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388 2003.04.26 13:35

    

  我们三个凭着小茵留在赶车人带来的那口铁木棺材上的魔法标记,开始了追踪。

  三个人中小茵的行动能力最差,又不能以马代步,就算找到马我也不敢让她骑,燕都城的罚款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说比新加坡还厉害,一罚就会让你倾家荡产。

  所以移动速度最快的南宫北就暂时充当她的坐骑了,虽然那两个招着棺材的人早已经没有了踪影,但我们仍是延着魔法标记的方向前进。

  对方果然如我所料的一般,出城了,我们是从燕都城的西偏门追出去的,这西郊只有一条小路,两旁都长着过腰的野草,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朦胧的月光中传来了凉意。那一群不要命的黑衣人是什么人?而那个带着棺材赶车的汉子又是谁?那赶车汉子的武功之高,是我平生未见,这群黑衣人又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最重要的是那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

  此时旷野中传来了野狗的嚎叫,南宫北突然停了下来。

  我忙道:“小北,有情况吗?”

  “老大,小茵应该减减肥了,我实在是背不动了。”南宫北满头大汗的喘着粗气。

  “小北真没用!”袁茵嘟囔着从他背上滑了上来。

  “小茵,我们现在离他们还有多远?”

  “如果我的魔法标记没有被他们发现的话,那他们已经在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袁茵费神的道。

  “那小茵你上来,我背你。”

  “老大,小茵脸红了!”南宫北突然在一旁起哄。

  “别乱说话,越接近目标越危险,大家都要小心一点,小茵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我们兄弟两个之间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袁茵扭扭捏捏的低着头不说话。

  “在我面前装什么淑女,不要耽误时间了。”

  袁茵沉默了一伙终于鼓起勇气的样子:“老大,你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洗澡了吧?我怕你身上的怪味!”

  “……”

  果然如袁茵所说,我背负着她往前方又奔行了十来分钟,终于在这片乱草原上看到了一片桃林,可惜开花的季节早已过了,这片桃林连叶子都几乎落光了,光秃秃的枝桠在黯淡的月光下,看来还有几分阴森的味道。

  在快近接桃林时,我们钻进了及腰的野草丛中,借着风势缓缓的向桃林接近。

  如果袁茵感觉没有出错的话,那付黑衣人们抢来的棺材就在桃林之中。

  在我们接近桃林边缘时,突然听到了人声,我们躲在草丛中觅着声音向桃林中望去看到了十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子,圈子的中心就放着他们不惜性命抢来的那附棺材,棺材仍然严严实实的盖着,那十人都是一言不发的站着,似乎成了十尊不动的雕塑。

  我伸出了一根手指示意袁茵和南宫北不要说话,静观其变,通过看刚才他们这些黑衣人对赶车汉子出手,我估计以我们三人不两人,南宫北是花瓶,以我和袁茵两个联手未必会是这十个黑衣人的对手,而且他们似乎在等着谁的样子?

  风越刮越疾,我们趴在草丛中盯着那十个一动不动的黑衣人,陪他们等着。

  身边的南宫北突然将嘴对着我的耳朵贴了过来:“老大!”

  我缓缓的摆了摆手,再用手掌对着自己的脖子比了比,示意他不要说话,否则会被他们杀掉的。

  “老大,我想小便!”

  “……”

  这小王八蛋,偏偏要在这节骨眼?

  “忍一忍,别因为你的小便害我们跟着你一起丧生。”我轻声道。

  脸已经涨得通红的南宫北咬着牙噙着泪水痛苦的点了点头。

  过了片刻他又对我说:“老大,我快要不行了。”

  此时风竟然停了,如果南宫北移动的话,十有八九要被发现。

  “拉在裤子里吧!”我无奈的道。

  袁茵突然道:“老大,我这里有橡皮筋!”

  “……”

  就在这时草丛上突然有两个黑衣人如飞而来,他们两个的肩上竟还扛着一个没有双腿的秃顶老者,那老者半闭着双眼一副要睡着了的样子。

  那围着棺材的十个黑衣人一齐跪了下去:“参见松堂主!”

