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54 2003.04.26 13:35

    

  被两个黑衣人扛在肩上的松堂主怒道:“臭丫头,还不把棺材里的人给我。”

  “给总是要给的,这样吧!你先让你的人把我老公放走了,我再把棺材里的人还给你如何?”齐琳看着松堂主。

  “你当我是三岁小儿,你先把棺材里的人还给我我再一并放你们走。”松堂主摇了摇头。

  “那不行,如果我把人还给你了,你不放我们怎么办?反正只是我老公先走,我还留在这里嘛!”

  “绝计不行”

  齐琳的眼珠转了几下,笑了:“那我们就这么耗着吧!等一下我估计其他的几个堂主马上就要到了,他们可不会讥笑我无能,再说了这功劳就是他们的了,你自己想想看。”

  好个齐琳,她竟然施出了攻心术,她狡滑的程度可能不在我之下,但我有自信略胜一筹。

  松堂主果然面容一动,抬头看了看逐渐翻白的天空。

  “[弃者帮]其他几外堂主一定比你这个糟老头子帅多了,落在他们手里想必也一定会开心得多。”齐琳不断对着松堂主挤眉弄眼。

  “长得比这松堂主帅倒是未必,我估计本事肯定是要强过这位什么都搞不定的老伯,想一下等会这位老伯低声下气的求人家帮他搞定我们,我就同情这位老伯。”我立即开始与齐琳一唱一和。

  “老公你的话太伤人了吧?人家老伯身残志不残……”

  那松堂主突然一声怒吼:“够了,好我答应你让他们三个先走。”

  一直沉默的冯德又道:“请堂主三思。”

  松堂主又露犹豫之色,看来这叫冯德的老狐狸要坏我的事,我连忙插道:“那个姓冯的,你有没有站在松堂主的立场上去为他着想,到时别人只会嘲笑他无能,谁会嘲笑你。”

  “堂主大人千万别信……”冯德的话没说完还是被松堂主打断:“冯德,你别说了,我自有主张,大伙听令,放他们三个走!”这老头的心理素质说句实话不是太强,而且是那种容易冲动的类型,他的心理防线终于被齐琳和我联手攻破。

  随着松堂主一声令下,围着我们的人立即撤出了一条路,齐琳突然将一片掌心大的水晶牌塞到我手中:“记住照我的话去做,这是信物。”

  我点了点头:“小北小茵我们走。”

  我带着袁茵与南宫北朝着齐琳指引的方向走出了这群黑衣人的包围圈。

  就在这时齐琳突然一声清叱:“秃头老吃我一剑!”她手中的寒魄水晶剑立刻脱手飞射向被两个黑衣人扛着的松堂主。

  松堂主大吼一声来得好,转瞬间他的手上就多了两把长剑,两道剑光架向齐琳飞射向他的寒魄水晶剑,叮的一声,三剑相交,齐琳的长剑被激得飞向了暗空,松堂主不禁哈哈大笑。

  就在齐琳长剑飞向暗空之时,棺材里的人突然弹了起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圈外正缓缓后撤的我,我一张手把齐琳借力送过来的红衣少年抱住了,这红衣少年仍在昏迷之中。

  那一群黑衣人立即一半向我们三人扑来,一半去围杀齐琳。

  齐琳一声轻笑,人如骄龙跃起,去接从天空落下来的水晶剑,那松堂主那肯让她得手,一声厉啸,扛着他那两个黑衣人立时双臂一振,将他抛向了天空,他立即携着两道要命的剑光居高临下拦劫齐琳,齐琳突出奇招,一个倒空翻避过两道剑光跃到了松堂主上方,足尖轻轻在松堂主额头上一点,又向上跃去一下子就将寒魄水晶剑抄在了手中,其实就这一招双方已经立分高下。

  我们这边也没闲着,由于松堂主要对付齐琳,袁茵终于得以松了一口气,只一会儿就施出了咏唱时间并不需要太长的强光魔法,猝防不及,扑上来追杀我们的五个黑衣人立即痛苦的捂住了暂时失明的双眼。

  我把红衣少年抛给发呆的南宫北,抄起重剑大喊道:“齐琳,我们联手干掉他们!”“别傻了!你们快逃!”齐琳与另外四个黑衣人还有松堂主缠头在了一起,只是说话之间,鲜血乱飞,立时有两个黑衣人伤在她的剑下。

  就在这时,旷野中突传来了几声野狗的嚎叫,松堂主仰天长啸也发出了一声野狗般的叫声,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老公,你还不快逃![弃者帮]其他几外堂主马上就要到了,到时我保护不了你!”齐琳突然面色大变一个劲的催我。

  我一咬牙:“逃!”我带着袁茵与背着昏迷的红衣少年的南宫北向树林后方如丧家犬一般落荒狂奔,我边回头边望,围攻齐琳的四个黑衣人已经通通被她解决,只剩两个伤痕累累的黑衣人勉力扛着松堂主应战,被袁茵强光魔法所伤的五个黑衣人仍躺在地上,野狗的叫声越来越近。

  其实齐琳随时可以撤离的,我知道她是为了拖住敌人让我们先逃!

