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幽冥船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213 2003.09.07 21:41

    

  “这座船上所有的人都有机会获得第二次生命?”绿莹看着自己的纤纤十指淡淡地道。

  “这是鬼刀对我们说的。”我点了点头:“可惜鬼刀的同伴已经在鬼刀杀船员时也给杀了!否则我们还可以追查出一点线索。”

  “看来平常独来独往的鬼刀出现在这艘商船上,并不只是为了杀人越货这么简单,船上的三百多人,也许对他们来说另有意义?”绿莹蹙起了秀眉。

  “会不会用这三百多人来练某种邪功?”控制着绞盘的袁茵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口了。

  “很有可能,也许是男女双xiu的阴阳交合大法!”躺在地上装晕的花火也睁开眼睛兴致勃勃地插道。

  “你们不要说这些没有意义的废话!智商低不是你们的错,但明明知道自己蠢还胡乱发表意见就是你们的不对了!”绿莹冷道。

  “咦!前面好像有艘大船向这边驶过来了!为什么不打开“警示灯”?不怕撞船吗?”我指着前方道。

  “是呀!黑乎乎的,看着怪阴森可怕的。”袁茵皱起了眉头。

  站在船头甲板处的玲玲惊叫道:“海盗船?是海盗船!”

  “这里是黄河,怎么可能有海盗……”话说到一半的绿莹张大了嘴巴,因为她也看到了渐渐向我们驶过来的这艘大船破烂不堪的风帆上印着一副巨大的黑色骷髅,因为骷髅的眼睛处恰好破了两个大洞,看起来竟然有些栩栩如生的样子!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

  “老大,河里面为什么会有海盗船?”袁茵无法置信地看着前方道。

  “大概经济不景气,海盗也进入河里来找生意了吧?”我笑着安慰她道。

  突然漫天的星空被乌云遮蔽,浓浓的夜雾开始从河面升起!那破烂不堪的海盗船越驶越近!一股浓烈的恐惧感突然从心底升起,因为我没有从那艘渐渐靠近的海盗船上看到一个人?

  没有灯光,一切都是残破不堪的海盗船上没有一个人影,生锈的锚、巨大破落的渔网、东歪西倒的空酒瓶,随处散落的武器,破烂不堪四处是洞的甲板,甚至还有几副白森森的骷髅骨架!

  夜雾愈来愈浓,缓缓逼近的海盗船带着重重的死亡味道,天空一片漆黑!

  “幽灵船!”绿莹的脸色煞白:“这是传说中的幽灵船。”

  “我们把自己的船驶开吧!”袁茵惊道。

  “没有用的,传说中它会一直跟着我们的船,直到日出才有可能消失掉,如果一直有雾的话,它会永远都跟着我们的船,直到我们的船变成它的同伴,它才会离开!”绿莹不住摇头。

  “砰!”的一下,船身巨震中,两艘船靠在了一起,夜雾愈浓,破烂不堪的风帆上的黑色骷髅随夜风不住地摆动,死亡气息笼罩在了我们的船上。

  “上船去看看吧!”我咬着牙道。

  “老大?”袁茵惊愕地看着我。

  “现在才刚刚入夜,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能让自己一直承受着这莫名的恐惧,上船去看个究竟,也许只是一艘普通的漂流船罢了。”我沉声道。

  驾驶舱内一片寂静,我只好大声地道:“各位有什么意见?”

  “你说得很对!”众人异口同声地道:“所以,你一个人去吧!”

  “……”

  “我虽然很想去,但我是一个医生,而这艘船上还有三百多个病人,医生的天职就是照顾病人,医生丢下这么多病人独自离开,是违背我做为医生的职业道德的,所以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绝不会离开他们。”绿莹握紧了拳头,摆出一副热血状!

  “大家都知道的我,我是一个吟游诗人,如果有诗词诵朗比赛什么的,我很热于参予,当然选美比赛的裁判我也是可以担当的,至于别的方面,我就不是很擅长了。”花火挠着头笑道。

  “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平时你不都是很胆小的吗?我看你还是保持你的本色比较好。”袁茵皱起眉头道。

  “山藏你不在我身边,我哪都不想去!”

