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阴逼阳供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098 2003.04.26 14:26

    

  我被阴阳童子抬着在黑暗狭窄的地道中行了片刻,便觉脚跟一麻,一股炎热的气流从我脚跟麻痹之处窜遍了我的全身,原来我只是丧失了行动能力,而这次我却连嘴唇都张不开了。

  我心中暗暗叫苦,我自然知道是扛着我的脚的阳童子捣的鬼,可此刻我已经是真正的有口难言了。

  我明白阳童子这次是要公报私仇,和我新账老账一起算,救紫电时和凤都城突围时,他所受的,看来一定会十倍偿还于我了。

  这个小王八蛋,不,我估计他年纪一定是不小了,象他这样在七岁便被人阉割了的男人,应该叫太监,心理不变态才怪。

  从刚才出手,我就知道他已对我怀恨在心,此刻他和阴童子奉命逼供,他肯定是怕我还没动刑就哭爹喊娘的招了,那他就失去了施刑的乐趣,所以他就先下手为强,让我无法说话,我越想越气,却只能在心底祈求,不要被他们折磨而死。

  眼前光明一现,他们抬着我跃上了一间收拾得还算整洁的房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们就重重的把我扔在了地上。

  阴童子嘻嘻一笑:“哥,咱们这次怎么玩他。”

  “你别胡说,团长让咱们逼供,怎么能说玩呢?”阳童子打量着瘫在地上的我道。

  “你在他身上动了手脚,他都说不了话,我们怎么逼还不是一样。”阴童子眨着眼睛道。

  “我……”阳童子见被识破,不由得为之语结。

  “行了,我知道你对他记恨在心,团长不是说了吗?只要留三分气就够了,我们就先玩玩他,替你出一口气再说。”阴童子蹲在了我的身前。

  “这……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你可不能向团长说什么。”阳童子挠着头道。

  “行了,有什么事,我承担就行了,只不过下次团长发火的时候,你多替我挨几棍就是了。”阴童子开始移动我的身体。

  “一言为定。”

  我的一颗心悬了起来,此时真是欲哭无泪,这两个变态,要怎么折磨我?

  他们把我的身体摆成了盘膝而坐的姿式,然后一个人抓着我一只手立在我身体的两侧,我额头不禁汗都冒了出来,他们不会把我活撕了吧?

  阴童子看了看左右:“哥,你先来吧!”

  阳童子点了点头,我只觉左手一痛,一股暖流顺着我的手腕蔓延到了我整条左臂,续而是全身,暖洋洋的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突然那游走于全身的暖流慢慢的变热了,变成了一股灼人的炎热之流,那开始的舒服转眼间变成了灼人的痛苦,全身的血液都有一种渐渐沸腾的趋势,刹时我全身胀红,身上汗如雨下,很快那些热量开始化为升腾的热气从我身上冒了出来。

  我口舌干燥,五脏如焚,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想要不是我更换的精气系统,我早就晕死过去了。

  我闭上了双眼,拼命的抵御着阳童子输入我体内的炎气,但身上那滚烫的灼痛却似要将我整个人烧起来了一般。

  “哥,到我了。”阴童子的声音一出,一道寒流立时从我的右手窜进了我的身体,刹那间,灼热无影无踪了,身体中却有了一种要将全身血液冻结的感觉,大热之后大寒的感觉,难受得要令我有一种要将五脏六腑统统从口中吐出来的感觉。

  寒气在我体内游走之势,越来越盛,转眼间,我只觉得自己的骨髓都开始结冰了,而原来是烫得发红的皮肤此刻却是冻得发红,全身的汗珠换成了白霜,我恨不得令自己缩成一团,好驱走身上冻髓的寒,但遗憾的是我盘膝而坐的身体却无法动弹一分。

  “哥,真有意思,他的耐力不错,到现在为止还没昏死一次。”阴童子阴侧侧的声音传入了我耳中。

  “昏死又如何?就算暂时昏死还不得痛得醒过来。”阳童子不以为然的声音道。

  “哥,那咱们一起来吧!”

  “好!”

  刹时,左手中的热流又通过我的经脉与血脉传遍了全身,但右手中的寒流此时却不肯退出,以我的身体舞台,较着劲似的在我体内乱窜。

  阴童子得意的道:“哥,你来追我呀!”

