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骗术之战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4923 2003.04.26 14:25

    

  黑雷猛的将目光从缩在墙角的商岚妍身上移向了我:“你说的可是三大圣物中的剑玄录。”

  “没错,我说的正是这本天下无双的剑书。”我忙道。

  黑雷目光闪烁不定:“马二先生,刚才你所说的师门急事可是关于剑玄录之事?”

  冯德看了看阴阳童子手上的我,陪着笑道:“正是此事。”

  “你师弟手中掌握着剑玄录?”黑雷眼中精光暴迸,显然剑玄录三字吸引了他。

  冯德眼睛溜溜一转:“正是……”

  “是什么是,这个所谓的马二先生是个大骗子,我根本就不是他师弟,他想独吞剑玄录。”我不等他说完就喊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黑雷不是傻子。

  “是这样的,这个马二先生掌握半本剑玄录,我也掌握了半本剑玄录,他现在想逼我告诉他我掌握的内容,然后他好独霸天下。”我尽量用最简单的词语把冯德拉进这趟浑水中,我不好过,他也别想轻松。

  “可有这回事?”黑雷沉声道。

  “我师弟所说话真真假假掺杂其中……”

  “我不是你师弟!”我喊了起来。

  “阴儿阳儿你们把他放下,看来这事我得问个清清楚楚。”黑雷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估计也在开始盘算我所说的剑玄录了。

  “现在这个马二先生要将我所掌握的剑玄录逼出来后,杀我灭口,只要大人肯救我,我必将我所知全数告之于大人。”被阴阳童子一左一右挟着坐在地上的我大声的道。

  “马二先生,他究竟是不是你师弟,还有关于剑玄录的事,你千万不要瞒我。”黑雷的眼中闪过一线杀机,他已然对冯德起疑。

  “现在团长大人是先让我说还是我师弟说,我们一个一个来,说完之后团长自会知道谁在骗你。”冯德的从容自若让我非常的不安。

  黑雷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我:“那就马二先生你先说吧!”

  “既然团长开口让我先说,那在我说话的期间,你就请我师弟暂时不要开口,我说完他要什么补充的,到时再提。”冯德平静的道。

  “不行,他是个大骗子……”我话刚说半截,就被黑雷横了一眼。

  他怒道:“我让你开口你,你再开口,否则我先杀了你。”

  冯德淡淡一笑:“我这师弟可杀不得,半本剑玄录的内容还在他脑中,不过现在既然团长让在下先开口,在下只有如实秉告了。”

  “马二先生说吧!”

  “首先,他确实是我师弟,不过他生性狡滑,从小就喜欢信口胡言,而且巧舌如簧,在半年前就被我师傅逐出了师门,他自是不肯认我这个师兄,但在我心中还是一直把他当作师弟的,可是他在被我师傅逐出师门之前,却盗走了我们剑玄派的镇派之宝剑玄录,当时我师傅正在坐关,于是我只得追上他向他索回剑书,结果他自然不肯,缠斗中我们就把书撕成了两半,所以他持一半我持一半,因为师傅正在坐关,我不敢穷追,只得带着半本剑玄录回到我们师门所在地十万大山,结果师傅一听师弟他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一气之下,就大病一场,后来就病死了,在替师傅守灵一百八十天之后,我才奉师傅遗命下山来夺回他手中那半册剑玄录,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他,却中了他的暗算,失足落下黄河之中,幸得团长相救我才能活下来。”冯德侃侃而谈,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若不是我知道真相,恐怕我都要信了他的话,可惜黑雷不让我说话,我只能眼睁睁的先看着他放肆的信口开河。

  “那为什么马二先生你一直都没有向我提你师门还有这剑玄录的事?”黑雷沉吟道。

  “团长救命之恩,马二我时时刻刻都在挂在心头,马二也曾对自己说这条贱命既是团长所救,马二也就是团长的人了,团长问及马二自当如实相告,但这件事却是师门耻辱,团长想必也知道家丑不能外传之说,所以团长没有问我,我也就不便相提。”冯德的表情极为诚挚,我听得却是心头火起,这个王八蛋真是骗死人不偿命。