  山藏:“……”

  就在这时,幽灵船上突然传来了“咔咔咔”听来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怪响!

  “这是什么声音?”袁茵惊道。

  “好像是怪兽在啃尸体的声音。”玲玲抱住自己的身体。

  “是骨头不断被折断的声音。”绿莹咬着牙道。

  “听得我好难受,我的心像快要炸开了似的,医生姐姐快来摸摸我的胸口。”

  “也许真得派人上船去看看有什么古怪!这样吧!公平一点,来抽签好了!派两个人上船,不过我提议,我们女生就不用参加抽签了!”绿莹的建议得到了袁茵与玲玲的热切响应!

  “不行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讲究男女平等,如果有两个男人上,女方也得派出两人,谁也别吃亏!”我和花火当然不肯。

  “和女人斤斤计较的男人是最没有出息的那种!”“又不是相亲,干吗要两男两女?”“山藏,他们说什么,我一点都不懂!”

  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女方终于做出了让步,什么都不懂的玲玲在绿莹和袁茵联手推荐之下成为牺牲品,因为她有影子忍者山藏的关系,所以她就变成了与男方两个人等值的女方代表。

  “快放开人家,如果被人看见我和一个大叔抱在一起的话,会让人认为这是不伦之恋的,以后你叫我怎么有脸去面对天下的帅哥。”被我挟在腋下的玲玲不断地挣扎。

  “闭嘴,做人应该学会感恩,你爬不上来,我无私地牺牲体力把你抱上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将她放在了幽灵船的甲板上。

  “她根本就不想上这船。”躲在我身后的花火小声地道。

  “咔咔咔……”的声音从黑暗的的船体深处传了出来。

  压抑着心头的恐惧,我做了个的手势:“跟我来!”

  “不行,我还是小孩子,我怕黑。”撒腿就想往回跑的玲玲被我一把抓住。

  “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蹑手蹑脚跟在我身后的花火小声地道:“可能绿莹和小茵会有危险,我还是回去保护她们吧!”

  “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们一定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这么可怕的声音。”我瞪了他一眼继续前进。

  “啊!”玲玲发出一声惨叫。

  我急忙回头道:“干吗?”

  “人家踩到骷髅架了,它好像会痛的样子!”玲玲哭丧着脸道。

  “别大惊小怪的,又不是骷髅架踩到你!别害怕,我们有三个人……”话还没说完,我突然发现花火已经不见了?

  掺杂着死亡气息的夜雾浓得可怕,空荡荡的幽灵船上只剩下我和玲玲重沉的脚步声在回响,那“咔咔咔”的声音突然之间也消失了,这突然而至的死寂更令人心头不安。

  “花火不见了?这都怪你这个屠夫,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逼上战场。”玲玲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不要惊慌,看来敌人就在我们周围。”我的额头已经冒出冷汗,因为夜雾太浓的关系,回首望去,我们的船已变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我要回去。”玲玲不住地挣扎。

  “花火被敌人杀害了,我们怎么能就此一走了之,我们要为他报仇雪恨!”双脚突然发软的我咬着牙道。

  “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没有死,不用报仇了。”花火的声音突然从脚下传来。

  “他怎么在甲板的破洞里?”玲玲惊道。

  花火从一个黑漆漆的窟窿中爬了出来:“我一不小心掉进洞里去了。”

  “玲玲,你安静一点好不好?我都就你不要动了,干吗老打我的背?”我怒道。

  “我没有啊!”玲玲委屈地道。

  我一回头,发现一副白森森的骷髅架正在我的身后拍打着我的背心,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我连惨叫都发不出了,夺路向回奔去。

  耳中传来的是玲玲的惨叫,原来三个拿着剑的骷髅突然出现在夜雾中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身后的骷髅发着“咔咔”的声音逼了过来。

  “为什么我不是死在美女手里?死在骷髅手里是不会留下美好回忆的。”花火与我们背部相互抵着,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夜雾突然变淡了一些,整条幽灵船上“咔咔”声大作,无数的白色骷髅出现在这条幽灵船的各处,它们手中都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在向我们逼近。