  猛然间我发现那个叫冯德的黑衣人一直躲在一边没有出手?这小子看来不简单啊!

  很快我们就跑出了树林,回头什么都看不到了,但齐琳与对方的厮杀声不断的从风中住来,从声音上判断看来对方最少已经又到了一名堂主,希望齐琳好运!同时也希望我们自己好运,随着齐琳招架不住,对方的追兵很快就会追上我们的。

  但愿那住在[沉鱼池]的[世界四大美人]之一陈鱼能救我们三命不四命?!

  跑出树林以后,及目所见的几乎都是过腰的野草,但在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点灯光,我估计那里可能就是陈鱼所居的[沉鱼池],这么晚了还亮着灯?

  齐琳这小妮子安的是什么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真的一点都搞不清楚,不过我看这来历不明的小妮子背后可能大有文章,她对魔族的事情似乎了如指掌,不想了,起想她越糊涂。

  不过说起[世界四大美人]那我可是如数家珍,我说了我这个乡下来的乡巴佬别的不知道,对超级美女的情况还是了如指掌的。

  [世界四大美人]光[西域江南国]就有两个,住在[沉鱼池]的陈鱼和住在[落雁阁]的罗雁,[野望大陆国]的则是[闭月宫]中的碧月,[长城帝国]的是拥有[羞花园]的修花。她们四人每一个都拥有倾国倾城之貌,每一个都拥有冠绝天下的身材,每一个都是男人梦中以求的尤物,我曾说过如果得不到魔族美女,我的标准起码也是[四大美人]这样的妹妹。

  可这四个超级美女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陈鱼虽说是四大美女中唯一不会武功的,但据说她的贴身待女[晚]对毒的控制,天下已经没有几人能及了,而且陈鱼还是当今[医皇]白问心的师妹,她的医术可想而知,她的琴技如果说天一第二那就没有人敢称天下第一。

  [西域江南国]的另一个超级美女罗雁是一个独来独往的盗贼,关于她劫富济穷的传说我是耳熟能详了,她的战斗力据说可能是[四大美人]中最强的一个?也有人说她与[西域江南国]的大将军[西域猛虎]有暧mei关系?我个人相信她是纯洁的,她的棋艺也是冠绝天下的。

  而[野望大陆国]的[碧月]我对她就没那么多幻想了,虽然年纪最小只有十八岁,但是不但名花有主,而是还是一国之母,她嫁给了[野望大陆国]的[皇帝唐明泽]而成为了皇后!据说她的魔法能力非常的不错,还有一点就是她的画亦是天下文人墨客所梦寐以求的。

  而[长城帝国]的修花可算是[四大美人]中最财大气粗的一个,她是真正的富可敌国,因为她是[世界三大财阀]之[长城财阀]修朝的爱女,而[长城财阀]则可以算是[长城帝国]最大的支柱产业,修花涉足商界虽然只有短短几年,据说她已经创下了不少商界的奇迹,替[长城财阀]完成了遍布世界的目标,至于是不是她美貌所至,那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么会做生意的漂亮姐姐如果能和她结婚的话,也不错,她写得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

  “老大干吗一边跑一边流口水?”狂奔中耳边突然传来了袁茵的声音。

  “老大这个超级色狼,他一定是想到可以见到[四大美人]中的一个兴奋的。”看来还是南宫北了解我。

  “命都快没有了,还在想美女?”袁茵恨得咬牙切齿。

  我气喘嘘嘘的道:“没办法,身边要不就是丑女要不就是象男人一样的母夜叉,在死前好歹也得幻想一下……”

  “老大,小茵姐要发飚了!”

  “小北,象我这种象男人一样的母夜叉级别的丑女是不会随便发飚的……我只会杀人,老大希望你下辈子投胎自己做美女吧!”

