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南宫北·死亡暴走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026 2003.04.26 13:40

    

  在肃杀的黑夜中,我的眼睛渐渐又能视物了,眼前的情景使我宁愿自己一直是什么都看不到。

  身上已经多处挂彩的袁茵,孤孤的站在钟楼门前,咬着牙与那八个黑衣少女在寒风中周施。

  袁茵的一头短发此时已略显凌乱,她双手护在胸前,警提的望着那八个时远时近的黑衣少女。

  “小茵只是在作困兽斗。”小书一面替我处理伤口一面道。

  我不知所言,只是觉得抱着我的南宫北一直在发抖。

  转瞬之间,四个黑衣少女仗着剑光逼了上来,袁茵将右手一伸:“火舞红莲!”一丛带着灼热的红焰突然出现在袁茵身前的的夜空中,那四个黑衣少女急急暴退。

  火光一消失,另外两个黑衣少女又逼了上来,袁茵又将左手向天一指,尘灰四弥,十多根地尖枪从地面冒了出来,那两个黑衣少女在空中连续后翻避开了冲天而起的地尖枪魔法。

  袁茵已满头大汗,我知道她的魔念力消耗得非常厉害,正如小书所说,她现在只是在作因兽斗而已,丧命只是迟早的问题。

  两道剑光一闪,穿过了正在消失的地尖枪无情的扎进袁茵双肩,我暗叫不好,袁茵连续施出火焰魔法与地突魔法退敌已是十分吃力,但现在对方却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又出招痛袭,她已来不及反击了。

  只听袁茵一声闷哼,那两个手上握着剑的黑衣少女也齐声惊叫,两道紫色的电流透过袁茵的肩头传到了两个黑衣少女的剑上,再传到她们的身上,这是袁茵的护体电流魔法。

  但由于是护体电流的关系,并不能强到足以致命,那两个黑衣少女惊叫着暴退,袁茵的双肩立即标出了两道鲜血。

  她身形一晃摇摇欲坠,忙一手护在了门上,眼睛仍丝毫不敢松懈的盯着前方。

  我身上的的伤口经小书的处理暂时止住了血,但却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一分力,我绝望的道:“小茵,我真没用,事到如今却要你来保护我。”

  袁茵用力的摇头:“别说这种话……我保护的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没用……现在还来得及……所以一定要活下去……然后强到可以保护我们……”

  她说话已非常艰难。

  那八个黑衣少女很是的狡猾,她们知道现在袁茵已是强弩之末,她们采取的是游击战术,打一下退一下,直至袁茵魔念力耗尽或伤重流血过多而死,看着这样的局面,我只怪自己大意所致,如果我不是被那个被我洞穿小腹的黑衣少女偷袭的话,局面也不至于变面现在的样子。

  “以我的见识和阅历来说,我不可能没有战斗力的,可是我现在却感觉不到有一分真气存于自己体内,难道我真的要葬身此地?”小书在黑暗中喃喃自语。

  随着时间的流逝,袁茵身上的伤口已是越来越多,我甚至感觉到她身上的死亡气息正在一点点的聚集,我这个男人真没用,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吼道:“小北,拿起你的剑,上去救小茵。”

  颤抖着的南宫北懦道:“可是……可是我根本就打不过她们!”

  “拿剑上去,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小茵死在她们剑下,做为男人要有做为男人的觉悟!”我厉声吼道。

  “可是我害怕……”南宫北绝望的拾起他的剑。

  “老大,别逼小北……”袁茵艰难的放出一团蓝焰逼开了冲上来的黑衣少女们。

  “我当然不愿小茵姐死,可是我去也是送死!”南宫北看着眼前的情景心有余悸,南宫北对死亡有着超过常人的恐惧。

  “小北,我记得你曾说过,我是你心中的英雄对不对?”我无力的靠在墙角。

  南宫北点了点头,全身都在打颤。

  “其实我也是很怕死的人,但是我如果为了自己的生命而将自己重要的人舍弃,这样可耻的活着,比死还要可怕!”我开导他。

  “老大,可是我很害怕,我不敢和她们动手!”

