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暗算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510 2003.09.07 21:49

    

  “老大,我受够了那个老女人!”

  “小茵,再忍耐一下,再过几天,失落之都一开启,我们就各走各的了。”

  “我为什么要忍耐?都怪你硬把她拉过来!”

  “我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你倒是说得大义凛然,你有没有替我想过,我都快要被她折磨死了。”

  “你不是说从小就向往灰姑娘的生活吗?现在好了,我替你弄一继母,让你好好体会一下灰姑娘当年的心情。”

  “老大,人家想要的是王子。”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不被继母虐待,怎么能被王子热吻,继母这种生物在浪漫的故事中总是不可避免要存在的。”

  “老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让她来做灰姑娘,我做继母好了。”

  “继母这种丑陋的角色怎么能由清纯可爱美丽的你来饰演呢?这样的话也太没有说服力了吧!”

  “说的也是,不过身为新一代美少女的领袖人物,我总不能老局限于本色演出吧?我已经决定了,我这次一定要挑战与自己截然不同的形象,我要突破自我!”

  “问题是她演继母上瘾了,怎么可能让位?”

  “我不管,她是你找来的,她不肯做灰姑娘,那就委屈老大你反串一下吧,让我这个临时继母好好地体验一下滥用家庭暴力的感觉。”

  “……”

  “不行,我绝不离开,让一个未成年超级美少女露宿街头,由此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你能负责吗?”金发少女玲玲带着山藏也出现在了“飞鸟巢”的接待大厅当中。

  “老大,这次我可是绝对不会再收留她们了。”与我一道躲在楼上拐角处的袁茵小声地道。

  “我知道了!”摸着自己身体上“家庭暴力”留下的众多痕迹,我咬着牙道。

  “这位小姐,真是非常抱歉,我们已经没有多的房间了。”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想令你们为难,这样吧!我就委屈一下自己,你告诉我,现在这旅馆中哪位哥哥最帅,我就凑合着和他挤一下好啦!”

  招待员:“……”

  “放心啦!和他睡觉的时候,我会效法梁山伯与祝英台一起睡觉时的方法,就是在我和他的身体之间放一碗水。”

  “主人,这碗水估计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山藏挠着头道。

  “谁说没有用,我一激动就很容易口渴,上了床再去找水喝多麻烦!”

  山藏:“……”

  “两位还是请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吧!”一身黑衣的招待员收起了笑容,准备变脸。

  “等一等,山藏,我们好像有预定房间吧!”玲玲一副突然想起了什么的表情。

  “这个……目前我们剩下的房间都是超级贵宾房,您确定您有预定?”招待员谨慎地道。

  “放心啦!你又不帅,我骗你干什么?我们预定的名字是“野望之月”,密码是1397732859235。”玲玲微笑道。

  “老大,这个小丫头是什么来头?竟然能预定到超级贵宾房,比我们房间的档次还高?”袁茵愤愤不平地道。

  “这必须得亲自问她了。”我沉声道。

  笑容可掬的黑衣招待员很快就拿着一把水晶钥匙走了过来:“刚才真是失礼了,您的确是预定了房间,您的房间在四楼三号。”

  “这钥匙好漂亮噢!”玲玲刚要伸手去接,却被山藏阻止了:“主人,这钥匙您不能碰!”

  “为什么?”玲玲迷惑不解地看着山藏。

  “主人您等一等。”山藏让一头雾水的黑衣接待员将那水晶钥匙放置于他自己的左掌掌心处。

  “客人这是什么意思?”

  山藏双手合掌,口中似乎在念着什么东西,那接待员手中的水晶钥匙突然蠕动了起来!很快那把水晶钥匙就褪却了美丽的色彩,变成了一条丑陋的紫色小虫。

  “老大,那是变形虫!”袁茵失声惊道。

  我却听到那接待员一声惨叫后,那紫色的变形虫已经从他的掌心钻进了他的身体,而他手掌上没有任何破损的痕迹!

