人的想法总是会改变的,我渐渐地发现了自己对这个对权力与金钱都没有任何野心的男人慢慢地失去了兴趣,所以我爱上了他最好的朋友,然后我和他最好的朋友联手暗算了他,并在他身上偷偷地下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七鬼猎魂咒!可是……他竟然还是活了下来。”薇思咬着牙道。

  “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你也清楚,就算是他知道你在追杀他,他也绝不肯说你一句坏话,这样的人一定要死吗?”

  “一定得死,如果不杀死这个世间最善良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心安,既然已经出手了,我就要做得辙底一些。”薇思狠狠地道。

  “当你说到所有的植物都拒绝向你透露花火的迅息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它们拒绝向你透露花火的迅息,不是因为花火是木术士的缘故,而是所有的植物都想保护他,保护这个世间最善良的人。”

  “那又怎么样?”

  “总是穿着红色的长袍是为了掩饰身体上那些随时会流血的伤口,总是将微笑挂在脸上却不是为了掩饰心中的痛苦,他肉体上的痛苦并没有溶入到心中,他的微笑来自于他心中的希望,他是我所遇到的最热爱生命同时也是最乐观的人,所以我绝不让你再伤害他。”

  “不错,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他怎么还可以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这是我最无法忍受的地方,我讨厌这样的人。”薇思一面说着一面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刺向花火。

  “叮”的一声,薇思的匕首掉在了地上,她用左手紧紧地握住自己血如泉涌的右腕惊恐地看着二号手中的剑。

  “要不要杀了这个贱人!”剑指着薇思胸口的二号对花火道。

  “不要。”似乎已经渐渐从痛苦中挣脱的花火微笑着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你走吧!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不会和你多说一个字,我会一剑杀了你。”二号淡淡地道。

  薇思看着花火怨毒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死掉,你不是人!我讨厌你这个怪物!”

  花火脸上的微笑突然僵住了,他喃喃地道:“我也希望我自己是怪物,可是,我还是会悲伤,我还是会寂寞,我还是痛苦……”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直撑到现在还不死?”薇思的神情有些歇斯底里。

  “不管怎样,我都不可以放弃自己的人生,因为……妈妈说了,人总是会遇到挫折的,只要能够勇敢地活下去,就一定能遇到快乐的事和得到幸福的。”花火一字一句地道。

  陷入疯狂状态的薇思不顾一切地冲向了花火,剑光一闪,二号手中的剑穿透了薇思的心脏,从她的背心刺出。

  收剑,血如泉涌的薇思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她望着花火柔声道:“对不起,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当我想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

  泪从花火眼中落下,他喃喃地道:“我的身体就算再痛,我都对自己说,不可以流泪,但心痛的时候,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哭,我突然觉得很开心,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在地狱会替你祈祷的……”薇思闭上了双眼。

  明月被乌云遮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