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魔皿狩城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280 2003.04.26 13:40

    

  站在『风化城』的城门前,满城的灯火与熙熙攘攘的人潮在我们眼中涌动,我看不出这座完全由石头筑成的『风化城』有任何异样!这真是灭魔猎人口中通往地狱的城市?

  “老大,你发现什么问题没有!”走最前面的小书突然停下了脚步。

  “没有啊!不是挺正常的吗?”我指着城中的情景道。

  “是啊!这里果然是[黄金码头]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袁茵竟有几分兴奋。

  “难道你们都没注意到,在这城门前没有看到一个城卫队的人,按理说,就算他们不值班站岗也应该有人在旁边的!”小书指了指城门周围。

  我们果然没有看到一个城卫队的人。

  “说不定他们放假了!要知道刚刚过去的[西域江南疯狂嘉年华]中他们是要值勤,可能称现在休息也说不定!”南宫北小声道。

  “我们大家不要忘了那个[灭魔猎人]的警告,这其中必有凶险!”小书很谨慎。

  “可是你看这城中的人们很正常啊!不是在各忙各的吗!既然来了就别怕死大家走吧!”我给大家打消疑虑。

  袁茵一马当先领着我们走进了城中,一进到城中,本来喧哗的人潮在一瞬间就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们,弄得我们感觉自己象是外太空来的怪物一般。

  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中,那异样的眼光中都带着一种兴灾乐祸的味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袁茵用疑惑的目光望向人群,这时人群中的人们又纷纷逃避她的目光。

  “这里很不对劲,我们回去吧!”南宫北小声的对我说。

  小书摇了摇头:“我看没那么容易。”

  我也被这群人看了个稀里糊涂,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觉得我们很好看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快说!不说实话也许我们会杀了你!”小书突然伸手抓住了一个夹在人群中的白发老头。

  那白发老头冷笑:“那最好,反正都是死,也许死在你手里我还能得个痛快!”他周围的人群齐声附合。

  “这里的人全都疯了!老大,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小书一把将白发老头推在了地上。

  他这句话一出,周围的人们又变得鸦雀无声了,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残忍的微笑,他们在等着看什么!

  这里的气氛着实怪到了极点,众人的目光令我心里一直在发毛,难以忍受。

  “老大,我们走吧!”袁茵也想离开。

  我点了点头:“好,我们走!”

  “千万不能走,这扇城门此刻已经变成通往了黄泉的道路,现在你们是进得来出不去!”死寂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了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

  只见人众一纷,一个脸上带着淡笑的年青男子走了出来,他的五官不但非常的精致秀美,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富家公子的气质。

  我认得他的声音,他就是[弃者帮]的小头目冯德,那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他虽然战斗能力不怎么样,但心计却厉害到了极点,我算是见识过他的手段,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胸口的伤好了?”我们一并停住了脚步。

  “多谢关心,看来我算的没错,你们当时果然是藏在了[沉鱼池]!”他笑道。

  “老大,别和他废话,我们快离开这儿吧!”袁茵对他的印象显然是坏到了极点。

  “我不是说了,你们进得了[风化城]却出不去!”冯德淡然道。

  “如果我们偏要出去呢!”我嘴里硬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你们被这群人骗了,你们知不知道!如果你们偏要出去的话……”他指了指身后静静看着我们的人群,他身形一动,人群中一个彪形汉子的手腕已经被他扣住了。

  那汉子一面挣扎一面大叫:“你要干什么?”

  冯德对我们笑道:“现在我就让你们看一看,出城的后果!”他手臂轻轻一振,那彪形汉子带着重重的风声向城门飞去。

  眼看这彪形汉子就要从城门飞出城外,那彪形汉子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上突然不断的冒出浓浓白烟,转瞬间就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我们四人几乎被惊呆了,但我们身后的人群却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姓冯的,你这样滥杀无辜不太好吧!”袁茵怒道。

  “我都说了你们被这群人给骗了,他们想把你们拉进城中一起死,你们何必同情他们!”冯德残酷的道。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又惊又怒。

  “这个城已经变成了有进无出的死城,在这城里的人迟早都要死个精光,你们不应该进来的。”冯德苦笑道。

  “但是我们当初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呀!”我气道。

  “所以我就说你们被这群迟早要死的人给骗了,他们看到有人象城门靠近,故意作出一切如常的样子,把你们吸引进来,他们这种是属于要死一起死,把你们骗起来当垫被的。”冯德指着此刻正四散的人群。

  “为什么会这样!”袁茵不解的道。

  “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他们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们明明看到你们向危险靠近却都装作不知道,甚至还引诱你们上钩,其实当时他们只要有一个人对你们出声警示,你们也不会被困在这城中了!”冯德怜悯似的看着我们。

  “这种情形就如溺水的人将要死去时,拼命的或拉或抱住身边的人,不管对方是不是来救他的,其实这时那溺水人的心中大多抱着的都是同归于尽的想法!我们人类果然是最可怕的动物!”小书突然接道。