  接待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面色发紫的黑衣接待员身上,山藏却用力一腿将那黑衣接待员踢飞,就在那痛苦嚎叫的黑衣接待员弹到空中之际,突然“轰”的一声,他整个人炸了开来。

  接待大厅中所有的人都面色大变,玲玲扑进了山藏怀中不住地惊叫。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麻烦出来一下。”山藏一面安抚着玲玲一面镇定地道。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袁茵颤声道。

  “看看是有人要暗杀预定那个房间的人。”

  旅馆中其他的工作人员似乎习以为常地用极快的动作开始清理现场,而一个紫色长发披肩,俊朗高大身着黑衣制服的男子则缓步向玲玲她们走去,他有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我就是死幻之城飞鸟巢的负责人飞鹰,发生这样的意外,非常抱歉。”

  “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钥匙是变形炸弹虫,我的主人就危险了,这并不是抱歉就可以解决的。”山藏沉声道。

  “这是意外,我们也没想到敝店提供给客人的钥匙会出现这种状况,一定是有人偷换了我们的钥匙。”飞鹰不住地鞠躬:“我们愿意赔偿客人的一切损失,还有向客人您免费提供一切服务。”

  “我也相信这件事不会是你们飞鸟巢所为,不过请尽快把凶手找出来,我不希望我的主人一直置身于危险之中。”

  “这……这是肯定的。”

  “真的能向我提供一切免费服务吗?”玲玲从山藏怀中离开后,一直在打量飞鹰。

  “这个自然。”飞鹰微笑道。

  “因为这次的事件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我希望我所受到的服务能来自让我信赖的你。”玲玲飞快地眨着眼睛。

  “这个……我尽力而为吧!”

  “你可以替我端茶吗?因为我口渴。”

  “没问题。”

  “你可以和我聊天吗?因为我无聊。”

  “没……问题。”

  “你可以今天晚上陪我睡觉吗?因为我寂寞。”

  “……”

  飞鸟巢的餐厅内,除了花火与行动尚不方便的****,我们个几个在白龙号上结识的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讨厌死了,现在死幻之城里充满了暗杀与决斗。”绿莹皱起了眉头。

  “少装出一副正义朋友的嘴脸,你应该高兴啊!你赚钱的机会来了。”袁茵不以为然地道。

  “赚个屁,一出手都不留活口,简直是在断我们医生的生路嘛!”

  “死了很多人吗?如果其中有帅哥的话那就太可怜了。”玲玲看着自己手中的玻璃杯。

  “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东西的时候,各位还是谈一下自己来死幻之城的目的吧!”我非常关心这些“同伴”的目的。

  “钱钱钱!只要是能卖出大价钱的东西,我都非常感兴趣。”绿莹淡淡地道。

  “帅哥帅哥帅哥!凡是帅哥出没的地方,我都非常感兴趣。”玲玲也兴奋地道。

  “在这种非常时期,在飞鸟巢预定了超级贵宾房,只为了看帅哥?实在无法令人信服。”二号冷冷地道。

  “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战斗的时候,这种非常时期与地点,是最容易找到自己心上人的。”玲玲憧憬地道。

  “哈兹无尔出现的时候,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二号用刀锋般锐利的眼神盯着玲玲的眼睛。

  “哈兹无尔?哈兹无尔是什么东西?”玲玲转身询问山藏。

  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山藏沉声道:“哈兹无尔,传说中魔族最年轻的一位长老,同时也是最强的一位。”

  “我们有遇到他吗?我们当时只是见绿莹离开了,也就跟着走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人家真的不清楚啦!”玲玲委屈地道。

  “小妹妹,别把我给扯上了,告诉我们吧!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住入飞鸟巢只有九间的超级贵宾房?”绿莹意味深长地道。

  “我住的是超级贵宾房吗?”玲玲一副惊愕的表情:“房间都是我老妈订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信你们可以问山藏。”