  “那现在你和你师弟之间又是怎么一回事?”黑雷轻道。

  “我师弟虽然小小年纪,却是阴险狡诈,心胸狭窄,我念及同门之恩处处对他手下留情,他却屡次都利用我的心软欲置我于死地,象上次他得知我落入黄河未死,为团长所救,他就假扮绝世高手,去救紫电,明着是和团长作对,暗地里却是冲着我而来的。”冯德这个混蛋,本来我还想用这件事来戳穿他的,想不到他却先拿来一用,让我无法用这件事反击他。

  “怪不得我看他这么眼熟,当时我也觉得奇怪紫电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怎么会有人出手相救?”黑雷茅塞顿开的样子,却让我七窍生烟。

  “关于剑玄录,团长大人你想必也知道,剑胎、剑珠、剑核、剑心、剑茧之说,一旦接触剑玄录之人,就终身不能与之开脱干系,当记忆中存在十分之一的内容时,剑胎便会形成,剑胎形成一年之后,如果仍无法参透剑玄录的十分之一的内容,就会胎爆人亡,所以虽然我一直有将剑玄录献与团长之意,奈何这残缺不全的剑玄录,我怎么敢拿出来加害团长,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先逼我师弟说出他掌握的那部分内容的原因,我是想弄全剑玄录之后,再献给团长以报救命之恩。”冯德缓缓的道。

  “是吗?”黑雷的语气越来越缓和。

  “其实我师弟也一直在打我这半本剑玄录的主意,所以他现在又追到了这儿,我的话说完了,现在你可以接着问我师弟,谁真谁假,团长自可分辩,师弟你请。”冯德对我挤了挤眼。

  他把该说的都说了,现在我要申辩就难了。

  “你有什么说的。”黑雷盯着我道。

  我哈哈一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谎的人终究要遭天谴的,团长大人,现在我可否要求,在我说话的时候,这马二先生不可插话,以免让我无法畅言。”黑雷点了点头:“你说吧!”

  冯德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根本不屑与我多言。

  “马二先生,你可知道这个魔族的少女与我是旧识,哈哈……你的故事的确编得不错,可惜这魔族的少女认识我却是在你的计划之外。”我指着商岚妍大声的道。

  冯德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黑雷却道:“我的美人儿,你可识得这个少年?”

  商岚妍却紧闭着双眼没有说一句话。

  在黑雷身后的冯德这时偷偷的向我挤眉弄眼,意思为商岚妍已经被他控制,不要想指望她能帮我。

  “商姑娘,你说句话呀!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歪曲事实?你知道我是什么人的?”我急了。

  商岚妍紧闭的双唇终于轻启缓缓的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马二先生已经向保证过……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说到一半,我就自觉的停了下来,不能在商岚妍身上白费力气,看来她受冯德蛊惑已深,要她证明我似乎是不太可能。

  转念一想我现在就是要辩明我的身份也没多大意义,如果黑雷已经相信了冯德先入为主的话,我反其道而行,效果自是好不到哪去,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脱身,如果无法脱身就拉冯德下水。

  “既然这样,我只有实话实说了,我的确是这马二先生的师弟。”我缓缓的道。

  冯德的脸色却为之一变,他想不到我竟会承认他的谎言。

  “不过,我这里要申明的是,我虽然是他的师弟,但……刚才他所言之中却含有了极大的水份,也就是他隐瞒了有关剑玄录某些事宜。”要拖冯德下水,我自然得从剑玄录下手。

  黑雷眼睛一亮:“你先说来听听!”

  我淡淡一笑:“刚才团长大人想必已经听我师兄说过了我们是什么门派吧?”

  “位于十万大山中的剑玄派。”黑雷沉声道。

  “那就没错了,我们剑玄派立派之根本就是剑玄录,本派存在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了,你想一想,这数千年来本派怎能不去研究这本就在手边的剑玄录,特别是持此异宝,如果没有强大的战斗能力,如何能守得住剑玄录,所以本派开创以来数千年虽然不断有门徒死于剑玄录之下,但是经验心得却是已经积累到了惊人的程度。”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偷偷的看了一眼,眼中神色闪烁不定的冯德。

