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那些老人们(下)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7711 2003.10.16 23:11

    绿莹把我带到了一个像是会议室的地方,那个若大的房间中坐满了老人,他们围在会议桌旁像在商议着什么?

  我放眼望去,这个房间中大概有三十多个老人,他们的共同特征有三点,一是长相基本上都属于凶神恶煞那一类,二是他们的身体大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残缺,三是他们的神情都是非常虚弱与疲惫。

  “小莹,不是让你走路的声音轻一点吗?你那笨重的脚步声都快吵得我们神经衰落了!”一个盲眼老者突然吼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几乎所有的老者眼中都带着愤怒,似乎因为绿莹的出现?

  与我一道站在门外的绿莹立即低下了头,低声下气地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把你养这么大,你就只会说这个?真是没用的家伙!”另一个身材高大下肢全无的秃头老者也吼了起来。

  绿莹低头咬着下唇,不敢再出声的样子。

  “每次都是这样,一说你,你就装聋作哑,你知不知道,最让我们恶心的就是这一点。”

  “当时我都说了不要收养这个贱人了,老子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的时候,心情就变得特别恶劣。”

  “她曾经口口声声说我们都是她的父亲,根本就是想骗我们的养老金嘛!”

  “就是,她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的女人,和她待在一起真令人恶心。”

  “我真是再也不能忍受她了,贱人,你最好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

  老人们的愤怒,让低着头的绿莹眼中噙满了泪水,但咬着牙的她始终都没有让泪流下来。

  “什么意思?才******说你两句,你就开始装可怜了!”

  “你没有资格反抗我们,要知道你是我们养大的,你欠我们的,你活该!”

  “不错,我们让你去死,你都得照办!骂你几句,算个屁!”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对绿莹大声地道:“这就是抚养你长大的父亲们吗?”

  绿莹点了点头,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流眼泪什么事情也不能解决,如果我是你,我早就将这些老王八蛋们一脚踢开了。”我指着那些对绿莹横加指责的老人怒斥。

  绿莹流着泪不住地摇头。

  “大姐,拜托不要一直流眼泪而不说话,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眼泪简直就在摧毁以往你在我心中树立的形象!以往那个趾高气昂的大姐头到哪里去了。”

  “周宁,希望你能帮一帮我。”绿莹抹着眼泪终于开口了。

  “帮你做什么?修理这群可恶的老头吗?我欠你那么多人情,这对我来说是小事一桩。”我心中已经对这群抚养绿莹长大的老人们非常反感了。

  “替我劝一劝他们,求你了。”绿莹说完这句话后,咬着牙转身就走,只扔下我一个人在会议室的门前。

  绿莹的表现太反常了,实在想不到她这么坚强的人竟然会软弱到这种地步,就算被抚养自己长大的老人们讨厌,也不必伤心到这种程度吧?而她让我劝这些老人什么呢?劝他们要对绿莹宽容吗?

  我正在思索之间,会议室中突然传来了整齐的一声“刷”,我看到了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幕,所有的老人都跪倒在地上,他们眼中那愤怒的神情早已经转化成了可怜巴巴的哀求之色?

  “什么意思?”我惊道。

  “希望你能答应我们一个请求。”跪在最前面的盲眼老者颤抖着嗓子道。

  “发生什么事了?”满头雾水的我迷惑不解地看着这一群举止反常的老人们。

  “你是小莹在外面认识的朋友吧?”盲眼老者急切地道。

  “是的,她救过我好几次,但你们究竟在干什么?”

  “我们希望你能答应我们一个请求。”

  “有什么话站起来说好吗?这样感觉怪怪的。”最初本来准备好好的教训一下这群老人,但看到他们现在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我的心也就软了。

  “你不答应我们,我们绝对不会起来的。”盲眼老者用坚定的声音道。

  “千万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别人看到现在的状况,会以为我在虐待你们的,先说说你们要求的事吧?”我知道他们所求之事绝对不简单,一时手足无措的我只有强作从容。

  “我们希望你能把小莹带走,从我们的身边带走她,我们不要再拖累她了,我们希望她永远也不要再回到这个地狱一般黑暗的邪都来了!”那三十多个老人带着悲哀的神情异口同声的道。

  他们说出句话的一刹那,我的心突然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一刻,我似乎突然明白了,这些老人为什么要那么粗鲁地对待绿莹,对待这个他们从小扶养长大的少女。

  “请诸位先站起来说话好吗?”

  “不,你不答应我们带着绿莹永远的离开这儿,我们绝不会起来,你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她离开我们,我们不能再让她沉沦在黑暗中了,带她到光明中去吧!”

