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神秘的伙伴们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125 2003.09.07 21:41

    

  “大叔,有绝招,你为什么不早出呀?”玲玲嗔道。

  “刚才都要被你给吓死了。”山藏也连连点头。

  我心中暗暗叫苦,刚才算我们命大,在关键时候,我体内的剑玄气浪在“忠”为我制造的“超级气囊”中累积到了峰值,才得以放出剑玄重炮,逃过了一劫!如果我能随心所欲地施放剑炮,还要你们在此废话。

  “霍维依,我也不想两败俱伤,你收手的话,我就不杀你。”我将双掌遥遥对准了霍维依。

  霍维依面色大变,他显然是见识了我刚才“剑玄重炮”的威力,见我双掌对准他,意志开始动摇?

  “大叔,不必和这个老王八蛋说那么多,把他轰死吧!我看他很不顺眼耶!”玲玲看我占了上风,立即开始大放厥词。

  “主人说的对。”山藏永远都只有配合的份。

  “玲玲,可不以对长辈无礼。”我急忙想至止事态恶性发展。

  “长辈在哪里啊?如果活得比我老一点的怪物都可以算长辈的话,这些骷髅不都是长辈吗?”玲玲义正词严地反驳我:“他只不过是一个有恋尸癖情节的变态老人,我为什么要对这种心理变态者有礼,大叔,不要多说,杀了他,让那些被他肆意玩弄蹂躏骚扰的尸体入土为安吧!”

  霍维依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的他用魔杖指着我们吼道:“好,事到如今,就算拼上老命我也要把你们送往地狱!”

  “主人,这样辱污一个死灵法师好像不太好吧?”山藏压低声音道。

  “他当年出来做这一行,应该就已经有被人指责恋尸癖的觉悟了,如果听不得人家说实话,就自杀去好了!大叔,对不对?我已经成功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混蛋,你这是在火上浇油!你比他嚣张多了!我简直是欲哭无泪,刚才我还想借之前的一记“剑玄重炮”与霍维依谈判,将他唬住,给我们创造生路,现在全完了!

  “大叔,你不要哭嘛!看你感动的,这只是人家应该做的了!山藏,让我们一起给大叔打气了,消灭恋尸狂魔!消灭恋尸狂魔!”玲玲高高地举起了右手。

  霍维依大吼一声:“我没有恋尸情节!我不是恋尸狂魔!”

  “现在解释你不觉得太晚了吗?觉悟吧!让儿女蒙羞的变态恋尸老人!”玲玲用嘴巴与他针锋相对。

  “死灵之盾,守护我吧!”面目狰狞的霍维依将手中的绿魔杖在身前一划,一道白光闪过,无数的白色骷髅灵体从黑暗中飘了出来,很快在他身前化成了一块半透明的死灵之盾悬在空中。

  “现在你尽管进攻好了!”霍维依咬牙切齿地道:“我一定要你们死无全尸!”

  “他用盾牌?大叔?他的死灵之盾应该是挡不住你的能量炮吧?”玲玲的声音变小了。

  “那当然!”我装腔作势地举起双手:“想用死灵之盾来挡住我的进攻,太天真了吧?”

  “鸟儿们,将他们撕成碎片吧!”风扬起了他的银发与黑炮,死亡的冷风再度迎面袭来,三十多只骷髅巨鸟从船后方升上了黑色的夜空!

  一时之间,白森森的骷髅巨鸟遮蔽了我们头顶的那方天空!

  “大叔,快出手吧!”望着呼啸而来的骷髅巨鸟群玲玲惊叫道。

  “不行,我只能放一发能量炮。”我绝望地道。

  “为什么你不早说……”

  带着锐风要撕裂一切俯冲而来的骷髅怪鸟群,满船犹在挣扎的骷髅兵,死灵法师狰狞的笑容,这就是我死前最后留下的画面吗?

