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袁茵的决定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8802 2003.10.16 23:08

    窗外的风撩动着白色的窗帘,窗外是蓝天,有风筝在白云间飘荡,阳光非常柔和。

  “一切都结束了吗?”我望着床边的人们。

  “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已经离开了失落之都,离开了死幻之森,这里是齐家镇。”袁茵的笑容也很温暖。

  “生之扇呢?”我关切地道。

  “那个东西我已经亲手交给天杀了。”一身黑衣的周静淡淡地道。

  “那小书会复活吧?”我欣慰地微笑道。

  所有人听到我的话后面色“刷”的一下都变了,他们的目光在回避着我的期盼的视线。

  “没有这个可能。”周静无奈地道。

  “怎么回事?天杀不是对我说……”我挣扎着想爬起来,身体却动弹不得。

  “是天杀拿到生之扇后亲口说的,生之扇只是可以赋予合体人新的生命与强大的力量,没有复活这项功能,它能使超梦六杀合体后的身体永远不分离,并获得数千年的生命与不断强化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超梦六杀和暗黑经纪人在耍我吗?”冷笑着的我一颗心突然像被掏空了一般,小书不能复活吗?我再也见不到小书了吗?我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费了吗!

  “天杀说了,暗黑经纪人会为此补偿你的,不过事情的发展……”

  “我不相信,我才不会相信,老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老大,我们被耍了,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做这没有任何意义的事。”袁茵的泪流了下来。

  “小茵,怎么会这样啊!小书就这样白白地死掉了吗?”我痛苦地道。

  “还有更糟糕的事。”靠在窗台旁边的二号冷冷地道。

  “还有什么事?”不祥的预感袭上了我的心头。

  “来拿生之扇的是天杀和冬杀,结果只有天杀一个人离开了。”二号望着窗外沉声道。

  “怎么回事?难道说冬杀他……他死了……”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老大,你把冬杀杀死了……”袁茵忧虑地看着我:“当时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状态,身体根本就没有行动可能的你竟然把冬杀弄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只觉呼吸困难。

  “当时也是在这个房间,你仍然在昏迷当中,天杀对我们说完,小书已经不可能复活了,他会为此补偿你的时候,完全丧失意识的你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发疯般地冲向了天杀和冬杀,你气海中那本来已经封住的剑玄能源体强行打开,天杀退得快,而冬杀则被你活活地扼断了脖子……”

  “然后?”我茫然地道。

  “然后你又陷入了昏迷状态……”

  “天杀没有对我出手?”

  “有的,但举起右掌的他看到着昏迷中的你眼角流出来的泪以后,突然犹豫了。”周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接着我们就全都挡成了你的身前。”袁茵神情凝重地说。

  “犹豫了片刻的天杀留下一句话后就抱着冬杀的尸体走了。”二号始终都望着窗外。

  “什么话。”

  “天杀说,你的生死将交给暗黑经纪人亲自来决定。”周静一字一句地道。

  “这个……既然超梦六杀的成员死在我手里,我想暗黑经纪人是不可能放过我的。”我苦笑道。

  “老大,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让你死的。”袁茵坚定地道。

  “那先谢谢你了,对了,屋子里的人好像很少的样子,狐狸精没事吧?”我索性不提这后患无穷的事,直接转移话题。

  “齐琳的伤比你要轻得多,所以她在三天前就走了。”袁茵柔声道。

  “是吗?”我故作从容地笑道。

  “她是去找暗黑经纪人了。”周静的话却令我僵住了。

  “齐琳她希望能说服暗黑经纪人,让他放你一条生路。”袁茵幽幽地道。

  “这个笨蛋。”我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明净的天空喃喃地道。

  “老大,你知道你是怎么从死亡线上活过来的吗?”

  “这就不知道了,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是绿莹救了你和齐琳,如果没有她,你和齐琳就死定了!”

  “她是被老哥一起救出来的吗?”我轻道。

  “我没有救她,她是被邪牙从失落之都带出来的。”周静摇头否定了我的猜测。

  “邪牙竟然从圣妖一族的围剿中逃出来了?”我惊道。

  “那小子的确太狡猾了。”

  “邪牙既然不死,那大家看来就有麻烦了。”

  “麻烦的事多着呢!碧月也可能没有死,还没断气的她被105号山藏救走了,当时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将她们拦下,她的心脏虽然被你破坏掉了,但她又将****的心脏塞进她的胸腔,后面的事很难预料。”周静的眉头已经深锁。

  “我有记得,她的血好像是蓝色的?”

