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迷途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445 2003.10.16 23:08

    “什么!袁茵走了?你为什么不拦住她?”二号愤怒地看着我。

  头顶的阳光令我有些眩晕,我用手遮在额前,准备转身离开:“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

  “混蛋,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你对我发火也没用!”我背对着二号,“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件事吧?”

  “我不懂,你自己的女人就自己去保护,我以前虽然曾奉命要保证袁茵的安全,但现在是回到了瓦岗堡,也就是说我已经完全没有责任了。”抱着剑的二号冷道。

  “小茵她已经决定不再和我见面了,现在能找到她并保护她的人,只有你一个,拜托你了。”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拒绝。”

  “那我会和西门断天谈这件事的,你不能拒绝的。”我咬着牙道。

  “你以为我二号是任凭西门断天操纵的木偶?”

  “当然不是,但我认为二号兄只要在皇家灭绝剑士团一天,西门断天的话你就不会违背,直接向西门断天要求让你保护袁茵虽然有点卑鄙,但我没有办法。”

  “好一个没有办法!”二号冷却的声音又愤怒起来了。

  “对不起,白家各地商行的总长还在等着我开会呢!现在已经晚了很久了,我不能再和你这样耗下去,我们晚上再谈。”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向白家大宅方向走去,将愤怒的二号抛在了长街的尽头。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但我的心情却阴郁到了极点,袁茵独自离开,而我这个对商业一窍不通的人必须要独自面对白家庞大的商业机构,白家总部的高层管理人员这一次可以说全都死在了神秘灭门之中,所幸各地的商行总长为表示对工作负责,一致决定白龙生日当天才赶到瓦岗堡,他们算是逃过了一劫,否则白家若大的家业倾刻就要崩溃。

  除了心中始终都放不下袁茵的安危外,现在最让我头痛的还是怎么与那一群精明的奸商打交道,虽然白家的下属以“忠”而闻名,但白龙已死,袁茵又离开,我一个外人来执掌白家大业,他们会不会服?白家大业说不定会就此毁在我手里,那我又怎么对得住袁茵与白龙的嘱咐?

  怀着忐忑不安心情的我终于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对不起,各位总长,我因为要处理一点事情,所以来晚了!”

  会议室出奇的安静,我艰难地抬起了头,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但是我眼中的会客室却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各地商行总长的影子!难道他们因为我的迟到而愤怒离开了?不过会议室的尽头好像还有一个人。

  “老大,对不起,我来晚了!”坐着轮椅的南宫北微笑着向我这边滑了过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留着黑色短发的他肤色黝黑了不少,眼神也有力了不少。

  “小北!”我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

  “本来我应该可以更早一点到的,但是行动不是太方便,所以在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南宫北从容地将轮椅滑到了我身旁,“听到白爷爷逝世的消息,我就决定马上赶过来,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为小茵姐做些什么,但我想,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感动地道。

  “但我还是稍稍晚了一点,如果昨天赶到的话,还可以跟小茵姐见上一面。”南宫北敛起笑容,有些悲伤地道。

  “小北,对不起。”

  “这不怪你,我知道小茵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在听到白爷爷的死讯后,我就料到了。”

  “所以你才赶过来想阻止她?”

  “老大,你错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阻止她的,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阻止她的话,那就是你。”南宫北沉声道。

  “她已经决定离开我了,她说她不能再信赖我了……”

  “我不敢想像离开你以后的小茵会是什么样子?无论她怎么说,我们都不能让她在黑暗里沉沦与疯狂,所以你要在她将自我完全抹杀之前,把她从黑暗中带回来。”

  “可以吗?”我有些迷惘地道。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试一试,老大你去吧!把小茵姐带回到阳光中来,这边就交给我好了。”南宫北用坚定的目光望着我。

  “小北……”

  “先要向你说声对不起,未经你的允许,我就擅自和白家各地商行的总长开过会了,虽然他们很是不服,但我说自己和老大你都是袁茵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们住在白家那段期间,他们也有见过我们,所以在袁茵回来之前,我和你都有资格完全代理袁茵职务,谁要是不服的话,我就和你将谁联手炒掉!”