  “追就追!”阳童子大声的道。

  体内的寒冷转瞬间,提高了速度,飞似的在我全身疾走,而另一道炎流却不甘似弱的紧追其后,头、颈、左肩、右肩、心、肺、肝、尾椎,他们玩得尽兴,我却痛苦得整个身体都要炸开了一般,一道极冷一道极热的气流在我身体中翻江倒海似的游走,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

  “这气海宽敞些,我们不如就在这一分高下吧!”伴着阴童子的声音寒流停在了我小腹的丹田之处。

  “谁怕谁?”另一道阳炎之气也停了下来。

  此刻我除了痛苦就是只愿死去,真是恨不得他们快将我杀了。

  突然丹田气海处的那道寒流大盛,而另一道炎流也不甘示弱的要烧起来了一般,两股气流开始了在我丹田气海处相互冲击,一会寒气盖过了炎气,一会炎气又罩住了寒气。

  他们二人是较真,我却是在玩命,让他们玩的命。

  那难以形容的痛苦几令我全身的关节都要散架似的,我脑中一下巨痛,终于失去了知觉。

  但在失去知觉的瞬间,我又被痛得恢复了意识,这两个混蛋,还没分出高下。

  “哥,你没有没觉得有点不对劲?”阴童子轻道。

  “他气海中好像有东西。”阳童子道。

  “而且已经被卷到了我们两人气流的核心了!”

  “我本能的觉得这个东西很危险?”

  “那我们先把自己的气撤了吧!”

  他们话虽如此说,但那一炎一寒却仍就翻天覆地的在我的丹田气海处纠缠。

  “不行,我们一炎一热两道气流相交,而在他气海内造出了‘炎寒气涡’,而他气海中那东西现在正好位于我们的‘炎寒气涡’中,吸着我们的气,我们要说一二三,一起将气撤回,否则我们两个可能会气尽而亡。”阴童子紧张的道。

  “我也感觉到,那东西正在吸我的真气,你数吧!”阳童子声音开始颤抖。

  我猛然想到了,冯德所提到我和他体内的玄剑之气胎,那如果参不透剑玄录十分之一,一年后就会爆炸的气胎?

  “一……二……三开始!”

  他们齐声喊了起来,但却没有用,连我都清晰的感觉到了丹田气海中有一个巨大的炎寒旋涡在疯狂的搅动。

  “不行,这不是办法……我们不如一起用尽最大的力量……将我们的气之能量全数倾入那东西……让那东西在一瞬间无法承受我们强大的能量而毁灭……然后我们再得以抽身。”阴童子喘着气道。

  “只有这样了,先攻后退,一……二……三……”

  两股更为强大的炎寒气流汹涌从阴阳童子手中随着他们已经侵入我的体内气道,很快就抵达了我的气海,两股气流能量的全力夹击之下,我体内的玄剑气胎终于被炸了开来。

  “不好,那东西炸开了,我们要压住它爆炸的能量,否则我们三人要同归于尽了!”阴童子惊叫了起来。

  “还有你这个王八蛋,不想死的话,敢快收敛心神,意存气海,脑中死想着一个静字!”阳童子也对我叫了起来。

  体内的那玄剑气胎爆炸后的能量气浪,被阴阳童子的两道气流死死的裹住,不让其蔓延出我气海以外的地方,我只得依言收敛心神,脑中想着一个静字。

  情况是万分危急!

  那气海中玄剑气胎爆炸的势头在我竭力思静的安抚之下,渐渐没有了开始那般势如破竹之势,那爆炸的能量则慢慢的被阴阳童子的气流能量在消磨中抵消着。

  但我脑中一片空灵之时,那玄剑气胎爆炸的能量终于被阴阳童子完全抵消了,他们二人长嘘一声,筋疲力尽的倒在了地上。

  但我此时气海中却多了一种锐利如剑的气浪,我心头一惊,那在我气海中新生的气浪却如龙卷风一般在我全身经脉中游走,很快在我全身游走了一遍之后,那锐利如剑的气浪又回到了我的气海,而我全身此刻觉得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似的,当然这些力量似乎都来自于我丹田气海处的新生能量。

  但于此同时,我又感觉到在我丹田气海深处又多重新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之前气胎似的东西。

  我心中雪亮,那是玄剑气珠,而我现在应该是剑玄录第一层神功初成!

  我默想着气海中那锐利如剑的气之能量,右手一挥,嘭的一下闷响,一道剑气从我右手中飞倾而出,而我右手边的墙壁尘灰四扬中竟多了一个掌印,这就是我的剑玄之气。

  我看着自己的右手,不禁欣喜若狂,我竟有了自己的气之能量!

