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魔焚毁杀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864 2003.04.26 14:23

    

  “对不起,老大,可能我得提早离开大家了。”小书的脸上带着无奈的苦笑。

  “为什么?”我逼视着他。

  “因为……因为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我有一些事情要去办,所以不能再陪着大伙一起共同进退了。”小书低下了头。

  “小书你回复记忆了?”南宫北惊道。

  袁茵摇头道:“老大,究竟怎么回事?小书他为什么要说谎?”

  “小书,你不把话说清楚,你就得一辈子跟着我们。”我冷笑道。

  “关于我的记忆,很对不住,我不能告诉大家,接下来我要去做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所以祥细情况,我也不能说,老大,我真的得在这里和大家告别了。”小书轻声道。

  “老大,别让他走。”袁茵急了。

  “小书,你要走也行,但先听我说两句可不可以。”我笑眯眯的道。

  小书点了点头。

  我看了他片刻,才缓缓的张开嘴巴:“你这个王八蛋,你把我们几个人当什么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好,我告诉你,你要离开我们不难,但你必须得在离队之前做一件事。”

  小书的嘴角抽动了几下:“老大,你说吧,我尽力而为就是了。”

  “不是尽力而为的问题,是一定要做的事。”我大声的道。

  “老大,不能让小书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他一定在撒谎。”袁茵拉住了小书的衣角道。

  我点了点头:“小茵,我自有分寸。”

  小茵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南宫北则是一头雾水。

  正午灼热的阳光直射在我们之间,但我们周围的气氛却有要凝结的感觉。

  “小书,你给我听好了,要离队可以,但在此之前,你必须先把你中的[魔焚毁杀]治愈才能离开,否则除非你杀了我这个做老大的,你选择吧!”我一字一句的道。

  小书听到我的话后,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面色变得更为难看:“老大,我没中什么[魔焚毁杀],我是真的记忆恢复……”

  “小书,你不必说那么多废话,现在一是你乖乖的把你所中的[魔焚毁杀]治好然后离开,二是杀了我这个没用的老大再离开,你选吧!”我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辩解。

  “老大,我真的不得不离开,我也不愿意的。”小书痛苦的道。

  “小书,你老实告诉我,那[魔焚毁杀]是不是会传染。”我平静的道。

  小书咬着牙点了点头:“不错,要死,我一个人就够了,没有必要连累大家。”

  “我们不怕,我相信就算是再可怕的病都可以治好的,只要自己不丧失信念!”袁茵用力的摇头。

  “这不是病,这是[病毒性精神感染邪术],我因为不知道会以什么途径传染你们,所以……”

  “所以你就更不能离开我们,你所中的这个[魔焚毁杀]是因我而起,如果现在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躲起来去等死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所以我一定要陪着你找到医治的办法,在这期间,我就算被感染了,最多不过是陪着你一起死罢了,小茵还有小北,你们两个可以随时离开。”我斩钉截铁的道。

  “老大,你这个王八蛋,你把我和小北看成什么人了,大家同生共死就是了,小北对不对?”袁茵回首对南宫北道。

  南宫北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还是点了点头,虽然有些无奈,但他还是终于鼓起了勇气。

  “小书你也看到了,作出决定吧!治愈以后离队或者先把我杀了。”我指着我自己道。

  “老大,你不要做这种傻事!”小书将头偏到一边。

  “做傻事的是你,现在我从一数到三,你必须做了选择,一……二……”我缓缓的数着这熟悉的数字,但此刻却带着陌生的心情。

  “老大,我不能杀你。”小书终于抬起了头。

  “那就好,现在你说,我们下一步应该要做什么来救你。”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按我自己的估计,我在今天入夜以后可能就会丧失行动能力,随后会渐渐的丧失全部的肢体功能,然后就是五感,触、嗅、视、听、味;最后则是脑死与心脏停止,这一切在十天内完成,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也就是说还有八天,而且伴随着身体机能的丧失,我身体内的经脉会一点一点的断裂,就是说我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会慢慢的加剧,也许因为疼痛的关系,我未必能再撑八天。”小书很平静的说着,好象这一切全都与他无关一般。

  “我们怎么救你?”我吼道。

  “既然你们不让我离开大家,首先你们得做到不与我发生身体接触。”他根本没有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身体接触也会使我们都感染上[魔焚毁杀]吗?”南宫北小心翼翼的道。

  “不知道!就是因为传染途径未明,所以我才想离开大家,其次……”

  “够了,我不要听这个,你快告诉我们怎么才能救你。”我将手放在了他的肩头。

  “有两个地方可选择,一个是回沉鱼池,另一个是去黄河对面的[凤都城]附近的撒哈拉沙漠,回沉鱼池四大美人之一陈鱼医治我成功的机会是百分之三十,而到撒哈拉沙漠的[绿寺]去找徐命悬,医治成功的机会是百分之六十。”小书轻道。