  “那他们的反应如何?”

  “当然是不服了,但因为害怕被什么都不懂的我胡乱炒掉,不想做冤大头的他们就暂时忍了一口气,从在飓飙帝国赶往这儿的途中,我也有在路上做功课,对白家在各水域的经营情况还算是有了一点粗浅的了解,在会上,装模作样的说上几句业内人士的话,也许暂时能唬一下他们吧!”南宫北笑道。

  “小北,好样的。”我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老大你和小茵姐对商业这种东西都不感兴趣,而我在这方面比你们要擅长一些,所以我认为自己在管理白家商业这件事情上,会比你们要出色一些!”南宫突然认真地道:“老大,我想,今天的事,你不会怪我乱来吧?”

  “当然不会怪你乱来,我也相信你会做得比我好很多。”

  “这个当然,因为我一直都在觊觎白家的大业,准备工作当然要做足了。”南宫北笑了。

  “臭小子,你变了很多。”我看着他欣慰地道。

  “嗯,也许吧?失去了两条腿后,我得到了很多不同的人生体验,残缺的身体并不可悲,可悲的是残缺的人生,俗话说得好,手足之情,我已经把你和小茵姐当成了我人生的肢体,我要尽力守护你们,不让自己的人生残缺才行。”南宫北咬着牙道。

  “小北,说句实话,看到你勇敢的样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将小茵从黑暗中带回来。”我微笑道。

  “老大,其实你也变了很多,从前那个嘻皮笑脸的周宁已经不见了,现在的你也成熟了很多,小茵姐的事情,也许你这个当局者迷,但我这个旁观者相信,你一定行的。”

  “小北,那白家的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老大,我等你和小茵姐一起回来!”

  “别在这里兄弟情深了!”靠在门边的二号抱着剑冷冷地道,“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就上路吧!”

  我们上路了,所谓的“我们”并不是仅仅指我和二号,还多了一个西门断天临时加派的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成员“十六号”!

  “十六号”被大家称为十六姐,她是皇家灭绝剑士团唯一的女性成员,也是年纪最长的成员,皇家灭绝剑士团的平均年龄是二十岁,但十六号的年龄的却是三十九岁,当然,她以如此高龄进入皇家灭绝剑士团,自然是有其独特之处,她除了有一手威力惊人的剑法,更是世界上排名前十的“追踪专家”!有她的加入,袁茵的搜索自然就事半功倍了。

  不过这样一个人物却令我和二号相当头痛,先不说十六姐那刺眼的老处女外形,一副厚厚的黑眶眼镜外加梳得一丝不苟的短发让人觉得她是一个相当严肃的人,但她一开口就要人命,听她那夸张喧哗的语气,就像我和二号时时刻刻都对她存有非份之想似的,你们男人都没一个是好东西!就是她的口头禅。

  如果不是因为她出色的“追踪技巧”,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她待在一起的。

  虽然有她这个世界排名极高的“追踪专家”与我们同行,但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却始终没有袁茵的消息。

  倒是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的南宫北不断传来坏消息,白家的生意突然遭受到一个新兴商业机构“海牙财阀”的阻击,海牙虽然是新兴商业机构,但却像是有备而来,一出现就吞掉了不少白家的“神龙财阀”生意份额,而且还有一些与白家保持常年业务往来的客户,纷纷翻脸,撕毁合约转投海牙的怀抱。

  他们此举虽然让“神龙财阀”获得了巨额的赔偿金,但从长远来看,白家大业前景堪忧!这不仅仅是流失数十份合约的问题,而是造成了白龙去世,神龙财阀将倾的局面,不但一些合约将满的客户不再续约,一些准备与白家合作的新客户也举步不前。

  客户流失造成神龙财阀失去人心的阴影未散,又有三名白家商行的总长突然跳糟至海牙财阀,在业界掀起了大风波,一时关于白家神龙财阀的各种谣言嚣尘直上,神龙财阀让旁人感觉危在旦夕。