  我因祸得福了,若不是刚才这一对倒霉的阴阳童子,用他们的气之能量在我气海内较劲,也不会触动我体内的剑玄之胎,被我的剑玄之胎吸住后,他们一心挣脱,挣脱无望后又攻击我的气胎,结果竟引爆了我一年后才会爆的气胎,幸得他们二人一炎一热两道气流能量的压制之下,我才得以逃脱胎炸身亡之灾。

  剑胎爆不死,剑珠则形成,所以第一层剑玄神功得以初成。

  刚才我虽受百般折磨,现在想起来,也不是太亏,如果不是这机缘巧合,一年后的胎爆我定然在劫难逃?不过现在胎爆之后,恐怕我又要担心珠裂?看来现实硬逼得我只有不断的前进。

  望向窗外,不知何时沙暴已经停止了,天蒙蒙亮。

  不远处竟隐隐传来了喊杀之声,我的听力这时更胜从前。

  我眉头一皱,难道是小书和袁茵他们被发现了?

  我现在虽然神功初成,但估计这刻未必是黑雷的对手,因为目前我尚还不能完全的驱驾我体内的剑玄之气。

  “师弟,你还好吧!师兄我来看你了!”冯德的声音突然从地道中传了上来。

  我眉头一动,并不出声。

  冯德一个闪身翻了上来,一下来他就呆住了,他作梦想不到所看到的画面会是我站着,而逼供我的阴阳童子已经躺在地上。

  “发什么了什么事?”他惊道。

  “把你那半本剑玄录给我!”我说话的同时,凝气于右掌一掌向他他挥去,锐利的玄剑之气从我掌中激射而出,射向冯德小腹。

  冯德反应极快一个闪身避了开来,一声闷响中,他身后的墙壁上多了一个手印。

  他圆睁着双眼:“你……你突破了剑胎之爆,你怎么做到的?”

  “废话少说,把你那半册剑玄录交给我。”我盛气凌人的道。

  “我……我和你一样记在了脑中,所以你不能杀我,就算你突破了胎爆,没有我掌握的剑玄录,你也逃不过一年后的珠裂。”冯德镇定了下来。

  我一下子思绪翻滚,竟有点不知该对这只老狐狸如何下手了,杀也不是,放也不是。

  “现在还是赶快去救你的同伴吧!如果你能逃出这里的话,我自会再找你的,因为我也需要你的那部分剑玄录,我现在面临胎爆。”冯德淡淡的道。

  “你为什么清清楚楚知道这剑玄录的危险,还要在没掌握全本剑玄录之前就修习它。”我一面说着,一面掠出了门。

  “因为我是在赌博,我希望在自己身上的棱角被岁月的磨轮磨平之前,放手一搏,哪怕是赌上我自己的生命……”

  他的话语只在瞬间就被抛诸在我脑后的风里,灰蒙蒙的天光中,我高速移动着向那杀喊声震天之处靠近。

  当我看到那群厮杀的人群时,我就知道我又被冯德骗了。

  杀气腾腾的夏怒一手牵着商岚妍一手挥舞着手中泛着红光的炎剑,在二十多个黑衣佣兵中激杀而出。

  夏怒此时手身手与当初我在翠竹山与他激斗时已经截然不同,看来他那时所说的身受重伤,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战斗能力没有说谎。

  黎明前的寒风中,他炎剑左突右破,剑光所及之处,皆是一具具焦尸,无论那些佣兵如何凶狠,只要中他一剑立时就全身起火,转瞬间变做了焦尸。

  惨叫声连连,那二十多个佣兵转眼间就全数命丧于同样一身黑衣的夏怒剑下。

  这时站在一旁掠阵自持身份的黑雷才亮出他手中的剑光,闪电般的疾射向了夏怒。

  夏怒这时也不敢待慢松开了商岚妍的手,将她向身后一推:“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看着与黑雷缠斗在一起的夏怒,孤孤站于一旁的商岚妍缓缓的道:“不走。”

  一阵寒风掠过商岚妍身前,扬起了她满头的青丝,她那眉目间的忧虑之色竟美得叫人心碎。

  她望着夏怒的目光清辙而明亮。

  夏怒一面与黑雷激斗一面叱道:“你还不走!”

  站在剑气与杀气纵横的后方,商岚妍此时竟闭上了眼睛,用动人心魄的声音缓缓的道:“我等你牵着我的手一起走!”

  一轮红日从她身的黑暗中冒了出来,但我却觉得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不妙,我猛然想到了老狐狸冯德,他原本想趁机着黑雷和来救商岚妍的夏怒激斗将我救走,但发现我神功初成,他立时将我骗开,这时说不定他正在对袁茵和小书他们下手。

  一想到这些,我也不能再管商岚妍了,我身形电射向我们的藏身之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