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齐琳再登场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116 2003.04.26 14:27

    

  放眼望去滚滚黄沙都在阳光下反射着炫目的光芒,我一个人痴痴的站在绿寺的最高处,古钟台上向四处嘹望。

  虽然没有看到一个黑衣兵团的营蓬,但由沙漠四周袭来的危险气息仍然莹绕着这个地方,我清楚的知道,黑衣兵团那上千的佣兵就驻扎在我视线以外的黄沙上。

  袁茵和南宫北已经沉沉的睡去,毕竟折腾了那么些天,普竹则茫然的守在师命悬替小书手术的手术室外。

  他的心情很复杂,所以我也吩咐了袁茵和南宫北暂时不要和他提我们所了解的陈鱼之事。

  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黑衣兵团提前来袭,因为据师命悬所说,小书全身经脉断裂百分之九十五,要替他连接经脉最少了要十八小时,然而在这十八小时之内,无论是谁闯进手术室去,小书都会因此而死去。

  想起要带着那死之炉与黑衣兵团的一千人对决,头都有些大,不过就算不带着死之炉,黑雷也不会放过我的。

  风中此刻突然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味道,我皱起眉头,揉了揉鼻子,这究竟是什么味道?

  “我的老公就是有型,连扣鼻屎都扣得这么帅。”庙外的竹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哪有扣鼻屎,臭丫头,你在哪里?”我急忙四处搜索,但却没有看到齐琳的影踪。

  “我在风里。”她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风吹得竹叶刷刷作响,我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臭丫头,你到底在哪里?”我怒道。

  “我在想你。”

  “……”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踏着碧竹闪电一般跳了上来。

  我气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会……”

  话说到嘴边,我突然呆住了,因为此时站在我身边穿着一身黑衣兵团佣兵装的齐琳脸色苍白,全身沾满了鲜血,痛苦的望着我。

  “你怎么了?”我忙扶住了痛苦得都快要站不住的齐琳。

  “我冒死突围进来……被那些该死的白痴佣兵……伤了……”她身子一软倒在了我怀里。

  “你这个小狐狸精怎么会弄成这样?完蛋了,现在命悬大师正在手术中,小和尚应该可以救你的……”我急忙抱起她。

  “不用了……”她无力的垂着头道。

  我惊道:“为什么?”

  “我自己的伤,自己知道,没得救了,老公,你知不知道……”她眨着她的大眼睛看着我。

  “知道什么?”

  “我一直在想,能死在你怀里,就是我最好的结局……”她突然闭上了眼睛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我眉头一皱“老婆……”然后用力的将她抛起“那你就去死吧!”

  她身在空中身形一动,凌空划了一个优美的伏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大铜钟上,笑嘻嘻的道:“老公,这么久没见,你怎么对人家还是这么狠心。”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骗我人。”我怒道。

  “没办法,就和喜欢你一样,这是天性,最重要的是人家知道了你也是关心人家的,你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吗?”她笑道。

  “少来这一套,你穿着黑衣兵团佣兵的服装,自然是混进来的,不过是最后却露了形迹,所以你就把发现你的那向个佣兵杀了。”

  “老公你真是天才,人家什么都被你猜到了,果然知妻莫若夫!”笑容灿烂的她从铜钟上落了下来。

  “……,什么跟什么?狐狸精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我没好气的道。

  “其实人家来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她撅着嘴,低下了头。

  “我怎么知道?”我深恐她又冒出什么知妻莫若夫的鬼话出来。

  “唉,男人都一个样,心里想得要命,嘴上偏又硬得要紧,人家一来,你就把人家抱住,人家还能来跟你干什么?”她娇羞无限的道。

  “……”天地良心要不是开始被她所骗,谁会去碰她。

  “看看,占人家便宜的时候海誓山盟,该负责任的时候却又守口如瓶,这就是男人。”她撅着小嘴道。

  “行了,说正经的,你这个无利不为的小狐狸精,少在这里给我信口开活。”我简直是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她真是我的克星。

  “我承认我无利不为,但事事有例外。”她突然敛住了脸上的笑容。

  “是吗?”