  “山藏,救命啊!”玲玲捂住眼睛失声惊叫,山藏立即现身:“主人,我会保护你的。”

  “暗影忍流·圣光驱邪!”随着双手合在一起的山藏一声厉叱,我们脚下立即出现了一个直径大约五米的“八卦图”,雪白的光芒从八封阵也就是我们脚下冒了出来。

  但那些骷髅仍然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向我们逼了过来,八卦阵似乎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

  “它们的身体上没有怨念?”山藏惊道。

  “不要过来啊!”捂着眼睛的玲玲不断地尖叫。

  挠着头的花火突然从身上掏出一粒种子模样的东西:“试一试这个!”

  他一松手,种子模样的东西立即落到了木制的甲板下,一颗绿色的藤类植物闪电般从甲板上窜了出来,渐渐变大,很快高度就超过了我们,并迅速地开出了三朵外形像牵牛花似的巨大紫色花朵。

  “这是吸灵花!”山藏惊道。

  那三个巨大的花朵立即分别放出紫色的电流袭向逼近我们的骷髅,只听磁磁乱响,被紫色电流扫到的骷髅立即化做一团白雾被紫色的电流吸进了花朵中一般!

  只是一眨眼功夫,十多个骷髅被花朵吸收了!其余的骷髅识得厉害纷纷后退!而那“吸灵花”的紫色电流攻击范围似乎有限,立即自动停止了攻击!

  “这……这是上次一个美女算给我的定情信物,想不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花火脸上带着侥幸的笑容。

  “你是操植师吗?”我当然不会被他骗过。

  “我看他可能是木术士,能让必须依靠土壤培养的“吸灵花”在木头上快速生长,只有木术士才能办到。”山藏沉声道。

  “不,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个普通的吟游诗人!”

  “普通的吟游诗人竟然会用“吸灵花”伤害我的孩子?真是不可以相信啊!”一个阴沉沙哑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我们觅着声音抬头看去,幽灵船的帆顶突然多了个银发黑袍拿着绿魔杖的满脸皱纹的老者。

  “原来,他们是被死灵法师纵操的,怪不得自己本身没有怨念。”山藏恍然大悟。

  “天哪!我们怎么会遇到这样的怪物?”花火痛苦地低下了头。

  “不知道他是霍维奇还是霍维依?”山藏喃喃地道。

  “什么意思?”一头雾水的我道。

  “死灵法师双生之王,传说中哥哥霍维依的魔力是弟弟霍维奇的十倍!”山藏答道。

  “鬼刀真是比想像中的要差劲啊!看来这个任务只能由我死灵之王霍维依来完成了!一想都将要再增加三百多个孩子,我就很开心!”银发黑袍的死灵法师霍维依纵声大笑。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鬼刀所说的“将获得第二次生命”原来是指成为死灵法师纵操的尸体!

  究竟是为什么原因?死灵法师之王会与鬼刀相勾结,在船只流量非常大的黄河上制造大量见不得阳光的的骷髅兵?

  “哈哈……,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能成为我的孩子,都是一件非常荣兴的事!孩子们欢迎你们未来的兄弟一起加入我们的“超级猎杀计划”吧!”霍维依一挥手中的魔仗。

  整艘船上近百个骷髅立即欢呼雀跃似地跳了起来,此情此景真是令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而霍维依口中提到的“超级猎杀计划”又是怎么回事?

  “我最爱的孩子啊!先将碍眼的“吸灵花”毁了吧!”霍维依一声怒叱,残破的主船舱第二层立即出现了十个身高将近五米的巨大骷髅兵,它们的背上都背着一付银色的大弓。

  “想不到他竟然找到了已经灭绝的巨人族的坟地,这些骷髅都是力大无穷的……”山藏话音未落,十支带着破空之声的银箭深深地射进了“吸灵花”的花朵中,只听一声“轰”响,吸灵花立即炸了开来!

