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柳暗花明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69 2003.10.16 23:06

    “碧月?你说玲玲选手是野望大陆国的皇后碧月?”冯德望着悬浮在空中的邪牙惊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体能百分之百释放的邪牙用布满血丝的双眼怒视着“圣妖一族大长老”厉声道:“老头,能接下百分百释放的我的全力一击,我就饶你不死!”

  大长老的一头白发雪须无风自舞,他显然不敢托大,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小子,不要以为“百分百战神状态”就是天下无敌,除非发生奇迹,否则老子十招之内定然令你这只井底之蛙陷入万劫不复当中。”

  双掌交叠在一起的邪牙狞笑着对准了大长老:“老头!准备好了吗?和这座水晶城一起消失……”

  大长老眼中金光大盛:“小西小北快到我身后来,邪牙你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随着邪牙体内溢出的能量波动,我眼中的世界竟然出现了扭曲模糊现象,他这全力一击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邪牙猛地将双眼一闭大吼道:“一切都给我消失吧!”

  整个地底水晶城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任何声息,消失了!不过消失的不是我们,而是邪牙!他竟然消失了?

  “这个混蛋小子竟然逃走了?”大长老有些傻了眼:“不过他的演技真他妈不错!”

  邪牙刚才虚张声势令大长老全神贯注地防御与戒备,自己却趁机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你们几个闯祸的家伙给老子乖乖待在这儿。”大长老恶狠狠地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对郑西与郑北道:“你们两个跟我上去收拾那个踢场子的婆娘碧月!”

  来去一阵风的大长老带着两个小跟班消失后,只剩下我们四个不知所措的参赛选手,不过就现在的局面来说,所谓的游戏,所谓的规则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老大,那个大长老简直就像是混黑社会的嘛!”袁茵蹙着眉头道。

  “这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一旦和他交锋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齐琳摇着头小声地道。

  “但是我认为,百分这百释放的邪牙未必会输给他。”我轻道。

  “我很赞同周兄的想法,但可能周兄忽略了邪牙之前为了破坏紫色水晶门,让白骨龙吸食了他不少血液与能量,而再之前他曾经被齐琳妹妹偷袭过,所以就算他复原能力再强,但身体毕竟是受到了一连串的损伤,以这样的身体维持百分之百释放状态是非常艰难的,所以逃走,对他来说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冯德分析道。

  “不过邪牙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妙!失去了一直依赖的“能量压制器”的他,只能强行封闭身体气脉,但这样的控制方式非常不容易,如果失控暴走的话,他临死前的十秒恐怕能达到身体能量百分之两百的释放状态!说不定整个失落之都因此而遭殃。”齐琳忧虑地道。

  “邪牙身体百分之两百释放?这样他岂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袁茵瞪大了双眼。

  “我只是假设,邪牙能量暴走的话,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机率会死去,百分之两百释放状态出现的机率只有千分之一!而且就算他百分之两百完全释放状态也不见得是天下第一,距我所知,你老爸西门断天进入剑圣状态才是天下无敌!”

  “狐狸精,别在我面前提那个讨厌的人。”袁茵听到西门断天便马上变脸。

  “好了,不要说邪牙了,我们说说玲玲,应该是碧月,这个单枪匹马杀入失落之都重地,抢走两件宝物的高手。”我急忙转移话题。

  “碧月四大美人之一,年仅十八岁的她便与野望大陆国的皇帝唐明泽成婚,来历不明,身世不明,四大美人得名的原因,是与唐明泽在霸京成婚之日惊艳天下!战斗力不明,据说见过她出手之人,已无活口。”冯德沉声道。

  “可是人家怎么看,她都像是发育不全的黄毛丫头,长的也很普通嘛!四大美人也太容易当了吧?”袁茵愤愤不平地道。

  “男人婆,你在胡乱嫉妒些什么,如果玲玲是碧月的话,她应该是刻意地改变了自己的外貌。”齐琳不安地道。

  如果玲玲真是野望大陆国皇后的话,那一路上的谜团似乎都可以迎刃而解了!首先是入住“飞鸟巢”的超级贵宾房,以她的身份入住什么级别的房间都不足为奇;然后是被野望大陆国的国师韦伯追杀,据说野望大陆的国会对皇帝与碧月成婚后被迷得神魂颠倒,终日沉迷酒色与不理朝政极为不满,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皇后碧月,说她借着自己的美色毁掉了一个原本英明的皇帝;但碧月身为一国之母,竟然会亲自涉险进入失落之都有些令人不解!