  突然,一切都静止了,一瞬间,整个世界如同被定格了一般,一只手从霍维依的胸腔处伸了出来,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笑呵呵的****用手刀轻易地从他背心插入贯胸而出,因为速度太过的缘故,****那只穿过他身体的手,竟然没有沾上一滴红色的血!

  霍维依张大了嘴巴,眼睛象死鱼似的凸了出来,绿色的魔杖从手中跌了下来。

  所有的骷髅兵顿时失去了生命,变成一堆骨头瘫在了地上,向我们俯冲而来的骷髅巨鸟群也纷纷在空中解体,化作一阵白色的骨雨跌了下来!

  微笑着的****将手从霍维依的身体中缓缓地抽了出来:“我奉主人之命前来替大家解除危机!”

  霍维依的尸体从高高的帆顶跌了下来,“砰”的一声闷响,肝脑涂地。

  “魔法师最大的缺点就是物理防御能力太弱,象我这样的暗杀者就是魔法师的克星。”****看着我们笑呵呵地道。

  不知为何,周围静得出奇,我竟觉得****那灿烂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会用极端手段执行命令的人?或是能微笑着轻易毁灭生命的人?

  船上的“缠足草”在一瞬间全部枯萎了,绿色迅速变成了黄色,黄色再转成灰色,最后化作了灰尘,冷风吹过,整座船上都像是处在烟雾中一般。

  船身突然巨震,幽灵船开始缓缓下沉了。

  “走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阳光灿烂得有些耀眼,白龙号静静地行驶在浊浪翻腾的黄河中。

  “老大,昨天你真的见到了死灵法师?”袁茵一面拖地一面兴奋地道。

  “嗯,还得多谢你让****去化解了我们的危机。”我转动着控制船方向的绞盘淡淡地道。

  “****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吗?”

  “我不知道,也许他是个比较擅长暗杀术的人吧?”

  “拜托你们工作认真一点好不好?玲玲在哪?”一直在船头进行日光浴的绿莹突然走进了驾驶室。

  “她昨天晚上大该受了惊吓,所以现在一直还睡在床上。”我望着前方道。

  “花火哪?”

  “一早起来就没见他,大该是害怕我们的追问吧?”

  “这来历不明的家伙够神秘的,是应该好好审问一下他了。”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来历不明!”袁茵不以为然地道。

  “对了,笨丫头,二号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你终于可以放心了。”绿莹淡淡地道。

  “谁会担心那个偏执狂。”袁茵嘟起了嘴。

  “是吗?哪不知道是谁从昨天到今天一共已经追问了我,二十三次二号的伤势?”

  “是我吗?姐姐你一定是年纪大了,记错了吧?”袁茵把头扭开。

  “主人,大家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笑呵呵的****突然出现在驾驶室中。

  “拜托不要老用这种吓人的方式出现,这样对我的心脏很不好。”绿莹皱起了眉头:“各位继续忙吧!我先用餐去了。”

  “不如这样吧!小犬,你替我拖地,我先用餐去了。”袁茵笑盈盈地将拖把扔给****,一溜烟地跑出了驾驶室。

  “小茵太过份了,让你又煮早餐又拖地,这是擅长暗杀术的影子保镖该干的活吗?她简直把你当保姆用了,我看了都觉得她太过份了!人与人之间其实应该是平等的关系嘛!怎么能她去舒服地用餐,你却在辛苦地干活呢?”我愤愤不平地道。

  “没关系,主人的一切吩咐我都会照办的。”****笑呵呵地道。

  我突然对门外大声地喊道:“小茵,叫****顺便替我控制方向盘吧!我也想去吃早餐。”

  ****:“……”

  “对不起,我来晚了!”挠着头的花火走进了用餐间。

  “不,你来得正好合适,我们刚刚吃饱,剩下的清洁工作就拜托你了。”绿莹指了指一片狼籍的餐桌。

  “姐姐你也真是的,干吗总把这些卫生工作交给一个多月没洗过澡的男人?”袁茵一面喝着牛奶一面道。

  “你真是一言提醒梦中人,那清洁工作就拜托你了。”绿莹微笑道。

  袁茵一口牛奶喷出来,坐在她对面的我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不过她似乎比身为受害者的我还要火大:“老女人,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我要让你指挥。”