  “行了,你们干吗像审犯人一样逼问玲玲,她还是个孩子啦!”袁茵大声地道。

  “那我们就不说这个了,你们谁知道目前入住飞鸟巢九间超级贵宾房的究竟是些什么人?”我岔开了围绕着玲玲的话题。

  “这个我倒是调查了一下!各位想了解的话,麻烦男人婆在这里签个字。”绿莹眼睛一亮,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账本。

  满脸不情愿的袁茵还是在签了名之后狠狠地将帐本摔给绿莹。

  “超级贵宾房一共有九间,目前尚有三间是空的,已经入住的六间房中,玲玲和山藏共占一间,一个叫志的神秘少年占一间,一个没有署名的黑衣鬼面男子占一间,来自长城帝国的“紫兽金妖”慕荣兄妹各占一间,来自野望大陆国的“虫使”韦伯也占一间。”

  “我记得那黑衣鬼面男子是拥有两间房,也就是说剩下的三间房中,只有两间的主人还是未知。”我轻道。

  “看来这次有些古怪,九间超级贵宾房中只有“紫兽金妖”与“虫使”的身份是明确的,其他的客人的身份都非常神秘。”二号皱起了眉头。

  “不错,我原来也是估计入住超级贵宾房的人一定都是闻名天下的人物,没想到却是一堆来历不明之徒。”绿莹点了点头。

  “而且按理说应该出现的各大势力与各国的顶尖高手都没有出现,现在距离失落之门开启只还有四天了,也就是说离圣妖一族现身进行“特殊试练日”只有三天的时间了!超级高手们难道对失落之都没有兴趣?”二号迷惑地道。

  “也许绝顶高手们最后一刻才会现身吧?又或者这失落之门开启本身就是一个阴谋!”我的话一出,所有的人脸色都为之一变。

  “哪有这么多阴谋,老大你也想太多了吧?”袁茵不假思索地道:“不过,说到阴谋,我倒想起了玲玲被变形虫袭击一事,你们说凶手会是谁?”

  “其实只要查一查这个旅馆中客人的资料,谁下的手就已经很明显了。”绿莹耸了耸肩。

  “变形虫这种东西,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能控制,如果要找疑凶的话,我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虫使”韦伯。”袁茵说出了我们大家藏在心中没有说出的话。

  玲玲立即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是他,要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少女,野望大陆一国之国师韦伯怎么可能对我出手,不可能的,山藏你说对不对?”

  “是的,主人。”

  “你们一定要自欺欺人的话,别人也不能说什么,你们要隐瞒身份的话,别人就算想帮你们也帮不了什么,我的话说完了。”绿莹站了起来。

  “人家真的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玲玲撅起了诱人的小嘴。

  “我先走了,我有些困,要早一点休息,你们吃得开心一点。”绿莹转身离去。

  “为什么每次吃饭都是她先离开?”玲玲疑惑地道。

  “这是她的习惯,先走的人不用付帐。”袁茵恨恨地道。

  “看来你很了解她吗?果然是同居者呀!”我笑道。

  “这还不都是你害的。”袁茵怒道。

  “二号,你在想什么?”我忙避开了袁茵的发难。

  二号望着窗外渐渐发黑的天空喃喃地道:“我在想主角们还没有登场,配角就杀作了一团,真有意思!”

  “绿莹,开门!”正要入睡的我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山藏急促的声音,她似乎拼命地敲打着隔壁袁茵的房间。

  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行动尚不方便的****:“我去看看,你别动!”

  我打开房门时,睡眼惺忪的绿莹打着呵欠:“有什么事吗?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大事不好了!袁茵她陷入了昏迷状态。”山藏颤声道。

  我脑子嗡的响了一下,我一个箭步冲到山藏身前,用力地抓住她的双肩:“怎么回事?小茵现在哪儿?”

  “她现在在我和主人的房间里,她刚才还和我的主人聊着聊着就突然倒了下去,然后就陷入了昏迷状态。”

  “妈的,男人婆在搞什么鬼?二号不是一直在她身边的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绿莹的声音转瞬间就被我抛到了脑后,不顾一切的我冲了四楼超级贵宾层玲玲的房间。

  房门大开着,面色铁青的二号和手足无措的玲玲站在床边,而面色苍白的袁茵则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她的确如山藏所说的一般陷入了昏迷状态!