  “我怀疑她的真实身份可能是魔族的无面长老,当时你之所以能打倒她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是她来不及现出绝对真身,她若活着,会带来的麻烦一点不比邪牙小。”

  “真是祸不双行,对了,花火呢?”

  “我找不到他,也没时间找他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可能会被永远地留在失落之都。”周静有些愧疚地道。

  “希望他能平安无事吧!失落之都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我在离开失落之都前,曾与失落之都的守护者圣妖一族的大长老有过碰面,当时他一面在围剿邪牙,一面在搜索禁锢了八千年的怪物。”

  我猛然想起被禁锢在水晶城底那个光之卵:“他有说是什么东西吗?圣妖一族是否是因为那个光之卵才守护失落之都的?”

  “他只说那个东西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怪物,八千年前曾一人之力毁灭了上千人的各族精锐部队,虽然那怪物有毁灭世界的力量,但却不是他们圣妖一族守护失落之都的理由。”

  “难道圣妖一族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使命?”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大长老对我说,那个封印在光之卵里面怪物很可能逃离了失落之都,虽然它想要从由咒文成生的光之卵中孵化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它一孵化出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他希望我能把这个迅息传达给我们飓飙魔法帝国的大贤者,也就是魔力排名天下第一的林玄,他给了我一封以我的魔力无法打开的秘信。”

  “看来事态非常严重,你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回国?”

  “既然你已经醒来了,我马上就动身,你要多加保重的,前途危机重重,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周静忧虑地道。

  “大哥放心走好了,有我在他身边,一切都没问题的。”袁茵拍了拍周静的肩头。

  “我知道了。”周静长身而起,“小宁,你要好好照顾小茵,还有,等小茵的外公白龙过了七十大寿之后,你们就一起回老家一趟吧。”

  袁茵点头道:“没问题。”

  “各位要聊天,拜托到外面去,现在病人要休息了,请!”将白大褂穿成风衣的绿莹突然出现在门外。

  房里的众人显然领教过她的厉害,纷纷识趣地离开了我的房间。

  “你终于醒来了,再昏睡下去,我可要怀疑自己的医术了。”绿莹坐在了窗台上,任风吹着她披在身后的白大褂。

  “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我只是不愿意放过狠狠赚一笔大钱的机会罢了。”绿莹淡淡地道。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来的,你来自邪都的身份曝露了,对你来说很危险。”

  “没有钱对我来说才是最危险的事。”

  “你真的那么喜欢钱吗?”

  “当然喜欢,在我眼里钱就是生命。”绿莹咬着牙狠狠地道。

  “以你的医术,要赚钱并不难。”

  “我赚钱的确很容易,但我花钱就更容易,如果不是拼命赚钱的话……,算了,这种无聊的事,我还是不跟你提了。”

  “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你救我一命,我知道你这次冒着生命危险前来,不仅仅是为了钱。”

  “别把我说得这么伟大,我只是比较讨厌死亡罢了,我之所以学习医术,就是因为讨厌死亡,当你看着一个个曾经对着你微笑的人离去,那种滋味……”

  “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别因为我救了你的小命,就拼命地给我戴高帽子,医疗费我可是一分都不能少的。”绿莹笑了,“不过,现在我得走了。”

  “继续去赚钱吗?”

  “当然,我已经浪费了十几天在你的身上,我不能再这里停留了,谢谢你们没有盘问我关于邪牙和邪都的事。”

  “一路走好,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经济状况能有所好转。”

  “但愿如此,你自己也要多珍重,你惹下的麻烦的确是够多的,小子,愿你能逢凶化吉吧!”

