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最后的吸血族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718 2003.04.26 13:42

    

  “小北,你住手!”半靠着墙的我眼睁睁的看着小书肩头被南宫北抓出一个鲜血狂涌的窟窿,我却只有干吼的道。

  “没有用的……他是脑死状态……”痛苦得全身收缩的小书闭上了眼睛。

  南宫北将左手一收,他左手里握着的那块小书的肉立即变成了一滩血汁,他低低的吼了一声,狰狞的露出他的一口白牙,右手对准小书的脑袋高高的举起,他准备一掌将小书的脑袋拍个稀巴烂。

  他身上那浓郁的腐尸般的死亡气息此刻好象透过我的皮肤进入了我的身体一般,我竟有一种自己也要腐烂了的感觉。

  “小北……不要……”奄奄一息的袁茵始终都不肯向南宫北出手。

  南宫北用空洞的眼睛扫了她一眼,右手停在了空中。

  在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象静止了一般,只剩下彼此的心跳与小书的血流到地上的声音。

  南宫北不是脑死了吗?他难道能听袁茵的话?

  突然我发现有一些不对劲,面目狰狞的南宫北躬下了身子,两只耳朵耸起,似在倾听什么?

  他停止了对我们的攻击,缓缓的向外爬去,一头银发满身血污的他此时就如一只狂暴的野兽一般。

  我凝神一听,在风中隐隐听到了若有若无的笛声。

  背靠着墙等死的小书也睁开了眼睛:“外面有人!”

  我忙向外看去,这时才发现外面那些黑衣少女的残尸中多了一个束着长长马尾的白衣少女,夜色朦胧,我无法看清她的面目,只能看见她唇边横着一只晶莹的玉笛,那若有若无的凄厉笛声就是她奏出的。

  “咦?原来不是[吸血丧尸]看来我搞错了?那他怎么会对我的笛声有感应……”她戚着眉头,垂下了手中的笛子。

  就在她手中的笛子离开嘴唇的一瞬间,爬在地上的南宫北突然暴走,闪电一般扑向那个白衣少女。

  那白衣少女一声惊叫,平空拔起,一飞冲天。

  聚然扑空的南宫北身在空中双手在自己脚掌上一拍,借这一拍之力,人未落地又流星似的疾射向那凭空拔起的白衣少女。

  冲到高空正在回落的白衣少女将手中笛子向上一抛,那笛子立即旅转着呜呜的飞上天空,她立即双掌一个胸前交叉,居高临下猛的拍向野兽般扑向她的南宫北。

  两团白色的雾气从她的双掌中涌出疾射南宫北。

  小书失声惊道:“凝血真气!”

  南宫北却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一声低吼扎进了白衣少女双掌放出的凝血真气中。

  一声惨叫,那白衣少女掩着胸口,向后连续空翻,血洒了一地,很显然她受伤了,从左胸到小腹多了五条长长的血色抓印,但不知道伤势深浅?

  中了她凝血真气的南宫北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与她分开后,双足在地上一弓,闪电一般射向正在连续后空翻想逃开的白衣少女,南宫北要在白衣少女落地之前再次击杀。

  南宫北由死亡暴走引发的毁灭能力真的太恐怖了!

  “生,快救我!”白衣少女一面向后落一面盯着闪电般迫近的南宫北。

  砰的一下,南宫北重重的撞在了一个高大的黑影之上,被向后疾的弹了回去,南宫北翻了一个空心筋斗灵活的落在了地上。

  那白衣少女此时已经藏在了那个黑影身后,抚着胸口重重的喘着气。

  那黑影则张开双臂要保护白衣少女的样子。

  这时我定睛看向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高大黑影,因为那黑影身上披着一块斗篷似的黑布,那黑布几乎把黑影遮了个严严实实,不过从身形上估计应该是一个很高大的男子。

  白衣少女抓住黑布的一解,用力一扯,那片抖篷似的黑布便飘了起来,黑布下铁塔般的男子也现出了身形。

  “老大,那是[超级吸血丧尸]!”小书压着嗓子道。

  我曾听小书说过被吸血族咬过的人在七天以后只要尸体不被毁灭就会变成供吸血族驱使的吸血丧尸,那这超级吸血丧尸又是怎么一回事?

