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剑玄门徒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4893 2003.04.26 14:24

    

  “为什么?”我惊讶的看着楚楚可怜的商岚妍。

  “不为什么,你自己走吧!别管我。”她低着她的绝世容颜黯然道。

  “我……我怎么能不管你呢?”面对着她,我结结巴巴的道,门外的沙暴越来越狂。

  “我和你没有关系,所以请你不要多管我的闲事。”她突然抬起了头,眼中露出坚毅的目光。

  “怎么能没有关系,我和你……”在她的面前,我觉得自己像头笨拙的驴。

  “那只是任务而已,你快走吧,如果被发现了,我怕你难逃一死。”她将目光投向了我的身后。

  “可是你,我不能让那个恶心的男人……”

  她打断了我的话:“你不用多说了,我有我自己的决定。”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我急了。

  “到这里来……还不是为了你。”她苦笑道。

  “为了我?”我惊道。

  “不是为你,我和夏怒为什么要大老远的跑到这大漠中来。”她幽幽的叹息道。

  “我?对了,我想到了,我必须要带你走,因为你的肚中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就是我带你走的理由。”我突然灵机一动。

  “这个理由已经不存在了。”她淡淡的道,话语中带着一丝苦涩。

  “难道没有怀上……”

  “当时虽然成功了,但三天之后就没有了迹象,我们魔族的三大长老也查不了原因。”她看着我道。

  这时我心头雪亮,原来是怀上我的孩子之后,又因为不明的原因而失败了?魔族的三大长老都查不出?看来这其中必有什么蹊跷?

  而她所言的到大漠来找我,目的很清楚,显然是想再来一次,而此时此刻估计魔族三长老在魔宫准备魔王哈特雷斯复活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刻,所以才让夏怒陪着她赶到大漠寻我,不想半路上却遇到了黑衣兵团的黑雷。

  “是这样的话,你就更应该跟着我走了。”我笑得非常的勉强。

  “不行,我要在这等他来救我,他一定会来的。”柔弱的商岚妍斩钉截铁的道。

  “黑衣兵团高手如云,我也是机缘巧合才能见到你,你先跟我走吧!”我劝道。

  “不行,我在这里等着他,他说了他会来救我的。”商岚妍摇头道。

  “可是,你不是要找我吗?难道你不管你们的魔族大计了?”

  她淡淡一笑,那双美丽明亮的大眼睛看着门外漆黑的天空:“如果没有他,魔族的大计对我来说又算个屁!”

  我做梦也想不到,外表如此柔弱纤美的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此时此刻我才算了解到真正的她。

  真实的她与我印象中的她完全是两个极端,但我对她的好感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有一种更想将她拥在怀中的冲动。

  “你被我的外表所欺骗了吧!快走吧!如果他能救我出去的话,我一定还会去找你的。”她柔声道。

  “找我,然后用我的孩子做为圣婴祭献给魔王哈特雷斯吗?你不觉得这样太残酷了?”我听到她开口闭口的他,心中顽为不是滋味。

  “你错了,你的孩子不是祭献给魔王哈特雷斯,而是成为魔王哈特雷斯复活的载体……你快走吧!”她淡淡的道。

  “我不走!除非你跟我走。”我只想将她救走。

  “你当然不能走了,因为你想走也走不了拉,我的好师弟。”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商岚妍看着我的身后惊道:“马二先生,你来了,不关他的事,你让他走吧!”

  我急忙转回头去,先是一惊然后马上镇定了下来,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想不到是冯公子,我怎么没想到马二就是冯!”

  此时已经换了一身黑色劲装的冯德,身长玉立的站在门外,眼中带着坏坏的笑:“还冯公子什么,现在你得叫我师兄了,大家可都是剑玄门下弟子。”

  “你们认识?”商岚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冯德。

  “谁认识这个混蛋,姓冯的,想不到是你在背地里操纵黑衣兵团的黑雷,那天在城外追杀紫电时,你就在黑雷身边吧?”我冷道。

  他哈哈一笑:“正是在下,不过操纵二字可不敢当,黑雷团长英明神武,我何能操之?不过那天夜晚我也认出了假扮武林高手救紫电的人是师弟你。”