  我隐隐约约知道了绿莹让我劝这群老人们什么了,她一定是希望我能说服这群抚养她长大的老人们不要赶她走。

  “我并不是太了解你们之间的事,我只是受绿莹之托来劝你们的。”我轻声道。

  “你应该去劝劝小莹,你一定要替我们在外面的世界照顾她,也许我们应该跟你说一说小莹的事情,我想你听之后,会支持我们这些老人们的决定的。”

  望着这群悲伤的老人,我深深地吸了口气。

  “小莹一直都是很乖,也很聪明的女孩子,我们收养她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我们原来只是一群凶残的暴徒,因为身在邪都中的生活异常寂寞,所以就把绿莹这个女婴当作一件玩具来抚养……”盲眼老者对着我喃喃地道,“可是她却把我们这群对她一直都很凶的王八蛋当成亲人,无论我们这群脾气暴躁的混蛋怎么样粗暴对待她,她都是不会哭泣的,只有一件事发生的时候,她哭得比谁都要凶,那就是我们当中有人死去的时候,其实作为邪都的杀手,大家在面对死亡时都已经渐渐麻木了,但这个小丫头的哭声却让我们发现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心中还残留着人类最后的情感,小丫头因为不愿看着她的“父亲”一个个的死去,六岁的时候就开始疯狂的学医,如果不是因为她,恐怕现在你面前的这些老头,连一个活人都没有。”

  不愿意抚养自己的杀手们一个个的死去,六岁的绿莹踏上了疯狂的学医之道,这个成长在本应该对死亡麻木的世界中的少女,凭着自己的天性与执着,拯救了这群邪都杀手的心与身体,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那些抚养自己的人死去这件事!让我突然明白了绿莹讨厌死亡的心情。

  “按照邪都的规举,没有利用价值的废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活下去的权利,而我们这群老废物能活下来,全都是因为小莹的关系;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的规则,而邪都的规则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将被杀死!”盲眼老者的话我很理解,因为我曾见过邪牙如捏死蚂蚁一般轻松,干掉了失去利用价值的四个属下。

  “居住在邪都中人必须为邪都创造价值,无法为邪都创造价值的人自然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但邪都处理这些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有一套很特殊的方法,他们不会马上杀死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而是会让那些残废了,不能再参予行动的人,每个月交一笔钱来证明和维持他存在的价值,当然这一笔钱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一般的人恐怕最多只能撑一个月,而我们这三十六个老头却在失去利用价值十年后,仍然活着,而替我们买命的钱,都是小莹赚的。”

  看着这些老头眼中的泪光,我又想起了绿莹之前对我说过的话,我喜欢钱,就像你希望活着一样自然!

  “只有十一岁的她,为了让在行动中变成废人的我们活下去,开始拼命的赚钱,她虽然在我们面前总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用担心的表情,我们却知道,她常常为了赚不到足够的钱,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哭泣,后来她用自己精妙的医术作为保障,在第二个月交钱的日子里,让十邪帝与她签下了天文数字的欠条,很显然邪都里所有的伤员都无法让她赚到足够的钱,于是她就开始离开邪都,到外面的世界去赚钱,为了赚到足够的钱,她除了替人治病,同时也不择一切手段弄钱,无论偷、抢、骗,只要是为了钱,她什么都可以做,但她始终都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决不杀人!她说那是因为,没有人喜欢看着自己身边的人死去,那种伴随了她整个童年的感觉,令她非常非常的讨厌。”

  拼了命也要让“父亲们”活下去的绿莹与我心中那个嗜钱如命的绿莹形象相互重合,令我对她有了不同的感觉。

  “她真的不容易,用稚嫩的双手,拼了命地赚钱,艰难地维持着我们苟延残喘的老命,这十年来,她所受到的痛苦与委屈,我们都能感受到,虽然她每次回来看我们的时候,脸上始终都带着灿烂的笑容,但我们知道这十年来,她一个人有多么的可怜。”

  老人们的泪水令我不禁动容,那个依靠着自己双手孤独在外面的世界中疯狂赚钱的少女,她这十年来的日子究竟有多艰辛?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够了!这一切对她来说真的是够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废物就像是销金的无底洞一样,无论她怎么努力赚钱,始终都无法填满,而在两年前邪牙控制邪都之后,我们每个月买命的钱就增加了一倍,同时,邪牙也不允许她拖欠一分钱,我们都知道,她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虽然她还是在我们面前微笑,但我们都很清楚,这两年下来,她不但已经完全耗尽了十年来她从用牙缝中存下来的钱,还在外面的世界中背上了沉沉的债务,现在的她已经是被疯狂的邪牙逼得连呼吸都是那么的痛苦,我们知道,她又开始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偷偷哭泣了,她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她的眼泪永远都是为别人而流的。”

  “你们希望她能离开你们。”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悲伤。

  “不错,对她来说,这一切都已经够了,我们不要她再这样艰难的活着了,像她这样的女孩是不应该这样活着的,所以我们希望她不要再管我们,不再被我们牵扯绊住沉沦在黑暗中,我们要她卸下我们这些累赘,永远不要再回邪都来了。”

  “她不可能不管你们的,这你们一定知道。”我不加思索地道。

  “这一点我们很清楚,但我们也很清楚另一点,就是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毁了!”