  “当我爱上一个男人时,我就可以把一切都置身事外了。”她一本正经的道。

  “这个我得承认,不过你所指的一切也包括那个[男人]。”我点头道。

  “老公,你终于承认我们的爱情了,你承认你就是我的男人了。”她故作惊喜的叫了起来。

  “算你狠,我怕你了,你一个人慢慢玩。”我转身就走。

  “等一等。”她喊了起来。

  我懒懒的回头道:“我忙着呢!”

  “人家真是知道你被黑衣兵团围在这儿,来帮你的。”她轻道。

  “行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劝你最好赶紧离开这儿,待伙幻天大师出手了,我也救不了你。”我冷道。

  “人家又不是冲着死之炉来的,幻天大师哪会为难人家一个弱质女流。”她用手绕着发梢低下了头。

  “那你是来拍洗发水广告的?弱智女流虻?”我沉声道。

  “死之炉虽然对我也不是没有用处,但目前我不会打这东西的主意,因为我暂时还没有本事拥有这件宝贝,夺宝的人这么多,拿着这个东西,恐怕我还没走出沙漠就给挂了。”她笑道。

  “别说得那么好听?也别指望我会相信你。”我摇头道。

  “我真是为你而来的,如果我撒谎的话,就天殊地灭。”她一字一句的道。

  “行了,我五岁的时候就把发誓当饭吃了。”我淡道。

  “老公人家和你不同的,我把发誓当零食吃,你要知道女孩子嘛,吃零食总是要比正餐多一点的。”她笑道。

  “不过你一发誓,我倒相信了,你是来这里守株待兔了。”我盯着她道。

  “果然是我的老公,答案正确!”她举起了右手。

  “可是我最想不通的是,你怎么知道的。”我不解的道。

  “商岚妍受孕没有成功,自会再来找你,只有是有脑子的人自会知道。”她理所当然的道。

  “你怎么知道商岚妍没有受孕成功的?这可算是魔族的机秘!”我道。

  “本小姐算命、占卜、星象、八卦、摸骨无所不能,只要掐指一算就会算出来了。”她神秘的笑道。

  “现在,我想你自然知道蓝星圣晶已入魔宫,不过以你的能耐,就算追踪夏怒,找到魔宫,你又能怎样?”我冷道。

  “还是老公关心我,小女子不才,力敌不行,但难道小女子我不知道智取。”齐琳望着蔚蓝的天空道。

  “魔宫中三大长老齐聚,他们之中只要有一个人伸出一根指头,你就得歇菜,别把你脑中那点智慧看得太过了,别说魔族三长老,就是现在的夏怒,他要杀你也易如反掌。”

  “好老公,难道人家不知道去找帮手吗?而且只要我发现魔宫大喊一声,还怕没有人争先恐后的去替本小姐铺路和送死,首先我通知[天涯猎人协会],光那儿就有百来号除魔战士,再来我就告之一直在缉魔的[长城财阀],到时候本小姐看准时机,坐收渔利就是了。”她笑盈盈的说着,我却不禁心寒,这个狐狸精的心机之深,恐怕不在冯德之下,怎么我身边全都是这些厉害的角色。

  “别光在这里卖嘴皮子,这佛门净地,不是你久留之地,惹怒了幻天大师,后果不堪设想。”我冷道。

  “我老公在这里,我待在这里有什么不好,俗话说得好,宁折十座庙,不毁一姻缘,幻天大师说起来也快三百岁了,脑子估计转得不太灵,但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齐琳看着我,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

  “你好大的胆子。”

  “我不是说了为了我所爱的男人,我可以不顾一切,再说了幻天大师十有八九早就歇菜了。”她目兴闪烁不定。

  “别胡说八道!”

  “这不是我说的,外界一直都在怀疑。”

  “你所指的外界只是代表你一个人吧?”

  “信不信由你,这十年以来外界已经没有一个人能亲眼见过幻天大师,而且他年事已高,再加上二十年前他与当时的魔族四长老之首夏狩月一战后,虽然夏狩月命丧黄泉,但幻天大师也元气大伤,外界当时就预测他活不长了。”齐琳侃侃而谈。

  “幻天大师并不想你们想的这么简单。”我冷道。

  “老公你的意思是你已经见过幻天大师了?”齐琳眉目含笑。

  “不错。”我点头道。

  “老公,你何必骗我,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幻天大师还活着的话,你就不会这样对我讲话了,你底气不足,摆明了就是幻天大师逝世了。”她的目光似能把人看穿。

  我强笑道:“再不走逝世恐怕会是你吧?”