  “那还用说,我们当然是去找成功率高的。”袁茵接道。

  “[前任医皇]彭世三个弟子中,医皇白问心的救治我的成功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但他现在被[超梦杀手组]追杀,形踪全无,找到他都是不太可能的事,而陈鱼不但成功率低,而且她由于常常要来往于各国皇室之间表演琴技,所以要找到她也不容易,最后大弟子徐命悬,在撒哈拉沙漠的[绿寺]出家,并曾发下誓言绝不离开[绿寺]一步,要找他的确是最佳人选。”小书淡道。

  我点了点头:“事不迟疑,我们马上动身渡过黄河去,一分钟也不能耽搁。”

  小书漠然的点了点头。

  回首望去,阳光下的风化城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几只水鸟无趣的追逐着我们乘坐这艘巨大的渡船,巨大的白帆也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这艘能容纳一百多人的大船,一下子挤进了将近两百多人,虽然风化城的狩城事件虽然已经结束了,但心有余悸的人们还是象逃一般拥上了这艘前往对岸凤都城的渡船。

  从同行的人们口中可以探知,前两天要上渡船几乎是比登天还难,现在这种混乱的场面比起前两天来说,还算是好的了,望着前方苍茫的滚滚浊浪,船上的水手告诉我们这班船要在深夜以后才能到达凤都的凤凰码头。

  这龙蛇混杂的渡船上虽然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一群风尘仆仆的紫衣汉子,他一行人大约有五十多个,可以说是占了这条船的四分之一的地方,他们之中虽然有老有少,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特殊的气息,一种常人没有的军人气质。

  经过打听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一群人是当世最大的雇佣兵团[色]的紫衣团成员,船上的其他人都纷纷在私底下议论,这些为战争卖命的狂徒们,为何风尘仆仆、行色匆匆的出现在[西域江南国]这个和平的地方。

  按理说,[色]雇佣兵团此刻因该正在长城帝国参加[天鹰骑士团]发起的[老三界之乱],但现在正值双方交战正酣之时,他们却在此现身?

  我们却管不了这么多闲事,我们只管聚在船尾的一角,看着被大船劈开的波浪,等待着渡船到达彼岸。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说话,我们四人之间显得异常的寂静,虽然身边的世界已经算是人声鼎沸得快要将天空上的水鸟震落。

  “小书,你说一下[魔焚毁杀]好吗?”南宫北小心翼翼的打破了平静。

  这个混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好啊!”小书却不以为然的道:“[魔焚毁杀]是魔族的四大超级邪功之一,要知道所谓的邪功,无论是对练习者还是对被施功者的身体都有极大的伤害,就如一把双刃剑一般,而这四大邪功,除了可以入侵别人精神世界的[魔解心语]以外,其它三种都是禁功。”

  “照你这样说,好象这四大邪功的效果都是截然不同的。”袁茵也加入了讨论。

  “不错,像[魔焚毁杀]就是主要是偷袭敌人时使用的阴毒手段,在不知不觉中致敌人于死地,一般中了[魔焚毁杀]的人在刚开始两天的潜伏期中都不会有任何症状,但从第三天以后,就要开始倍受折磨的死去……”

  “放心,小书你一定会没事的。”袁茵安慰道。

  “春喜这个贱人,早知道我就不让她用[魔解心语]去入侵你……,小书都是我害了你。”我低下了头。

  “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来说其它的两大邪功,一个就是[邪魔增殖],这个用来快速提升魔力与战斗力的方法我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而另一个就是[邪魔残天]。”

  “这个[邪魔残天]又是什么东西?”袁茵道。

  小书摇了摇头:“这门邪功,可以说是魔族最神秘的邪术了,我也不太清楚……”

  “不清楚就别说了,说点开心的好不好!”我望着光线渐渐柔和的太阳,天色已近黄昏。

  “开心的?”小书沉吟道:“这段时间能和大家在一起,我很开心!”

