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离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920 2003.04.26 14:29

    

  随着晨风中传来了驼铃声,一支长长的驼队从大漠的西方踏沙而来,朝着旭日初升的方向前进。

  这是从撒哈拉沙漠西缘地采集宝石归来的商队,撒哈拉沙漠中除了一望无际的黄沙以外还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宝石矿藏,至于这宝石矿藏的具体所在除了由世界商人组织[鸟死会]知道外,一般的人都是无缘得知的。

  而且深入撒哈拉沙漠中采集宝石也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所以鸟死会一年只会组织两次商人们深入大沙漠采集宝石,第一次是由春至夏,第二次则是夏至秋,冬天的撒哈拉深处则变成了危险死亡禁地。

  “好了,我已经决定了。”齐琳望着驼队站了起来。

  “决定了什么?”

  “我决定了现在跟着这个驼队离开你。”她微笑道。

  “你丧失了能力,我不能这样就让走。”我摇头道。

  “没事了,你一直都叫我狐狸精,你什么时候见过狐狸精会吃亏啊?我真的要走了,跟着他们离开这个沙漠。”齐琳一面说着一面将自己的长发用红线束成了两条马尾。

  “到哪儿去?”

  “回家啊!算起来我有好一些日子没回去了,虽然很讨厌那个地方,但还是得回去。”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啊?我的打算就是等着你娶我啊,如果下次还能遇到你的话。”她笑道。

  “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我低下了头。

  “我知道虽然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到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已经不能没有我,你自然就会哭着对我说,狐狸精嫁给我吧!。”齐琳一面说着一面迎着朝阳张开了双臂。

  “你要干什么?”

  “我要飞了……”齐琳一面说着一面从黑岩边迎着天际的旭阳向前跳去。

  我双足在岩边一蹬,凌空跃起将她抱在怀中,提气缓缓的向下坠去。

  “你疯了,现在你只是个普通人,这么高你会摔死的。”

  “没关系啊!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齐琳笑盈盈的对我道。

  驼队缓缓的从我们身边不远处踱过。

  “好了,昨天晚上我救了你,现在你又救了我,所以就算是扯平了,你心里面可以不必再有什么负担了。”

  “……”

  齐琳从我怀中挣脱:“好了,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把我给你的水晶牌带在身上?”

  “有内功心法那块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一直带着!”我把脖子上红线系着的那块水晶牌掏了出来。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她突然一扭头就向驼队跑去。

  刚跑出几步她又停了下来回头道:“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下次遇见那个叫商岚妍的女人你最好用一块黑布把自己的眼睛蒙起来,因为你一见都她就会丧失思考的能力,变成象白痴一样,我说的是真的!”

  我无言以对。

  她飞快的追上了驼队,微笑着和一个满面虬髯的汉子说了几句话以后,那个虬髯汉子指了指我,她不住的摆手,虬髯汉子才点了点头微笑着将她托上了一匹挂满行囊的骆驼身上,她就一直和那虬髯汉子一面笑一面交谈且行且远,直到驼队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不见,她都没有再回头。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齐琳的离去,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当然我很清楚自己对她的感觉,那是感激而不是爱。

  我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商岚妍,从第一次得到她温暖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了她,也许齐琳说得对下次见到她我应该找一块黑布来把自己的眼睛蒙起来,否则我一定会丧失思考能力。

  但我还是想见她,就算我卑鄙我下流,但我不想掩饰我心中对她的那份yu望与爱恋,也许这就是所谓有情有独钟,但也许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她现在应该是回到魔宫等着魔王降生吧?

  缓缓步回绿寺,却发现寺门大开。

  “放开他,王八蛋,我再说一遍如果你不放开他的话,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这。”袁茵的吼叫声传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我急忙快步跑进了绿寺的庭院当中。

  “师弟,你来晚了!”只见冯德笑盈盈的站在庭院中的青竹之下,而他的背上却负着昏迷不醒的小书。

  “你要干什么?”我急忙冲了上去。

  “千万不要过来,如果你不想他就这样永远的沉睡的话?”冯德的声音令我不得不停了下来。

  “老大怎么办……”南宫北焦急的道。

  “老大,你告诉我昨晚你去哪了,为什么你突然不见了,为什么不见了,你告诉我,都是你小书才会落到那个王八蛋手里的。”袁茵突然对我吼道。

  “姓冯的,你究竟想干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就是了,别碰我的兄弟。”我狠狠的对冯德道,我的眼睛已经红了。

  “也不是想干什么?只是想把这个水术士带走,拿回去研究一下。”冯德气定神闲的道。

  “研究你个头……”袁茵用力的握住了拳头。

  “小茵冷静一点,姓冯的,其实要研究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更好的对象。”我将手按在袁茵的肩头。

  “说来听听?”冯德扬了扬眉。

  “你把小书放下,把我带走吧,你难道需要的不是我吗?把他放了,我跟你走。”我淡淡的道。

  “你愿意用自己来交换他,还真有点老大的样子。”

  “废话少说,把他放了,我跟你走,你不是想要我脑中的另外半部剑玄录吗?”