  齐琳走了,绿莹走了,老哥周静也走了,只剩下我和袁茵还有二号,因为我伤势的关系,我们又在林易国的齐家镇多停留了几日,看着袁茵归心似箭,刚刚能下床行走的我便决定与他们回到西域江南国的瓦岗堡,因为袁茵的外公白龙马上就要过七十大寿了,而我们已经答应了他老人家一定要赶回去的。

  天是黑色的,但瓦岗堡的灯火却映红了夜空,我们终于在白龙生日的前一天赶回了瓦岗堡。

  白家的马车早已经等候在码头,当我们乘坐的轮船一到岸,我们就直接上了马车,夜已经很深了。

  “老大,你说我应该给那个好色外公送什么生日礼物呢?”袁茵望着车窗外渐渐快要熄灭的瓦岗堡夜景。

  “送给美女给他人家吧!这一定是他最喜欢的礼物了。”我靠在柔软的座位上笑道。

  “讨厌,人家和你说正经的。”

  “其实你就是你外公最好的生日礼物啊!他应该很多年没有尝试跟家人一起过生日了吧?”

  “这个我知道,外公他其实是很寂寞的,我也希望能多陪陪他,他非常希望我能跟他一起过七十大寿,所以老大你的伤势未愈,我就急着拉你上路了。”

  “小茵,你胡说些什么?我也很希望能赶回来给他祝寿的,你的外公自然就是我的外公,在瓦岗堡这一段时间,他一直把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忙道。

  “这个我也知道,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外公他好像更喜欢你一些。”

  “这个好色的老头怎么可能喜欢男孩子,不过说真话,我倒是很羡慕你有一个这样慈祥的外公。”

  “是啊!在未和他见面之前,我一直在想,妈妈的爸爸会是什么样呢?一定是个严厉的老头,妈妈才会离家出走吧?”袁茵挠着头笑了起来:“但想不到,外公是个这么温柔的人。”

  “知道就好,以后你一定要多陪陪他老人家,让一生坎坷的他有个幸福的晚年。”

  “对了,老大,我在西门家的日子里,外公有对你说过什么特别的事吗?”

  “没有,只是一直开解心情低落的我,然后嘱咐我好好照顾你……”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白府门前聚满了人,马车根本无法通行。

  “难道外公他提前庆祝?”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二号抱着剑从马车上离开了,袁茵陪着行动还不太方便的我留在车上。

  “麻烦让一让!”白家的马车夫对着正在议论着什么的人群高声叱道。

  众人先是没有反应仍然在窃窃私语,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那其貌不扬的马车夫的身上,他们看他的目光就像在打量外星人,他们的目光中甚至带着惊恐。

  “他怎么还活着?”

  “竟然还有活口。”

  “对了,他们家的孩子好像也回来了。”

  几个神色凝重的白衣剑士匆匆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齐跪倒在二号身前:“参见二号大人!”

  二号皱着眉头道:“起来吧!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竟然会出动到我们皇家灭绝剑士团的成员?”

  “二号大人,白家刚刚被灭门了,从白龙到家里的佣人,没有一个活口……”

  他们的话音未落,袁茵已经发疯一般冲下了马车,用力地分开人群不顾一切向白家大宅扑去。

  我只觉脑中“轰”的响了一下,头脑立时变得一片空白,我跌跌撞撞地跑下马车,一瘸一拐地追着袁茵

  向白家大宅奔去。

  “你不能进去!”几个守在白家大宅门前的皇家剑士团成员在袁茵进去后用剑拦住了我的去路。

  “让他进去,你们让开。”二号如一阵疾风从我身旁穿过,他显然是不放心袁茵的安危,追了进去。

  尸体、尸体、映入眼帘的全是尸体,这时的白家大宅就像一座巨大的坟墓伫立在黑夜中,白家数百口人此刻都变成了充满血腥味道的尸体。

  我艰难地在白家大宅中穿行,四处都有尚留余温的血液,四处都是死不暝目的残尸,从现场的情形上可以判断得出,我们到达瓦岗堡的那一刻,白家大宅遭到了血洗!

  敌人来袭的规模显然不小,当白家大宅中的众人发出惨叫后,立即闻迅赶到的人连凶手的影子也没有看到,飞速赶来的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也没有在现场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只推断出凶手的人数不少,而且武功奇高。

  白家的大厅此刻灯火通明,摆在厅中间的是一座丰盛的宴席,里面有袁茵最爱吃的菜,也有我喜欢吃的食物,我可以想像到,白龙坐在餐桌般等待我和袁茵归来的温柔神情,然后我现在看到的却是白龙圆睁着双眼死不暝目的神情。

  他那头雪白的银发此刻已经沾满了血迹,残留在他已经僵硬的脸上的表情是惊恐与痛苦,血染红了他淡黄色的锦袍,他的四肢已经不知所踪,他是失血过多而死的!