  “你说什么话?什么叫这段时间?难道你忘了我在上船之前对你说的,要永远在一起吗?”袁茵看着他道。

  “不错,我一定会和大家永远都在一起的,变成什么好呢?就变一颗星星吧!每当黑夜来临之时,我们就能……”

  “王八蛋,不要说那么悲伤的话,这样的天气不应该说样的话的。”我再次粗暴的打断了这些我不想听的言语。

  一轮金黄的夕阳,把波光粼粼的水面,染成了金色,晚风清爽的拂起人们的衣裳,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淡淡的暖意,就连那一群目光如鹰的雇佣兵们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为什么不说?现在不说,也许再过一伙,我连想说都办不到了。”小书温柔的笑道。

  “不会的。”我咬着牙。

  “其实我现在的性格,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虽然我失去了记忆,但我隐隐约约中曾感觉到自己应该是一个自私与残忍的人,但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与我预料中截然不同的性格,其实这是一种心的折射,失去记忆的我就象新生的婴儿一般,我失去的自我虽然带给了我一个短暂个性的空白,但却很快就把你们的善良的心的折射所填补了,也就是说我的性格的形成是受你们性格的影响。”小书看着一只越飞越低,缓缓落在了船舷上的水鸟。

  我们三个都默默无言的看着他。

  “不过我很喜欢自己这个性格,不管我以前是什么样!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小书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我过去的记忆不要了,就这样……”他突然停了下来。

  晚风吹起他的额前的黑发,他笑道:“就这样一直到永远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翻过船舷向波涛汹涌的河水中跳去,说进迟那时快,早有准备的我一个闪身也闪电一般跟着他跳了下去,只听耳边的疾风中传来船上人的惊叫连连。

  我左手闪电一般扣住了他的一只手腕,右手抓在了光滑的船体上一条裂开细缝间,这是光滑的木船壁上,我唯一能着手的地方。

  就这样,我一手拉着他,一手扣着船壁的裂缝,悬挂在已经变冷的风中。

  “我已经算过了,这船上是你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离开我们的机会了,所以在上船前那一刻,我都一直在盯着你,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死的。”我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道。

  “老大,你快放手吧!我非常喜欢水,长眠在水中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我真的不想连累大家,放开我你自己跳回去!”小书望着我道。

  我歉意的笑道:“对不起,我不干!”

  船上的人纷纷围了过来,南宫北手足无措的望着我们,袁茵大声的吼道:“谁去拿绳子来!”

  “老大,快放手,这是黄河的激流地带,我已经没有体力救你了,你会死的。”小书急了。

  “你当我是孬种,你不怕死我又难道会怕吗?”我正说着,右手勾着的细木缝已经被我抓裂,啪的一下,一大块木头被我抓了下来,我和小书飞速向汹涌的河面坠去。

  “快拿绳子来呀!”袁茵尖叫。

  “已经来不及了!”船舷边围观的人们纷纷道。

  就在这时,急速下坠的我只觉眼前一花,一条紫色的人影用快得无法形容的速度从船上跳了下来,流星一般急坠而下,就在小书身体就要入水的那一瞬间,我的手腕只觉一紧,然后我的整个人就被抛了起来,围观的人连忙散开,我连同小书一起被抛到了甲板之上。

  袁茵冲了过来,用力的一把掌扇在了小书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响彻甲板。

  “这次打你一巴掌就算了,但若你下次再这样做的话,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懂吗?”袁茵用泛起泪光的眼看着小书。

  良久小书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懂了!”

  这时我才看清出手救我们的那个[色]雇佣兵团的紫衣人,他穿着一件与其他人不同的宽大紫色袍子,在晚风疾拂之下,看不出身形,而且他的脸上还戴着一个白银面具,也无法看清他的面孔,他的个子并不算高,但他的力气却大得惊人,其实不应该说是力气,应该说是力道的使用技巧非常惊人。

  在他的手与我的手短短接触的一瞬间,他就成功的把我和小书下坠的力道转成了向上抛的力道,在这样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出手,不但要惊人的速度,还要超人的反应,看来这个戴着面具的紫衣人武技高的吓人。

  “那位……大哥,等一等,谢谢你救了我们。”我站起身来喊住了那个正要回到[紫衣兵团]的紫衣银面人。

  “不用谢我,我是看在这个姑娘的面子上出手的。”他的声音竟然沙哑得离谱。

  被他指着的袁茵奇道:“我?”

  “我只是不忍心看到一个女孩子这样的惊慌失措而已。”他转身走回到了那群紫衣人之中。

  我向着那群紫衣人的方向辑了一个躬:“但我还是要谢你们。”

  我回头微笑道:“好,现在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

  围观的人流终于散开,各自干各自的事去了,天色渐黑。

  “老大,不好了,你快来,小书的脚不能动了!”袁茵揽着躺在她怀中的小书大叫道。

  “王八蛋,来得好快!”我一面念道,一面飞速的往回奔。

  “老大,我没事,只是双腿没有力气罢了,你看我的手还能动!”小书见我心急如焚的跑到他的身边,他安慰我似的举起了双手晃了晃。

  我低下了头:“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可能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加速了身体的恶化,所以身体机能丧失就被提早引发出来了,现在只要不再剧烈运动就没事了。”小书越是脸上堆着笑,我的心情就越沉重。远方的黝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亮点,风中传来了土地的气息,凤都城总算可以与之遥相对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