  “邪牙和碧月都是危险人物,但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因为我们而逃走的那颗封在紫水晶中的光之卵。”冯德望着满地的紫晶碎屑民眉头紧锁。

  “你怕失落之都会跟我们算帐?”我关切地道。

  “失落之都跟我们算帐是必然的,但我担心的是关于失落之都与世界命脉的传说,那个逃离禁锢的光之卵是不是失落之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如果是的话,我们的祸就闯得大了!而光之卵孵化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那个妖族大长老说了,八千年前,各族挑选出来的精锐组成的千人部队,就是全灭在它一人之手?如果大长老没有说谎的话,那它的力量恐怕要比西门断天还强得多!拥有比西门断天强的力量,想控制这个世界应该不会是一件太难的事。”我也变得忧心忡忡,毕竟那个光之卵脱离禁锢,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我看那个布满咒文的光之卵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孵化的,它虽然脱离了紫水晶的禁锢,但想挣脱guang之卵的束缚,尚需一段时间,所以在它孵化之前,妖族应该是有充足的时间找到它的。”冯德像在安慰我也像在安慰自己。

  “身处这种危险地带,我建议大家还是先不要讨论了,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个该死的地底水晶宫比较好。”齐琳插道。

  “我们几乎是笔直下来的,而且现在岩浆岩层肯定已经闭合了,以我们的能力原路返回,太过艰难了。”我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的状态与合体时状态真是天差地别啊!

  “那就在这里搜索一下是否有什么转移魔法阵吧!妖族的人每次进入这个地方,总不可能都像老鼠一样挖地洞吧!”齐琳若有所思地道。

  “那好我们仔细搜一搜,但愿大家都能平安离开这儿。”我点头道。

  魔法阵很快就被我们在地底水晶宫的一个角落找到了,但却是一个小型魔法阵,每次只能送一个人离开,所以负责提供魔法能源的袁茵只能极不情愿地最后一个离开。

  “老大,你要保重。”袁茵看着魔法阵中的我突然道。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我们不是马上就会见面了吗?”一股不祥的予感突然袭上了我的心头。

  “老大,走好!”袁茵双掌一合,我足下的水晶魔法阵立即冒出蓝色的魔光,刺眼的光芒令我不得不闭上了双眼,等再睁开双眼时,视野內是一片青翠欲滴的绿色,巨大的植物,满林乱飞的鸟儿,我又回到了流星丛林,烈日当空,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真好。

  “老公,谢谢你一直在等我。”三分钟后,齐琳出现在我身旁。

  十分钟后,感觉不到任何袁茵与冯德的气息,三十分钟后,仍然感觉不到任何袁茵与冯德的气息。

  “再等一等,他们一定会……”

  我粗暴地打断了齐琳的安慰:“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小茵和冯德一定在下在出事了。”

  “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冯德那么狡猾,拥有超强魔法能量的男人婆也不是省油的灯。”

  “无论是遇到重返的邪牙还是那个神秘的光之卵,小茵都只有被杀的份,而且我也信不过冯德,那个为了追求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的王八蛋,也不是没有可能对小茵出手!”

  “但是你不要忘了,袁茵的父亲是西门断天,冯德虽然诡计多端,但他也不是没有理智的人。”

  “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我要试试回到地底水晶城。”我一咬牙朝着当初我与冯德合体钻入地底的地方飞驰而去。

  “老公,不要走,如果袁茵回来找不到你,她会着急的。”

  “那你在这里等她。”我一面封闭气息,一面在绿林中狂奔。

  “为什么要拦住人家去路,真讨厌。”是玲玲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从绿林的一端传来,我急忙放慢了脚步,借着树木的掩护缓缓向玲玲发出声音的地方靠近。

  “你想要哪一样东西?”站在绿林间一块小空地的中的玲玲(准确地说应该是碧月?)笑盈盈摊开双手,她的左掌心放置着一块巴掌大小散发着神秘光芒的红色魔晶石,右掌心则托着一把长度为三十公分左右的透明金色水晶扇。

  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淡淡地道:“红日圣晶和生之扇我都想要。”

  我心头一惊,她竟然真的将两件超级秘宝都从妖族手中抢了出来,不过我更吃惊的是****竟然不知死活地想打她手中宝物的主意?