  “你们保护好我的主人,我去对付巨人骷髅兵!”山藏一声厉叱身上冒出一道黑烟立即消失了。

  “嗖嗖嗖……”之声大作,第二批数十支呼啸而来的银箭闪电又至,我急忙抱住发呆的玲玲滚到了一边,箭贴着耳边贯入甲板。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也许不应该把玲玲带上来的,她可能真的没有战斗能力!?而神秘的吟游诗人花火总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袭击!

  突然那十个巨大的骷髅兵身前都冒起了黑影,竟然出现了十个一模一样的“山藏”?她们每人对着骷髅巨兵扔出了一张发着红光的“忍法帖”,就在那十张忍法贴飞上骷髅巨兵的额头之时,十个“山藏”身形一动又合在了一个,只见她双掌紧贴交叉,中指缠绕直立的食指:“霸王忍法贴·缚!”

  那十个骷髅巨兵的额头上的贴子立即发出强烈的红光,续而那十个骷髅巨兵立即陷入了红色的电流中动弹不得!

  我们这边也形势危急,我一只手抱住玲玲,一手放出剑玄之气将逼兵我们的骷髅兵射杀!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在拿着兵器的骷髅兵们的围攻之下,我已经渐渐陷入绝境。

  趴在我脚下的花火一直都在怀中掏着什么,突然他掏出一个绿色的玻璃小瓶:“有了!”他立即将瓶中绿色的透明液体倒在了甲板上,不知道他在口中念什么?

  只是一瞬间,那绿色的液体就完全渗入甲板,他倒入液体的甲板立即冒出一丛绿色的草?

  “什么东西?”我话音未落,那长约二十厘米的绿草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从甲板中冒出来,向四周呈涟漪状扩散蔓延,大概只是两秒的时间,整艘幽灵船上都长满了绿色的小草。

  而那些骷髅兵们只是拼命地舞动着双手却没有再移动一步!原来那些绿草缠住了它们的脚踝!

  “这是缠足草!他们无法再动弹一步!”已经回到我们身边的山藏飞速舞动手中刀光,离我们最近的骷髅兵们纷纷倒下!

  “我们也是!”我用力地挣扎,但被“缠足草”缚住的双脚就象生了根一样,根本无法移动。

  趴在甲板上全身都被“缠足草”缠得象绿色木乃伊一样的花火苦笑道:“这个东西,我也不太熟!”

  已经爬到山藏背上的玲玲委屈地道:“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今天玩得非常尽兴啊!我未来的孩子们,到我身边来吧!我会好好地疼你们的。”霍维依一头银发被冷风吹乱,皱纹满布的面孔因为兴奋的笑容变得更加可怖:“鸟儿们,出来吧!有新鲜的食物噢!”

  只见他将手中魔杖一挥,六具翼展约五米的怪鸟骷髅从幽灵船后升到空中,虽然这些盘旋在暗空中的怪鸟已经变成了骷髅,但它们的坚锐的嘴喙与锋利弯曲的抓子都还在,我知道它们可以轻易地撕裂我们的身体。

  “混蛋,现在怎么办?我们无法移动!难道只能坐以待毙吗?”我痛苦地盯着天空中盘旋的骷髅鸟。

  花火在绿草的包裹中不住地挣扎,他似乎已经不能说话。

  “山藏你快想想办法,人家好怕那些鸟儿。”玲玲死死地抱住山藏。

  “主人,对不起,我的忍法封印着那十个骷髅巨兵,我现在也无能为力!”山藏咬着牙道。

  “攻击!”随着霍维依一声令下,六只骷髅巨鸟向我们俯冲了过来,扑面而来的税利的抓风令我们清楚地意识到,如果它们的铁嘴或钢抓与我们的身体接触的话,我们必死无疑,无论是内脏被掏出来,或是头顶被啄爆,都是我们已无法逃避的宿命。

  六只高速俯冲而来的骷髅巨鸟飞到我们头顶时,我的气海突然一阵翻滚,一团灼热的真气开始急速膨胀!我立即高举起双手:“剑玄狂潮能量炮!”

  轰的一下,我体内急速膨胀的剑玄之气化作重炮击出!我们的头顶方向产生了巨烈的爆炸,那些骷髅怪鸟们被我的剑玄能量炮轰成了白色的粉未。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