  还好南宫北及时出手,制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他先公然站出来大张旗鼓的指责三名叛逃商行总长,另一面叫人偷偷放话出去,说那三名商行总长是受他秘命潜入海牙财阀,伺机破坏海牙。

  南宫北这一手漂亮的反击,令看似人心渐失、摇摇欲坠的神龙财阀挽回一局,暗地里他更以招集各地商行总长开会为由,令他们集聚总部瓦岗堡,软硬兼施让他们作出离开或留下的决择,他以那三个里外不是人的叛离者为反面教材、白龙的恩情为正面之辞,终于令全部商行总长做出留下的决定,并与神龙财阀签下新的合约。

  对于居心叵测的海牙财阀,南宫北当然不会只守不攻,面对海牙的迎面而来的价格战,神龙财阀不作正面血拼,以免让人认为白家走投无路死拼价格,更失人心;他一方面保持高质服务针对高端市场,另一方面偷偷斥巨资新建了一个“填海霸业”,以更廉价的姿态迎击海牙的价格战。

  白家毕竟掌握着世界百分之六十的水域经营权,海牙虽然来势汹汹,但南宫北仗着白家雄厚的资本对它进行双面反击,一明一暗,这场商战算是进入血拼阶段。

  南宫北传话给我,海牙财阀似乎在白龙死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吞拼神龙财阀的万全准备,也就是说海牙财阀与白龙之死可能会有很大关系,现在南宫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海牙财阀背后的操纵势力。

  而袁茵的消息终于在我们苦苦搜索了十三天之后传了出来,消息来源地是孔都,据说是一名神秘黑发少女魔法师因为向“孔雀暗杀组”查询某件秘密,因为一无所获,她一怒之下,出手全歼了“孔雀暗杀组”的二百三十四名成员。

  “孔雀暗杀组”虽然成世界杀手组织排名榜上位居第十七位,但实力已经不容小觑,神秘的黑发黑衣少女魔法师竟然能轻易地将他们全都杀死,这名女魔法师除了因为继承西门家血统魔力日渐飙升的袁茵以外,我们想不到其她更好的人选。

  但是当我们赶到“孔都”时,却扑了个空,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女魔法师早已经离开,从当地人对她外貌的描述看来,她的确是袁茵无疑,据说她在与“孔雀暗杀组”交战时,从地底召唤一种黑色的火焰,在倾刻之间就将孔雀暗杀组的倒霉蛋们化成了灰烬。

  正当我们要离开孔都时,我们又得到了新的消息,那名神秘的女法师此刻出现在了山巅国的雪山城,据说也是因为一言不和,她便将雪山魔法公会的成员干掉了三分之一。

  我们不断的追踪,却似乎永远都跟在她的身后,她第三次现身于长城帝国的“枫之城”,这次倒霉的人是世界排名第七的杀手组织“宁日集团”,宁日集团也是被她轻易全灭,据目击者说她所招呼出来的黑色火焰就像一朵巨大的莲火突然绽放,她的魔力似乎比第一次出手时又有了增强!

  关于这一点我非常清楚,西门断天也曾说过,袁茵的战斗力将会一直增加,直至她十八岁变身那一刻,然而她变身后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我们这个苦命三人组就一直这样追了她半年,这半年期间,她似乎已经得知我们在追踪她,经常会无规律的出现在世界各地,有时甚至重新出现之前经过的地方。

  这半年来,她已经闯下了“黑莲魔女”的名头,她的超级暗黑魔法“地狱黑莲”的威力亦不住的在攀升,而她的手段也变得越来越残忍、她肆意屠杀不但激怒了各国的魔法公会,而且各国也开始把“黑莲魔女”作为重犯通辑,但却没有捕快与猎人敢靠近她方圆一公里的距离,因为已经有无数的追猎者在她收放自如的地狱黑莲中化为灰烬。

  外界开始对“黑莲魔女”的身份做出猜测,当然大家的目光主要集中在西门断天的女儿与神龙财阀白家的继承人袁茵身上,冷酷到底的西门断天自然不会做出任何回应,神龙财阀却怒斥这是对白家主人袁茵的诬蔑,因为袁茵小姐在外公白龙死后虽然离开过瓦岗堡几日,但很快又带着一身重伤回到了白家,现在她正在白家养伤,不会见任何人,而那个外貌酷似她的黑莲魔女绝不是她。

  当然以上的话只是我与南宫北商量好的谎言,我们在为将来从黑暗中回到光明的袁茵留了一条退路;但我心中却隐隐知道,黑莲魔女再变成白家主人的机会非常渺茫了!

