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直到世界终结时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025 2003.11.19 21:41

    

  瓦岗堡,城郊的枫林山上,风吹过,漫天飞舞的都是燃烧的红色。

  “对不起,我救不了她。”绿莹在我身后低声地道。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望着满山的枫叶淡淡地道。

  “我虽然可以完全修复她身体受损的器官,但……”

  “不用自责了,你既然救不了她,我想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人可救她了。”

  “按理说,三天前她那透明化的身体就应该消失了,但她却仍然能挣扎着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绿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是吗?”我沉声道。

  “所以,去见她吧!你应该知道,她苦苦支撑着,就是等见你最后一面。”绿莹咬着牙道。

  “不去。”我摇头道。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明明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为什么不让她实现。”绿莹怒道。

  “我不去,说过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要去见袁茵。”

  “你是混蛋吗?”

  “不去,我就是不去。”我斩钉截铁地道。

  “你还是人吗?明明知道她在拼命地支撑着,只是为了见你最后一面啊!跟我走,今天我就算抓也要把你抓过去。”绿莹捉住了我的左手手腕。

  我用力地从她手中挣脱:“我当然知道她的心情啊!正因为如此,我绝不能去见她,只要没有见到我最后一面,她一定会努力地挣扎着活下去,只要最后的心愿没有了,她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绿莹的眼泪流了出来:“可是……”

  “不要说可是……”我哽咽道:“她不会死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死的,她怎么可以去死,我一定要她活着。”

  “不可能的,就算是奇迹也不会延续太久,她的生命力已经完全枯竭了,她已经等不下去了,去见她吧!”

  夜已深,白家大宅。

  “进去吧!就是这个房间了。”绿莹在我身后推我。

  “老大,求求你了,快进去吧!”南宫北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催道。

  房间内没有光源,月光从窗户中照进去,房中一切的景物看起来都很朦胧,袁茵躺在黑暗中。

  我缓步走了进去,袁茵的身体几乎完全透明了,她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但她明亮的双眸却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她一直在望着我。

  我走到她的床前,半坐到床边,将她柔软而冰冷的双手紧紧地握在手心。

  “小茵,老大来了。”我咬着牙道。

  她明亮的目光不住闪烁,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

  “小茵不哭,是老大没用,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拼命地眨着眼睛,我知道她想对我摇头。

  “小茵,老大真的对不起你,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却没有给你任何回报,我不是人。”

  她突然闭上了眼睛。

  “老大知道你不喜欢听这些话,但老大还是要说,老大欠你的,今生今世已经无法还给你了,下一次,如果有下一辈子,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来回报你今生对我的好。”

  她又睁开了眼睛,目光不断颤动着,眼中的光芒渐渐散去。

  南宫北与绿莹都冲了进来,袁茵最后的光终于要熄灭了。

  我将她透明得快要消失的手握得更紧,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啕啕大哭的我哽咽:“小茵不要死啊!我求求你不要死,我真的好害怕!求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只要你不死,我怎么样都可以啊!”

  袁茵眼中那已经微弱的光芒突然一闪,在黑暗中变成了两朵白色的火焰!几乎完全透明的她整个身体开始发光,灼热的白色光芒从她的身体喷射而出,握在我掌中她的手也变得无比灼热,一团白色光华中,她的身体起了变化,她一头黑色的长发变成了银白色,原来因为修练圣魔经而变得扭曲漆黑的面孔也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她皮肤变得比以前更加雪白,而且身体也有了血色。

  她变身了!就在生命快要消失的一刹那,拥有西门家血统的袁茵变身了,虽然晚了一年半,她终究还是变身了!

  “没事了!西门家遗传的变身基因挽救了她的生命,她不会有事了。”替袁茵搭脉的绿莹惊喜地道。

  “老大!”泪流满面的袁茵一把将我紧紧拥住。

  “小茵,欢迎回来。”

  一转眼又过了半年,半年前我孤身一个回到了飓飙帝国的老家,陪着父母住在一起。

  而袁茵与南宫北却在瓦岗堡生活,我与南宫北一直都保持联络,但却没有与袁茵进行过任何联系,我们彼此的生活状况都是通过南宫北才能了解到。

  在袁茵康复后,我不告而别的离开了瓦岗堡,至于为什么要突然离开,我并没有对南宫北与袁茵解释,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心情,我不知道一直无法忘怀齐琳的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袁茵。

