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生或死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173 2003.04.26 14:21

    

  “我们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洗仁鲜天真的质问。

  冯德的声音又传入了我们的耳中:“好处说不上,只不过是我不杀你们,你们就要杀我罢了。”

  “那这样好不好,你放我们出去,我们做为交换条件也不杀你行不行?”洗仁鲜认真的道。

  “哈哈……,小姑娘,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交换条件,我的回答是不行!”冯德大笑。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我们出去?”洗仁鲜好象一点都没搞清楚状态,我真怀疑她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等你们死了以的,自然有人会把你们抬出去的!”

  “可是死了以后获得的自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洗仁鲜大声反斥。

  冯德突然不再出声了,找了半天出口一无所获的我则早就半坐在地上了,懒得浪费口舌。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洗仁鲜道。

  “因为……因为刚才你那句话,我也曾经对一个人说过。”冯德缓缓的道。

  “什么人?”

  “我的妹妹,如果她活到现在大概也有你那么大了吧!”冯德的声音中似乎多了一种东西。

  洗仁鲜显然是站累了,也在我的身旁坐下:“那她死了吗?”

  “死了!五岁那年她就死了!”

  “真可怜!”洗仁鲜好象忘了自己马上也要玩完似的。

  “哼……我干吗跟你说这个……不过反正你也要死了,如果你死后见到我的妹妹的话,替我向她问候一声吧!”冯德喃喃的道。

  “我死了以后,遇到你妹妹,一定会好好为你伺候她的。”我大声嚷道。

  冯德没有回答。

  洗仁鲜又道:“她是怎么死的?”

  “一定是被她的宝贝哥哥给害死的。”我冷道。

  “不错……可以说,她是被我害死的!”冯德沉声道。

  “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王八蛋,想不到你连自己的妹妹都杀!”我骂着他解恨。

  “周兄,这个你就搞错了,她虽是因我而死,但却是自杀的。”

  “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子懂得自杀?冯公子,真有你的。”

  “说了你也不会懂,那个时候,我和我妹妹还有母亲都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环境当中,而我妹妹从她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阳光。”冯德轻道。

  “好可怜!”洗仁鲜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同情一个死人?大概是同命相惜吧?

  “她真的是好可怜,我娘怀着她的时候,在医生作出她是女孩子的诊断后,我和我怀着孕的母亲就被迫住进了一个见不到阳光的地方,而我那老爹就趁机发难,说什么,只要我妹妹不死,我们母子三人就永远别想见到阳光。”

  “你爹也太坏了吧,然后你为了得到自由你就把你妹妹杀死了?”

  “你错了,当时九岁的我虽然非常的渴望得到自由,但却很心疼我妹妹,一直没有告诉我妹妹这件事,我自己非常矛盾,而我就在那个地方伴随着她成长,直到她五岁那一年,有一天她突然卧床不起,然后我们就发现她自己服了毒药,她在临死前告诉我,她在我的梦话中到我说如果她死了我们就能得到自由,她也就知道了我们母子三人在活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是因为她活着的关系,所以她为了我和母亲就服毒自杀了,当时她才只有五岁啊!”

  “后来……你们就得到了自由。”洗仁鲜黯然的道。

  “我父亲知道这件事以后,就五年以来第一次破天荒的到了我和我娘居住的地方,他阴着脸问了一句,我妹妹是怎么死的?结果我就说,是我毒死的,然后他就笑了,笑得很开心!”

  “你为什么要说你妹妹是你毒死的。”

  “我是为了让我父亲喜欢我,如果他能喜欢我的话,我和我娘就能过上好日子了,结果不出我所料,他听我的话以后,用很欣慰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给了我和我娘有限的自由!”冯德从小就经于算计,看来与他从小成长的环境有关。

  “什么叫有限的自由?”

  “虽然能见到阳光,但只不过是关在了一幢比较大的房子里面罢了,没有他的允许,我们不能踏出那房子半步!”

  “那你现在是偷跑出来的?那不是被发现了?”

  “你猜对了,不过发现倒是谈不上,他儿子太多了,我现在为止也有十年没有见过他了,我不见了一时半伙他还不会发现,只是苦了我娘,天天在等着他的召见。”

  “那你真是一个不孝的儿子,把你娘一个人扔下。”

  “我当然不会把她扔下,我偷跑出来只是希望自己能……”他突然停了下来。

  “能怎么样?”

  “我只是希望自己能从此以后不再看别人的脸色而活罢了!在他高兴的时候我和我娘就可以松上一口气,而他发怒的时候我们就会害怕得要命,就凭着他的一句话,我可爱的妹妹就得服毒自杀,这种日子我再也不要过了!所以我要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就只为了不看别人的脸色而活?”洗仁鲜不解的道。

  “小妹妹,你永远都不会懂活在别人的脸色下是什么滋味的!我和你们说得太多了……你们慢慢玩,我不奉陪了!”狭窄的甬道中唯一的光源突然熄灭了。

  无论洗仁鲜怎么叫嚷,冯德的声音都没有再出现,我知道他终于离开了监控我们的地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实在是听不下去洗仁鲜的喃喃自语。

  “小白痴,你省一省吧!留点儿力气到阴间去报到。”在黑暗我没好气的说。

  “这个冯德那他现在去哪儿了?”洗仁鲜的声音就在我耳畔来回盘旋。

  “谁知道?不过可以肯定他因该去寻找不看别人脸色而活的方法去了吧?”在别一端小书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妹妹真可怜!”洗仁鲜叹道。

  “可怜的是我们,你秀逗了,他妹妹服毒自杀好歹得个痛快,我们却要在这里受尽恐惧的折磨以后窒息而死。”我气道。

  “可是我不觉得恐惧啊!”洗仁鲜竟然道。

  “你活腻了?”