  “生,他不是我们的同伴,咬死他。”躲在黑影身后的白衣少女厉声道。

  那黑影立即缓缓的迈着步伐向南宫北逼近,这时我才得以看清这黑影的面目,全身上下不但都已经腐烂得面目全非,而且身上还着一种粘稠的蓝色液体,不过从风掠过他的身体带过来的味道判断,他竟没有一丝异味。

  “这个[超级吸血丧尸]最起码也活了两百年以上了,到了尸臭全无的境界,看来离变身已经不远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和死亡暴走的南宫北一战?”小书喃喃的道。

  “什么变身?”我问道。

  “当然是尸变了,由[吸血族]咬过的人很快就会变成[吸血丧尸],但一般寿命都不会达到一百年,但如果经过特殊的方式处理,也就是吸血族的人以自己的鲜血供养,一旦能活到两百年以上,就可能进行第一次尸变,尸臭消失,活到三百年以上则能肉体再生,也就是外表恢复与常人无二,五百年以上更能死脑重新激活,拥有自己的思维,当然每次变身战斗力都会大副度提升!”小书紧盯着与南宫北斗成了一团的[超级吸血丧尸]。

  此时我的心情却异常复杂,不知应该希望谁取胜?南宫北胜我们则死,但这丧尸胜了我们又能如何?

  “不知谁会获胜?”袁茵也关切的望着楼外的战局。

  “无论谁获胜,我们可能都讨不到好处,首先我们不知道这白衣少女是不是冯德的合伙人?如果是,她赢了,我们必死无疑,但是如果不是,我们也很难有生还的机会,早已被人类视为比瘟疫更可怕的吸血族,是不会留下自己的踪迹,她一定会杀我们灭口,事情越变越复杂了。”我想不到小书在这个时候还能镇静的分析局势,小书这份惊人的冷静真是令我佩服万分,他似乎忘了自己身上已经少了一块肉似的。

  这时我才发现死亡暴走的南宫北,对那个超级吸血丧尸也有所顾忌,顾忌是来自于那吸丧尸墨绿色的尸液,显然那尸液随着丧尸战斗力的凝聚,变得腐蚀性极强!从他的身上流到地上以后,烟尘四起。

  “生,快杀死他,他好可怕!”白衣少女的脸苍白得吓人,南宫北可怕,那具丧尸也够可怕的。

  “姑娘你是吸血族吧!”小书突然大声的道。

  那白衣少女迷惑的朝我们钟楼这个方向望来,她看不清黑暗中的我们。

  “快捡起你那把可以驱使脑死兽的笛子……”

  小书大声警示声中,南宫北抖了抖银发上的血,躬着腰从地上站了起来,裂开大嘴笑了,空洞的眼神中死亡气息爆炸似的射出,他也在凝聚毁灭力量。

  那吸血丧尸一张嘴将一道墨绿色的尸液各南宫北激射而出,南宫北低低跃进,用我肉眼几乎无法捕捉到的速度避过了那道尸液凌空与吸血丧尸擦身而过,只见他手臂一甩,手掌用力的拍过那丧尸的脑袋,嘭的一下,那丧尸的脑袋被他拍了个稀巴烂,绿色的尸液四处横飞。

