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蛮横公主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4967 2003.04.26 14:31

    

  “就是现在坐在窗边昏睡那个少女?”大公主转过头去看房中的康云儿。

  “她正是我们的同伴,此刻被三十八皇子殿下点了穴道,还请大公主替我们做主。”我轻道。

  康云儿在宋冯德从窗子中跳出来缠住我们之时就被点了穴道。

  宋冯德此刻再也沉不住气,如果他费尽心机弄来的超梦六杀养女康云儿被我带走,后果是什么他自然知道。

  “事到如今,冯德你还有什么话说,别耽搁我的时间了,明天早上起来如果有眼袋这责任你可负不起。”大公主不耐烦的道。

  “大公主明鉴,我可以发誓,那房中的盲眼少女绝不是他们的同伴。”宋冯德的脸已经涨红了。

  “那请三十八皇子告之在下,她不是我们的同伴又是什么人?”我冷道。

  “无论她是什么人都与周兄无关,周兄你不要欺人太甚。”宋冯德看着我的眼睛似要喷出火来一般。

  “大公主明鉴,在下只是想向三十八皇子追回同伴而已,怎么变成了欺人太甚了?在下一介草民怎么敢欺负皇子殿下……”我作出一付迷惑的样子。

  “够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冯德你还不乖乖的把那女孩子还给人家。”大公主叱道。

  “不是冯德不听大公主之言,只因为这少女关系着冯德的生死,求大公主千万不要听信旁人之言,害我一命。”宋冯德此刻又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这超梦六杀的养女一旦离开他的控制范围,他的小命试问天下还有几人能保,但我已经决定了不能让这可怜的少女沦为他练功的工具,先抛开正义感和同情心这种东西不说,冯德如果摇身一变成为SS级,恐怕我和身边的同伴的处境就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了,而超梦六杀的重谢?!

  “说得这么严重啊?真让人困惑……”大公主出现了一个动摇的表情。

  “这少女的确事关我的生死,请大公主为我做主。”宋冯德那悲戚的表情我想就算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也会心软。

  大公主叹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就去死吧!”很显然大公主不是铁石心肠之人,所以她没有心软。

  “小书,去替我把云儿领过来。”我淡淡一笑。

  “慢着,周兄难道你真要至我于死地拼个鱼死网破吗?”宋冯德强笑道,不过他脸上笑真的比哭还要难看。

  “我只是要回我的同伴,没有说要至皇子殿下您于死地,您想太多了。”我故意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把她带走,我只有死路一条。”宋冯德一字一句的道。

  “如果你不让他带走同伴,我也可以担保你死路一条。”大公主也一字一句的回道。

  “恕我直言,大公主您既与周宁他们接触过两次,难道他们的底细您还没调查清楚吗?据在下所知,大公主好象根本就不是这么糊涂的人吧?”宋冯德豁出去的模样。

  “既然你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我也不好意思再装糊涂了,不错,我的确动用过手中的情报网调查过他们的底细,而且他们的情况齐琳也告诉了我不少。”原来看起来对一切都漫不精心的大公主眼中精光一长旋即又恢复了那漫不经心的眼神。

  我不由自主的心头狂跳,这看似骄傲蛮横对一切都漫不经心的大公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和利用的角色。

  “那他们有几个同伴想来您也清楚?”宋冯德沉声道。

  “不但他有几个同伴我心中有数,就连你养了几个死士我也一清二楚。”大公主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杀机。

  宋冯德的面色此时变得已不是难看、面如土色、死灰、等字眼能形容的了。

  “其实我都已经说白了,不是看在阿姨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杀了,这一点你自己也非常清楚,你可知道父皇为什么自从我出生以后就把他其他的女儿一个个都弄死吗?那是因为他太喜欢我了,用他的话来说有一个可以爱的女儿就够了,去年如果不是我苦苦哀求,珍妃的女婴也是死路一条,能活得到现在吗?”

  宋冯德低着头没有出声。

  “我知道你非常聪明,总以为你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虽然阿姨未能得到父皇的恩宠,你以为凭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办到,可你知不知道,父皇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直都不喜欢你?”