  所以离开袁茵与南宫北,独自回到老家可能是我最好的选择,当时我就在心中对自己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这一辈子可能永远都不会到瓦岗堡去了,而袁茵她应该也永远不会回到飓飙帝国来。

  南宫北告诉我,袁茵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她收养了一大批因为战乱而失去父母的孤儿,现在白家大宅简单变成了孤儿院。

  由南宫北一手经营的神龙财阀走势也非常好。

  在文剑圣诸葛撼野的筹划下,西域江南帝国与野望大陆帝国再次重建,齐虎当上了西域江南帝国的新皇帝,而野望大陆帝国的皇帝暂时还没有选出来,目前由诸葛撼野暂代。

  妖皇军团在妖皇安杰尔被消失后也随之覆灭了,世界总是回到了和平年代。

  对于妖皇安杰尔,我一直对他最后的遗言“我们的世界是……”感到迷惑,我想他也许想告诉我什么吧?

  二号目前在自己经营的一家小剑馆里教授剑道,他与紫电已经完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紫电失去了记忆,不再提报仇的紫电与二号生活得非常幸福。

  绿莹继续悬壶济世,不过她的身份与之前已经是大不同了,她成为了世界医生联盟“医家”新一任医皇。

  花火还在失落之都,没有传出任何消息。

  武剑圣西门断天失踪一年之后,重新出现,没有人知道他失踪这一年里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失踪?为什么又会出现?

  本来已经决定不再踏足瓦岗堡的我,在得到南宫北的最新消息后,决定赶往瓦岗堡。

  因为一个新的敌人出现了!其实当年潜入邪都偷走“超邪圣躯”的少女就是没有死在失落之都的碧月,当时她靠着春杀的心脏活了下来,也就是说她与春杀共用她的躯体,不过现在她的灵魂已经进入了邪都全力打造的“超邪圣躯”中,这个集合了各种族各个当世高手细胞的超邪圣躯战斗力强得惊人,最恐怖的是这个超邪圣躯还加入了妖皇的细胞,也就是说现在拥有超邪圣躯的碧月战斗力完全超越了当年的妖皇安杰尔。

  “新生的碧月”首先出现在西域江南帝国掀起血雨腥风,目前她已经到达瓦岗堡,她第一个目标就是夺取西域江南帝国。

  为了袁茵与南宫北的安全,我无论如何也要赶往瓦岗堡将她消灭,虽然不是有绝对的把握,但不管怎样我也不会让她危及到袁茵与南宫北。

  觅着“新生碧月”强大的生物波动,我全速飞抵瓦岗堡,随着我们之间的距离越近,我就越能感觉到她的强大!碧月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逼近,我抵达瓦岗堡时,她将我们决战的位置选在了城郊的旷野。

  这是一个新月之夜,风中的阴气异常的浓郁,地点是一片野草地,枯黄的野草几乎长到了人的腰际,一身白衣的她站在月下等待着我,风很大却吹不散杀气。

  就在“新生碧月”进入我的视野内之时,惊人的一幕突然发生了,一个长发的黑衣少女如幽灵一般出现在碧月身边,还没等碧月反应过来,黑衣少女就突然发难,身体周围有无数的黑色电流从神秘少女身上暴发,少女左手一挥,剑气惊天,碧月在惨叫声中变成了两截,神秘少女再右手一张,用能量炮让碧月辙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神秘少女无论是速度与战斗力似乎都不在我之下,也许从她消灭碧月的动作看来,应该比我还要强,而最恐怖的是她竟然也完成了剑玄录的修练!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和冯德,还有谁会剑玄录呢?而且还是与我一样将剑玄录完成!

  “周大哥,你忘记我了吗?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但是你应该见过我的。”黑衣少女转过头来,对着我微笑道,她长得很美,有一种倾国倾城的味道。

  在她身前停了下来的我皱起了眉头:“我有见过你吗?”

  她明亮的目光不住闪烁:“我是云儿,你真的忘记云儿了吗?”

  “康云儿?你是超梦六杀的养女康云儿!”我惊道:“几年不见,你完全变样了!还有你的眼睛能看见东西了?你的天绝六脉也没事了?”

  “周大哥,听你的口气,好像希望人家有事一样。”康云儿噘起小嘴,“通过修习剑玄录,半年前我获得了全新的身体,和大哥你一样。”

  “剑玄录?怎么可能?是冯德教你的吗?”

  “不会啊!是暗黑经纪人教我的。”康云儿笑盈盈地道。

  “暗黑经纪人?”