  冰冷的夜风吹起了袁茵那倔强的短发,抱着白龙尸体的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哭也不笑的她半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前方的黑暗。

  大厅中静到了极点,我心中的恐惧也到达了极点,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陌生的袁茵,二号默默地站在她身后,示意欲言又止的我最好别开口。

  “老大……”袁茵抬起了她那张木然的面孔,用空洞的眸子望着我。

  “小茵,我在这里。”

  “老大,外公他死了。”袁茵突然紧紧地将白龙的尸体拥住,将脸贴在了白龙扭曲僵硬的面孔上轻轻地摩挲着。

  “小茵……”我的心痛了起来。

  “老大,外公不能和我一起过七十大寿了。”

  “小茵……”

  “他们把外公的手和脚活生生地撕了下来,外公死得好痛苦啊!”

  这样的时刻,我知道自己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安慰袁茵,我只能征征地站在她身前,不能进也不能退。

  “老大,如果外公没有遇到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这不关你的事。”

  “老大,我很喜欢外公。”

  “我知道。”

  “外公再也不会笑了,所以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再笑了。”

  “小茵,你可不能做出什么傻事啊!”

  “外公再也不会哭了,所以我这一辈子……”

  “小茵,你别说了!”我大声地打断了她的话。

  “我没事,老大,你去替我料理一下外公的后事好吗?我想在这儿陪陪外公。”

  “不行,这个时候,我绝不能离开你的。”

  袁茵又抬起了头,平静地望着我:“老大,你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我不会再象从前一样躲到黑暗中了,永远不会,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老大,你要帮我的。”

  “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一步。”我咬着牙道。

  “外公死了,小茵也已经长大了,老大,不要再担心我了,替我去料理外公的后事吧!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你不可以死的,你要记住,你要为我和小北,以及死去的小书活着。”

  “老大,你想太多了,该死的人不是我,我袁茵不会这样被死去的。”

  “好,我替你料理白爷爷的后事,你要乖乖地活着。”我凝视着她。

  “我答应你。”袁茵缓缓地点了点头,再将空洞的目光投向了无边的黑暗,她的神情平静得可怕。

  我与二号一起离开了大厅,将抱着白龙尸体的袁茵独自留在了光火通明的大厅中,虽然我一点都放心不下袁茵,但这个时候,我却不得不离开她,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与二号一道开始料理白家的事务,脑中乱轰轰的我哪里能成事,所幸有冷静的二号在身旁,一切都被他处理得井井有条。

  白家大宅的尸体被清理了出去,新的仆人们在重金的诱惑之下,天还没亮就已经齐聚白家大宅,白家丧礼所需的东西已经开始采购,追凶方面,皇家剑士团与西域江南刑部开始了联合的调查。

  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鱼白时,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将门一关,我软软地靠在了门背上开始重重地喘气。

  白爷爷死了!那个风趣幽默的老人已经不在了!

  在黑暗中闭上双眼的我却总是看到他慈祥的笑容。

  “你是小宁吧!跟着小茵一起叫我外公好了,反正早晚都是我们白家的人。”

  “其实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孙子,就像你这样的,这个可千万别告诉小茵。”

  “这道菜小茵说是你喜欢吃的,我有亲自下厨哦!我的孙子。”

  “小子,钓鱼是最需要耐心的事情,你一定要培养足够的耐心,因为白家的家业早晚要交到你手里,小茵那丫头是做不来这些事的,其实我也不强求你娶她,我只是相信,白家的家业交到你手里,小茵的未来会比较有保障。”

  “千万不要动,一切等烧退了以后再说,要不然小茵从西门断天那边回来,见到你现在这副模样,一定得跟我这个老头子拼命,什么?发烧不要紧的?不想吃药!臭小子,你这不是在为难我这个时日无多的老头吗?小茵回来会大义灭亲的,快喝,我有尝过温度了,一点都不烫。”