  “不是,我当然想活了,可是难道害怕就能活下去吗?”这个白痴脑子里面真不知道是什么逻辑?难道她不知道对死亡的恐惧是人之常情吗?

  “你甘心这样死去?”我可不甘心被困死在这个地方。

  “不会呀!因为我娘在她死前,曾说希望我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得到幸福,如果没有得到幸福的话,我是不甘心死的,我曾问她什么是幸福?”

  “你娘告诉你变成人就是幸福了?”我想记了她以前对我说过的话。

  “是啊!我娘说通过人化大法变成人是得到幸福的必要条件,因为数千年以来,吸血族的女人都在追求着爱情二字,而作为吸血族的女人是不可能得到爱情的,我娘希望我能先变成人类,再得到吸血族女人数千年一直都在追求着的真正的爱情。”洗仁鲜憧憬的道。

  “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我问道。

  “不知道!”

  “……”从小就与世隔绝的人果然与众不同。

  坐在她身边的我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我突然心中一动,邪念产生了。

  “你多大了?”

  “我娘说我今年十八岁了。”

  说句实话,她长得还相当的不错,而且身材也是很棒的,虽说和吸血族的女人上chuang一定会惨死,但对于马上就要面对死亡的我来说。

  “周大哥,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是这样的,我们都快要死了,不如就让我来告诉你爱情是什么好不好?”我激动的道。

  “好啊!”

  “这样,你先把手伸过来,对……”

  “周大哥,这个硬硬的东西是什么?你的骨头怎么长在哪里?”

  “你这个白痴,谁让你摸那的,把手抬起来,对,向上,把手按在我的胸口上!”黑暗中洗仁鲜的小手贴在了我的胸口上。

  “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我喘着气道。

  “感觉到了!怎么跳得这么快?”她轻声道。

  “别问这么多!你听我说就是了,我要说明的是你现在感觉到了我的心跳,如果某一天当我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之时,你会伤心欲绝,那就是爱情!”我借题发挥。

  “可是……可是,一直跟着我的吸血丧尸生心脏停止跳动之时,我也是伤心欲绝呀?难道那是爱情吗?”洗仁鲜不解的道。

  我脑子一转,突然想到了魔族少女商岚妍,想到了她那绝望似的寂寞眼神,我柔声道:“爱情,爱情应该是当某人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寂寞!”

  “寂寞?”

  “不错,那就在死前让你得以幸福,给你我的爱情吧!”我刚想趁势在黑暗中抱住洗仁鲜,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四肢变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周大哥,你……你怎么了?”我倒在洗仁鲜的怀里,张大的嘴巴用力的呼吸!却越来越难受。

  “老大,自食恶果了不是?在这种缺氧的地方你却想干那种勾当,还气喘息息来着!”小书的声音又从黑暗中传来。

  “完蛋了……我不能……呼吸了……”我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这个狭窄空间中的氧气终于耗尽了。

  “我帮你吧!”两片温暖温柔的香唇突然贴住了我的嘴,一道带着幽香的气息传到了我的口中。

  她口中传来的气息如有灵气一般迅速的从我口腔中进入,化作千丝万缕一般扩散着渗入我的血脉之中,我头脑变得清晰起来了,她的气息对我来说不知要比平时从空气吸得的氧气要舒服多少倍。

  洗仁鲜将两片香唇抽离以后,柔声道:“周大哥,好一些了吗?”

  “嗯!”我不敢多说话,怕浪费体内的氧气,但只过了一伙功夫,我又憋不住了,躺在洗仁鲜膝上的我急忙把她的头揽下来,摁在了我的唇上。

  “周大哥,你咬到我的鼻子了,别急……”她轻轻的将香唇滑到了我的唇上,嘤咛一下,又将一口悠长的气息送到了我的口中。

  随着她的几个来回,我身体里面的血液开始变得滚烫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是在垂死挣扎,但难道死前还要受折磨。

  “周大哥,你的身子好烫?”洗仁鲜也觉察到了我的变化。

  身体中的血液竟给我一种快要蒸发的感觉,这时我体内的气息又将耗尽了,我用力的去拉扯洗仁鲜。

  “周大哥,你怎么了?”洗仁鲜将香唇凑近我之时,我又将头一偏,虽然我现在憋得难受,但我也害怕再吸了她的气以后会将我的血液燃烧起来,我就这样的不住的将双手在空中乱舞乱抓着。

  “老大,冷静一点,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鲜儿是在替你换气。”小书的声音非常沉稳,一点都没有气歇之势,看来只有我最差劲了。