  “救命啊~~~~~~~~~”

  筋疲力尽的我们狂奔了一伙之后终于接近了那点昏黄的灯光,那灯光发则一座大宅,大宅前铺着一条青石板路,路的两旁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但在黑暗中我看不清。

  快接近大宅的地方是用一种及膝高的绿色植物圈了起来就象围墙一般,但大宅的正前方有一道精致的玉石拱门,上面赫然刻着[沉鱼池]三字。

  灯光则源自大宅前石拱门后的一个雕着美人鱼的亭子,亭子周围也是种满了花花草草。

  当我们快接近石拱门时,突然听到了悠扬的琴音,那一刻只觉呼吸都快要停顿了,这是绝对的仙乐,人间哪能有如此动人的音色,我一扭头发现南宫北和袁茵也是一脸痴迷之色,就在样的情况下我不知不觉的跑到了石拱门前。

  袁茵突然出手猛的将我拉住,南宫北也停了下来,袁茵指了指拱门旁的一块小石碑[擅入者死]!

  琴音也在这个时候断了,这时我才看清亭中坐着一个抚琴的白衣女人,她连脸都有白纱蒙着,但一双眸子流露出的秋波与光彩足以让我停止呼吸,我不敢想象揭下面纱后她的绝世容貌,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姿色相当不错的黄衫少女,这黄衫少女难道就是传说中陈鱼的贴身待女兼用毒高手[晚]?

  “哪里来的小孩子,速速离开,不要扰了我家小姐的雅兴!”那黄衫少女说话的声音有些冷。

  我心中道,三更半夜天都快亮了,还在弹琴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有毛病,我可不敢这么说,只是想想而已,我挂了个天真无邪的笑容:“陈鱼姐姐救命!”

  “陈鱼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救什么命?还不快走我要了你命。”黄衫少女的话中已经带上了杀机。

  我看了看黎明前的天空,望了望身后:“不是这样的,我们被[弃者帮]追杀,所以想求陈……陈姐姐救我们……”

  我的[弃者帮]一出口,黄衫少女连同那一直沉默不语的陈鱼都面色一变。

  “再说了,是齐琳让我来这里求救的,她说只要说是齐琳的干哥哥,陈姐姐就一定会救我们的。”我举起了齐琳给我的水晶牌子。

  蒙着面纱的陈鱼与黄衫少女对望了一眼,身后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野狗的叫声,我不禁打了一相寒颤。估计齐琳已经落荒而逃[弃者帮]的堂主们追来了!

  黄衫少女笑了:“是不是齐丫头亲自让你们来这儿求救的?”

  我如捣葱般的点头。

  “那你们就上当了,齐丫头得罪了我家小姐,我们要她命还来不及,哪里会救她的朋友?她叫你们来这儿是要害死你们!”黄衫少女一字一句的道。

  我心中大惊?怎么会是这样?但齐琳不象想害我们的样子,如果她要害我们,我们早就死好几回了,难道真的要我们三个和[弃者帮]的几个堂主硬拼?这摆明了就是送死!

  我念头一转,哈哈一笑:“好个齐琳如此狠毒辣,竟用这种借刀杀人的手段,也好死在[四大美人]陈鱼的手下,也不枉此生了。”

  蒙着白纱的陈鱼闻言一动,看了黄衫少女一眼,黄衫少女摆了摆手:“我家小姐才不会被那小丫头所骗杀你们几个小孩子,你们走吧!”

  “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反正等一会[弃者帮]的人追来我们还不是死路一条,都是如齐琳这狠毒的小妮子所愿,我看不如死在绝世大美人陈鱼姐姐的手中。”我故意加重了“如齐琳这狠毒的小妮子所愿”几字的声音。

  赌一把,我拉着袁茵和南宫北就往石拱门里闯,蒙着面纱的陈鱼与黄衫少女面面相觑,显然是想不到我竟会来这一招,杀是不杀?她们一定很难选择?杀我们就是被齐琳所利用面子上多过不去,不杀吗也难?野狗的嚎叫越来越近!

  “也罢,齐琳让他们死,我偏偏要救他们,晚儿你带他们几个到大堂中去避一避。”我们快冲到亭子前,陈鱼终于开口了,声音优美动人。

  黄衫少女[晚]点了点头:“你们几个别乱跑了,这儿的植物大都是有毒的,别说话跟我来。”

  我马上跪下猛磕头:“多谢陈鱼观世音姐姐救命之恩!”

  “行了,快跟我来吧!”晚有此不耐烦了。

  袁茵在身后小声的道:“真没骨气!”