  “所以你们拼命的粗暴的对待她……”我叹了一口气:“想这样把她赶走?”

  “我们必须得承认,我们在用尽一切方法赶她走,虽然目前没有什么收效,但我们任会坚持,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们一件事,我们可能会让事情稍为有所转机。”

  “有所转机是什么事?你们要我答应什么?”

  “我们希望你能照顾她,尽你的一切力量不要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我?”

  “是你,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你,但我们都从小莹的口中听到了,你是她在外面认识的朋友,是值得信赖的同伴,所以我们希望你能答应我们,在外面的世界好好照顾小莹。”

  “我会的。”我凛然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孩子,我答应你们在外面的世界照顾她,拼了命也会。”

  “有你这句话,我们就安心了一点,然后我们还要小莹答应我们一件事,就什么都好说了。”

  “什么事?”

  “离开邪都这个地狱般的世界,永远也不要回来!当然,她可以把钱寄回邪都,但人永远也不可以回来,只要她再答应这件事,我们就可以不再跟她抗议了。”

  我沉呤了片刻,才轻声道:“我去试试看,希望大家都能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年轻人,你得记住你答应我们的事!”老人们对着转身离去的我叮嘱道。

  “知道了!”我的心情异样的沉重。

  绿莹站在长长的走道尽头等待着我的出现,她的神情局促不安。

  “事情有转机吗?”绿莹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走到她身边的我。

  “应该有吧!可能你必须要做出一些不愿意的决定,不过事态应该并不严重。”我沉声道。

  “那他们已经答应吃饭了吗?”

  “答应吃饭?”

  “是啊!他们已经绝食四天了,他们为了让我不再管他们,一直都不肯吃东西,这四天来,什么东西都不肯吃!”绿莹的眼睛又湿润了。

  原来这群老人一直都在绝食,难怪看起来如此虚弱和疲惫,这就是他们抗争的方式与决心!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愿意做出让步,不再固执地逼你抛弃他们。”我连忙安慰她道。

  “真的吗?”绿莹惊喜地道。

  “他们首先要我答应照顾你。”

  “他们真是太胡来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其实他们对我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一直都很担心,所以拼命的希望能给我在外面找一个依靠,我想你一定答应了他们吧?我先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件事你不必当真。”她有些歉意地道。

  “我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你答应的事,他们要你永远都不可以回邪都!”我黯然道。

  “我不答应!”绿莹拼命的摇头。

  “你一定得答应,这恐怕是他们的底线,他们说,你还可以寄钱回来替他们买命,但你的人绝对不可以再回来,我建议你还是先答应他们再说。”

  “先答应吗?这真是一群固执的老人,不过他们真的都是很温柔的人,你知道吗?他们虽然很凶,但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我,他们这几年一直很粗暴的对待我,希望能逼我离开,可是,他们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打我,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温柔的人了,我真的很喜欢他们,我想,我只要再努力一点,他们应该就可以幸福的生活的。”绿莹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温柔起来了。

  “好了,我想你们应该再好好谈谈,跟我过去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愿如此。”

  会议室中异常的寂静,我愣在了门外,绿莹却笑了。

  她转过头对着我笑道:“他们怎么都睡了?”

  我微张着双唇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

  “毕竟有四天没吃饭了,松懈下来以后,一下就睡着了。”绿莹拾起一件跌落在地上的衣服披在了趴在桌子上的盲眼老者身上,“睡觉的时候,不注意保暖会生病的噢!我都说过多少遍了。”

  “绿莹……”

  “嘘……,别说话,我们先出去一下,让他们睡一会儿再说。”绿莹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向我走了过来。

  “我想,我还是先去弄一点吃的,我要做他们最最喜欢吃的菜来庆祝他们的绝食结束。”绿莹微笑着与愣在一旁的我擦肩而过。

  “绿莹,虽然事实很残酷,我想你还是接受的比较好。”我一面说着一面也觉得自己很残忍。

  “只要我能挣钱,再残酷的事实也可以改变的。”背对着我的绿莹停住了脚步,“真的,我可以挣脱足够的钱,他们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会再努力,再努力一点的。”

  “绿莹,他们都已经死了,你还是面对这个事实吧!他们全都自杀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周宁,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开玩笑,向我道歉,我绝不允许你开他们的玩笑!”绿莹吼了起来。

  “绿莹,回过头来吧!你是医生,你知道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道歉!向我道歉!”始终没有回头的绿莹怒吼着。

  “对不起……”

  “怎么可以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转过头来的绿莹已经泪流满面,“不是已经说好了吧?只要我努力的挣钱,你们就要努力的活下去,可是……你们却骗了我,你们怎么可以骗我!你们怎么可以骗我啊!”

