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顺藤摸瓜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7791 2003.04.26 13:54

    

  “姑娘,我想到了一个唯一可以救大家的方法!”小书此言一出,我心中也不禁燃起了希望,袁茵已经完全昏迷了,但愿她不要死得这样不明不白!

  吸血族的白衣少女没有出声,征征的看着他。

  “事到如今,唯一一个平息他死亡暴走的方法,就是用让他吸你的血!”小书望着白衣少女一字一句的道。

  “就象我平时让生吸我的血一样吗?”白衣少女茫然的道。

  她的生即是指南宫北现在正在吞噬的那具她带来的吸血丧尸。

  “不错,吸血族人的血不但可以令吸血丧尸成长,而且还能令脑死状态的******进入休眠状态,现在你先用笛子吹奏[神血奏鸣曲]第三章[旱漠天]诱发他进入[血渴状态],再将你的手腕给他吸血!”小书说话的过程中,南宫北已经快将那具尸体完全的毁灭了。

  “可是他杀了我的生,我怎么还能以血供养他?”

  “姑娘,你要弄清楚的是现在不是你要以血供养他的问题,而是你想不想活问题?”小书沉声道。

  白衣少女低下了头神情黯然的道:“可是,生已经死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还保存着最后一口精血,那是因为你还有求生的yu望,再说了不就是死了一具三百多年的吸血丧尸吗?事完后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吸血丧尸的速成培育法,现在先做该做的事!”小书急道。

  “生对我来说不只是一具简单的吸血丧尸……”白衣少女低垂着双目。

  “真是搞不清楚状态……先接住笛子!”小书将掉在地上的笛子抛给了她。

  就在这时,完全将吸血丧尸毁灭了的南宫北,嘴中叼着一截紫青色肠子向他们奔了过去。

  “你一定还有没有实现的梦想对不对?快吹……”小书大声吼道。

  南宫北此时已经一抓搭在了半坐着的小书的右腿上,看来他准备将小书的右腿先活生生的从他身体上分离。

  呜~~~~~~~~~~~~~~,白衣少女左手持着的笛子终于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声音。

  南宫北将头一偏,闪电一般跃起,一口重重的咬住了白衣少女如玉一般的右腕,她痛苦的皱起了眉头,我甚至能从风中听到南宫北牙齿咬入骨的声音。

  若有若无的音符从那支沾满鲜血的[心尸之笛]中传了出来,听入耳中之时,我不经觉得身上多了一份燥热。

  南宫北捧起白衣少女的右臂,用力的吮着她的鲜血,只一会功夫那少女的半截白玉般的手臂都被她自己的鲜血染红了,手臂上也被南宫北咬烂了不少地方,而且那些鲜血除了一部分被南宫北吸入口中,更多的则是顺着南宫北的下巴,流到了地上。

  这是多么诡异的情景?白玉般的少女正在让全身赤红鬼一样的男子吸血?看着这场面,与白衣少女痛苦的神情,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千万不要停,就算再痛苦也要忍耐!”小书安抚着快要崩溃的白衣少女。

  我心中想这吸血族白衣少女也够倒霉的,估计感受到死亡暴走的南宫北发出的腐尸般的气息,而误以为有自己的同伴和吸血丧尸存在,赶了过来,结果是损了自己的贴身丧尸,自己也落到了这步田地!

  砰!脸色苍白的白衣少女倒在了地上,南宫北也跟着瘫在了她的身边。

  小书将脸转向钟楼这边对准了我,做了一个V型的手式:“老大,搞定!”

  跟着就是他也躺在了地上。

  “小书,你不要死啊!”我急了。

  四周这一刻变成了真正的死寂,望着四周的尸体,我不知所措:“小书!”

  “老大,别叫了,我实在是太累了,你再让我休息一下。”隔了半响伏在地上的小书才道。

  “被你吓死了!”我松了一口气,总算还没有死绝。

  “老大你放心吧,我们绝不会死,包括南宫北。”

  我惊道:“南宫北?你不是说发生死亡暴走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吗?”

  “但是事有例外,算南宫北走运,我替他找了一个替死鬼!”小书欣慰的道。

  “这个吸血族的白衣少女?”

  “不错,要怨只能怨她自己命苦,如果我估计没有错的话,她现在应该是血尽而亡了,南宫北吸了吸血族人之血,别说现在是临死状态,就算是死了也能以丧尸的状态生存下去。”

  “你利用了这个吸血族的少女?”

  “老大,别说得这么难听!她不牺牲我们大家怎么能得救,其实她一出现让我发现她的吸血言族身份时,我就做了两手准备让我们能活下去。”

  “一是让她的吸血丧尸进化,另一个就是让她以自己的血来替我们解围,小书真有你的。”我不得不佩服小书的冷静与他丰富的知识,他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如此通天晓地?

