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超级遭遇战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7550 2003.09.21 22:19

    我心中暗暗叫糟,忠替我“溶蚀”剑玄之珠的关键时刻,齐虎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如果他突然向我出手,正在为我“溶蚀”剑珠的忠恐怕也要与我一同遭殃了?因为我知道,现在是进行到最关键的阶段,忠强行撤手的话,他定会受真气反蚀身受重伤,我则会气岔而亡。

  我挣开眼睛,满面铁青,双眼布满血丝的齐虎站在枫林之前向我怒吼道:“回答我的话!”

  我现在身处崖边,齐虎如果现在出手,我和我身后的忠随时可能会被他掀到崖下。

  “我不知道。”我感受着忠注入我体内正在缓缓“溶蚀”气海中的剑玄之珠的灼热真气,艰难地开口道。

  “我一直在追踪齐丫头,她分明已经逃回瓦岗堡了,让我抓到她,我一定会好好惩戒她一番!”齐虎的脸色青得吓人:“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没有你,她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我要你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心头大惊,完蛋了,他一定是追到附近失去了齐琳的气息,却意外的发现了我的气息,所以过来找我泄愤!

  “这位朋友,不管你有什么恩怨,但现在请你不要打搅我们,麻烦你先离开这!”忠一只手仍旧按在我的头顶,另一只手将做了个请的手式。

  齐虎冷笑道:“原来这是你的地盘?那我真是打扰,这就告辞。”他一面说着一面转身就走。

  我心道,看来他认出了忠是诸葛先生的贴身待卫,不想和忠翻脸,所以离去!

  谁知道,在齐虎转身的同时,十多只凶猛的黄色气虎从他身体两旁闪电掠出,咆哮着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扑来,这个阴险的王八蛋,竟然用“猛虎生灵弹连发”偷袭我们!

  忠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将背上的黑色长剑握在手中,剑并没有出鞘,只听他一声厉叱:“地剑结界!”

  一个直径大约八米左右的红色半透明气罩将我们二人笼罩在了其中。

  那些“龙灭真气”形成的黄色气虎在齐虎的操纵下停在结界的周围,不敢闯入结界。

  “你三分之一的能量停留在他体内,竟然还能施出这样的结界,看来你的战斗力不低,那我就试试你“地剑结界”的威力吧!”齐虎将手一挥,那十七只黄色气虎高高跃起同时从不同的角度侵袭红色的“地剑结界”!

  所有的气虎在扑入“地剑结界”的瞬间,无数把黑色的小剑立即从地底升起将气虎全身洞穿,一时之时,整个结界中,无数的黑色小剑闪电飞升,但刺透虎身的黑色小剑很快又隐入了空气之中。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忠注入我体内的真气开始剧烈地起伏波动,很显然,他在抵御黄色气虎入侵的同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S级以上的战斗力,值得我出手杀你。”齐虎目光电转,凌空跃起,将双掌向前伸出:“猛虎生灵神龙弹!”

  高高跃起的齐虎遮住了殷红如血的残阳,源源不断的黄色气弹从他双掌间呼啸而出,那些气弹在前进的过程中又化作了黄色猛虎,数十只黄色气虎相互纠集在一起,瞬间便形成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黄色小龙旋转着扑向了红色的“地剑结界”中的我们。

  忠一咬牙:“周宁,你千万不要动!我来应付就好了!”

  说话之间,金黄色的小龙以螺旋状钻进了结界,无数的黑色小剑立即由地底升起,但接触到金黄色的小龙时就自动消失了!虽然金黄色的气龙进入红色的结界后,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但还是缓缓抵着密集的黑色小剑向我们袭来。

  “能量反应太强了!结界被它给破了!”忠话音未落,金黄色的气龙已经扑到了我们眼前,忠一声怒叱,红色的“地剑结界”一瞬间就消失了,忠手中长剑闪电出鞘,一道红色的剑气猛地将金黄色的小龙从头至尾劈成了两半,黄色的气体立即在空中炸了开来,忠竟张开嘴巴,一口气将爆炸的气浪吹走了!

  其实就在忠剑劈“猛虎生灵神龙弹”,张嘴吹走爆炸气浪的瞬间,齐虎不知何时,已经跳到了我们身后,猛地一抓向忠背心袭去,五道黄色的锐风立即从近距离卷向我们,忠见势不妙,右腿向后倒踢,硬生生地踢散齐虎的抓风,脚底就势抵在了齐虎的右掌掌心,齐虎冷笑一声又出左抓,无奈之下,忠再将左腿抵住齐虎左掌。

  此时忠一手按在我的头顶,两只脚笔直地伸在了空中与凌空袭来的齐虎双掌相抵!