  “什么叫换气?”洗仁鲜不解的向黑暗中另一端的小书发问。

  “原来你也不知道,换气则就是在特殊的环境之下,吸血族所持有的秘术!”小书沉声道。

  我实是忍不住了,只觉得肺快要炸开一般,用力的把洗仁鲜的头压下来,她轻轻的又给了我一口悠长的气息,虽然体内的热血一直在沸腾,但于呼吸方面好歹我也是舒服了一些。

  “当某人在一个不能呼吸的环境之中,他身体里的精气和氧气也都会被消耗至尽,这个时候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精气的空壳,而吸血族的人却可以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将自己的精气传入他的身体,也就是用自己的精气替他改造气脉,如果能够成功,这个被改造的人就会拥有吸血族的呼吸气脉!”小书竟然能在这个环境下侃侃而谈?

  我体内的血此刻已经快到了沸点一般,我全身的肌肤都痛昨如被刀割一样,气息耗尽之时,那两片对我来说毒药一般的香唇又贴上了来,为了活命我只有吸了!什么改造不改造见鬼去吧!

  我估计自己也快玩完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再吸了一口,这个时候奇迹却发生了,随着她的气息一丝凉意掠过体中,我忍不住呻吟了一下,这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这种换气之术,对于施术者与被施术者来说,都是极奇的危险,所以数千年以来,据说只有一例成功而已,老大你自己好自为知了。”小书又道。

  我哪里还能有力气理他,我就如吸毒一般,继续揽着洗仁鲜吸气,体内那丝凉意迅速蔓延,又一伙功夫,连血液中也充满了寒意,全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我开始不住的打抖。

  “周大哥,你怎么又变冷了!”洗仁鲜察觉到我的寒冷,用力的拥着我,用她的体温替我驱寒。

  但几次呼吸之后,我全身都缩作了一团,连骨髓里也快要结冰了一般,洗仁鲜身体与我接触的地方也开始变得冰冷起来了。

  在送了一口气之后,洗仁鲜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了:“周大哥……我……我也快不能呼吸了!”

  完蛋了,预料的事终于要发生了。

  我体内的气耗尽以后,我用力的张着嘴巴,身体又冷又难受,洗仁鲜将香唇凑近之时,我用力的推开了,我不忍心抢夺别人最后的气息。

  但洗仁鲜出自呼我意料的用力的将香唇贴了上来,如果这种时候还要她的气,我还是人吗?我紧闭着双唇,不再接受她的气息。

  她伸出一只手捏住我的鼻子,另一只手抓住我的下巴,硬是趁着我张开嘴的一瞬间,将舌头伸出了我的口中,这样我便无法把牙齿合上了,我总不成将别人的舌头咬断吧?

  一口带着幽香的气息又趁势送入了我的口中,我实在是不忍心了,这个女孩子太善良了,我想将头扭开,她却用力的抱着我的头,情急之下,我只有用自己的舌头将她的小香舌顶出去,但她却不愿,一直将她的舌头在我口中闪躲,我们的两片舌头就在我口中纠缠起来了,我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奇怪的念头,这算不算是接吻,就算是吻大概也是最后的死亡之吻吧!

  突然小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鲜儿,来,我给你一口气!”

  洗仁鲜的头离开了我片刻,又贴了上来,将她从小书那和得到的气又分开了我!

  “老大,和我间接接吻的滋味不错吧?”小书笑道。

  我哪敢答话,不过身体中的寒意竟减弱了,心中只是暗自奇怪小书怎么会还有气息?连吸血族的人气息都耗尽了,他一个没有任何武技和魔力的人哪来的气息?

  “其实我自己也奇怪,我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还不会呼吸困难?不过刚才我也进入了呼吸困难的状态,但就在进入那个状态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有过在水底下二十四个小时不呼吸的纪录!”小书轻道。

  难道他的记忆开始回复了?说不定在这生与死之间,他脑中的封印就被慢慢的解开了?

  洗仁鲜在得到了他的气息之后,又送入了我的口中,我心中竟有点觉得好笑!

  “虽然我作过不分气息给你们,一个人活下去的打算,但后来我想,一个人就算能在这个黑暗的地方活得久一些,但我害怕寂寞,与其一个人寂寞的活着……”

  我终于打断了他的话:“行了……快干活吧!鲜儿快不行了……”

  我们三个人就在黑暗之中,小书将气息传给洗仁鲜,洗仁鲜将气息再传开我,如此反复着,而我身上那股寒意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消失了。

  我心中在想如果谁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以为我们在干什么……

  虽然只是苟延残喘的在黑暗中用吻传递着生存的气息,但我们心中都还存着求生的yu望,很快我们的意识就模糊了,只是机械的用嘴唇相互传递着活下去的希望,身边的黑暗已经渗入了我们的心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洗仁鲜传来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我知道我们的生命快到尽头了。突然那扇门开出了一线耀眼的光线,外面的空气也随着风传了进来。

  那门又开大了一点儿,一个人影从微开的门缝中闪了进来,黑暗中突然多了一个红点,有香烟的味道,那个红点抖动了一下,只听到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