  “彼此彼此,冯公子的师弟我可不敢当,我可还想活得长命一点。”我将负在身上的剑握在了手中。

  商岚妍见我和冯德你一言我一语的,显然是弄得一头雾水,她索性就闭上了眼睛,一副与她无关的表情。

  “我想那半本剑玄录你也看了吧?既然看了大家就都是同门了,为兄我虚长你几岁,自然得算是你的师兄了,既然你还想活得长命一点,看在同门之谊的情份上,把那半本剑玄录交出来,师兄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他笑眯眯的道。

  “没有了裂天之剑,你有几分自信能打得过我?现在鹿死谁手尚未得知。”我横剑冷笑。

  “没有了裂天之剑,但我却有了剑玄录,虽然只是半本,以师兄我的聪明才智也算是得益不少,实不瞒师弟你,我体内的玄剑之胎已经形成了!”他柔声道。

  “那可要恭喜你了,祝你早日生下玄剑之子了。”我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

  “师弟见笑了,没有师弟手中那半本剑玄录,我如何能够大成,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师弟你体内也应该有了玄剑之胎。”他轻道。

  “哼!”我不置可否的看着他。

  “看来师弟你对剑玄录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其实只要接触到剑玄录之人,不管能否理解,只要记忆中存在了剑玄录十分之一内容以上,玄剑之气胎就会在你体内的气海中形成,然后一年后就是胎爆之时,如果在胎爆之时,你尚悟不透剑玄录十分之一的内容,那就会胎爆而粉身碎骨,如果悟透了那十分之一的内容,那玄剑之胎就会转化为玄剑之珠,一年后又是生死关头,直至玄剑之核、玄剑之心、剑玄之茧!古往今来据说只有钢玄国和藏剑族的创始人师纪天达到了第五层即剑玄之茧,最后破茧而出,成为了唯一一个将剑玄录完全参透之人,并因此拥有了灭世之力。”

  “唯一一个完全参透之人?那这剑玄录是谁写的?”

  “这自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东西的出处已经无从考证,师弟你还是乖乖的把书交给我吧!否则你休想活着离开之儿。”他对我伸出了一只手。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还有帮手,既然大家都是同门了,你要书是吧!是不是这半……”我说话之间从怀中将那半本剑玄录掏了出来,掌心祭起微弱的照明火,但这火势也足够将这半截剑玄录燃烧起来了。

  冯德面色大变中,我手中的半截剑玄录已经燃烧了起来。

  我将剑一横,淡淡一笑:“不要过来,怎么样?师兄,开心吗?如果你非常想得到这半截已经烧毁的剑玄录,我倒是有一个法子。”

  他冷着脸:“是吗?”

  “就是用火将你烧死,估计这样你十有八九能再见到那半截剑玄录。”我哈哈大笑,第一次看到冯德气急败坏的模样,教我如何能不开心?

  他竟然也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是师弟贴心,不过你放心,那半截剑玄录跑不了。”

  我停住了笑声:“怎么个跑不了?”

  “师弟既然敢把书烧了,自然是全都记在了脑中,我抓住师弟慢慢的……嘿嘿……那半截剑玄录不是又出来了吗?”他仰天狂笑。

  我嘴角抽到了几下:“你别做梦了,就算把我杀了,你也别想得到我的这一部分剑玄录,我大不了就是一死,但我死了之后,我看你怎么用你那半本书来悟透剑玄录,一年以后,你的剑胎自会爆裂,我在阴间等着你的光临就是了。”

  “看来师弟是准备来个鱼死网破了?”冯德笑得非常从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所以,师兄你最好把我放了,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我冷着脸道。

  “既然大家都是同门了,放你自然是小事一桩,但我就怕你舍不得离开我。”他眼中寒芒一闪。

  “难道你想用这个魔族的女人来要胁我?你太天真了。”我不屑的道。

  “这个女人现在是黑衣兵团黑雷团长的至爱,我哪敢用她要胁你,要用也得用你那几个同伴啊!”冯德笑了。

  “他们在哪儿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本事你去把他们抓住。”我的一颗心突然悬了起来。