  转眼间,那两个扛着秃顶老者的黑衣人已经飘进了桃林,那秃顶老者猛的睁开眼睛,一双眸子精光四射,我想不到这外表苍老的老者眼睛会如此有神?而且他还是这些黑衣人的堂主?如果被他发现我估计我们是没什么生机了?

  我开始有些暗暗责怪自己多管闲事了。

  那松堂主微微一笑:“起来吧!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托堂主的福,牺牲了不少兄弟的性命,东西我们已经弄到手了。”站在最前方的黑衣人闪向一旁,指了指身后的棺材。

  “大伙干得好,这次帮主一定重重有赏,冯德那你就把棺材打开吧!”那松堂主轻道。

  开始搭话叫冯德那黑衣人点了点头:“开棺!”

  他身后的九个黑衣人手中同时一亮,每个人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九人动作一致,剑光一闪同时插时了棺盖缝中,他们再同时一撬,只听几声轻响,那棺盖便弹了起来,那叫冯德的黑衣人跟着纵起,手掌轻轻一拔,那棺盖竟向我们这个方向呼啸着飞来。

  这时我的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眼,难道他们发现我们了?跑还是不跑?

  砰的一响,那棺盖压在了我们身边的草丛上,袁茵还好,南宫北脸也吓白了。

  “松堂主,棺材已经打开了!”冯德低着头道。

  这时我才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看来这是偶然事件,我们没有被发现!

  “冯德,那你告诉我这棺材里面的是什么?”松堂主不紧不慢的问。

  我又吃了一惊,他们去抢这东西,难道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发精神了还是活腻了?

  冯德回首看了看棺材:“堂主大人,里面好像是一个红衣少年!”

  松堂主眉头一皱喃喃的道:“他们要这红衣少年来干什么?”他续而又大声的道:

  “看看这红衣少年是死是活?”

  冯德转身就手在棺材中一探:“还有鼻息!”

  “把他弄醒……算了,让他昏睡吧,等一下我直接把他交给帮主就是了,不对?”松堂主突然厉吼一声。

  所有的黑衣人眼神中同露出了恐惧之色,冯德低声道:“什么不对?”

  “有人在这棺材上做了手脚,这棺材上面有魔法标志!”他气势汹汹的吼道。

  此刻袁茵的脸已变成了白色,随着那松堂主把手一指,那十个黑衣人立时纵了出来把我们三人的藏身之处围了个水泄不通。

  “什么人?还不给我出来!”十人齐声厉叱。

  月已西沉,天地无光。

  我苦笑着爬了起来:“各位老大,完全是一场误会,你们都看见了,我是和女朋友在这里谈恋爱,偶遇大家的。”我一面说着一面搂住了袁茵。

  后面的南宫北则一直在打抖。

  松堂主把脸一沉:“少给我胡说八道,看你们年纪轻轻,告诉你们究竟受何人指使,跟着魔法标记追到了这来?”

  我双眼转个不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如果来硬的我们必死无疑,只有先拖拖再说,袁茵已经用眼神告诉我她准备施出强光魔法,她现在正在心中默默咏唱。

  强光魔法突然施出,如果对方没有准备的话十有八九都会暂时失明,到时就是溜之大及的好机会了。

  “小妮子,别在我面前玩花样,你是魔法师对不对?不妨告诉你,我有查魔能力,以你的修为,你要干什么根本就瞒不过我,不想变成肉酱的话,就乖乖的什么也别做!”

  袁茵只好向我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不禁暗暗叫苦,想不到这老王八蛋还有“查魔能力”?

  我只好道:“如果我告诉你实情,你就能放过我们吗?”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自己天真!

  那松堂主笑道:“这个自然。”

  我扯着嘴干笑了几声:“其实你应该心知肚明我们是什么人?抢了我们的东西,我们只不过是想要回来罢了!”

  袁茵猛的给了一脚:“老大”。她怪我惹火上身。

  “你们是超梦的手下?”他打量着我。

  什么是“超梦”?我挺起胸脯,故意作出洒脱的样子:“你们也知道我们超梦的厉害?你以为凭你们这十三个人就能对付我们三人吗?”