  “老大……别逼他了……他没有动手的勇气!我和她们拼了就是了……”袁茵的声音渐渐微弱。

  “那小北,你是骗子对不对,你说过我是你心目中的英雄,你可以为了我这样的英雄而牺牲自己,原来都是在骗人的……”我冷笑。

  “老大,我没有!”南宫北用力的摇头。

  “我不是你的老大,小北你虽然懦弱,我却一直相信你的真诚,但现在终于发现了你是骗子!我看错了你,就算大伙在这里一起死了,我都不会原谅你这个骗子。”我一字一句的道。

  “我不是!我只是害怕!”南宫北快哭了。

  “那你证明给我看啊!证明你不是骗子,拿着你手中的剑,证明你是我值得信赖的同伴……”

  剑光过后,身上再喷出几道血柱的袁茵终于倒在了地上,被恐怖扭曲了面孔的的南宫北被我逼上了战场。

  南宫北那套来历不明的神奇剑术杀伤力其实非常的大,可是由于懦弱,他从来都没有发挥过其真正的威力,要他创造奇迹杀死那八个黑衣少女是不可能的,但是能拖上一会就是一会,也许我还能聚起体内的残力,作鱼死网破的最后一击,让我们这群人中有一人能生还也是好的。

  南宫北站在钟楼的小门前,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剑:“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小书不住的摇头:“他因为恐惧而心神大乱,老大你这样逼他也是没用的,象他这种怕死的人也许会因为恐惧到了极点而把自己吓死!”

  那八个黑衣少女当然不会理会这些,八道耀眼的剑光带着血腥的味道从不同的方位射向南宫北,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南宫北想蒙住眼睛,我大叫:“不准逃……和她们拼了……向我证明你不是骗子……”

  剑光越来越近,南宫北的面部肌肉因为恐惧而完全抽搐,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接的面对死亡。

  “啊~~~~~~~~~”南宫北声不由己的抱住了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

  这时所有的空气似乎都被他临死前惊恐的叫声引起了波动,黑夜中弥漫着一股令人头晕作呕的味道,那八个黑衣少女也不由得停住了手中的剑。

  她们相互对望了一眼,因为此时我也感觉到了南宫北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浓郁到了极点的死亡气息,那种就如死了十多天开始腐烂的体尸的死亡气息。

  她们对望了一眼,一个黑衣少女点了点头,仗着剑光凌空跃起,一剑刺向捂着头缩成一团的南宫北。

  剑光突然静止在了空中,还原成一把雪亮的长剑,眼前的情景把我惊呆了。

  南宫北突然站了起来,一口咬住了那凌空攻击他的黑衣少女的剑尖,从南宫北的外表上我看不出任何变化,但无论是他狰狞的眼神还是嘴角的残酷以及半躬着的身子都让我感觉他变了一个人,他的剑已经掉在了地上,他低垂着双手,只是用嘴咬住了黑衣少女的剑尖。

  那黑衣少女显然也被吓坏了,她身在空中,想将剑抽回,纹丝不动,突然只听到喀嚓一声,那剑尖被南宫北咬断了,就在剑尖被咬断的同时,南宫北猛的伸出了低垂着的右手,一把抓在身在空中的黑衣少女握剑的雪白手腕上,用力一拉,那黑衣少女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条手臂竟活生生的被裂着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的南宫北从她身上拉了下来。

  鲜红的肌肉组织与惨白的骨头都伴着大量的鲜血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血如泉涌的黑衣少女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死亡气息罩的南宫北披着一头散乱的银发,拖着她的那只鲜血淋漓的断臂望着漆黑的天空桀桀的怪笑,笑声刺耳。

  剩下的七个黑衣少女一时竟都被吓呆了。

  “[碧海青天丹]发挥效用,南宫北变身了!”我失声道。

  小书摇了摇头:“[碧海青天丹]发挥效用是没错,但南宫北没有变身!”

