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梦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119 2003.04.26 14:27

    

  我一听到可以活命,不禁心头狂喜:“一条命换两件事,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能活着,我自会照办!”

  袁茵和南宫北齐道:“大师不可反悔。”

  徐命悬点了点头:“本来这么重要的事,我是不能随便就托付于人的,可事到如今,我却是无从选择,不过我相信你。”

  “为什么?”

  “你愿为同伴而死时说的那一番话,让我感觉到了你的真诚,好了,现在我就告诉你第一件事,就是将‘死之炉’带去交给文剑圣诸葛撼野处置。”他对我道。

  “死之炉是四道神器中的宝物吧?”袁茵惊道。

  “不错,三大圣物翻三江,四道神器天无光,这四道神器分别是光之球、暗之翼、生之扇、死之炉,而本寺则守护着其中的光之球与死之炉。”师命悬道。

  我立刻想到了紫电的话:“那大师的意思黑衣兵团就是冲着这两件神器而来的?”

  “他们是冲着死之炉而来,光之球的存在他们并不知道。”师命悬摇头道。

  “死之炉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让黑衣兵团如此兴师动众?”南宫北的问题虽然有些幼稚,但却是我们所想知道的。

  “死之炉可以说是四道神器中最恐怖的宝物,每隔八百年苏醒一次,现在离它苏醒还有五日,而控制它的则是精神能量,也就是说无需什么高深的功夫,就算是普通人,只要精神能力强大都可以操纵这死之炉,将精神能量注入死之炉后,死之气就会从死之炉中散发而出,死之气会随着操纵人的精神能量的强弱而决定蔓延范围,一个普通人的精神能量就可以启动死之炉,而死之炉启动后,初之死气笼罩的范围是方圆一里,当然如果操纵者精神能量无限的话,死之气的扩散笼罩的范围就有无限大的可能,而死之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大地枯裂,人畜皆亡。”

  “这么恐怖?”想到黑衣兵团黑雷的目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样的宝物落到他手中,这个世界还有宁日。

  “不过所谓的人畜皆亡还是有例外的,一个是操纵者,另个就是战斗能量高达S级者,也可以自由出入死之气笼罩范围。”师命悬补充道。

  袁茵不住的摇头:“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战斗能量达到S的人?”

  “大师的意思是,就算有人使用这个死之炉,也还有方法制他。”我忙道。

  “话虽是如此说,但当操纵者也是S级时,那死之气厉害的程度又令当另论了,古往今来,死之炉只现世过一段时间,那就是万年前那次最初的列国争霸中,很多国家都是被死之炉所灭。”

  “这些超级宝物果然是能让世间动荡不安的东西。”我轻道。

  “在我来绿寺出家之时,我就已经答应了当时这寺中的主持幻天大师,要接替他守护宝物,但现在我却没有护宝之能力,碍于誓言,我又不能出绿寺半步,所以只有将这护宝之任交给我觉得最值得信赖之人了。”师命悬叹道。

  “文剑圣诸葛撼野。”我道。

  “不错,我虽多年未出绿寺,但诸葛撼野的光明事迹却不时传入我的耳中,我自己思来想去,当今天下,也是只有文剑圣诸葛撼野他才能有资格处置这死之炉了。”

  “恐怕我们未必能携着这死之炉逃出沙漠。”我并不乐观。

  “与其落在坏人手里,我们为什么不提前将这死之炉毁了。”袁茵突然道。

  “这样的超级宝物,不是你说毁就能毁的,再说了,这散发出死之气的容器,毁了以后后果如何?”师命悬冷道。

  “文剑圣诸葛撼野绝对值得信赖?”我又道。

  “这个自然,他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却是一个以德服天下之人,他的所做所为无不为万人所敬仰,要知道他不但拥有文剑圣这个称号,而且是拥有上百万教徒的‘原教’教主,他身边不但高手如云,而且据说他的话,也是极有分量,他向各国的皇帝进言时,恐怕各国皇帝都要慎重考虑。”师命悬说起诸葛撼野时,脸上浮现出一种身体的表情,五体投地。

  如果能活着离开这儿,我一定要见一见这个和我的偶像武剑圣西门断天齐名的诸葛撼野。

  “另一件事呢?”我沉声道。

  “就和你今天对中魔焚毁杀那人的要求一样。”师命悬淡淡一笑。

  我睁大了眼睛:“什么?”