  “师弟你既然能在这里出现,他们自然也在这沙宇神庙的某处,而且你的同伴中还有一名中了魔焚毁杀,行动更是非常的不方便,现在风大沙大,不太好找,风一停了,他们自是插翅难飞了,到时把他们抓在手中,我看师弟你舍得走?”他缓缓的道。

  听着他的话,我头几乎都要变大了,这个王八蛋太厉害了。

  剑光一闪,我一剑架在了双目紧闭的商岚妍的玉颈上:“那现在你们团长的最爱在我的手中,我看你让不让我走。”

  冯德哈哈大笑:“师弟你真是够天真的,你以为我是黑衣兵团的人吗?你以为你剑下那贱人是我的女人吗?要杀快一点,手别哆嗦啊!我看你还挺喜欢她的吗?”

  “我把她杀了,黑雷团长定会怪罪于你吧!”

  “杀她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他怪我干什么?你爱杀便杀,哪来那么多废话,而且现在黑雷团长因为昨夜与魔族战士一战,现在正在调息,这里我说了算。”冯德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我发现自己一到他面前总是有一种处于下风的感觉,心都被他搅乱了。

  商岚妍仍然紧闭着美丽的双目,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师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了就看师兄我的了。”他笑盈盈的看着焦燥不安的我。

  “当然有。”我轻道。

  “什么?”

  “冯德你这个王八蛋,我劈死你。”说话之间我已一剑递了出去,剑光如矢,真射他的胸口。他淡淡一笑:“师弟身手了得,我自不是对手,为了让师弟玩个尽兴,我就替你找两个高手玩玩吧!”

  “不用了!你就成。”我口中说着话,长剑疾刺,虚虚实实数十剑都指向了他全身致命要穴。很快他就要退到了墙壁,他一声轻笑:“阴阳童子,你们还不出来。”

  只觉眼前一花,两条人影从地道口射了上来,一股寒流一股炎气从左右向我袭来。

  我哪敢硬接,立即一个后空翻避了开来,定住身形之后,只觉左半身冰凉右半身灼热,还好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阴阳童子,这是我的师弟,你们好好招待他,记住千万不能杀了他,我还有重要的东西要问他。”冯德吩咐道。

  “是马二先生。”阴阳童子异口同声的答应着,又闪电一般从两边向我出手。

  我刚要挥剑,一寒一炎两股掌浪又向我袭来,在他们二个默契的配合下,我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毕竟我的实力和他们之中一个人相比就已经差了一大截,更别说两个了,无法抵抗的我只有退,节节败退之后,死守在墙角的我成了困兽斗,阴阳童子他们二人的身体根本就不与我接触,只是凭着他们强大的气浪来进攻我。那个阳童子显然是记恨我在凤都城中对他出手,他下手要比阴童子重得多。

  “师弟乖乖的把剑放下,我这个做师兄的绝不为难你。”冯德轻道。

  现在我终于完全的体会到没有内气的痛苦了,又是两股令人窒息的气浪袭来,我急忙双手护在胸前,就在这时阴阳童子闪电一般混在他们发出的气浪当中向我袭来,他们二人分别出手在我左右胁下划过,我只觉得全身一麻就瘫在了地上。

  “好了,阴阳童子,你们把我师弟带到我的房间去,我有事要和他好好谈谈。”冯德轻笑声中,我已经被阴阳童子一个抬手的一抬脚举了起来。

  “我没什么和你谈的,你这个混蛋。”我气急败坏的道。

  “这里怎么吵吵嚷嚷的,你们不可吵了我美人儿的清静。”不知何时,身着黑色金属软甲英武逼人的黑雷也从地道下翻了上来。

  冯德面色一变:“没什么,只是在下的一点私事。”

  “是吗?我总觉得这个人好面熟。”黑雷迷惑的看了我一眼。

  “他是在下的师弟,现在在下和他有一些师门急事,事后我自然会将前因后果如实向团长大人禀报的……”冯德低下了头。

  他心里面打什么算盘我自然知道,我可不会让他这么轻松。

  既然这难得的机会来了,我岂能不加利用,我立即大叫道:“团长大人,你想要剑玄录吗?在下可以向你奉上。”

  冯德面色一变,但要阻止我已然来不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