  “怎么回事?”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南宫北已经绝无变身体质,他这是属于由[碧海青天丹]诱发出来的死亡暴走!”

  “我不懂。”我眼睛片刻不离的盯着南宫北。

  “如果是变身的话,他的身体基因组织绝对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但他没有,他的只是精神异变,原因应该是由于他对死亡的恐惧到达了峰点,从而导致控制他精神的大脑暂时脑死,一般情况下的人都会因此而死去,但南宫北却因为服食到可以让人变身暴走的[碧海青天丹],所以才造成了他以脑死状态的死亡暴走出现!现在看来[碧海青天丹]比我想像中的威力还要强大!”

  “小北会死吗?”袁茵用微弱的声音道。

  “死亡率是百分之百,人类通常在极度危险的时刻都会发挥出一定的潜能,而现在南宫北的情况也是如此,不过已经到了极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由于[碧海青天丹]强大的药效,他现在正在挥霍着自己一生的能量,将自己身体中所有潜藏的能量在临死前全部爆发,这就是所谓的死亡暴走!”

  南宫北突然回头望了我们一眼,眼中只有空洞与死亡,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现在是脑死状态,只知道将他周围的生命体完全的毁灭,仅此而已!”

  南宫北突然将那黑衣少女的一条手臂举了起来,大口大口的用雪白的牙齿撕咬吞食着那血淋淋的肌肉与筋骨,看着眼前的景象,我的胃不由一阵收缩。

  南宫北这[脑死状态]的[死亡暴走]可以说是被我迫出来的,后果自然是要由我承担。

  用大家的全灭作为代价?

  只一瞬间的功夫,那只黑衣少女的断臂就已经被南宫北吞食得只剩下光秃秃的骨架,其她七个黑衣少女中,有一个人终于忍不住开始呕吐。

  “我们一起上,杀了他!”从她们出现击杀我们以来,这是她们说的第一句话。

  不等她们行动,南宫北伸出左手在满面血污的脸上一抹,右手顺势将一直紧握着的臂骨甩了出去,用空洞的眼睛一扫,身形疾动,闪电一般的向那个正在呕吐的黑衣少女扑去。

  那些黑衣少女们纷纷出剑相击,但还是被南宫北抢先一步,双手用力的掐住了那个正在呕吐的黑衣少女的脖子,剑光电袭南宫北。

  南宫北狞笑着将扼在手中的黑衣少女一举,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所有的剑光都刺入了那个黑衣少女的身体,那黑衣少女惨叫连连中,血如泉涌,南宫北双手一合,那黑衣少女的颈子立刻被他扼断,喉管炸开似的将血喷了出来,头颅冲上了暗夜。

  剩下的六个黑衣少女一咬牙仗着剑又攻了上来,南宫北将手中的无头尸用力一甩重重向她们抛去,看着同伴的尸体她们显然是心有余悸,剑式大乱。

  在南宫北抛出无头尸同时,他也凌空纵起,扑在了最右边一个身在空中疾退的黑衣少女身上。

  只见他双臂飞扬,那身在空中的黑衣少女的四肢转瞬间就已被他撕断,血淋淋的伴着她腹腔内的内脏散落在地上。

  砰的一下,他压着那具已经没有了四肢和内脏的尸体落到了地上,然后开始拼命的撕咬吞食,此刻他那一头披散的银发似乎也变成了红色,他身上散发而出的死亡气息浓到了极点,呼啸而过的寒风也无法散去。

  他一面吞食着那具尸体,一面用死亡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剩下的五个少女。

  那五个黑衣少女显然也是惊骇到了极点,一动也不敢动的与南宫北对持,结局显而易见。

  “小茵,你一定要保持清醒的意识,千万不能昏迷!”小书开始了替袁茵处理伤口。袁茵艰难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一个魔法师只要意识还在,就能照样施出魔法。”小书望着外面血腥的场面道。