  “人家也不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不过人家只会对帅哥大方,你又不帅,所以人家不能给你。”玲玲对着****做了个鬼脸。

  “你不给没关系,我可以抢的。”****从容地道。

  “终于决定将真正的力量发挥出来了?一直苦苦隐藏实力也藏得很辛苦吧?”玲玲侥有兴致地看着他。

  “彼此彼此!我告诉你,我不但要抢走你手中的宝物,还要你血债血还!”****的笑容中竟有几分怒色。

  “为超梦四奴报仇吗?我一直都在奇怪,暗黑经纪人不可能不派出超梦六杀成员出手的,你倒是挺能沉住气,眼睁睁地看着超梦四奴横尸死幻之森,也不出手,直到现在才露出真面目,人家好佩服你哦!你是春杀还是夏杀?”

  “在下春杀!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在下这个将你送上黄泉之路的人。”****(应该说是春杀)突然消失了,这正是他所擅长的暗杀技“影斩”!

  “不见了?人家最讨厌捉迷藏了!101到104号山藏出来保护我吧!”玲玲话音未落,四个山藏立即出现在她身体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

  “去死吧!”春杀却是在她头顶上方现身,双手如两道电流一般戳向玲玲的头部,他的动作快到了极点,玲玲身旁的四个山藏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来得好!”玲玲发出一声娇笑,她的身体在就要被春杀触极的瞬间突然发生了变化,她突然长高了?原本身体如尚未发育完美少女的玲玲,突然双腿变得修长,双峰也变得挺拔傲人,就连披在肩头的金发也变得稍稍卷曲,最惊人是她外表的变化,原来玲玲的外表最多只能用“可爱俏丽”来形容,此刻她的容貌就算被形容成“倾国倾城”也丝毫不为过!

  这就是四大美人碧月的真面目!最要命的是她那一双秋水似的眸子带着无尽的妩媚,被她勾魂目光扫过的男人恐怕都要全身发软,呼吸困难,虽然我现在也是全身发软与呼吸困难,但却不是为她的勾魂目光,而是为她身上的惊魂杀气!

  春杀的双腕被碧月紧紧地捉住了!我无法看清她的动作,我只知道她在变身的一瞬间,就轻松地化解了春杀的进攻,并且反客为主!

  “秋波如电!”伴随着碧月一声浅笑,两道蓝色的电流由她纤纤双手中放出,被她双手捉住的春杀立即遭受到了强力的电击,春杀全身的白色骨骼在一波波蓝色电流的攻击中时隐时现?

  浮在空中的春杀张大了嘴巴,似乎想喊什么又喊不出来!整个人已经被电得一身焦黑,显然他的生命很快就要丧失了!碧月的强大超乎我的想像。

  “我知道你的生命力很顽强,这样你是不会死的……”碧月温柔地笑着,那神情就像看着自己最心爱的恋人,她话音未落,四个山藏化作了四道黑气分别自春杀的口鼻中钻了进去!

  “就算你想死,人家也舍不得让你这样死去,人家还有很多关于暗黑经纪人和超梦六杀的秘密想问你呢?”碧月双手一松,春杀立即向后横飞了出去,数十棵巨树与春杀背部相触纷纷折成两截。

  碧月好厉害的战斗力!一招之内不但轻松击退春杀,并在他体内埋下了由她体内真气形成的四个山藏!春杀的生命已经牢牢的掌握在她手中了!

  碧月两只纤手向空中一抓,红日圣晶与生之扇又回到了她手中,原来她刚才在变身的瞬间,将红日圣晶与生之扇抛向了天空,以腾出双手迎战春杀。

  “听说春杀是超梦六杀中拥有最近接不死之躯的人,但我要提醒你的是,我的四个山藏已经藏在你的体内,我可以轻易地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你乖乖地合作,提问结束后,人家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些。”碧月柔声道。

  被超强电流弄得身如焦炭的春杀竟然还在笑,全身漆黑的他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格外显眼:“你想问什么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暗黑经济人究竟是谁?”碧月缓缓地道。

  “什么意思?”