  现在的袁茵也就是黑莲魔女被冠以冷酷、无情、残忍、疯狂等极端的形容词,她的杀孽此时已经太重了,虽然我知道她在出手时会尽是避免伤及妇孺与老人,但大多恶战中,她却无法顾及到这么多,多多少少总有些无辜的人手死在了她的手中。

  黑莲魔女的名字在半年内迅速的传遍了世界,这四个字成为了死亡的代名词,成为了邪恶与恐怖的化身,对于夜里啼哭的孩子,这个名字出奇的有效,如果你不想被烧成灰烬的话就给我闭嘴,每当孩子们听到这句有魔力的话时,都会异常的安静。

  大家都知道黑莲魔女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大家都在祈祷自己千万不要遇上这个煞星,大家都希望黑莲魔女能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

  就在这个时间,也就是我们追踪了她半年,调动无数人力将搜索她的网越收越紧时,她突然消失了,就像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般,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两个月一转眼又过去了,黑莲魔女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出现的可能性了!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际,与海牙财阀斗得难解难分的南宫北向我传来了极为重要的消息,海牙财阀后面的势力在南宫北的全力调查下,已经露出了倪端,海牙财阀后面竟然是“邪都”在支撑着!

  其实在我心中也不是没有想过,白家灭门事件是邪都干的,但却只是深深地埋在心中,也许是我心底隐隐害怕,如果是邪都将白家灭门,袁茵报仇可能就永远无望了。

  先不说邪都那十个怪物极别的老头子十邪帝,光是邪牙,就非常的难以对付,袁茵的战斗力虽然不断的飙升,一旦与身为“战神”的邪牙交手,几乎是没有任何胜算,就算发生奇迹,她能侥幸杀了邪牙,还有极为恐怖的十邪帝在后面。

  现在十邪帝与邪牙都蜇伏在邪都之中,袁茵要想进入“邪都”都难如登天,更别说找他们报仇了!但现在袁茵突然失踪,可以说全世界的人都在寻找她,却搜索不到她的任何踪迹,而我们只能作出她可能已经只身闯入邪都的推测。

  而我能作出的选择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潜入极度危险地带邪都去搜索袁茵的踪迹,无论她是否在那儿,我都必须想办法进入邪都一探究竟。

  我一方面让南宫北不要放弃在世界各地对袁茵的搜索以及彻底追查白家灭门真相,另一方面与二号商量潜入万恶之地邪都一事。

  “你们男人啊!没一个是好东西。”提前进入更年期的“追踪专家”十六姐最近非常烦躁,不断找我和二号的麻烦。

  “怎么不是好东西了?刚见面的时候,你不是对我们说了,如果敢打你主意的话,我们就是禽兽,现在半年过去了,我们不是连手指甲也没有碰你一下。”我没好气地道。

  “太过份了,你们面对着我这样充满魅力的女人半年,竟然丝毫没有行动,你们简直是禽兽都不如。”十六姐从黑框眼镜后面露出愤怒的眼神。

  “你们两个人不要说话,猎物马上要来了。”二号突然示意我们收声。

  长城帝国的老三界,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地带,而我们三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由长城帝国通往邪都的必经之路,老三界东面的“摇钱森林”。

  宁静的森林中突然有几只血色乌鸦惊叫着飞起,一个步履维艰身材瘦高的“刀疤男”带着满身的鲜血与剑伤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失魂落魄的他咬着牙扶着树拼命的向前奔跑,犹如丧家之犬的他显然没有丧失求生的意识,虽然他知道自己今天已经很难逃出生天了。