  “绿莹……”

  “我真的会努力挣钱的,会挣很多很多钱,所以请你们活过来吧!我不许你们跟我开这种过份的玩笑,听到了没有!别和我开玩笑啊!”绿莹的声音渐渐哽咽。

  “绿莹,尊重他们的选择吧!他们是希望你能幸福啊!”

  “幸福?我不要什么王八蛋幸福,我只要你们活着就好了,骂我也好,不理我也好,我要你们好好的给我活着呀!”

  绿莹征征地望着老人们的尸体不再说话,泪却始终都止不住,我在她眼中看到了绝望。

  “绿莹,他们有留给你一封信。”我缓步走到桌子旁拾起放在上面的信纸。

  绿莹痛苦地摇了摇头。

  我看着信上面颤抖的笔迹,这是老人们最后的遗言。

  “丫头:我们知道你很讨厌这个孩子气的称呼,但就容我们最好叫你一次丫头好吗?嘿嘿……,你可不能哭啊,弄湿了我们最后的信,你会后悔的,其实我们想了又想,为了我们最最最可爱的丫头能有一个幸福的未来,我们决定选择离开,只有我们离开了,你才会无牵无挂的辙底与邪都脱离关系!只有我们离开了,你才会卸下沉重的负担,轻松地踏上你今后的人生之路。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为我们不停地付出,这十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想,也许我们真的是太自私了,我们以,为了你而活着这个自欺欺人的借口在苟延残喘,其实我们也一直想为你做点什么,为那么爱我们的你做点什么,现在我们选择了离开,因为这是我们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唯一可能让你获得幸福的事情,我们希望你能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比我们更爱你,更希望你获得幸福了!最后你要答应我们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得到幸福!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爱你的父亲们。”

  老人们把绿莹托付给我之后,带着不安的心离开了!他们做出了他们认为最正确的选择,他们做出了他们蓄谋已久的选择,其实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选择。

  而绿莹今后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呢?我不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努力活下去的,为了那些可爱的老人们。

  趁着邪牙追捕偷走“超邪圣躯”的神秘少女未归,绿莹没有费多大劲,就把我们带出了邪都那个还来不及一窥究竟的世界。

  王白帝没有与他的手下们“残龙党”会合,就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他究竟要去干什么没有人知道,我只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个最有希望将世界握在手中的男人,他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声觅迹,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整个世界的人都想知道。

  绿莹也与我们分手了,她决定周游世界,带着老人们的希望去寻找她的幸福,她告诉我们,她最喜欢的东西不再是钱,而是一封署名“爱你的父亲们”的信;她最讨厌的东西仍然是死亡,她会用双手去阻止更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洗仁鲜带着绿莹给她的“快乐丸”也离开了,在离开之前,绿莹替我们解除了彼此体内的“契约果实”,我们从此不必在为这个东西担心,但我却为洗仁鲜担心,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希望她不要被吸血族王洗冷隋拖累,卷入无尽的杀戮风波之中。

  我与二号还有十六姐一道回到了西域江南帝国的首都瓦岗堡,白家的神龙财阀在南宫北的管理之下,并没有出现崩溃的迹象,虽然在由邪都势力下“海牙财阀”发起的超级商战中,神龙财阀受到了各个商团的联手阻击,凭着南宫北苦苦与他们抗衡,神龙财阀始终没有落下风,超级商战进行中。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神秘失踪的“黑莲魔女”袁茵,虽然外界已经纷纷做出她死亡的猜测,我却认为,她绝对没有死去,她一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活着,我坚信这一点。

  虽然我一直怀疑潜入邪都偷走“超邪圣躯”的神秘少女就是齐琳,但却始终都无法证实这一点。

  而我自己也想尽千方百计提高自己的战斗力,我知道凭自己想完成剑玄录是不可能的,但我却可以在第四层剑心阶段的基础上尽力让自己提升,要知道我在进步,冯德也在进步,而邪牙的进步可能更大,为了面对将越来越残酷的未来,我前方的路就是变强再变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