  “你接着说。”黑雷道。

  “到了我师傅这一代,可以说是完全整握了剑玄录的修练方法,可惜我师傅却被我这个不肖弟子气死,马二先生你说对不对?”我看着冯德笑了。

  冯德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

  “唉,其实我也不想私自偷盗这剑玄录,可是奈何我天性狡诈,心胸狭窄,处处耍手段,事事用心机,师傅早已知道我是朽木不可雕也,只是怕把我逐出师门后为害人间,就强忍着厌恶之情让我跟在他的身边,我们三人才能一道修行,师兄对不对?”我又朝着冯德道。

  冯德冷笑着点头,一副看我又玩什么花样的表情。

  “这样的情况下,师傅自然不能把剑玄派的希望寄托于我的身上,于是振兴师门的重任就落在了我师兄马二先生身上,所有的师门真经与修练剑玄录数千年来的心得体会都只传授给我师兄一人,唉,我在一旁不由得妒火中烧,眼见自己成功无望,只得趁着师傅坐关,才偷了剑玄录下山。”我故作无奈的道。

  冯德却再也沉不住气了,面色大变,我这样一说,可以说是完全的把他拖下了水,那些所谓的师门绝学,他承认不承认,黑雷都会向他索要,可是他又怎么能给得出?那黑雷自然不会放过他,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花怒放,就算死也将这个王八蛋拉了下来垫背。

  刚才我在问话之时,冯德还点了两次头,我之所以要他点头,就是令他无法再说出那个不存在的师傅是喜欢我的,那个不存在的师傅既然不喜欢我,自然是喜欢他了,喜欢他,那些所谓的师门绝学,自然会传授给他了。

  冯德这个老狐狸竟然在一瞬之间就为了我和他的师兄弟称呼编出了一大堆谎言,我自然也不能示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紫电现在身在何处?”黑雷突然道。

  “她已经死了,因为本身中的强力迷药尚未完全解除,所以中了团长一掌之后,就不治而死了。”我轻道。

  “你不要骗我。”黑雷逼视着我。

  “我哪敢欺骗团长,她的尸体是我亲手埋的,就在凤都城旁的防护林中,不信的话团长可以叫人去找。”谁知道我还能挨多久,先骗了他,让他安心再说。

  “马二先生,你可掌握了你师弟所说的那些修练剑玄录的秘诀?”黑雷又对冯德道。这时,我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了,我看你冯德怎么办?

  “在下跟随师傅多年,这些秘诀自是早已熟记在心头了,团长需要,在下自当坦诚相告,但在此之前,还望团长将我的师弟先交给我,让我逼出他那半本剑玄录再完完全全的告之团长。”冯德轻道。我马上又笑不出来了,这个王八蛋一定是想带着我逃走了。

  “说个就交给我吧,我的阴阳童儿逼供向来都是非常的有一套。”黑雷扬声道。

  “但是,他毕竟是我师弟,我先好言相劝,不行团长再逼供可否?”冯德急了,他怕我先死在阴阳童子手中,他就得陪葬了。

  “这点你大可放心,令师弟在我阴阳童儿手中,绝不会死,以阴阳童儿的手段让你师弟留三分气,就绝不会留四分。”黑雷的话听得我毛骨悚然。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如果能扛得下阴阳童子的逼供说不字还能活久一些,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比起落到冯德手中,我心中的潜意识竟还觉得阴阳童子可能还要好上一些?

  不过从现在起,冯德的一举一动必会在黑雷的监视之下,不管我的遭遇是怎么样?冯德反正是别想再过好日子了,现在是我被逼供,估计冯德说出的所谓师门绝学不能令黑雷信服的话,他也会尝尝被逼供的滋味吧?

  冯德看我眼光中此时竟多了说不出的怨毒,当然这种目光冯德是不会让别人看到的。

  黑雷一扬手:“阴阳童儿,你们先把他带到我休息的地方去,慢慢的问。”

  阴阳童子又把我抬了起来:“是。”

  “马二先生,这位商姑娘未答应嫁给我之前,你就暂时不要离开这里半步,可否?”

  冯德虽然非常爽快的道:“这个自是应该。”

  我却能从他的爽快的声音中听出诸多无奈。

  阴阳童子抬着我进入了地道,我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我不知道等待着我的是何等酷刑?我很害怕。不过我已经开始暗暗盘算,绝不能一开始就招了,这样的话他们未必会相信,就算我给真的剑玄录给他们,所以我自己也要在受刑时盘算好何时该招,招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