  “怎么回事?”喘着气的我冲到了床前。

  “我……我不知道,刚才她还在笑,突然就倒下去了?”玲玲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我一直在门外,而山藏则在她们身边,直到她倒下之前,我们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我在想会不会是她西门家的血统引发的问题?”二号沉声道。

  “让我来看看,你们先全都闭嘴。”绿莹快步冲了进来,这次她竟然没有提钱。

  我们所有的人都屏住了气,看着绿莹将手搭在袁茵的脉门上,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绿莹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在变化,越变越难看。

  当绿莹松开袁茵的手时,我觉得自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绿莹这样难看的脸色。

  “怎么样?”二号急道。

  “妈的,男人婆怎么会这么倒霉。”绿莹喃喃地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声音一直在颤抖。

  “她被虫咬了,是“日夜过敏虫”!”

  “日夜过敏虫?”二号的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更难看了。

  “什么是日夜过敏虫?”玲玲小声地道。

  “日夜过敏虫是一种体积与微尘相当的特殊昆虫,如果人在白天被它咬了,天一黑那个人便会死去,如果是在天黑时被它咬了,天一亮那个被咬的人也会过敏而死。”绿莹咬着牙道。

  “这样的虫其极稀有,一般的人是无法察觉它存在的,恐怕没有S级的感应力,根本就无法躲过它的袭击。”二号接道。

  “妈的,为什么房间里有三个人,它谁都不咬,偏偏要咬男人婆,这要怎么办才好?”绿莹的表情不比我好看,显然她在担心自己的钱。

  “那虫现在还在吗?”玲玲担忧地道。

  “那虫咬过人之后就会死去。”绿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才好?”我用求助的眼神望着绿莹。

  “马上想办法去弄解药,否则天一亮男人婆就会死去。”绿莹一字一句地道。

  “那还等什么,去找那个野望大陆国的国师“虫使”韦伯……”我话说到一半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他半个小时前已经离开了,当时我没有注意,现在一回想,他一定是逃走了。”戴着眼镜的神秘黑发少年志突然出现在敞开着的门前,他今天穿着一袭白衣。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来干什么?”二号的声音变冷了。

  “我只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我不希望看着一个这么可爱的少女就此丧命,所以然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志扶了扶眼镜。

  “现在别的都不要说,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解药。”绿莹大声地道。

  “我比较擅长追踪之术而且也非常了解这附近的地型,你们谁和我一起去追“虫使”韦伯?”志诚挚地道。

  “我跟你去!”我不假思索地道:“二号你就和山藏留在这里控制局面。”

  二号点了点头:“这样也好,不过你千万不要太相信好心的陌生人。”

  志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们就快出发吧!天亮以前一定要赶回来,你们大约有八个小时的时间!”绿莹急道。

  “他既然已经在半个小时前离开了,要追上他的确已经是非常困难了,不过希望你们能好运。”山藏道。

  志看了我一眼:“跟我来吧!”

  我点了点头,与他一道从大床边的窗户一跃而出,窗外是一轮弯弯的新月。

  我在他的带领下很快就离开了死幻之城进入了黝黑的死幻之森。

  “你真的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吗?我可是一点都感觉不到。”我担心地道,目前这个神秘的黑衣少年志被我看作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在他身上放置了某样东西,无论他逃得多远,我都能感应到他!”志一面神秘地说着一面飞快地窜上了一棵参天大树。

  我紧跟着他跃到了这棵高达数十米的参天老树之顶,一身白衣的他停住了身形,对着月亮的方向闭上眼睛,风掠过我们的身边,我们立身的树枝不断随风起伏。

  我心中充满了迷惑,他在“虫使”韦伯身上放置了某样东西?难道他有先见之明?他又究竟是什么人?但此时我却不敢打扰他。

  “好了!我感应到他的方向了!”志张开双眼微笑地指着月下的南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