  这个外号叫“刀疤”的男子是臭名昭著的犯罪组织“残龙党”的干部,而近半年来与“黑莲魔女”一样迅速堀起的超级犯罪组织“残龙党”最近因为受到数百名赏金猎人的与各国刑事追缉人员的围剿,准备逃往邪都,据说邪都方面也已经同意接受他们了。

  但现在正在追杀刀疤的人不是赏金猎人也不是刑事追缉捕快,而是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的成员,外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西门断天竟让灭绝剑士团一半成员加入了残龙党的围剿活动。

  身上多处负伤的刀疤逃跑的步伐不得不慢了下来,而他身后至少有六名灭绝剑士团的白衣剑士在迅速逼近。

  六名白衣剑士眼中都带着残忍的眼神追踪着刀疤的身影,那是猎人对猎物的眼神,六道惊鸿般的剑光飞快地追上了刀疤的身体,它们很快就要穿透这具被死亡气息缠绕的躯体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六名白衣剑士执剑的右腕同时绽放出一朵鲜艳的血花,他们手中的长剑脱手而飞,他们惊呼着舍下了刀疤向后疾退。

  经过精心装扮的我、二号、十六姐都执着剑护在了半坐在地上的刀疤身前,六名白衣剑士腕间的伤自然是我们三个的杰作。

  六名演技“相当出众”的白衣剑士见到我们面孔的瞬间立即变得脸色煞白,他们惊呼着:“剑鬼三人组!”然后迅速地消失在“摇钱森林”当中。

  我在心中暗骂,这六个王八蛋演的太过火了,那夸张的表情就像偷情时被老公撞见吓破了胆的妻子!根本表现不出遇到强敌时面带惊骇逃离的神态。

  不过在整个灭绝剑士团中,他们六个人那蹩脚的演技却算得上“相当出众”了。

  所幸满脸是血的刀疤的眼睛只盯着他们的剑,而忽略了他们夸张生硬的表情,当那六个蹩脚的临时演员消失之后,刀疤才回过神来,迷惘的双眼亮了起来,望着我们的他一副他乡遇故知的德行:“你们……你们是剑鬼三人组?”

  “剑鬼三人组”是重新复出的犯罪组织,他们数年前曾经名震天下,但却突然消声觅迹了,他们于一个月前突然出现西域江南国境内,烧杀虏掠无恶不作,短短一个月间就已经臭名再度远扬,据说他们的成员是两男一女,他们三人的个性都极为凶残,而且三人都拥有一手威力无穷的剑法,当然现在他们三人的处境非常不妙,被西域江南倾国全力追缉的他们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

  “新剑鬼三人组”当然是为了进入邪都而出现的“诈骗组织”,其实身为“新剑鬼三人组”的三名成员都是非常的清白,基本上是我们什么也没做,所有的罪名与罪行都是神龙财阀与灭绝剑士团替我们张罗的,这一个月以来发生在西域江南帝国境内的很多罪行都被扯到了我们头上。

  当然真正的“剑鬼三人组”早于数年前被灭绝剑士团秘密歼灭了,经过周密的作战计划,我们三个人决定冒充这个没有多少人见过真面目的犯罪组织。

  “大哥,怎么处理他?”十六姐摆出一副被识破身份后迷惘的表情。

  大哥?她竟然不按台词直接叫我大哥?被一个徐娘半老的老女人叫我大哥?我有这么老吗?我当然不能在这种时候和她撕破脸皮,我冷道:“三八,我平时怎么教你的,既然他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只有死路一条,老规举,交给你处理了,先奸后杀。”

  刀疤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

  “要死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说的就是你,刀疤脸,干吗伪装出一副这么痛苦的表情?知道要被我ling辱,心里明明高兴得不得了,还在装模作样,讨厌。”

  “三八,他那是期待又怕受伤害的表情,不过我看他已经奄奄一息,奸就省了吧!你老人家的处女之身留着下次再破好了。”