  宋冯德摇了摇头。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虽然父皇也欣赏你那股狠劲,却非常讨厌你持才自傲和表面唯命是从但却从来不将他放在眼里这一点,你别以为他只是个喜怒无常的暴君,他毕竟是把你这个聪明人生出来的男人,除此之外你还忽略了最关健的一点。”大公主的声音带着残酷。

  宋冯德抬起了头,迎着大公主的目光:“什么?”

  “那就是我,只要有本公主在你就永远也别想得到父皇的恩宠,天下的聪明人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本公主也算一个,父皇以前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他的第一个女儿,可是你可只知道这二十一年以来向来喜新厌旧的父皇为什么对相貌平平的我的喜爱仍然有增无减吗?那是因为我够聪明,我知道怎么去让父皇开心,我知道怎么去替父皇分忧,最重要的我知道怎么去帮父皇打理天下,所以我蛮横一点,无理取闹一点,只要我能把握得住尺度,父皇也自然都不会跟我计较了。”

  “我也知道大公主聪明绝顶,你可知道我刚才给他的是四道神器中的死之炉?”宋冯德将目光投向了我,难道他真准备鱼死网破?

  “我知道。”大公主看着我和小书点了点头。

  在大公主目光笼罩之中,一股寒意无端端的从心底升了起来。

  “那你有什么打算?”宋冯德看着我嘴角掠过一抹残酷,他要将我拉下水。

  “我没有你这么笨,我不会去碰那东西的。”大公主此言一出令我不禁大吃一惊。

  宋冯德也吃惊的望着大公主。

  “死之炉的原主人绿寺的幻天大师早就放出话来,这死之炉已是文剑圣诸葛撼野之物难道你不知道吗?这天底下打死之炉主意的人多海里去了,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只有色佣兵团敢向这死之炉出手?你难道不会用你那聪明的脑瓜去想一想吗?谁愿意为了这死之炉去得罪在世界上拥有百万信徒的诸葛撼野?”

  大公主又接着道:“我们西域江南国的皇室比不得那四处飘汩的色佣兵团,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拿了诸葛撼野的死之炉,他找上门来,我们还是得交还给人家,你也知道以诸葛撼野的力量,要推翻一个皇室也不是不可为,我们自然不能招惹,不过我想你只是站在你自己的立场上,而从没有替这个皇室想过。”

  大公主心机之深实不亚于冯德和齐琳,如果与这样的女人为敌,定是非常可怕,这世界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论聪明我自然不及大公主万分之一,所以做起事来也就没有那么周全,既然大公主什么都知道,那我房中这盲眼少女不是周宁的同伴想来您也清楚?”宋冯德突道。

  “到了现在我好象也不太好说我不清楚了。”大公主看着我笑了起来。

  “大公主……”我刚张开嘴巴,大公主就向我做了个无需多言的手势。

  “但是我已经决定了,那个盲眼少女还是得让他带走。”大公主对冯德厉声道。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看你惊慌失措、狗急跳墙的样子。”大公主冷笑道。

  “你可知道那盲眼少女是什么人?”宋冯德急道。

  “我不关心这个。”

  “她就是超梦六杀的养女康云儿。”宋冯德咬着牙道。

  “原来……她就是超梦六杀十天前失踪的养女,你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厉害了,连超梦六杀你都敢招惹?”大公主闻言面色一变,已失去了之前的那份从容。

  “那这次我……我就站在西域江南皇室的立场上说,这康云儿一旦离开这儿回到超梦六杀手中,不但是我,就算是整个西域江南皇室恐怕都会……大难临头。”宋冯德道。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大公主平静的道。

  “一不做,二不休,事到如今,说什么也不能让康云儿活着离开这儿,而且这两个知道内幕的人自然也不能留下活口。”宋冯德指着我和小书道。

  “是吗?”大公主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我被她看得全身发毛,只要大公主一点头,我们自是绝无生机。

  宋冯德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哈哈……”我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宋冯德奇道。

  “我笑你想得太天真了,如果要灭口的话,我想你还忘了一个人。”我扬声道。

  “什么人?”