  “第二个准备比较有难度,但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毕竟我知道老大你和小茵都不愿意失去南宫北,对了,我身上现在还有几颗在[沉鱼池]向晚姑娘求的治伤圣药[参魄芝精丸],如果这药不是假冒伪劣的话,我们应该很快就会没事的。”小书挣扎着爬了起来。

  “小书想不到你还藏了一手!”如果现在我们身边没有小书,那又会是怎么样的一副情景?

  “在临走之时,我向晚姑娘求了一些药以备不时之需!”

  这时,躺在地上的白衣少女突然发出了一声嘤咛之音。

  “老大,她还没死,怎么处理她?”小书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玉小瓶。

  “……救她一命吧!好歹没有她咱们也不可能活下来。”我道。

  “说的也是,再说了她对我们来说还非常的有利用价值。”小书将先从小瓶中倒出的一颗白色小丸塞进了白衣少女的口中。

  他吃力将药分给了我们,挠着头道:“麻烦的是怎么把大伙弄下去,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动!”

  我将药含在口中:“这样吧!你先下去找几个人来把我们抬走,这危险之地不宜久留。”

  “谁愿意帮我们。”

  “你去搜一下那几具黑衣少女的尸体,看一下能否找到她们所谓的什么真神教的信物,然后骗几个人说能将他们带出城去,应该有人肯干的。”别的我不行,骗人可是我的拿手好戏。

  小书在那些黑衣少女的尸体上搜索了一阵,不出我的所料果然找到了一个真神教的令牌,目送着小书的身影离开我的视野,我的一颗心不自觉的又悬了起来。

  这医家的疗伤圣药[参魄芝精丸]我已经喂袁茵吃下了,她的伤比我还重,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这入口即化的药丸果然是效力非凡,服下之后一直都有一股暖流在全身的血脉中游走,身上的伤疼也随之不断的减弱,这当然还得是多亏了小书,他心思之慎密与那份难得的冷静都是值得我学一学的,但他那通天晓地的知识估计我就学不来了。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小书才领着八个人抬着四副单架爬了上来,那八个人虽然打扮各异,有商人有苦力有武者……,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身强体壮。

  那八人一上山来被横尸遍地的景象给镇住了,幸好天还没有大亮,他们也看不清地上尸体的模样。

  小书大声的道:“我已经说了,我们真神教行事,你们千万别要过问,你们现在只需按我吩咐的做就行了,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带你们出城的。”

  那八个人虽然有所疑虑,但在出城为条件的诱惑之下,还是按着小书的吩咐将我和袁茵还有南宫北与那个白衣少女抬上了单架。

  小书领着他们下了山以后,在错综复杂如蜘蛛丝般纵横交错的小胡同中驾轻就熟的疾走。

  这时我才明白了,他下来找人的时候顺便把我们的藏身之处也选好了。

  在迷宫般的石巷中走了一会儿以后,眼前的环境就变得越来越偏僻起来了。

  最后我们终于停在了一处门上朱漆已经剥落大宅前,那八个抬着我们的人的脸一下刷的白了。

  其中一个商贾模样的人惊道:“这……这不是城中被吸血鬼袭击的第一家人吗?”

  “怕什么怕?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再说了有我们真神教在此,你们担心什么?”小书冷冷的道。

  “可是……可是……”

  “不想出城就算了,到了这里放弃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小书将那门嘎的一下挂开了,一股阴湿之气扑面而来。

  躺在单架上的我透过大门看到了门中的情景,门内是一个园子,园子里还有几幢被阴影笼罩着的建筑,显然这是一个大户人家,看来因为最先暴发吸血鬼风波,这里已经成了荒废之地。

  那八个人对望了一眼,还是一一的将我们抬了进去,穿过园子小书让他们把我们送进了一间祠堂一样的房子之中。

  “好了,你们把单架放下,现在我马上就实现诺言带你们出城,不过在出城之前你们得先听清楚我的几个要求!”小书大步走出了祠堂。

  他们几人对望了一下,跟着小书走进了院子之中,因为我躺在祠堂中视野有限,所以就看不到他们了。

  他们在院子中的另一角都是压着嗓子说话,我也不太听得清,不知道小书要怎么收拾他许下的诺言?

  我开始有些替小书紧张起来了,这些人如果知道自己被骗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小书的。

  突然所有的人声都消失了,我心头不由得狂跳起来,他们明明还没有出门,不会有什么事吧!

  脚步声一起,小书出现在了祠堂门前:“老大,他们全都死了!”

  我不由得大惊:“你……你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我骗他们吃毒药。”小书淡淡的道。

  我一下不知所言了,小书看来不仅仅是冷静和知识渊博,还能做到绝对的残忍。

  “老大,这是没法子的事,就算我能把他们骗走,但他们活着出去,我们的行踪一定会暴露的,我只有杀了他们,你不会怪我吧!”