  他的手冒起了白烟,他的手显然在拍烂丧尸头颅时也被尸液灼伤。

  那无头丧尸轰然倒地。

  “这尸液有毒吧?”我看着南宫北的手轻道。

  “有毒,而且是极厉害的神经性巨毒,但对脑死已经停止了神经控制的南宫北来说却是没有多大伤害力。”小书道。

  “生,你把生还给我!”白衣少女对小书的警告置之一理,却哭喊着向正在舔手的南宫北扑了过去。

  南宫北立即闪电一般转身迎敌,他左手无力的低垂着,右手一个直拳透过了白衣少女全力而为的那两道凝血真气,重重的打在白衣少女胸前,白衣少女哇的喷出了一逢血雨,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倒飞,她一身白衣此刻也被鲜血染成了桃色。

  “看来她完蛋了。”我不禁有些同命相怜的味道。

  “那道未必,老大,你太小看吸血族的人的生命力了!”小书摇头否定了我的话。

  果然,打出一个重拳的南宫北,又狂风一般的向白衣少女追去,只在一瞬之间,南宫北就赶上了倒飞的白衣少女,南宫北一个躬身跃起,空中劫向白衣少女,流星雨般的拳头罩向了她。

  白衣少女见状,双眼一睁,猛的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口,露出了一口耀眼的白牙,尤其是她的那两颗长长獠牙令人不寒百栗,随着她一声怒吼,一道红色的光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

  南宫北猝防不及,被那道红色的光正中身前,他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然后他身上冒出了无数缕受到攻击而产生的白烟。

  “这是她自身的[战血]!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丫头现在用自己身体里面的精血化为能量攻击南宫北,但是她身体里面的精血是有限的,当精血耗尽之时,她也将自行灭亡。”小书话音刚落,南宫北又爬了起来,低垂着双手,冷冷的看着另一端的白衣少女。

  冷风突起,南宫北用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带着残象跃起,所谓的残象正是因为南宫北的速度太快以致让用眼睛捕捉他身影的我,眼里出现了他残留的影象。

  他倏的跃到白衣少女身前,凌空一抓抓向她的头顶,白衣少女也不闪避,仰起头,张大嘴,一声巨吼,一道喷射而出的红光罩住了南宫北的全身,全身冒烟的南宫北被这力量击得飞出了老远。

  白衣少女抹了抹嘴角的血,凄凄的道:“反正生也被你杀了,你就连我也杀了吧!”她的生当然是指那具与南宫北交手一招便被打爆了头的吸血丧尸。

  “这个笨丫头,她这样的打法简直就和送死没有差别!”小书一面说着一面向门口移去。

  “她能杀死南宫也说不定?”我看着外面道。

  “这样的打法,死的一定是她,南宫北现在已经是属于脑死状态,不管伤得多重他根本都感觉不到任何痛苦,除非这丫头能找准机会将南宫北一击必杀,否则她毫无胜算,所以现在照她的能力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干掉南宫北,看来只能让我来冒一次险了。”

  我惊道:“你怎么冒险?你不是没有战斗能力吗?”

  “我虽然不会战斗,但吹笛子我总是会的,如果我能拿到那个吸血族少女的那支[心尸之笛],也许会出现转机!”小书回头对我道。

  “南宫北现在不是脑死,那笛子能对他起作用吗?”我看着楼外拼死抵抗南宫北的吸血族少女。

  “这支由[天蚀之玉]打造的吸血族至宝[心尸之笛]是专门来控制吸血族的吸血丧尸的,而吸血丧尸也和南宫北一样属于脑死状态,都是凭着跳动心脏产生本能反应,所以南宫北开始才会被的笛声所吸引,而且我吹笛子的目的不在于暂时安抚南宫北,而且是希望……老大我去了!”他飞快的跑出了小钟楼。

  “小书……小心!”袁茵已快丧失意志。

  小书此去拾那支丢在地上的[心尸之笛]其实是万分凶险,他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现在却要在两个疯狂搏命的高手之间穿梭,稍不小心,就是死路一条。

  那支[心尸之笛]正是掉在吸血族那白衣少女身前不远处,而那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死亡暴走的南宫北的攻击点。