  “很简单!”绿莹微笑着掏出了帐本:“你一共欠我四千五百金币,我吃一点亏,让你替我做事来抵消利息,你应该感谢我。”

  “行了!去你那该死的利息,一起算上去吧!我从今天起不会再听你的吩咐了!”袁茵怒道。

  “果然是神龙财阀的继承人,听你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那就麻烦你在这里签个名吧。”笑逐颜开的绿莹收摊开了帐本。

  袁茵:“……”

  “花火,你的身上好像没有异味了?”玲玲打量着花火道。

  “我昨天晚上洗了个澡,当然不会有味了。”

  “你有洗澡吗?可是,你的头发还是很脏啊!”

  “洗澡还要洗头的吗?太久没洗我都忘了!”花火挠着头道。

  众人皆倒。

  “行了,不要再顾左右而言,老实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什么人?”随着绿莹一声厉叱,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我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吟游诗人罢了。”花火陪笑道。

  “吟游诗人会使用“吸灵花”和“缚足草”吗?”绿莹冷笑道。

  “那是吸灵花和缚足草吗?其实我原来都不知道了。”

  “你是木术士吧?”我也插道。

  “我什么都不懂,那些东西是别人送给我的。”花火一脸迷惘的表情。

  “是吗?我真想看看你身上还藏着一些什么别人送你的宝贝,快搜他的身!”绿莹指着他叱道。

  “你不会让一个孩子去抚mo成年的男人的躯体吧?”玲玲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不是重点,他虽然很帅,胸和臀部也很结实,但他这几天的表现与丑态已经让我对他失去了兴趣,总而言之,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混蛋,现在不是让你这种小孩子谈论男人的时候,”袁茵蹙起眉头道:“不过作为美少女的我也很认同你的观点,老女人,要搜身自己动手吧!我和你已经没有什么金钱的关系了。”

  “很抱歉,我也碍莫能助,让我去搜一个男人的身体,无论是生理或是心理方面,我都无法适应。”

  “我很荣兴姐姐的手能与我纯洁的肉体进行亲密接触,只要姐姐需要,经验丰富的我随时都可以为您现上处男之身。”花火则换上了一脸期待的表情。

  绿莹:“……”

  “我提议大家还是来分析一下,鬼刀和死灵法师勾结的这件事吧!鬼刀似乎想将我们这条船上的人全都杀死,然后让死灵法师把这艘船上的人做成骷髅兵,而且我还听那个死灵法师霍维依提起一个什么“超级猎杀计划”!”我扬声道。

  “在我的记忆中鬼刀和那个死灵法师霍维依都是独来独往的人,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呢?难道是说霍维依提起的“超级猎杀计划”?”绿莹若有所思地道。

  “也许是某个神秘的势力令他们聚首在了一起共同进行某项计划吧?而且,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袭击客船来获得由死灵法师控制的骷髅兵?”

  “在陆地上制造骷髅兵似乎难度要低一些,但如果数量超过一百个骷髅兵在陆地上移动,无论哪个国家都会出兵干预与围剿的,他们袭击客船证明,他们在短时间内需要数量巨大的骷髅兵运往某地进行某个计划。”绿莹道。

  “如果所谓的超级猎杀计划是真的,那就算霍维依死了,也还有别的人在进行。”我沉声道。

  “其实只要不妨碍到我的人身安全,无论什么猎杀计划,我都会无所谓的。”绿莹淡淡地道。

  “是吗?那大家的意见呢?咦?大家怎么都不见了?”