  我苦笑道:“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

  “老大,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我和我的同伴活下去罢了。”

  我点了点头:“好了,现在顺着这吸血族少女之根藤,我们一定能摸到[****邪阵狩风化城事件]与[真神教]还有那个冯德背后的大瓜!”

  “但愿我们能快一些摆脱这个恶梦!”小书幽幽的道。

  我轻道:“你也休息一下吧。”

  他缓缓的走进了我们所在这阴暗的祠堂当中,坐在了我身旁的地上:“老大,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别把我杀这八个把我们抬下山的人这件事情告诉小茵。”

  “好,但为什么?”我不解的道。

  “因为我已经把你们视为同伴了,所以我不希望我们四个人中会出现裂痕,按照小茵的性格,如果她知道我做过这种事的话,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我打断了他的话:“够了,我会替你保密的。”

  “那我睡了,我身上的药效开始发挥作用,我快支撑不住了。”

  这时我才觉得一股浓浓的睡意袭上了心头,这小书从[沉鱼池]弄到的疗伤圣药[参魄芝精丸]药效非常强大,我终于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睁开眼睛之时,院子外的黑夜中已经挂上了一轮明月,显然最少我已经了昏睡一天。

  而身边的袁茵与南宫北还有那个白衣少女犹在酣睡。

  小书正一个人孤孤的坐在月光下,他听到我起身的声音,淡淡的道:“老大,你已经睡了两天,而他们的身体会视自己伤势的轻与重而随后会分别醒来的。”

  我身上的剑伤已经愈合了,但行走的时候身体还有几分疼痛,我走进了院子。

  “这[参魄芝精丸]真是奇药,我到现在都不觉得很饿。”我摸着自己的肚子道。

  小书突然将头转过来,脸上挂着迷茫之色:“老大,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他想干什么?我与他一并坐在了院子中的假山上:“你说吧!”

  “我昨天就醒了,因为一个人的关系,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值得你想了一天?”

  他月光下的脸有些朦胧,他望着我道:“我在想自己以前的性格会是什么样子?”

  我皱起了眉头,他的性格?他的冷静与心思慎密远胜于常人,而且他性格中还藏着一点残忍,我念头一动,笑道:“小书以前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

  “温柔的人?老大觉得我是温柔的人?这我倒是从没想过,做一个温柔的人又会是什么样子……”小书喃喃的道。

  每个人性格中都有很多东西是无法磨灭的,现在的记忆被封印的小书就如初生的婴儿一般,但他的几种性格中的特质还是显露出来了,但如果在这种容易接受别人意见的时候多加一种性格给他,他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就说出了我自己连想都没想过的温柔二字。

  小书淡淡一笑:“有时想想自己的过去,真是会令人头大得要紧,我为什么会是[超梦杀手组]和[弃者帮]的关健人物?我以前究竟是什么身份,我为什么能知道这么多常人不知的事情?”

  “秘密总有一天会被揭开的。”

  “说的也是,但我总有一种预感,当我那被封印的记忆被揭开之时,那就是我离开你们的时候。”月光突然被乌云遮住了。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和我们是不同的,无论是大家的身份还是大家所属于的世界。”

  “但我目前可以肯定的,我是你们的伙伴!”乌云又缓缓的移动,将月光还给了大地,小书的脸上带着一种欣慰的笑容。

  “你当然是我们的伙伴!”我肯定的道,这算是我第一次正式承认他的身份。

  “现在关于我自己的当务之急,就是快点想起我的战斗方法,我虽然没有武技和魔力,但我一定有我自己特别的战斗方法。”小书低下了头。

  “这样吧!如果你想学剑术的话我可以教你,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份内功心法。”我对他推心置腹的道。

  “老大,对不起,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

  “你这个小王八蛋,难得我肯如此大方,错过这次机会就没有了。”我不禁有些气愤。

  “咱们不说这个,老大,如果按我估计的话,那个吸血族少女很快就会转醒了,为了我们大家能离开这座被[****邪阵]的城,你最好想个办法让她爱上你。”小书看着我笑道。

  “你当我是情圣呀!给个理由先!”虽说那个白衣少女长得不错,但我……

  “因为她吸血族的体质,自由出入这个城应该没有问题,而且这件事情要圆满解决,我估计没有她的帮助我们很难做得到的,再说了,如果不与她建立特殊的关系,她凭什么要帮我们?”

  “我可不是那种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再说了你太看得起我了吧?”我悻悻的道。

  “老大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男人魅力!而且这个少女可能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吸血族的人了,也就是说她现在非常的孤独与寂寞,是一个趁虚而入她的心的好机会,而且所有的吸血族的女人都有一个特点!她自然也不会例外。”

  “什么特点?”我饶有兴致的问。

  “这个世界上的吸血族的女人都在寻找一种叫爱情的东西!”