  冯德点了点头:“剑玄录我是想要,但你的人我现在不想要。”

  我惊道:“为什么?”

  “因为你的脸上现在写着四个大字。”冯德笑道。

  “什么字?”

  “同归于尽,你脸上的表情分明是活腻了,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却知道你此刻的想法,所以现在的你我不想要。”

  “是吗?”我苦笑道。

  “所以我不如制住你的同伴,比制住你还要来得有效,只有你的同伴在我手里,我还怕你不把那半本剑玄录乖乖的告诉我。”冯德对我眨了眨眼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把我带走吧!我愿意用自己来替代小书。”袁茵突然道。

  “这个我可以考虑一下。”冯德笑了。

  “不行,小茵不可以。”我拦住了袁茵。

  袁茵凄然道:“不行?不可以?那你有什么办法?小书现在这个样子还让这王八蛋带走的话,搞不好一下就会死掉的。”

  冷静,我拼命的让自己冷静,在冯德面前绝不能乱了方寸。

  “师弟,怎么样?”冯德又对我眨了眨眼睛。

  “我决定了,你把他带走吧!”我此言一出,所有的人脸上都是大吃一惊的神色。

  “老大,怎么可以?”南宫北不住的摇头。

  “小北别叫他老大,他不再配做我们的老大。”袁茵咬着牙道。

  “你怎么还不走,难道要我送你吗?”我盯着冯德道。

  “你舍得让我把他带走?”冯德迷惑的望着我。

  “我当然舍不得,不过我知道你现在还不会把他带走的,如果你要把他带走的话,也不会一直留在这儿等我出现了。”我冷道。

  “果然是知兄莫若弟,好师弟,带走这个水术士并不是我真正的目的。”

  “接着说。”

  “但是我求你一件事。”

  “是关于死之炉吧?”

  “不错,现在我让你选择,一、将死之炉给我,我就把这水术士还你;二、我当场把这个水术士杀掉!”冯德举起了两根手指。

  “老大,我们把死之炉给他吧!”袁茵扯着我的手道。

  “可是……我已经对师命悬发过誓了,如果把死之炉交给诸葛撼野以外的人,你会不得善终的。”我痛苦的道。

  “誓言只不过是一句话罢了,我宁可不得善终也不要小书现在死在这个人手里。”

  “是这个水术士对你来说重要还是死之炉重要,你选择吧?”看着冯德脸上那自得的笑容,我恨不得一拳将他揍扁。

  “老大,我不要小书死。”袁茵快哭了。

  “姓冯的,你刚脆杀了我算了。”我低下了头。

  “啧啧啧……,师弟你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这样一点都不好玩了,打起精神来好不好,你真的要让我连个玩的对手都找不到吗?”

  其实这样的情况下没得选了,只有把死之炉给他,不过他就算拿到死之炉想离开这儿也不会那么容易!

  “小茵你去把死之炉拿来吧!记住弄干净点,不要让什么东西藏在里面了。”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才对,不就是一个死之炉罢了,哪比得上我们兄弟情深。”

  我看着他背上的小书没有搭话。

  “老大,死之炉来了。”袁茵拍了拍我的肩膀再将死之炉递给了我。

  冯德看着死之炉时眼睛也亮了。

  “怎么样?一手交人一手交货。”我右手握着死之炉遥对着他道。

  “这样啊?我得先选一个有利的位置再说,你们先让开。”冯德背着小书站到了门槛边。

  “我将死之炉丢给你,你将人抛给我如何?”我强自镇定道。

  “主意虽是好主意,但我可不可先提一个附加条件。”

  “你说。”

  “你先将那个女魔法师打晕,我不想一拿到死之炉之后就遭到她的魔法偷袭。”冯德笑盈盈的道。

  我只有无奈的对袁茵举起了右掌,袁茵点了点头。

  “别在我眼前演戏,玩真的。”冯德指着袁茵道。

  我只有将少量剑玄之气运于掌心,缓缓的一下拍向袁茵,袁茵身子一软,暂时失去了知觉倒在我的怀中。

  “可以开始了吗?”我将袁茵交给了南宫北。

  “这样还差不多,我数一二三我们就一起出手,一、二、三……”