  “是的,他知道你会在这儿出现,所以先让我来这等你,我见你半天没到,就先顺手替你干掉了碧月。”康云儿有些得意地道。

  “暗黑经纪人要见我吗?”我心中暗惊,难道他要向我清算杀死超梦六杀成员一事?

  “是啊!他有一件事求你,让我马上带你去见他。”

  “好吧。”

  我跟着康云儿一同飞上了夜空,我的心却是有些忐忑不安,暗黑经纪人是怎么弄到剑玄录的?一直躲在黑暗中的他终于决定浮出水面了吗?

  “诸葛先生!您怎么在这里?”我望着月下的对我微笑的诸葛撼野惊道。

  “很不好意思,在这种荒郊僻野冒昧把你叫来。”一袭白衣飘飘的诸葛撼野带着歉意笑道。

  “诸葛先生,康云儿让我……”

  ]“云儿,你可以走了,我要和周宁单独谈一些事情。”诸葛撼野对康云儿挥了挥手。

  “是大人,那云儿就先走了。”

  苍白的月下是无尽的黑暗,我和诸葛撼野站在月下。

  “你没有猜错,我就是暗黑经纪人。”诸葛撼野一字一句地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住地摇着头喃喃地道。

  “为什么不相信?”

  “您和暗黑经纪人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周宁,事实就摆在你的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你可知道超梦六杀的养女康云儿为什么能练成剑玄录吗?”

  “那是因为您从我和冯德两个人身上得到完整的剑玄录,然后再教给康云儿?”

  “事情就是这样,不过这数千年来,你是第一个练成剑玄录的人,我也是在你完成剑玄录的十天后才练成的,然后又传给康云儿。”诸葛撼野微笑道。

  “当时您救我和冯德只是为了剑玄录吗?”

  “也不能完全说不是,而且你应该知道,一但接触到剑玄录的内容,我就算不练它也不行。”

  “真是想不到,您竟是这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外表看起来大慈大悲,实际上却是大奸大恶之徒吗?”诸葛撼野微笑道。

  “我现在思绪是乱到了极点,也不能说您是大奸大恶之徒,您另一个身份,暗黑经纪人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大奸大恶,不过我不清楚您为什么要拥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

  “因为我的使命是守护这个世界,大慈大悲的人是不可能做的,所以我就得有一个在黑暗中行事的身份,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以德服人,另一个则负责除掉某些障碍。”

  “守护这个世界?”

  “不错,诸葛撼野与暗黑经纪人的存在都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

  “怎么守护?”我迷惑地道。

  “当然是用尽一切手段不让这个世界被破坏。”诸葛撼野认真地道。

  “听康云儿说,你找我有一件事?”变得越来越迷惑的我索性直奔主题。

  “是的,这件事非你不可,而且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存亡。”诸葛撼野意味深长地道。

  “整个世界的存亡?”我惊道。

  “对,在让你办这件事之前,我有必要让你了解到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

  “世界的真相?”

  “让我用抽丝剥茧的方式让你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真相吧!”

  “好的。”看着他凝重的神色,我的慎重地道。

  “先从二十年前的毁天灭地杀手组全灭说起,我手下这二十四个爱将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当然不知道,世界上的众人对这个问题都非常好奇。”我轻声道。

  “二十年前,西门断天十八岁那一天,他们二十四人联手偷袭西门断天,结果全灭!”

  “为什么要偷袭西门断天?难道是与西门家十八岁开始变身有关系,我记得西门断天对袁茵说过,西门家的人十八岁那一年,战斗力就会到达巅峰,然后开始变身,一头黑发会转变成银色,自远古以来沉睡在脑中的记忆因子也会苏醒,然后得到西门家真正的使命。”

  “周宁,你想一想,西门断天十八岁那一年,他脑中的记忆因子为什么没有苏醒?他为什么要希望从袁茵脑中得到西门家的使命?那是因为他十八岁那一年,毁天灭地杀手组以二十四条生命作为代价,将他的那段苏醒记忆消除了!”

  “我可以知道西门家那段苏醒的记忆是什么吗?”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

  “世界存在的真相与毁灭世界的方法。”诸葛撼野缓缓地道。

  “难怪你会派出毁天灭地杀手组去消除他的记忆,但是西门家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遗传记忆呢?”

  “数十万年前,一个叫西门晶的人族少女误入失落之都,无意中被神秘病毒感染,然后就自行怀孕,西门家族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失落之都中神秘病毒的来历呢?”