  “好功夫!我看你能撑多久!”身体悬在空中的齐虎一声咆哮将他的龙灭真气从忠的脚底送入了他的身体,我立即感到忠注入我体内的能量的强烈波动,由于忠身体中的气已经与我相通了,此时我算是与忠一道承受了齐虎的攻击,虽然我只是承受了一部分,但还是气血如大海波涛般翻滚,我与忠一道喷出一口鲜血!

  可是齐虎的攻击并没有因此而停止,龙灭真气源源不断地侵入了我们的体内。

  现在忠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要用能量维持着“溶蚀”我气海中的剑珠,一方面又要抵抗齐虎“龙灭真气”的侵袭,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忠与我都创到了重创!

  “你们去死吧!”齐虎的怒吼声中,他又一波“龙灭真气”如一道怒流般通过忠的身体袭入了我的气海,“砰”只听我的腹腔处发出一阵闷响,如火灼热的气流从我小腹处向我身体四处以龙卷风的旋转方式闪电扩散,齐虎一声惊叫,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弹到了空中。

  看来我体内的剑珠在强攻之下已经裂了开来?我又完蛋了!齐虎被剑珠爆炸之浪逆袭冲得飞到了天空,忠也鲜血狂喷,但他的一只手仍死死按在我的头顶,拼死用他的真气护住我的气脉与周身血管,不让剑珠裂开后的剑浪伤到我的身体。

  “快撤手吧,否则你会死的!”无数的剑浪在我体内乱窜,要不是忠护住我的气脉,我早就死了!

  “妈的,怎么办?”鲜血不断从忠口中涌出,他却不敢松手。

  抹去嘴角鲜血的齐虎又逼了上来:“刚才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送你们上路吧!”

  他停在我身前八米左右地方,双掌对准了我,战斗力开始提升!

  “我的真气已经快护不住你了……事到如今……只能把你体内的剑浪排出去……”

  “怎么排?”我忍受着全内的痛苦艰难地道。

  “举起双掌!让剑浪从掌心倾射而出!”

  “我控制不了剑浪?”

  “没关系,现在你体内的剑浪就像被我的真气在你体内筑成的堤坝一样围住了,你的剑浪现在不断在膨胀,只要你打开一个缺口,它们就会爆炸式的涌汹而出,我配合你让剑浪从你腕间流出……”

  齐虎的战斗力似乎已经提升到顶点:“猛虎生灵神龙弹!”

  数十个气弹幻成猛虎再合并成一条金黄色的小龙迎面扑来!

  我举起双掌:“剑玄狂潮之炮!?”轰地一声巨响,涌汹涌澎湃的剑浪在我和忠的合力引导之下,从腕间狂涌而出,强大的剑浪如巨炮一般轰向那条金黄气龙与齐虎!

  “轰隆隆……”之声大作,如一记重炮轰过!尘灰弥漫中,飞沙走石!我前方的数棵枫树也被轰断,枫叶乱舞,尘埃落定后,握着血淋淋右肩的齐虎仍旧站在刚才他的立身之处,显然刚才我出招太过突然,他来不及闪避,已被重创!

  “舒服一点没?”忠一只手抹着自己脸上的血道。

  “好一点了!”我大口地喘着气!放出了大量的剑浪,我和忠都稍稍得以放松,但气海中的剑浪仍然在汹涌膨胀!

  “那我们就再来一次!”忠咬着牙道。

  我再次举起了双手大叱道:“剑玄狂潮之炮!”

  轰的一下又是惊天动地的剑浪之炮轰了出去!早有准备的齐虎立即高高跃起避过我这一记重炮!

  我将手举向了天空:“再来!剑玄狂潮之炮!”一记重炮又从我腕间轰向空中,天空发生猛烈的爆炸!齐虎惊叫着急忙向山下逃去!

  夕阳终于消失了,天空渐渐发黑,星光开始点缀天幕。

  由于放了数记剑浪之炮后,我体内暴走的剑气终于被忠控制住了,浑身是血的我们躺在山崖上喘着大气。

  “你小子真命大!”

  “谢谢忠哥。”

  “本来计划让你体内的剑珠在三个月内自动转化成剑核的,这下好了,被那个王八蛋一搅局,剑珠被强形弄裂了!”

  “那我现在气中海中的东西是?”

  “不是剑珠也不是剑核,是正在形成剑核的剑玄能源体,正因为如此,它散发出的剑浪才会暴走!因为没有外壳包裹住这个剑玄能源体,它就会不断地爆发出剑之能量,直制挥发至尽!”

  “要不是忠哥,今天我死定了!”

  “也不能这样说,如果我不用“天水真气”替你“溶蚀”剑玄之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现在我已经用我体内的“灵人真气”形成了一个超级气囊将你的剑玄能源体包裹住了。”

  “那我没事了吧?三个月后就会转化成剑核?”

  “不,因为剑能源暴走,可能要半年左右才能形成剑核,而且在这半年里,超级气囊可能会随时泄气!”