  “现在我不要搞清什么人类的劣根性,我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袁茵大声叫道。

  “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应该是有人在这[风化城]周围布下了结界之类的东西,我也是被这城中的王八蛋给骗进来的!”冯德苦笑道。

  “这城被围了几天了?”小书问道。

  “大概五六天吧!我也是前两天进来的。”

  “如果的情况让我来判断的话,围着这城的可能是[****邪阵],而这[****邪阵]应该是由失传了数百年的[****魔皿]所制造出来的。”小书看着四周道。

  “这[****魔皿]又是怎么回事?”袁茵道。

  “这[****魔皿]据说是魔族的三大超级魔皿之一,专用于狩城,令人只能从城外进入城内,而不能从城内出到城外,从而达到将城中的人封在城内的狩城目的,如果强闯出城的话,就会如我们刚才所看到的情景一般,被[****邪阵]化成白烟消失在空气当中,城墙的周围都是非常的危险!”小书似乎什么都知道一样,除了属于他自己的记忆。

  “那我们不是全都要被困死在这里,早知道听那个[灭魔猎人]的话就好了!”南宫北无力的道。

  “话也不是这样说,未必人人都会被困死,就象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猎人一样,他就应该可以自由出入这个[****邪阵]。”小书摇头道。

  “为什么?”我迷惑的看着他。

  “那是因为他武技够高,能够由他身体中所发出来的护体真气保护,安全出入[****邪阵],也就是说这[****邪阵]对拥有A级战斗能力以上的人是没有什么伤害力的。”

  “A级,估计我们四个加起来都不够!”袁茵咬牙彻切齿的道。

  “当然另外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找出操纵[****魔皿]的原凶,就他杀死,这[****邪阵]也就解除了!而且这个人必定是躲在城中某处!”小书分析道。

  “依我看这[****邪阵]并不是最可怕,可怕的是那个操纵[****邪阵]的人的目的是什么?而且这城中也是非常的危险。”冯德道。

  “难道这城中还有别的事发生?”

  “这个自然,如果大家就这样被围在[风化城]中,挣扎着活下去也不会是太多的问题,而目前最大的危机是被困在这城中的人,莫名其妙的不断死去,死因都是血尽人亡,这也就是出如果逃不出这个城,血尽而亡只是早晚的问题!”冯德说话之时,风中的寒意越来越重。

  他的话令我们不自觉的相视而望,被困在这座城中死亡似乎已是触手可及了。

  “难道这是[吸血族]所为?对了,那些尸体上是否有伤口?”小书沉吟道。

  “这个是谁所为,我就不知道了,但那些尸体的颈部大动脉处都有两个牙洞。”

  “照我推断,这吸血风波和用魔皿狩城应该是一人所为,既然能拥有[****魔皿]的人断不该是[吸血族],但愿是魔族,如果是吸血族那麻烦就大了!”小书皱起了眉头。

  “吸血族和魔族在这城中作怪,会有什么不同。”袁茵小声的问。

  “区别就大了,如果在这[风化城]中的一切真是传说中早已灭族的吸血族所为的话,不出一个月这个城将变成[吸血鬼之城],冯德这城是不是已经被围了五天了?”小书突然又将头转向了冯德。

  “我查到的情况是五天!”冯德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异样。

  “正常情况是被吸血族的人咬到之后,虽然会死去,只要尸身未毁,七天之后必定复活,成为被吸血族操纵的[吸血丧尸],也就是说两天之后,第一批[吸血丧尸]即将出现,当然前提条件必须是吸血族所为。”小书担忧的道。

  “如果这样下去,逃不出城的人那只有变成吸血丧尸的份了?”我不安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幻想着他们以后的模样。

  “最可怕的是,当吸血丧尸的人数累计到一万人以后,[吸血瘟疫]就会由这座已经变成了[吸血鬼之城]的死亡城市开始向外界漫延,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倒是不必这么忧国忧民,先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命吧!”冯德道。

  小书没有理他:“历史上真正暴发[吸血瘟疫]也只有一次,大概是在两千多年前,已经成为弱势群体的吸血族之王,报着最后的振兴吸血族的信念,率领他的族民数千人,突然袭击了当时[飞龙帝国]的首都[青州],一夜之间咬死了上万人之多,结果七天之后,就由[飞龙帝国]的[青州]暴发了[吸血瘟疫],续而波及世界!”