  “这个就毕须从头说起了,你听过创世传说吧?”诸葛撼野望着我道。

  “当然听过,说是两个银发男女用四块魔晶石创造了世界。”

  “这个传说是真的,这一男一女其实是来自一个名叫超魔杀空间的地方,他们因为相爱不被允许,结果二人就偷走了超魔杀空间的四块超级魔晶石,然后用魔晶石创造我们这个世界。”

  “你的意识是,我们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超魔杀空间存在?”

  “是的,这从超魔杀空间逃出来的一男一女用四圣晶制造出世界的同时,也布下了一个超级守护结界,这个守护结界是让我们的世界不被超魔杀空间发现,因为超魔杀空间的人一直在找这四块圣晶与追杀这一男一女,一旦超魔杀空间的人发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我们这个世界自然会遭到灭顶之灾。”

  “看来妖皇安杰尔是知道世界真相的人,难怪他要把我们这个世界改名为超魔杀帝国。”

  “我们这个世界的确只有超魔杀空间的一个国家的面积这么大,所以安杰尔把它称之为超魔杀帝国也不算过份。”

  “超魔杀空间的人知道了我们的存了吗?”

  “已经知道了,你应该记得,传说中一共有四块圣晶,然后有一块七彩圣晶突然裂开了,因为七彩圣晶的损坏,守护着我们这个世界的超级结界松动了一下,结果一个超魔杀空间的搜索队员就趁着结界一瞬间的松动,发现了我们这个世界,并进入了我们的世界。”

  “传说中百万年前那次原因不明的超级大爆炸,其实就是各个种族联手迎战那个来自超魔杀空间的搜索队员是吗?”我心中一动。

  “你猜得很对,各族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终于将那个来自超魔杀空间的搜索队员封印了起来,各族的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得知了世界存在的真相,于是他们派出各族精英,将那个连接超魔杀空间的地方封印并看守起来,那个地方就叫做失落之都。”

  “各族的精英驻守在失落之都,由于各族杂交的关系,新的种族妖族也就诞生了!”我恍然大悟:“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说失落之都是世界的命脉了,而且我想妖皇安杰尔要做的疯狂的事情,一定是想打开通往超魔杀空间的封印,然后进入超魔杀空间,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消灭超魔杀空间所有的生命体!”

  “安杰尔的想法的确是太疯狂了,一个来自超魔杀空间普通的搜索队员就几乎可以毁灭我们半个世界,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超魔杀空间那些人的对手。”

  “这么说西门断天也就是那个来自超魔杀空间搜索队员的后裔,西门家的祖先误入失落之都,被超魔杀空间搜索队员残存的细胞感染,然后生下了人类与超梦杀空间人的混血儿,这些混血儿都继承那个搜索队员的记忆因子,一到十八岁战斗力到达巅峰之时,就会变身并得到记忆。”我若有所思地道。

  “不错,西门家的使命其实就是毁灭这个世界,而我们诸葛家的使命就是保护这个世界。”诸葛撼野说话的同时,他的一头黑色长发瞬间转化为银色。

  “诸葛先生也有超魔杀空间的血统?”我惊道。

  “我们诸葛家其实就是创世神的子孙,也就是那一男一女的后裔,不过我们的血统因为与人类相结合,而变得不纯了,不过我们诸葛家与西门家力量相当,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在牵制着西门家,并守护着这个世界。”

  “超魔杀空间的人真的很厉害吗?”

  “这是不容置疑的,西门断天和我的战斗力其实都只有纯正血统的普通超魔杀空间人的十分之一,如果是超魔杀空间战士的战斗力,那就更恐怖了,还有我要告诉你的是,一年半前,西门断天与安杰尔的完全体交手,并没有输,他们只是打了个平手,然后西门断天躲了起来,进行特训,现在战斗力已经大幅度提升!”

  “你现在找我,是因为西门断天准备要打开通往超魔杀空间的通道吗?”

  “西门断天那边暂时还没能什么动向,而我找你的原因,是因为有一个人已经拿到了三圣晶。”诸葛撼野沉声道。

  “已经失踪的三圣晶全都到了一个人手中?”

  “你应该知道三圣晶灭世传说,三圣晶中只要有一块遭到损坏,这个世界便会毁灭,也就是三圣晶有一块破再被损掉了,保护着我们这个世界的超级结界便会完全崩溃,于是我们这个世界便会完全暴露在超魔杀空间的人眼前,他们不再需要通过什么道通,只要他们想来,随时就可以入侵我们的世界。”

  “这真是太恐怖了!那个人准备破坏三圣晶吗?”