  师命悬眼中此刻立时充满了爱怜,他望着那个浸泡在淡紫色透明液体中集千人于一体的超级美少女道:“在你有生之年你要替我保护她,并让她快快乐乐活下去。”

  “她是活的?”我斜眼看着师命悬。

  “她现在还没有生命,但十天之后,她就会降生于世了。”师命悬欣慰的道。

  “怎么可能?”袁茵摇头道。

  “怎么不可能,你们可知道她的身体中置放了本寺另一件超级异宝,光之球,而光之球就是能供给她永远生命的生存能源体,除非她体内的光之球遭到破坏,否则她将永远不死不老的活下去。”师命悬幸福的道。

  “光之球是能造创生命的宝物?”听得入迷的南宫北这时才道。

  “可以这样说,其实光之球本来是一种‘绝世超级隐藏职业’的能源体。”师命悬道。

  “什么职业?”袁茵道。

  “‘超级模仿士’!拥有这光之球之后,然后经过三百六十五日与之融合,就可以获得这个‘绝世超级隐藏职业’。”

  “超级模仿士?比大贤者、剑圣、超级五形大术士还厉害吗?”袁茵蹙起了眉头。

  “超级模仿士和这些各职业的终级职业是不同的,身为超级模仿士,在与被模仿者进行DNA接触也就是发生了身体接触之后,就可以取得被模仿者的DNA基因,然后超级模仿士就可以通过将自己的基因改变成被模仿者的基因来达到完全模仿被模仿者,不达外貌和气息能变成与被模仿者一模一样,当达到超级模仿士的最高境界,还可以完全模拟对方的战斗方式与战斗能力。”

  “太酷了。”袁茵道。

  “所以这超级模仿士才被为‘绝世超级隐藏职业’,在我意外的发现这光之球除了提供这种职业之外,还可以提供生命能源,所以我才决定将她制造出来。”师命悬痴痴的看着那个液体中的美女。

  “好,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一定替你照顾她。”我点头道。

  “不管你们能否活着离开这儿,籍着光之球的力量,她是一定可以的,我只怕她一个人活在世上无依无靠,迷失了方向罢了,普竹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徐命悬看着在角落中一言不发的普竹。

  在师命悬面前一直沉默的普竹这时才小声的道:“徒儿等着师傅告诉我身世。”

  “唉,瞒了你这么多年,我还是得违背当年与你娘订下的守口如瓶之约告诉你吧!”师命悬叹道。

  普竹期待的点了点头。

  “这一切都得从十九年前说起,那个时候师妹还只有十六岁,她真的很美,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所谓的四大美人的称号,她就是当时的天下第一美女。”师命悬的眼中充满了回忆。

  “你所指的是现在的四大美人之一陈鱼吧?”南宫北道。

  “不错,她正是陈鱼,我和师弟白问心的鱼儿,她十六岁那一年,我们三个人都在师傅医皇彭世手下习医,那个时候我和白问心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她绝世的笑容,当时师傅对我们很严,所以习医的路上也很苦,可是只要小师妹她一笑,我们便什么都无所谓了,那个时候她的笑真的是很美,很美……”

  白问心正是现在被“超梦杀手组”颁下追杀令的现任医皇,陈鱼也曾对我们提过,当世小书的封印除了施印者也就只有白问心一人能解,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虽然不象白师弟那样去明着的讨好她,但我暗地里却非常的关心她,那个时候我和师弟最怕她哭了,她一哭我们的世界未日就到了一般,不过她哭得也很美,凄美得叫人心痛,现在想起她哭的模样心好像都还会痛。”

  “你们两个师兄弟都很喜欢她?”普竹已经开始察觉到什么了。

  “这个自然,这世间男子谁不爱她,更何况我们两个与她朝夕相处的血气方刚的少年,白师弟的爱情对她来说就如火一般热烈,我却给了她如水般的温柔与呵护,那时我和白师弟谁都不愿放弃……”

  这样那她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只是在心中嘀咕罢了,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那是我师叔最后得到了她的心。”普竹很紧张。

  “胡说,白师弟哪得赢得她的芳心?”师命悬不屑的道。

  “是你?”普竹失声道。

  师命悬的笑容有些恍忽:“是我,自然也不是我,亏我和白师弟两个傻瓜苦苦的恋着她,但结果不是白师弟也不是我。”