  我将死之炉抛向他时,他也将小书向我抛来,当小书与死之炉在空中交错而过时我与冯德与同时纵身而起,我在空中一把接住了昏迷的小书,他却手中亮起一道剑光迎向死之炉。

  我抱着小书落地的同时,死之炉也落在了他的剑尖之上,一道蓝色的电流立即从死之炉之中窜到了剑身之上,冯德马上松开剑柄,死之炉与剑一并掉到了地上。

  “师弟你好毒,竟然在死之炉里面藏了电击魔法方程式,幸好师兄我防着点,不然一定被电焦了。”他一面说着又一面去抄那个电击方程式已经被引出来的掉在地上的死之炉。

  刚才我让袁茵去拿死之炉时就对她做了暗示,让她将她的拿手偷袭绝技电击魔法方程式藏进死之炉中,好让冯德接炉时触动电击魔法,而在她交死之炉给我之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其实就是偷偷将免疫魔法施在我的身上,所以我不会触动袁茵在死之炉中藏的电击方程式,本想让冯德接死之炉时给他一个惊喜,但这家伙却比狐狸还要狡猾,先用剑引发死之炉中的电击方程式,然后再拿。

  我将小书向南宫北一推,身子向冯德飞射而出:“电你不死,我就亲自杀了你。”

  冯德一声淡笑脚尖一勾,那柄剑便飞回了他手中,他右手剑光一挥,左手跟着一掌递出,一道无形的气劲波的一声从他掌中射向我。

  我身子一偏闪过那致命的剑光,右掌也凌空闪电一般挥出一掌,砰我发与的剑玄之气与他射出的一掌相互抵消。

  “你……你也突破了剑玄之胎?”

  “托师弟的福,你杀不了我的,我先走了!”他再一脚,那掉在地上的死之炉便飞到了他手中,他从容的将死之炉放进了怀中。

  “那我们就同归于尽!”我一声怒吼,冲上前去双掌射出两道剑玄之气。

  冯德淡淡一笑凌空跃起:“师弟,我可没时候和你玩了,想找回死之炉的话,你就到西域江南的首都瓦岗堡去找我吧!”

  “等等,你给我站住,如果你不想身体里所有的液体在十分之一秒之内全都离开你的身体的话。”我突然听到了小书的声音。

  冯德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人也僵僵的落在了地上。

  我回头望去,脸色苍白的小书静静的伫立在南宫北身前。

  “你醒了!”我喜道,他竟在关键时候醒来。

  “马上把死之炉还给我们老大,因为剑玄录的关系我也不想让你死,但你千万别玩火。”小书冷道。

  冯德一咬牙从怀中取出了死之炉抛还给我。

  “你走吧!剑玄录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小书挥了挥手,冯德一咬牙手中弹出一个巨大的风筝,转瞬间飞上了青空。

  “你怎么这样就放走了他。”南宫北咬着牙道。

  我连忙冲上前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小书。

  “小北,刚才我是骗他的,我那部分水术士的记忆现在又关闭了。”小书微笑道。

  “我知道,否则你一定会把他留下的,不过你醒来就好了!”我替袁茵解开了穴道,她一醒来就惊喜的叫道:“小书你醒了!”

  小书微笑着点了点头:“让你们担心了。”

  “太好了!下次不可以再这个样子了!你知不知道。”袁茵看着他。

  “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吗。”小书温柔的道。

  我突然觉得手感有异,忙举起了死之炉:“这个不对?好像不是我们的那个死之炉。”

  “这个是假的?”小书皱起了眉头。

  “外型虽然一模一样,但却没有那一层奇异的光泽了!”袁茵也叫了起来。

  “看来被他调包了,就在一瞬间,难道他是变戏法的。一下子就能弄出个假货来?”

  南宫北奇道。

  “我看这假死之炉一定是他进入大漠之前就准备好了的,因为他随时准备调包不管是从我们身上还是从黑雷的身上,冯德这个王八蛋真是老奸巨滑。”我咬着牙道。

  “我骗了他,他又骗了我们,大家扯平了。”小书淡道。

  “我刚才还奇怪,他怎么跑得这么快,原来想不到他还有这一招?”我望着云端道。

  “死之炉现在落入他的手中,我看这世界不得安宁了!”袁茵叹道。

  “哪倒未必。”小书摇头道。

  “这话怎么说?”

  “那启动死之炉的上古秘咒我看他现在未必就已经掌握了,启动死之炉的上古秘咒据说除了绿寺中每一任主持代代相传外,天下就只有色佣兵团的老板色知道。”

  “具我分析黑雷既然敢打这死之炉的主意,那他可能从他的老板色那里也得到了启动死之炉的上古秘咒,冯德可以从他身上取得这一秘咒。”我皱起了眉头。

  “我想黑雷不会傻到告诉别人这种秘密,除非他落入冯德手中。”袁茵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另一个途径是,如果肯花大量的时间到世界四大皇家密藏书库中查阅古代文卷,说不定也可以查到。”小书轻道。

  “那冯德可能会走这一条路,他都说了和我们在西域江南的皇都瓦岗堡见。”我分析道。

  “那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赶到瓦岗堡在冯德启动死之炉之前把死之炉夺回来。”袁茵道。

  “好,那我们就到西域江南的皇都瓦岗堡去!”

  天际光线耀眼,万里无云,大漠中这青竹上的那方天空有苍鹰盘旋飞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