  “什么意思?”半靠着墙的我道。

  “你听好了,小茵从现在聚起你体内残存的魔念力,选择一个一击必杀的黑魔法开始咏唱吧!”小书沉声道。

  “攻击……对象?”袁茵用她微弱的声音道。

  “南宫北,等他杀死那几个黑衣少女后,就轮到我们了,所以我们必须……”

  我摇着头打断了小书的话:“胡说,小北不会杀我们的。”

  小书脸上掠过浅浅的冷笑:“笑话,南宫北现在是属于脑死状态,他没有任何的思维,只知道毁灭他身边所有的生命体,我们逃不了的。”

  “可是他是我们的……”

  这次换成小书插道:“相比之下,三条命的价值应该要超过他的一条命。“

  “不是这……么计算的……”袁茵道。

  “更何况他就算杀死我们之后,死亡暴走一结束,他也是绝无生机的,换而言之,如果我们杀了他,那只是提前结束了他的生命罢了,而且还保住了我们三个人性命,但如果不肯提前结束他的生命,那代价就是牺牲了四条命,塾重塾轻,你们自己考虑一下。”小书的声音中透着一着冷漠。

  但他的话却打动了我,只有这样做才是明智的。

  “小茵,快一点吧!不然就没时间了,南宫北只是精神异变,通过死亡暴走大大的增强了他的毁灭力量,但他的身体还是与原来一样脆弱的,只要你突然施出必杀魔法,我们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小书催道。

  “我……拒绝!”袁茵用颤抖着的声音道。

  “为什么?”小书皱起了眉头。

  “无论如何……我都下不了……手,因为他是……小北……”袁茵悲哀的道。

  “你别傻了,你一个人下不了手,会让我们三个全灭的。”

  袁茵闭上了眼睛:“老大……你的意思……”

  “小茵,杀了小北吧!这是不可以选择的事情!”我无奈的道。

  “啊~~~~~~”黑夜中惨叫连连,残肢血脏乱飞,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袁茵缓缓的睁开眼睛:“老大……对不起……原谅我这次不听你的话……”

  “可是,你不杀他,我们都会白白死掉的。”我忍着身上的痛楚吼了起来。

  “老大,你自己说的……如果靠舍弃重要的人的生命……可耻的活下去……比死还要可怕……”

  “傻瓜,不是的,我死不死都无所谓,可是你绝对不能死啊!我答应过要保护你的。”

  “十二岁那年吗……老大,我已经忘了……况且这次的决定权……在我手中……我说了不干就是不干……”她对我微笑道。

  “小茵理志一点,难道你不希望老大能活下去吗?”一直沉默的小书突然道。

  “我希望大家都能……活下去……包括小北……”

  小钟楼内死一般的沉寂。

  楼外的冷风中,南宫北用右手抓着最后一个黑衣少女的脚踝,用力的向地上砸去,几个来回,那个本来还能哭着惨叫[不要]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一具被砸得血肉模糊稀巴烂的残尸。

  南宫北现在果然如小书所说,他拥有的是毁灭力量而不是战斗力,他只知道用最原始最残忍的方法去毁灭周遭的生命。

  “嗷!”他突然发出了几声重重的低吼,将他的身体转向了我们,他右手用力一捏,那具残尸被他握住的脚踝立即粉碎折断,他将右手举到了他裂着的嘴前,伸出他鲜红的舌头,用力的舔着掌心那滩骨血之渍。

  “我们死得一定很惨!”小书无助的道。

  我和袁茵静静的看着那个平时懦弱到了极点的南宫北,此时携着一身血腥与重重的死亡气息向我们走来,莫名的恐惧几令我不能呼吸!我开始想象自己身首异处的模样……

  “老大……对不起……”袁茵突然道。

  我拼命想挤出一个微笑,但却怎么都办不到。

  “啊……”随着小书一声痛呼,血溅了我一脸,而他的肩头已经被闯进来的南宫北活生生的撕下了一块肉。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