  “不是的,那个人希望通过齐聚三圣晶而获得力量,但他却不知道将三圣晶放在一起,三块圣晶都会爆炸!”

  “那个愚蠢的人是谁?”

  “冯德。”

  “怎么可能是他?”我惊道。

  “就是他,他为了获得力量,而利用了一个叫余帆的少女将三圣晶弄到了手。”

  “这个混蛋,有什么方法阻止他吗?”

  “这个就只能靠你了,他收起了生物波动和气息,不知道躲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这个世界上只有曾经合过体的你们才能通过心灵勾通!我希望你能劝他放弃这个疯狂的行动。”

  “事不迟宜,那我们快些与他联系吧!”

  “没关系,我已经计算过了,他要在一个小时之后,才会将三圣晶齐聚,采取某种神秘的仪式吸收魔晶能量。”

  现在的我张开剑玄感应,果然已经无法察觉到冯德的生物波动,这个混蛋隐藏得非常好。

  此时天已经亮了,清晨的风冷得刺骨。

  诸葛撼野将双掌抵在我的背心,我借着他的力量将我的意识向四周放射。

  “冯德你在哪里?”“冯德,听到的话就回答我!”“冯德在吗?”我的心灵意识在空气中无限扩散。

  “周兄,怎么想起我来了?”我心中突然听到了冯德的声音。

  “冯德,你究竟在哪儿?快告诉我!”

  “周兄,我可能会告诉你吗?”

  “冯德,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一件蠢事,你会把世界毁了的。”

  “世界毁灭又怎么样?我不在乎。”

  “冯德,你听我说,如果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就会改变主意的。”

  “不,我永远不会改变主意的,我好不容易才把三圣晶弄到了一起,我就要获得强大的力量了,我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把世界给毁了,我看你怎么实现梦想。”

  “没关系,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阻止。”

  “冯德,如果你知道世界的真相,你的想法就会改变了。”

  “你是指超魔杀空间的事情吗?安杰尔早就告诉我了,没关系,我可以打倒他们的,哈哈……”

  “冯德,你不会是疯了吧?”

  “好吧!我改变主意了,为了避免你们找到我,我现在就举行三圣晶吸收仪式,再会。”

  “冯德,冯德……”

  “他已经封闭了心灵交流。”诸葛撼野叹了一口气:“这小子太狡猾了,实不相瞒,刚才通过你与他的心灵交流,我已经找到了他的位置,全新的超梦六杀正在迅速接近他,如果一个小时后举行仪式,应该可以阻止他的行动,但现在举行的话……”

  几分钟后,三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世界。

  “三圣晶已经完了,保护我们这个世界的超级结界也完了,世界末日即将降临,超魔杀空间的首批战士将会在三十分钟后到达,我们准备迎战吧!”诸葛撼野平静地道。

  尾声

  时间:离世界末日还有十五分钟。

  地点:白家大宅。

  清晨的阳光洒满了白家大宅的园林,袁茵正带着一群天真浪漫的孩子在林中散步。

  “周宁,不要忘了我。”齐琳的声音始终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她流着泪还拼命微笑的模样就像烙印一样留在我的心中,“我希望我的血液能在你的身体里流动,这样你会比较不容易忘记我。”

  我用力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在我视野中的却是一直在阳光等着我回应的袁茵,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头银色短发的袁茵阳光中的面孔非常的美丽与充满青春的气息,她微笑着和天真无邪的孩子们在林间嬉戏着。

  “小茵姐姐,你有男朋友吗?”一个孩子稚气的声音响起。

  “小茵姐姐这么漂亮,当然有了。”

  “她才没有,如果有的话,她的男朋友为什么一直都不来看她。”

  “那我长大以后做小茵姐姐的男朋友好了。”

  “你才不配小茵姐姐。”

  “好了,好了,让小茵姐姐自己说吧!”

  “嗯。”袁茵微笑道:“我现在没有男朋友,不过我有一个永远都会喜欢的人。”

  “小茵。”站在一边的我终于开口了。

  “老大,你来了。”袁茵看着我惊喜地道。

  “你知道吗?世界马上就要毁灭了。”

  “是吗?”袁茵仍然在微笑,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所以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些话一定要对你说。”

  阳光灿烂,袁茵微笑着向我走了过来。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