  “老公,你明知道人家胆小还吓唬人家,你也知道人家一害怕就会躲到你的怀里,你好坏!”她又娇羞无限的道。

  “……”

  “其实幻天大师逝世你瞒我是没有用的,明天一到,黑衣兵团自会千人攻来,你还是想想到时你怎么应付吧!”

  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黑衣兵团这次全员出动,明显是豁出去了,死之炉,他们是志在必得的。”她又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这里不是还有你吗?大不了我把你扒光衣服献给他,说不定他不要死之炉了,抱着你就退兵了。”我没好气的道。

  “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不过我喜欢,连自己的妻子都肯献出去,果然是无毒不丈夫,看来你是完完全全承认我们的关系了。”

  “……”面对冯德我还能与之争上一番,遇到这个狐狸精我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当然我指的是把她撞死。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我这么些日子来的辛苦总算有了回报,感谢上苍……”她眉飞色舞。

  “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突然想了起来。

  “你终于了解到我们彼此需要再深一步了解的必要了。”

  “不错,你实话对我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厉声道。

  “干吗这么凶,你一凶,人家就害怕,一害怕,就什么都记不得了。”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你究竟是龙族还是神族。”我扬眉道。

  “这个对你来说重要吗?”她笑道。

  “不过我估计你应该是龙族。”

  “你知道龙族有什么特征吗?”她轻道。

  “我听别人说,龙族基本上与人族没有什么差别,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胸腔中多了一颗龙珠,这是龙族人与生俱来的一部分,也是提供一切能量之源,据说龙族如果没有了龙珠,就会永远的丧失力量,连普通人都不如。”我道。

  “看不出老公你还真博学多才,不过有一点是没有了龙珠,后果远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不过我有没有龙珠老公你自己来摸摸看不知知道了。”她竟然挺起了黑衣上丰满的胸脯。

  我脸一红:“摸怎么能摸得出,那得破开你的胸膛才能知道。”

  “好吧,两夫妻自然得坦诚相对,不错我不但是龙族,而且还是龙族最后的骄傲,也是唯一能够重新振兴龙族的天才少女。”齐琳笑了。

  “你们龙族的天才少女就你这德性,怪不得会衰败成这样。”我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我一下楼梯,她也跟了下来。

  我回头道:“你想怎么样?”

  “你不是说我守猪待兔吗?在兔没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猪的。”她笑盈盈的道。

  “随便你……”

  就在这时,寺外突然又传来了阴阳童子的声音:“黑衣兵团黑雷团长麾下阴阳童子求见命悬大师。”

  我心头一惊,怎么又来了。

  然后只听到普竹答道:“师傅正在手术,不能见客,请明日再来吧!”

  “这个……我们团长有命,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命悬大师一面。”

  “真对不住了,我师傅实是不能见客,请明日吧!”

  “那可否见幻天大师一面?”阴阳童又突然道。

  我和齐琳对望了一眼。

  齐琳小声的道:“对方今天是来探虚实的,看来主要是试试幻天大师是否逝世了,老公,我有好戏看了。”

  “幻天师祖早已不问世事,对不住了。”普竹又道。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只有强行入寺先见命悬大师一面了,好歹我们得回去向团长交差。”

  “这个……”普竹为之语结。

  这时袁茵和南宫北也跑了出来,袁茵一见到我身边的齐琳:“狐狸精你怎么会在……”

  我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现在阴阳童子要强行进来,怎么办?

  以我现在的修为超水平发挥最多是只能比他们其中一人高上一些,他们二人联手,我加上袁茵和齐琳要赢估计也不会是太难,但就算杀了他们又能如何?

  只能将黑雷引来,现在小书正在手术之中,容不得半点闪失,我绝不能杀阴阳童子,也不能暴露形踪。

  “小师傅请快些答覆,否则我们可真要强入贵寺了。”阴阳童子催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