  “她爱上了别的男人。”普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与他身世有关的往事。

  师命悬脸上突然现出一丝恼色:“混蛋,就是那个混蛋抢走了我的鱼儿,他带走鱼儿之后,我和白师弟就如生活在地狱中一般,唉……那段时光真是一生中最难挨……”

  看到他幽怨的模样,就连普竹也不敢出声了。

  “后来,后来我和白师弟自然不会就这样放弃了,一年之后,他们终于还是让我和白师弟给找到了。”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们却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我们表面是祝贺他们,在他们家中做客,实际上却是我和白师弟联手向他下毒,哈哈……济世救人的医皇弟子竟会联手向别人下毒,你们想不到吧?就连我们自己都想不到,我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师命悬又征征的笑了起来。

  “他就被你们毒死了?”普竹咬着牙道。

  “他虽然本领高强,便终还是扛不了医皇两个最得意的弟子联手的杰作,这……这怪不了谁,只能怪他自不量力,抢走我们的鱼儿,哈哈……”师命悬的笑中充满了恨意。

  “但鱼儿却并没有如我们所想的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在下手之前已经约好了,无论鱼儿回到谁身边,另一个都得心甘情愿,但我们万万没想到鱼儿却服同样的毒自杀,当时我们真是被吓得失魂落魄,幸好我们二人联手止住了她的毒势,并送回医家总部让师傅他老人家抢救她,结果师傅他医术天下无双,鱼儿总算抢救了过来,但师傅他却因元气大伤过世了。”我们都痴痴的听着师命悬这一段惊心动魄的过去,普竹除外,他非常的不安。

  “鱼儿她活过来以后本来是又要寻死的,但在抢救她是却发现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所以她就报着让孩子出生的念头,活了下来。”

  “我就是……她……她的孩子。”普竹颤道。

  师命悬没有理会他,仍自顾自的道:“她产下一对双胞胎后,还是没有回心转意爱我和师弟,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婴儿偷偷的离开了,不过一年之后她却又回来了,但却只带回了一个男婴,她说那个女婴被她的仇家抢走了,她怕她保不住男婴,所以就把男婴托给了我,她知道我心细,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当时因为心灰意冷我已决定四处流浪,但师妹所托,我不能不答应,所以我就带着那男婴四处流浪,直到绿寺的幻天大师肯收留我为止。”

  “我……我就是那男婴……”普竹目光闪烁不定。

  “在这寺中定下来以后,我对师妹的爱虽然没有减弱,但随着时间的累积,却多了一种莫名的恨,所以我有时真不知道如何去照顾那男婴,只有时爱时恨,但很快我就发现了光之球的妙用,于是我便生出了一个决定。”

  “就是造她?”袁茵指着液体中的美女道。

  “不错,师妹虽美,我一定要造出一个比她美上百倍的爱人,想一想,一个比师妹还要美的而且容颜永远不会衰退永远十六岁的少女爱着我,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了这个目的,我就开始了她的降生计划,于是当时我便向来向我求医的人索要美女,就这样,她身上的器官不知道换了多少遍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幻天大师也算非常开明,说只要我救人杀人能相抵,他也就不过问我的事,到了现在我最爱的人已经不是师妹了,这十多年来,我深陷其中,我现在最爱的人是她,她的名字也很好听,叫余帆,好不好听……”师命悬痴痴的模样真是又可怕又可怜。

  “余帆的名字都要比陈鱼美上一倍,既有鱼又有帆,鱼是水下的帆,而帆则是水上的鱼,多好的名字,帆儿,我虽不能和你说上一句话,但我明白,我们彼此心中已经是深深的相爱了。”师命悬幸福的道。

  “你已经在她脑子植入了记忆?”我惊道。

  “这是你的解药。”师命悬将一个小玉瓶递给了我,然后又对着普竹道:“普竹,如果能活下去的话,你也跟着他们去找你的亲人吧?你自己偷偷解了‘无形红线散’的毒,我早已知道了。”

  茫然的普竹缓缓的道:“会找的……我一定会找的……”

  “等一下我要替你们中魔焚毁杀的同伴进行医治手术了,你们要听好了,只要我不从手术室出来,就千万不能让人进去,否则你们的同伴一定会死在手术室中,切记。”师命悬突然正色道。

  “一定。”我点头道。

  “好,你们请先离开这儿吧!我又在这里再待上一伙,看看我的帆儿。”

  竹天外的天空露出了些鱼白,天,又快亮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