  我立即笑道:“小书你真逗,要骗我去让那个女孩子爱上我也不要编这么幼稚的事情好不好?”

  “我没骗你,吸血族的女人是没有爱情的,因为自吸血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以来,吸血族的女人的命运就已经被定好了,吸血族的生命延续的重任全都是压在女人身上。”

  我奇道:“那也要靠她们的男人啊!”

  “老大你错了,除了吸血丧尸之外,吸血族的女人是不能与其他的男人交配的,就算是吸血族的男人如果与吸血族的女人交配的话,也会立刻死去,所以吸血族的男人只能在其他种族或者人类身上寻找欢乐,但生下来的小孩是无法继承吸血族正统的血统,只有吸血族女人和处于脑死状的吸血丧尸交配才能产下纯正血统的孩子,而且交配的成功率非常的低,这也就造成了吸血族渐渐衰弱直至灭亡。”

  “但……但就算是不交配,也可以有柏拉图似的爱情的嘛!”我摇头道。

  “老大,你错了,吸血族女人的yu望是非常的强烈,她喜欢上了一个人的话,那与之发生关系的念头就会非常强烈,但如果是真心喜欢对方的话,她又得拼命克制自己的yu望,这种痛苦的事情曾令过很多吸血族的女人自杀而死,如此反复,后来吸血族的女人都渐渐的对爱情二字敬而远之,但在她们内心深处却藏着对爱情的憧憬!”

  我将手放在了脸上:“这么惨?”

  “也许是因为对爱情的憧憬,因此在吸血族的女人之中还流传着一个传说,但她遇到自己真正所爱的人,对方怎么都不会死去,并能给她幸福!”

  我惊道:“你不会让我去牺牲吧?”

  “那就看你自己了,按照这个吸血族少女自己所说,她现在可能是只剩下孤单的一个人了,说不定她就是最后的吸血族人了,她心中一定也有对爱情强烈的憧憬,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了,点到为止也不用我教你了吧!”小书笑着向外走去。

  “等等,你去哪能儿?”

  “我去外面打探一下消息,老大,为了大家的安全你努力吧!对了,你一定要在她面前做一个温柔的男人!”小书扬长而去。

  “……小书你给我等一下!”我大声的吼道。

  小书停下了脚步:“老大你作为一个男人……”

  “是这样的,小书等一下你回来给我带两个烧饼,多放点芝麻!”

  “……”

  小书走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清冷的月光下,我也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从离家之后所走过的这些历程了,我首先想到了那个魔族少女商岚妍,那个让我初尝jin果的商岚妍,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在这样的月光下她是否会想起我?那天晚上的月亮也是……

  “这里是哪儿?你是谁?”那束着长长马尾的吸血族少女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她伤得不轻,但看情况复员得也不错。

  “姑娘没人告诉过你,问别人问题之前要先说一个请字吗?”我扭头笑道。

  “对不起,那请问你……”

  她是白痴啊!

  我笑道:“这样吧!如果你想问我问题的话,就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如何?”

  她走到了我身前,点了点头,月光下她的脸竟是出奇的清秀,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秀美,她高挑的个子与凹凸有致的美好身形不禁令我对她刮目相看,唉这样好的女人却是吸血族的女人,老天真是爱玩弄世人!

  “在下周宁,敢问姑娘芳名?来自何方”我小心翼翼的道。

  “洗仁鲜,就从这风化城旁边的[十万大山]里面出来的。”我想不到她竟是如此单纯?她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

  “你第一次出来闯世界?”

  “是的,我和我娘两个人还有生一起住在深山之中,我娘临死之前,她让我带着生自己去寻找我们残存的族人!”洗仁鲜低下了头。

  我心暗道,这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不会是那个叫生的吸血丧尸的女儿吧?光想想就有些害怕。

  但眼前的美女却让人将不愉快的念头飞快的驱走了。

  “她说找到了我的族人让他们想办法把我改造成人,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做吸血族的女人太痛苦了!于是我便带着生离开了[十万大山]踏上了寻找同伴之路,现在则来到里!”她仿似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一个人喃喃自语起来了,我相信这几句话她一定说了不知多少遍了,可怜的人。

  “你听到这个风化城中传出吸血鬼风波,所以你才带着你的吸血丧尸冒险进城?”

  “不错,但我却从那些尸体大动脉上的牙印上判断出不是我们吸血族人所为,后来我又在这城中一直搜索都找不到什么痕迹,然后就闻到了强烈的腐尸死亡气息,就见到了你们,生死了,我一个人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悲哀的道。

  “这样吧!我帮你在这里找你的同伴如何?”我看着她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