  “齐琳,西域江南国军权在握的西域猛虎齐虎之女。”我缓缓的道。

  “为什么要灭她的口?”宋冯德惊道。

  “以我和她的关系,我不明不白的死在宫中,她自是不会善罢甘休不说,关健是她刚才也进入了这清水宫,康云儿只要是有眼睛的人我想都会看到了,齐琳这么机灵的人怎么会看不到?”

  宋冯德摇头道:“就算看到了她也未必知道她是康云儿。”

  “你错了,她刚进清水宫之时,我就已经暗示过她,康云儿就在这里,你现在知道她为什么要匆匆离去了吧?她即已离开皇宫,如果我一死,你们就算将齐家从西域江南国连根拔起,恐怕这消息还是要传了出去。”我一面说着一面偷偷观察大公主的脸色,我信口雌黄将齐家也扯了进来,只求保全我们的性命,但大公主的脸上此时我却看不出任何变化。

  大公主轻轻的咳了咳:“冯德你自己惹的事你就自己摆平,我告诉你,你千万别想赖上我们西域江南皇室,父皇与暗黑经纪人也通过几回书信,如果超梦六杀找上门来,我自会让父皇宣布与你断绝关系,相信到时父皇再致函暗黑经纪人,这事情也不至于闹大。”

  “不错,在下多嘴一句,现在西域江南皇室最好就是假装对此事一无所知,置身事外,到时自然不会累及整个皇室了。”我轻道。

  “就这么办了,冯德,你快将人家的同伴还给人家。”大公主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道。

  宋冯德狠狠的盯着我:“算你狠,但你……”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他已准备鱼死网破,若他要不顾一切的发难,我想我们几人未必能离开这皇宫。

  “皇子殿下可否先听我一言?”我忙道。

  宋冯德不置可否的看着我。

  “这康云儿天性善良,这一点您是知道的,我想求她守口如瓶并不是一件难事,只要她不说是皇子殿下您所为,皇子殿下自会平安无事。”

  宋冯德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脸上那鱼死网破的神情淡了不少。

  “若想要不看别人的脸色而活,前提条件就是必需要活下去,相信你也知道我绝不希望您死,对不对皇子殿下。”我加重了语气。

  宋冯德苦笑道:“山水轮流转,那你想要干什么?”看他的表情,我只知道他那一瞬间鱼死网破的想法暂时的消失了,象他这样的老狐狸自然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

  “自然是将她带走,目前的情况,她留在你的身边反倒成了祸害,我把她带走对大家而言都是比较理想的处理方法,再重申一遍,而且你知道我是绝不希望你死的。”我对他挤了挤眼睛。

  “那你就好自为之吧!”宋冯德叹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小书将昏睡的康云儿从宋冯德房中抱了出来:“老大,好了。”

  我看着靠在小书怀中双唇紧闭的康云儿点了点头:“大公主,我们可以走了。”

  “那好吧!冯德我警告你,我已经答应了齐琳在瓦岗堡内一定要保证他们几个人的安全,在这期间你千万不要想打他们的主意,他们有什么损失,不管是不是你所为,我都会唯你是问。”大公主转身就走。

  “我知道了!”宋冯德躬着身子,脸上陪着笑,此时他虽然已经能够伪装出笑容了,但我想他此刻就算是想哭也未必能哭得出眼泪,若我换成他的处境,恐怕今晚上是睡不着了。

  踏出清水宫门外,两个黄衫宫女提着魔晶灯笼立在一旁:“恭候大公主回宫。”

  大公主点了点头对右边的那黄衫宫女道:“小莲,你替我带三位贵客到远朋宫休息吧!”

  那年轻宫女纤腰一弯:“小莲知道了。”

  “两位早点休息吧!我也还有一点要事要处理,就不能再陪你们了。”大公主脸上带着歉意的笑。

  “大公主不必客气。”我忙道。

  “对了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没有我的允许你们目前最好不要出宫如何?”大公主看着我意味深长的道。

  “这个好说。”我还能说什么?

  “还有,齐琳让我告诉你陈鱼也在宫中,让你多加小心,我先告辞了。”大公主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走,很快就隐入了重重叠叠的楼宇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