  松堂主扬了扬眉:“小妮子的道行我是清楚,但你和那个发抖的家伙我估计再强也强不到哪儿去?”

  我摇了摇头:“你也不想一想,如果我们三人没有点本事的话,超梦哪会派我们前来追踪,看看这个表面上在发抖的家伙,其实他是准备施出颤体神功,这个身体自然要抖得厉害点了!”

  一直在发拌抖的南宫北脸上挤出了一个扮酷的表情:“我~~很~~久~~没~~施~~出~~颤~~体~~神~~功了!”他非常配合。

  “听听,他连声音都很颤吗?老头这样吧!你让我们把人带回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干笑道。

  “少在和我胡说八道,如果有本事的话,刚才你就不会向我求饶了!”

  刚才我竟向他求饶?

  “哪有,你年纪大了记心不好我也不怪你,你记错了,大家何必要斗个两罢俱伤呢?”我叹了一口气。

  “算了这三个娃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杀了吧!”他话一脱口十道剑光掠起,小茵要施魔法已经来不及了。

  “等等,如果杀了我们你将永远都不知道棺材中的人的秘密了!”我用超快的速度喊出了这一句话。

  “停!”随着松堂主一起令下,那十把剑锋停在了我们的身前。

  “我虽然知道,但是不能对你说,这样吧!你带我去见你们的帮主,我只告诉他一个人听。”我苦着脸道,事到如今我也只有用这个办法来拖延我们的小命离开人世间的时间了。

  松堂主眨了眨眼:“好,你过来,我带你去见帮主,把其他两个杀了!”

  我刚想迈动的步子顿时僵住了,又道:“情况是这样的……这个秘密我们三个每个人都掌握了一部分,缺一不可,这样吧你把我们三人带去见你们的帮主如何?”

  “唉,我已经失去耐心了,你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我现在都不想听了……”

  “松堂主,你不想听并不代表你们帮主不想听,若你杀我们而毁灭秘密这件事传到你们帮主耳中,你的罪责可不小呀!”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和他一味胡扯,但看他的模样他已经沉不住气了。

  他面色一动,看了看他身边的黑衣人:“想威胁我,我们帮主大人神通广大,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谁会在乎你一个小孩子的胡言乱话……”

  “大叔你难道没听过童言无忌不……小孩子的话往往就是真话噢!你现在独断专行,一定是不把你们帮主放在眼里,老伯我看你挺有领袖风范的嘛,你是不是想攥位呀?”

  我的话一出,那十个黑衣人不自觉的瞟了松堂主一眼。

  松堂主此刻已经气得老脸涨红:“放你妈的狗屁,胡言乱语,我对帮主的忠心,天地可鉴!”

  “话不是这样说的,老头如果你不心虚的话,你发什么誓,有种你就和我到你们帮主面前理论!”和别人掐架可是我的强项,这可怜的老头哪是我的对手。

  “堂主息怒,不要中了这油嘴滑舌的小子奸计。”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冯德此时突道。

  表情已经接近崩溃的松堂主缓缓的点了点头:“说得好,你看该如何处置他们呢?”冯德轻道:“堂主既然要考属下,那属下就说了,如果要从他们口中探听秘密的话,其实很简单,我看那小妮子比较老实,我们把这两个小男娃杀了,把小妮子连同棺材里的人一并献给帮主,不知属下说得对不对?”这小子竟然是一个老狐狸!

  “不错,这正是我的意思,你们听令……”

  完蛋了,不过袁茵能活下去好歹让我心中有一丝安慰。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我们老大一个人知道秘密。”袁茵惊叫道。

  已经被吓得讲不住话来的南宫北不住的点头附合。

  我鼻子一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现在这种情况袁茵根本无法施展魔法,而我恐怕一拔剑就被他们刺成了蜂窝,这该死的重剑。

  耳边缓缓传来了那个叫冯德的黑衣人的声音:“松堂主不知道把他们一并杀了是不是更好一点?”