  不断使用[战血]射出[血之光]的白衣少女身形已经开始摇摇晃晃,显是快要支持不住了。

  我在心中暗暗祈求小书能得手,不然白衣少女之后,我们定然再劫难逃。

  小书已经移动到了那只笛子的附近,但是全身冒出浓浓白烟的南宫北就躺在一旁,他哪敢上前。

  白烟散去,南宫北全身在[血之光]的攻击下,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但我却看不出他有丝毫受伤的模样,他猫着腰爬在地上,显然是准备给这个倒霉的白衣少女来最后一下。

  他双手的在地上一按,人低低的弹了起来,嗖的一下向前疾进,右手伸了出去,死亡气息又爆炸般的传出,白衣少女大张嘴,出来的却不是血之光而是从咙管涌出的鲜血。

  小书就趁南宫北跃起的一瞬间,猛的扑在了地上,一把握住那吸血族少女的笛子。

  正要击杀白衣少女的南宫北的身形突然了来了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茫然的转身对着正在吹笛的小书。

  半坐着的小书用笛子奏出来的古怪音乐很难形容,只觉得让人听了之后,有一种有时而心脏在收缩时而体内的血液在沸腾的感觉。

  白衣少女无法致信的眼光看着小书:“你……你怎么会……我们吸血族已经失传了的[巅魂乱魔镇尸曲]?”

  小书不敢答话,索性闭上了眼睛,让那些笛子奏出的音符在冷风中翻飞。

  这时我才发现小书每吹出一个音符,身体都要微微的颤动一下,从他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吹得是非常的艰难。

  那白衣少女听着小书奏出的曲子也一副浑然忘我的模样,用心的在聆听小书奏出的古怪音乐,仿似忘了一切。

  狂暴的南宫北敛住了死亡气息,呆呆的站着,正对着小书。

  我心中却是担心到了极点,因为我看得出来小书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正想着,几滴鲜血已经从那[心尸之笛]的一端滴了下来,小书的嘴唇已经溢出了鲜血。

  就在这时,我猛然间听到了一种奇怪的蠕动之音,我觅着那声音看去,原来是白衣少女带来的那具吸血丧尸的身体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我开始明白了小书的希望是在这具超级吸血丧尸之上。

  那具无头尸腐烂的肉体奇迹般的开始愈合,而且还出现了原来所没有的皮肤,那遍布尸身的绿色尸液也化成了绿色的雾蒸发在空气之中,更骇人的是那尸体开始蠕动,此情此景竟给了我一种胎动的感觉。

  [心尸之笛]发出来的音符突然一滑,发出了一个尖锐之音嘎然而止,那支笛子也从小书手中滑落,红色的血已经弄湿了小书的下巴。

  音乐一止,南宫北立即暴起,纵到那具正在蠕动变化的无头尸身上,大口的用他的血盆大口吞食撕扯,我快忍不住要吐了。

  “经过第一次变身以后的吸血丧尸,如果不毁灭心脏就仍能保持不死,我本想用这[巅魂乱魔镇尸曲]赌上一把,加速这超级吸血丧尸的第二次变身,让他来对付死亡暴走的南宫北,可惜……功亏一……”小书苦笑。

  “你刚才所奏的曲子,我已经完全记住了。”那吸血族白衣少女望着南宫北在吞食她的吸血丧尸茫然的道。

  小书摇了摇头:“吸血族的三大血曲我也只记得这一曲罢了,这一曲只能暂时安抚死亡暴走的[战尸南宫北],你就算学会了现在也是拖拖时间而已,你的丧尸已经没有再复活的机会了。”

  南宫北此时正用锋利的牙齿撕开那吸血丧尸的胸口,将他的心脏衔在口中用力咀嚼……

  白衣少女看痛苦的捂住了胸口,好象她自己的心脏被吞食一般:“我真没用……现在……连报仇的力量都没有了……”

  沉默了片刻的小书突道:“姑娘,我想到了唯一的一个救大家的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