  南宫北轻声跟着说:“老大不是拜恩人,是拜美人,老大是想看一下能不能从美人的裙底往上看……”

  被这小王八蛋识破了!与陈鱼擦身而过一股淡淡的幽香,勾人心魂!

  晚把我们领进了亭子后方的大堂中,她轻声嘱咐:“你们先待在这里什么也别动,如果不听话送了性命怪不得谁,你们可以从窗子上看外面的情况,因为这窗户的玻璃只能从里面看出去,外面是看不进来的!”

  她轻轻的把门掩上,琴音又起,我们贴着窗看她又站回了正在弹琴的陈鱼身边。

  天色中的黑暗已经快全数退去,天惨白得令人难受,幸好有抚人心神的琴音。

  “老大,你说那些[弃者帮]的人口中所说的[超梦]会不会是[超级梦幻杀手组]?”南宫北挨着我小声的道。

  他的话猛的把我吓了一跳,我怎么没想到:“说不定!如果真是惹上了[超梦]我看我们的人生就玩完了!”

  身处乡下的我其实对外界的了解并不多当然美人除外,但[超级梦幻杀手组]只要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知道的,我所知的就是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据说每一个人几乎都是接近[剑圣]西门断天的级别,是这个世界上足以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能遇上这种梦幻中的杀手组是我连想都没想过的?

  “老大你搞清楚点,我们得罪的是[弃者帮],据那个狐狸精所说这个昏睡的白痴不是[弃者帮]从什么[超梦四奴]手中抢来的,我们这样做说不定还可以得到[超梦]的重谢!”袁茵立刻提出反对意见。

  “说的也是!说不定他们还会因此而传授我武功也说不定。”我马上乐观起来了。

  “老大他们追来了!”南宫北突道,看着窗外似乎有数十个黑衣人向这边逼来,我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蒙着面纱的陈鱼依在亭中抚琴,她身边的晚也一付什么都没看到的模样。

  转眼间已先有十来个黑衣人已经冲到了石拱门前,有两个从石扛门中冲了进来,其余的十个则是飞身跃过将大宅围住的及膝高的绿色植物丛。

  我突然看见站在一旁的晚脸上掠过一丝浅笑,那十个跃过绿色植物丛的黑衣人全都无声无息的一头栽倒在花丛中,我的心狂跳。

  那两个从石拱门冲进来的黑衣人惊觉不对,立即向后疾退。

  “擅入者死!”晚将手一扬,一道白色透明的零罩向那两个疾退的黑衣人,黑衣人动作快,晚手中放出那道雾更快,转瞬间那两个黑衣人就被笼罩在了零中。

  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旷野,血缓缓的从那两具黑衣人的尸体的五官中溢了出来。其他后面赶来的黑衣人纷纷停住脚步,无人再敢上前一步。

  “这草叫[嚼魂草]!”晚指着围着大宅的绿色植物,然后又指着那两上被白零所杀的黑衣人:“他们中的病毒则叫[烫菊]你们有不怕死的不妨再来尝尝,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是陈鱼小姐的[沉鱼池]擅入者死!”

  “对不起!是我们[弃者帮]失礼了!”石门前突然多了一个文质彬彬青衫男子,那些黑衣人纷纷退到了他的身后。

  “知道失礼就好,马上给我滚,我家小姐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大开杀戒!”那陈鱼的琴音竟然未断?

  “在下乃[弃者帮]的竹堂堂主,奉帮主之命找几个少年人,这几个少年关系着本帮的命运,如果陈鱼姑娘知道他们在哪儿的话望能告之!”这竹堂主很会说话,一下子就陈其厉害。

  “你们[弃者帮]是死是活与我家小姐有何干系?”晚冷笑。

  竹堂主沉默了片刻又道:“想必陈鱼姑娘也知道我们[弃者帮]和[超梦]虽然同为杀手组织,但向来却都是誓不两立的,说白了我们要找的主要是一个红衣少年,他是关系着我们[弃者帮]与[超梦]的关键人物,如果陈鱼姑娘知道他在哪的话,望能告之,这样也免了陈鱼姑娘无意中得罪两大杀手组之祸!”

  陈鱼与晚面色又皆是一变,她们肯定没有想到问题有这样严重。

  竹堂主话中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陈鱼交出我们,他们已经肯定了我们和这红衣少年就藏在其中,都怪该死的齐琳硬要我们带上这红衣少年!真不知道陈鱼会不会将我们交出去?

  陈鱼停住了抚琴终于开口了:“你要的人……”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