  “你不用装傻了!据我所知,暗黑经济人应该有一个活动在光明中的身份,不想被折磨的话,就乖乖地告诉我。”

  “你很想知道吗?为什么?”

  “想知道暗黑经纪人真正身份的原因现在轮不到你来问我,快说!”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没骗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没骗我?第一个问题就不肯老实回答,101到104号山藏听命……”

  “等一等!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春杀一面微笑着辩解,一面将右手迅速插入自己的胸腔,眨眼间,他的右胸口多了一个血淋淋的洞,他的右手上则多了一颗正在勃动的鲜红心脏。

  “原来所谓的不死之身就是只要心脏没受到损伤,就可以无限再生。”碧月盯着春杀手中勃动的心脏淡淡地道。

  无数的红色血管突然从春杀手中的心脏中窜了出来,那些红色血管蔓延的过程中,一具新生的肉体出现了!一个全身****的春杀微笑着出现了:“这具已经被电焦了的躯体我就送给你好了!”

  春杀左手一挥,那具被电焦的躯体立即迅速飞向碧月,但是刚飞到一半时,“轰”的一下巨响,那黑色的焦躯化作了千万飞灰。

  “真是抱歉,我把你的影子保镖给灭了。”

  “没关系,那种东西我一共可以制造九百九十九个!就算她们全都死掉了,我也不会心痛,现在令人家心痛是看到你那讨厌的东西!”

  “放心吧!你很快就不会痛了,死人怎么会痛呢?”全身****的春杀一面说着一面出手了,但他的动作却慢得惊,他的四肢竟如垂杨轻轻舞动,他脸上的微笑变得更加温柔?

  我只觉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突然无数五颜六色怒放的花朵飘浮在空气当中,春杀的笑让人如沐春风:“碧月,如此美景,动杀气的话就太煞风景了!”

  碧月脸上的冷笑竟然变得柔和起来:“春之幻舞?好卑鄙的家伙!竟然出阴招?”

  原来春杀施出的是令人产生幻象并被催眠的“春之幻舞”,那些怒放的百花,空气中的暖暖春风都是他人为制造的幻境!这样的幻境会令人渐渐丧失所有的抵抗能力?还好春杀这“春之幻舞”不是冲着我来的,春杀的目光与碧月的眼神牢牢地交炽在了一起。

  碧月身上的杀气很快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脸上带着痴痴笑容的她已经摇摇欲坠,我则根本就不敢看春杀。

  春杀舞动着春风与幻之百花逐渐向碧月逼近,他用一种近乎呢喃的声音道:“乖乖地听话,不要再挣扎了,就醉倒在春风里吧!”

  暖暖的空气中,花香越来越浓,风轻盈得像缠绕在身体周围的丝绸,那种感觉令我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但是我绝不能,我只有用牙齿将舌尖咬破,让痛楚来令自己保持清醒。

  碧月嘤咛一声终于软软倒向了春杀,她低垂着的两只手臂却闪电般的向前一伸,她的左手握住了春杀的脖子,右手却没入了他的胸腔:“你的心脏终于被我抓住了!傻瓜!你可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吗?”

  完全受制的春杀微笑道:“我如果知道,就不会被你偷袭得手了!”

  “因为你不够帅呀!”

  “如果你饶我一命的话,我可以考虑去整容。”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谁说没有?”

  “我说的,你马上就要死了,我绝不会给你再逃走的机会。”

  “就算被你杀死,我很快就可以重生了。”

  “不可能的,我会完全摧毁你的心脏。”

  “这个你尽可以放心,超梦六杀其它的成员马上就会用生之扇将我复活的。”春杀从容地笑道。

  碧月的脸却变色了,因为她悬在空中的红日圣晶与生之扇全都不见了!刚才她出手偷袭的瞬间将手中的两件宝物抛到了上空,而我几乎是同时无声无息地掠向那两件宝物,春杀刚才与她废话就是要分散她的注意力,让我将那两件宝物弄到手!

  将两件宝物握在手中的我心脏跳动的速度快到极点,而我夺路狂奔的速度一点也不慢,被碧月追上我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