  快步走出到门外的绿莹回头道:“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做餐具的清洁工作,所以自然是最后走的那个人也就是你得收拾残局了。”

  我:“……”

  “好一些了吗?”我将早餐放在了二号的床前。

  浑身绑满绷带的二号冷冷地看着我:“船什么时候可以到达林易国?”

  “大概还有三天吧!早餐你最好趁热吃。”

  “三天的时间,我应该可以恢复得差不多了,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你以为谁喜欢看你这副凶残的模样?我是看你受了伤可怜才给你送早餐!你还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想到他与鬼刀拼杀时疯狂的模样,我还是理智地没有与他一般见识。

  “剑士的尊严很重要吗?”绿莹不知什么时候懒懒地靠在了门边。

  “什么意思?”一身是伤的二号眼神还是如猛虎一般凶悍。

  “在我眼里,生命才是应该放在第一位,没有了生命,也就无从谈什么尊严了!所以执着于什么一对一,要光明正大杀死对手的人,在我眼里就是白痴。”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不爱惜生命的笨蛋,才会给我们医生带来这么大的困挠。”

  二号冷笑不语。

  “大婶喜欢这个冰山大叔吗?”玲玲突然跑了过来。

  “小孩子,别乱说话。”绿莹皱起了眉头:“还有别叫我大婶!”

  “那你为什么要对他说这番特别的话?”

  “这只是我的习惯,因为我这个人……”绿莹咬着牙道:“我这个人最讨厌不爱惜生命的人了!”

  “是吗?你是这样的人吗?”玲玲道。

  “在我眼里,任何人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不是勇敢者,而是懦夫!”绿莹仰起了头:“也许我过于激动了一点,不过,教导病人正确的生命观,也是我作为医生的份内之事。”

  “那我还是真看不出。”袁茵从船头走了过来:“那请你这位医生告诉我,这个船上的乘客为什么还在昏睡?”

  “这个……他们没有像我们一样吃过解毒剂当然会昏睡了!”

  “可是昨天你有说他们今天会醒来的。”

  “我一不小心,麻药的剂量没把握好,多放了一些,可能他们还得再多睡上一两天吧?”绿莹淡淡地道。

  “再多睡一两天?你可说得真轻松,过量的麻药会对身体的机能造成损害的!”袁茵咬着牙道。

  “反正又不会死,对不起,我突然头有些晕,可能是食物中的麻药没有化解干净,我要去休息一下,各位失陪了!”

  “你真的是医生吗?刚才还说得这么好听!”袁茵愤怒地道。

  “她当然是医生,黑医嘛!”

  “老大,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袁茵不由分说地将我拉到了船尾。

  “有什么事吗?”我不解地道。

  “我想增加我魔法方面的修为。”

  “这是件好事啊!”

  “是这样的,因为目前我正在学习白魔法中的治愈术,所以希望老大你能配合一下。”

  我立即睁大了眼睛警惕地看着她:“怎么配合?”

  “我希望能有一个伤员供我练习治愈术!”

  “伤员?这太简单了,二号不是全身都是伤吗?他正好可以供你练习啊!”我撒腿就想跑。

  袁茵立即拦住了我的去路:“因为我目前还是初学者,所以太重的伤是不可能治好的,我现在阶段只能治一些例如:骨折、关节脱臼、脸部浮肿、胃部巨痛、身体淤血之类的小伤。”

  “不要,我不是你试验用的小白鼠,对了,船底舱有动物,你可以用它们作试验。”我灵机一动。

  “那可不行,我不希望得到虐待动物的恶名,要知道像我这样温柔可爱的超级美少女是不会对动物这么残忍的,所以就请老大你牺牲一下!”

  “不要!不要过来!”

  “老大,忍一忍吧,很快就会过去的。”

  “很快就会不痛了吗?”

  “不,很快你就会痛晕过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救命啊!”

  “砰砰砰砰砰砰……”

  “你这哪里是在练习魔法?你根本就是在练习拳击……能不能不要打我的脸……救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