  “什么意思?”我惊道。

  “你体内的剑玄能源体没有剑玄外壳,所以还是处于一种暴走状态,也就是说,每隔一定时间,可能是十天左右,超级气囊内的暴走剑浪累积到峰值,气囊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就会自动泄出一部分剑浪,这个时候,无论你身处何地,你就要马上将这些积累多时的剑浪一次性放出,你的小命才会无恙!”

  “威力就象刚才的“剑玄狂潮之炮”一样吗?”

  “差不多,不过每次你只能放出一个,你不能够随心所欲的控制它,你只是被动的等待,剑浪累积到峰值时,就发泄一次。”

  “那这样的话,在我身边的人不是很危险?”我仰天笑道。

  “因为无法预料周期,连你自己也很危险,不过只要挺过半年剑核生成后,你就安全了,到时你再去找诸葛先生吧!”

  “无法预料周期?你不是说十天左右吗?”

  “我说的是一个大概数字?剑气运转和你的身体息息相关,剑浪暴发因人而异,说不定五天一次,又或者二十天一次也说不定,总之你小心就是了!”

  “那我现在的战斗力不是很强了?”

  “哪倒未必!除了剑浪暴发,你的体内的剑玄之气的强度还是和从前一样的,要想得到极大的提升还是得等半年之后剑核形成之时!”

  “但我的“剑玄狂潮之炮”很厉害吧!”

  “嗯,这样程度的剑气之炮对付战斗力A级的高手绰绰有余了,但面对S级的高手时,除非是近距离偷袭,否则也是没用的!”

  “但刚才齐虎还不是被我的剑炮重创而逃!”

  “他是因为开始突然被你剑珠爆裂后产生的巨大剑浪反震,受了重伤,后来想不到你会放出剑炮才中招的!一般来说,S级的高手仗着超高移动速度都可以轻易躲开你的剑炮,所以除非你使用偷袭,否则S级高手是不会受伤的。”

  “我知道了。”

  “还有,在平时,你千万不要动用你的剑玄之气去挤压你气海内的超级气囊,一不小心,你会被炸个粉身碎骨的!”

  “我知道了,那东西就象炸弹一样,不能轻易触碰的,不管怎么样,谢谢你忠哥。”

  “不用谢我,我只是在执行诸葛先生的命令罢了,你谢诸葛先生吧。”

  “诸葛先生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望着满天的繁星缓缓地道。

  “一个不能控制自己命运的人,他背负着太过沉重的宿命,我一直都担心,有一天他会被压垮……”

  “忠哥,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别再说话了,好好调结你的体内的气息吧!我们都是身受重伤之人。”

  “嗯。”

  ※※※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一同躺在山崖上的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天还没亮,四处一片灰蒙蒙的。

  满山的枫叶在黑影里颤抖,黎明前的乍寒流转在空气之中。

  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虽然有伤在身,但活动并没有受到影响,抬起头看了看天,想想袁茵和南宫北一定在担心我,我还是快些回白家吧。

  我飞快地在枫林中疾驰的同时,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黑影趴在一块岩石上大口地喘气!

  我心头一惊,一路下来我虽然飞速疾驰,但因为怕遭遇齐虎,我已经打开了气息感应,这个大口喘气的黑影明明一直都在我气息感应的范围内,我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看这情形他也不像要隐藏踪迹?

  “什么人?”我定住身形,带着不安吼道。

  那黑影听到我的身声抬起了头:“周宁……是你吗?”

  这……这个声音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这可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声音?我是在做梦吗?

  “发生什么事了?你受伤了吗?”我不顾一切地向黑影狂奔而去。

  她猛地抓住了我的双臂:“救我,你一定要救我,我想要活下去。”

  借着乍露的曙光,我依稀看清了她的模样,如云的秀发已经凌乱,衣衫褴褛不整,雪白的肌肤多处在奔跑中擦伤,那美得动人心魄的双眸带着压抑不住的惶恐:“遇到你,一定是我命不该绝,救救我,让我活下去。”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忍不住扶住她:“没事了,不会有事的,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夏怒冒死把他引开了,我带着隔绝气息的魔晶石逃到了这儿,他很快就会找来的,我……我不能死的。”她咬着牙道。

  “商岚妍,你冷静一点,慢慢说,不会有事的。”看着她极度惊慌失措的模样,我一头雾水。

  “西门断天,是西门断天!”商岚妍突然用力地抱住自己的双肩有些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西门断天?西门断天在追杀你?”我闻言也心头大乱,被西门断天追杀,结局一定会等同于死亡。

  “你要救我,不要让西门断天杀我,求求你了,我不能死的,只要活下去,只要让魔王降生之后,三长老就会让我和夏怒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在此之前我绝对不能死啊!”晶莹的泪珠从她脸颊落下,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破云而出。

  “傻瓜,你当然不会死了,西门断天为什么要追杀你?”我急道。

  她却突然安静了下来,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泪珠涟涟。

  “说话呀!”