  “失落之都非常危险,你一定要小心啊!记住要和小茵一起回来陪我这个时日无多的老头过七十大寿!生日礼物?你们平安归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泪终于从我紧闭的双眼中流了下来,爷爷不在了!那个慈祥的老人走了,那经常叫我孙子的老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的背脊贴着门板缓缓地滑了下去,半坐在地上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任凭眼泪默默地流淌。

  三天后,白龙的葬礼举行,西域江南帝国的满朝文武、富商巨贾纷纷前来拜祭,皇帝、西门断天、齐虎、大公主、冯德也都到了。

  这的确是一个惊动朝野的大丧事,白龙一生为善,广为交结四方,各方来客一是拜祭白龙,另一方面纷纷表示支持袁茵即将接管的白家大业。

  追查凶手方面,超梦六杀也已经站出来澄清,此事与他们无关,如果他们要向我寻仇也绝不会迁怒旁人;白龙的死因陷入了迷雾之中。

  葬礼举行时,袁茵平静地与来客们答礼,整个葬礼过程中,她始终都是很平静,平静得可怕,就像木偶一样机械地做着她孝子份内的事情,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就连白龙下葬时,她的眼中也没有任何表情,我很担心她,但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以前那个喜欢躲进黑暗中的小茵不见了?

  夜很黑,穿梭在坟间的风也很冷,天空有一轮孤月,我独坐在皇家陵园白龙的坟前。

  “老大,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身着一袭黑色孝衣的袁茵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的声音很冷。

  “明天一早你还要与白家在各地的商行总长开会,今天忙了一天的你应该早些休息的。”我站了起来,准备送她回去。

  “那你呢?”袁茵用她那空洞的眼神凝视着我,风吹乱了她一头倔强的短发。

  “我反正也是大闲人,我想再陪陪白爷爷。”

  “老大,外公他不在了。”袁茵喃喃地重复这句在这几天之内被她说了无数遍的话。

  “小茵,这是你和我都必须要面对的事情。”我沉声道。

  “我知道。”

  “小茵,答应老大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痛哭一场,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害怕。”我颤声道。

  “老大,小茵已经长大了,小茵不再哭泣了。”

  “小茵哭吧!我求求你别这样,哭出来好吗?我真的好担心你,我宁愿你像以一前一样躲在黑暗中哭泣,然后我再把你从黑暗中带回来,你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老大,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再依靠你了。”袁茵抬起头对着我斩钉截铁地道。

  “什么意思?”

  “老大,小茵不能也不会再依靠你了,只要待在你的身边,小茵就会不自觉地依赖你,对你撒娇,小茵很感谢你这些年来,一直在保护和纵容着我。”袁茵那冰冷的声音听起来竟是如此陌生。

  “小茵……”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离开你,我要永远地离开老大你。”

  “你在胡说些什么?”

  “老大,我要走了!无论那些杀死外公的人藏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他们找出来的,我会让他们血债血还!”袁茵的空洞的眼神突然燃烧了起来,那复仇的怒焰似乎令她身上的血液也为之沸腾,她头顶那一轮苍白的孤月隐入了黑暗中。

  “我陪你一起去。”

  “不要!我已经决定不再依靠你了,我要用自己的双手来令他们付出血的代价……”袁茵举起了自己苍白纤细的双手冷冷地道,“周宁,小茵在这一刻已经死去了,我不会再依靠任何人,我要报仇,就算不择一切手段也好,就算变成魔鬼也好,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此刻站在我身边的袁茵突然变得陌生与遥远了,我突然明白,那个躲在黑暗中的小茵永远也回不来了,她这一次、她这一生将永远地在黑暗中沉沦。

  “老大,我要走了,我现在就要走了,在走之前,可不可以答应小茵最后一件事。”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柔软了。

  “什么事?”

  “小茵可不可以借老大的肩膀用一下,小茵希望能靠在老大的肩头,把我这一辈子最后的眼泪流尽。”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袁茵轻轻地靠在我的肩头,像个孩子般地啜泣了起来,我紧紧地拥着她,任凭她的热泪湿透了我的肩头,身边的风越来越冷,我们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温暖,但我很清楚,这将是她留给我最后的温暖了。

  她突然挣脱了我的怀脱,对着我鞠了一躬:“老大,小茵不在你身边了,你要多加保重。”

  “你也是。”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痛得无以加复。

  她不再说话,转身就跑,一身黑衣的她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当中,我知道,她再也不会从黑暗中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