  “好,那就把他们全……”

  松堂主话音未落,突然被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打断了:“如果你们要杀他们的话,我就先杀了棺材里面这个人!”

  我定睛看去,敞开的棺材边缘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双眼水灵灵的俏丽少女,笑盈盈的她手中拿着一把透明的水晶剑。

  所有的黑衣人皆大知一惊,松堂主惊道:“你是什么人?”

  俏丽少女指了指自己:“你在问我啊?我……我当然就是那个傻瓜的老婆。”她接着又指向了我。

  “齐琳你来了!”我的叫声中透着喜悦。

  “老公啊,我就知道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就会出乱子,这样你叫人家怎么放心得下。”“还不赶快救我,不然你就要变成寡妇了。”我看着齐琳如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齐琳笑了笑:“老公啊,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好厉害,那老头都快要被你逼疯了,我真是爱死你了。”

  “狐狸精,你少在这里肉麻,我们不要你救!”袁茵双眼喷火。

  “你们有完没完?臭丫头放下你手中的剑。”松堂主沉声道。

  “你当我是傻瓜,现在我的老公在你们手里,我起码也要拿这棺材里的家伙当人质交换,老头怎么样?”齐琳眼睛骨溜溜的转着。

  “老公前老公后的,她知道不知道理义廉耻?”袁茵小声道。

  “小茵,忍一忍性命要紧。”我心开导她。

  “老头子,换是不换?我老公死了还可以再找,你们弃者帮好不容易从超梦四奴手中抢到的人可只有这一个哟!”齐琳淡淡的道。

  “你别想威胁我!”松堂主怒道。

  “你不怕你们的头怪罪下来那我也没办法,听说这次你们为了抢这个人牺牲了不少兄弟,好我从一数到三如果你不先放开他们的话,我就杀了棺材里这个人。”齐琳的声音突然转冷。

  松堂主面带犹豫之色,那两个扛着他的黑衣人缓缓向齐琳移去。

  “别过来,你再动一步我就杀了他,好我现在开始数了一……二……”

  “好我答应你,让这三个人过去。”松堂主显然是怕上面怪罪下来自己承担不起。

  我们快步奔到了齐琳身边,黑衣人的包围圈立时括大。

  “臭丫头,现在到你了。”松堂主大声的道。

  “急什么?我和我老公好久没见了,先说两句知心话先。”她不耐烦的道。

  “齐琳你怎么也来了?”

  “魔族的夏怒此时也在燕都城中,我自然得跟着在这出现,我找了他两天都没找到,却发现了这一群偷鸡摸狗的贼和跑来送死的你。”

  “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这个自然,人家都说了夫妻就是要形影不离的,老公你看你的丫头脸怎么这么臭?”

  我拍了拍袁茵的肩膀示意她忍耐,又轻声道:“先救我脱身再说。”

  齐琳也压低了嗓子:“等一下我让他们先放你们走,你们就向树林的后方跑,大约跑十分钟就可以到达“沉鱼池”了,如果你们运气好的话就能遇上四大美女当中的陈鱼,你说是齐丫头的朋友,她一定会救你们的,如果你运气不好的话,那就听天由命吧!还有等一下你们一出包围圈我就把棺材里面这个红衣少年抛给你。”

  “为什么要带上他?”

  “一言难尽,反正到了危险的时候你们把他当挡箭牌就是了。”

  “那没了人质你怎么办?”

  “多谢老公关心,就凭他们哪里留得住我,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除了这个“弃者帮”最弱的松堂主以外,其他五个堂主至少还得到三个,所以你们得赶快逃。”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是说了,以后我一定要嫁给你的,我可不想未过门就做寡妇。”说到这句话时,她突然笑了,并开始放大声音。

  我心中却清楚,她救我一定有什么原因,也许就是那上藏在我身上的秘密,也就是当然夏怒为什么不杀我的原因?

  “臭丫头,你说够了没有?”松堂主终于又沉不住气了。

  “秃头老,你给我听好了!”

  (十三章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