  除了冯德,我们都被这段历史所吸引。

  “结果本来由龙族最后的力量控制着的[飞龙帝国]也就应此而亡了国,为了阻止瘟疫,当时世界几大强国都纷纷联手,一起派出精英在[飞龙帝国]的土地与[吸血族]对决,最后虽然将[吸血族]干掉了,但各国的高手也损失了不少,各国联手毁掉一个小小的种族,而且代价相当之惨重,所以在各国的历史上都对这一事件轻描淡写而过。”

  冯德接道:“其实这件事是自三千年前[人魔大战]之后,最可怕的一件战事,虽然规模不算太大,但死的人却不计其数。”

  “你也知道?”我奇道。

  “我看过一些资料,当然那是皇宫中的珍贵资料,所以我也知道这一件事,但我想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我们怎么能活着离开这座城市。”冯德抬头看着夜空。

  “什么我们,我们的,谁说了要和你这个卑鄙小人结伴的。”袁茵冷不防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这时我才想到,和这个年纪不大的老狐狸结伴的话,那可真是太危险了。

  “当然我说吸血族只是我的推测罢了,这件事只有两个可能,第一魔族的超级魔皿落到了传说中早已灭绝的吸血族的手中,第二魔族利用他们自己的宝贝在这里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小书沉声道。

  “但愿是第二种可能。”南宫北小声的道。

  “就算是吸血族所为,我们也不必太过惊慌,大不了在七天之前把现在囤积在城中的尸体火化不就行了,当然要做件事恐怕会有一点麻烦。”冯德骄傲的道。

  “冯德兄,你在这城中也要好几天了,以你的聪明才智来说应该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吧?”我盯着他。

  他摇了摇头:“一无所获,所以我才想借助你们的力量,一起找出离开这座城的方法。”

  只着他的话,我又不由得开始在心中盘算,这个神秘莫测的家伙,最好要对他小心一点才是。

  正在盘算之间,突然一道人流向这儿快速移动。

  我凝神一看,原来是两个一身黑衣的并用黑纱蒙脸的长发少女领着一大堆人向城门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

  那两个黑衣少女走到城门之前停了下来,这个自然没有谁会傻到去送死。

  左边那个圆脸少女拍了拍手掌示意跟着她们来的人流安静:“各位现在要看好了,我们绝对没有骗大家,只要是有缘人,我们的真神一定会保佑他的。”

  人群中立即有人在起哄:“废话少说,快让我们见识见识!”

  “就是,别老光说不练。”

  “说什么只要是有缘人,就能带我们出城……”

  圆脸少女又拍了拍手:“各位安静一下,现在就让她出城让大家看看。”

  她身边的瓜子脸少女点了点头,轻移莲步向城门走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她走向黄泉之路。

  一步,两步,她从容的走到了城外,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

  圆脸少女大声的道:“现在各位相信了吧!只要是被我们[真神教]选中的有缘人,都可以得到真神的僻护,安全离开这死亡之城。”

  瓜子脸的少女转眼间就回到了城中,迎来了一片惊叹的目光。

  我不禁心头大惊,难道这两个蒙着面纱的少女战斗力已经到达A级以上了?

  我正在想着,一道剑光突然从人群中迸出,直刺向站在一旁的瓜子脸少女。

  那瓜子脸少女立即弹空而起,那道剑光却不依不饶的穷追不舍,这出剑之人竟是刚才一直在和我们说话的冯德?这小子究竟要干什么?

  那瓜子脸少女骄叱一声,扬起纤掌,与仗着剑的冯德斗在了一起,二人竟打得难解难分。

  站在一边的圆脸少女急子大声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和[真神教]的使女动手,你不怕遭神责吗?”

  冯德闻言嘻嘻一笑,收住剑光,闪到了一边:“使女姐姐不要怪我,我自然知道自己不是使女姐姐的对手,我只不过是将自己的剑术施出,求姐姐指点一二罢了。”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圆脸少女冷道:“不要说这些废话,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我不是说过了吗?姐姐不信那就算了。”

  这时我猛然想到了冯德突然出手的原因,我轻声的对小书道:“冯德这家伙想试一下那瓜子脸的少女的战斗能力。”

  “这能自由出城的少女战斗力与冯德不相上下,我估计最多是E至D之间而已,离能自由出城的A级战斗力拥有者差太远了。”小书小声回应我。

  那圆脸少女不再理会冯德,转过头去对人群说:“我们能自由出城各位是看到了,现在有心出城的人只要经过我们小小的测试之后,就会发现你是否有缘人,是有缘人的话我们一定将你们带出城去。”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大喊着要参加测试。

  “那各位就跟我们去吧!”圆脸少女眼中带着笑意。

  “各位,等一等,我怀疑这两个女人是骗子!”冯德突然又发话了。

  所有的人都看着他。

  “就我估计,可能是把我们困在城中的邪阵,每天都有一个时刻会失去效果,这两个女人只是利用了这个时机来骗我们罢了,我们不要听她们的骗,只要找准了时机,也就能出城了。”冯德大声的道。

  人群哗然。

  “这位朋友话是不能乱说的,你有本事现在自己出城看看!”圆脸少女怒道。

  冯德淡淡一笑:“谁知道,现在是不是出城的时机,反正时机只有你们知道。”

  “好,那就再出城让在大伙看看!”圆脸少女话音未落。

  瓜子脸少女身形一动,就掠出了城外。

  冯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猛的扎进人群之中,随着他手起手落,有十多个人被他扔向了城门。

  我在心中不禁暗道这个小子狡猾,用别人的命来做测试。

  那十多人在接近城门时,都纷纷化作了浓浓的白烟。

  白烟闪去后,那瓜子脸少女才缓缓的从城外从容的走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