  “不行,我做人是很有原则的,大哥你既然交待小妹我先奸后杀,我就一定得办到,冷鬼,把我准备好的那桶烈性****拿过来,灌死他!”十六姐对二号吩咐道。

  “淫鬼,别对我指手划脚。”抱着剑的二号冷冷地做着他的本色演出。

  “冷鬼、淫鬼、贱鬼,你们真的是“剑鬼三人组”!”刀疤颤抖着嗓子道。

  “不错,小妹我就是人见人爱的淫界一枝花,外号平胸小天后的*****机器超级****之淫鬼。”十六姐对她扮演的这个角色相当投入与享受。

  “刀疤脸小兄弟,虽然看你的长相,也知道你和我们是同道中人,但我们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们的真实身份,那我们只有忍痛杀你灭口了。”我故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那来动手吧!”二号长剑出鞘直指刀疤显尽冷酷本色。

  “等一等……”刀疤急道。

  “有什么遗言?”我期待着他表明自己是“残龙党”成员,好让我们将这出戏继续演下去。

  “不是说好先奸后杀吗?怎么可以直接跳过第一步?”刀疤幽怨地望着十六姐。

  “……”众人皆倒。

  “变态!”还好十六姐反应够快,双眼圆睁地怒斥着刀疤:“你真是个大变态,但是我--喜欢,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不要因为我是天使而压抑你,尽情的释放出来吧!贱鬼和冷鬼你们先让一让,给我一分钟时间我就搞定他。”

  十六姐的演出已经完全脱离了我们事先设定的剧本,她疯狂地扑上前去,狞笑着野蛮地撕扯着刀疤的衣服,一分钟后,气喘嘘嘘的十六姐放开了被剥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刀疤,手足无措迷惘地望着我们:“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众人再倒。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地夺走我的第一次,就算你夺走了我的人,也夺不走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被剥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刀疤突然紧紧抱住了十六姐痛苦地道:“别碰我,求求你别碰我……”

  “说一套做一套的男人,我最--喜欢了,小子,我今天吃定你了。”兴奋的十六姐托起了刀疤的下巴。”

  “因为我是第一次,所以很怕痛,请你尽量温柔一点。”刀疤娇羞无限地道。

  “真是太巧了,我也是第一次,如果把你弄痛了,你可得忍着点。”十六姐温柔地道。

  “我受够了!”二号怒吼一声将二人踢飞。

  “冷静一点,不要怪他们,他们都是性情中人啊!”我急忙拉住了愤怒的二号。

  “我不是怪他们,我是怪作者,连这种三流的恶搞场面也出来了,低俗得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二号咆哮道。

  “这个……,估计是因为本书的销量太差,作者已经是完全自暴自弃,放弃了对文学的追求。”

  “呸!他自毁本来就没有任何光明可言的前途,没关系!但他这样做分明就是在坑害出版社和少得可怜的读者嘛!”

  “放心吧!他不会有下一次机会了。”我意味深长地安抚着情绪激动的二号。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一头雾水的刀疤迷惑地望着我们。

  “有些事情男孩是不会懂的,要想听懂他们的谈话先变成男人吧!来吧……”十六姐恶狠狠地将刀疤按倒。

  森林中不断地传出刀疤的哀嚎,“痛啊!痛啊!我好痛啊!”

  “第一次疼痛总是难免的,你忍着点吧!”十六姐急促的呼吸声伴随着她刺耳的狞笑也飘荡在摇钱森林的上空。

  “什么时候……痛……才可以结束?”

  “我也想快一点,但关键还得看你。”

  “我真的好痛啊!你快停下来吧!”

  “不行,我们不能半途而废。”

  “啊……呜……真的好痛呀……”

  “马上……好了……终于流出来了……”

  镜头回移,衣衫不整的十六姐半骑在泪流满面的刀疤身上,她看着自己通红的双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你的眼泪为什么这么难流出来啊?我的手都快要断了!”

  刀疤捂着自己全是掌印并已经高高肿起的脸颊:“妈妈从小教导我要做一个坚强的孩子,原来别人说的都是真的,第一次真的好痛呀!”

  “我也有同感!”十六姐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