  她咬着下唇,任吹过枫林的风吹起凌乱的秀发,吹走脸颊的泪珠,林中突然静得吓人。

  “想活下去,就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沉默了片刻,商岚妍才咬着牙道:“我……我对西门断天使用了“倾国香泪”!”

  我无法置信地看着她:“疯了,你们魔族是不是疯了,借种竟然借到西门断天身上?”

  “从你身上借种,屡次失败,魔族三长老让我放弃你,去找西门断天,我没有办法啊!”泪又从她眼中落下:“如果不这样做,我永远都不可以得到幸福。”

  “疯了,你疯了……”

  “只要能按魔族三长老的要求把魔王生下来,我和夏怒就可以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把我们分开。”

  “是吗?”我黯然地道。

  “所以,我们用“倾国香泪”冒死向西门断天借种,我竟然成功了!只要我能活下去,活到魔王诞生,就行了。”

  “不,你等不到那一天了,对不起,我不想保护也没有能力保护这样的你,我走了,你好自为知。”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枫林外走去。

  “等一等!”她失声惊叫道。

  我停住了脚步苦笑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喜欢我的对不对?”她重重地道。

  “好吧,我直说了,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曾经喜欢过你的身体,我曾经迷恋过你的绝世容貌,但这一切已经结束了,我不想为了你再伤害到我身边的人了,特别是为了这样的你。”

  “这样的我?”

  “为了追求所谓的幸福而不惜毁灭自己灵魂的女人,是不值得我喜欢的,我和你之间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是吗?你说谎,你在找借口,你是害怕西门断天吧!一听到西门断天的名字,你就想逃跑,像你这样的男人,我不该勉强你的。”

  “我是害怕西门断天,但我更害怕为了救一个如此肮脏的女人失去同伴的信任,再说一遍,我真的没有能力救你。”

  “不,开始你是想救我的,你不是对我说不会有事的吗?”眼泪永远是女人最强的武器。

  我扭过头去:“我怎么知道你对西门断天做了那样的事,我只是以为西门断天追杀你是因为你是魔族。”

  商岚妍突然扑过来,用力地抱住我:“你曾经喜欢过我的身体也好,容貌也好,只要你能让我活下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求求你,救救我吧,现在我只能依靠你了。”

  “放开我。”我不忍心将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她推开。

  “说我下贱也好,什么都好,我只要活下去就好了,我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得到幸福的那一天,周宁,你要帮我啊!”

  我终于用力地挣脱了她的双手向前走去:“你的幸福关我什么事?夏怒会给你的啊!”

  她猛地跪在了地上,头如捣蒜地磕在地上,发出重重地闷响:“救救我,救救我,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拜托你让我活下去吧。”

  我实在不忍心再看着她这样折磨自己了,我做不到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我咬着牙道:“好吧!我尽力而为,我带你去找文剑圣诸葛野,也许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救你的人。”

  满脸泥污与血的她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谢谢你周宁……”话音未落,身子一软的她就倒在了地上。

  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将她抱起。

  突然耳边传来了几下掌声?

  我觅着掌声望去,枫林外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笑盈盈的脸上:“好一出英雄救美啊!”

  “齐琳,你怎么会在这?”

  “我一直都在这啊!我将我娘交给罗雁姐姐后,我就折返回瓦岗堡将我爹引了回来,我一直都藏在这座山中,想不到无意中见到了一出免费的精彩好戏。”她笑道。

  “我……”

  “一切都结束了吗?依我看,一切都不会结束喔!男人的初恋是深藏在灵魂中永远都不会磨灭的东西。”齐琳看着手中的一片枫叶。

  “你胡说什么?”

  “虽然与我无关,但我还是要说,你心中一直都还有她喔!如果你真的想不管她的话,只要走开就好了,你做不到,是因为你心中还有她。”

  “我……”

  “你虽然有很多让人讨厌的地方,但在你所有的品质里,我最喜欢你的善良,你不会活得太长久的,不过商岚妍也是一个很值得去爱的人,我只是路过而已,顺便谢谢你救了我娘,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齐琳!”

  跑出几步的她回过头来:“对了,诸葛撼野现在应该在城南“西域江南原教”的总部,他这几天都会在那里开讲,早一点去,找个好位置,在此之前,希望你们不要遇上西门断天。”

  看着她消失在阳光之中,我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滋味,看着怀中已经昏迷了的商岚妍,我无力地向前方走去,我的心情矛盾极了,怀中这个女人可是怀着未来的魔王啊!但我又不忍心眼睁睁看着无辜的她死去,她只是一个在追求自己幸福的可怜女人,只因为她会使未来的魔王降生就一定要把她杀死吗?我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