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邪都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105 2003.10.16 23:10

    前往邪都的三日之旅轻松得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首先是一直对“残龙党”穷追猛打的猎人与捕快们不约而同放弃了这群战斗力深不测的丧家犬;其次是虽然一路跋山涉水,穿越了无数凶险之地,却没有人为此而受伤;再次是我们这可疑的“剑鬼三人组”与天真女刺客洗仁鲜都没有再受到残龙的盘问!

  这个整天跟手下们嘻嘻哈哈的老大残龙,是在对我们闭一只眼睁一只眼?还是别有用心?他的身份不但非常神秘,他的行迹也诡秘得很,因为在向邪都前进的这三天中,他每一天都会突然神秘的消失一段时间。

  “我们到了吗?”洗仁鲜有些恐惧地望血红的夕照下那座陷在峡谷中的古镇。

  “这么破旧的小镇就是邪都?不会吧?”十六姐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走在我们这一列队伍最前方的残龙回头微笑道:“这个“猎坟窟”的确还不能算邪都,要算最多只能算邪都的大门,想进入邪都的人必须留在这个镇上接受邪都的死亡考验,只有能在这个“猎坟窟”中待上十天的幸存者,才算真正的有资格进入邪都。”

  “什么样的死亡考验?”我迷惑地道。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也许是用暗杀、夜袭、设置突发事件等一系列残酷的手段吧!”残龙脸上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听你这样说,邪都似乎要用尽一切手段置想进入邪都者于死地一样!”抱着剑的二号冷冷地道。

  “不能说尽一切手段,应该说邪都使用的方法比较极端罢了,如果邪都用尽一切手段的话,再厉害的人恐怕也很难活着入都。”残龙沉声道。

  “邪都”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地方,那是犯罪者的天堂,无论是被多少个国家通缉死亡凶徒,只要他一逃进邪都,各国基本上都会放弃追缉,也曾发生过不少国家的缉凶高手与赏金猎人闯入邪都有去无回的事情,邪都是一个黑暗、残酷、地狱般的世界,但由于诸多犯罪精英与超级凶徒云集,邪都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国家不敢小觑。

  小书对邪都的评价又浮上了我的心头,我很清楚地知道,邪都的凶险比失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我已经没有退路,无论袁茵是否身陷其中,是死还是活,我都要冒险入内一窥。

  “猎坟窟”故名思义即是缉凶捕快与猎人们的坟墓,邪都已经声明了,猎人与捕快们在进入“猎坟窟”方圆一百公里的范围内,邪都就会对他们出手。

  据说是因为骚扰邪都的猎人太多,邪都的禁区的范围亦在不断扩大,如果不是残龙与邪都早有联系,一般的人要想靠近“猎坟窟”也难如登天!

  “猎坟窟”在白天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小镇,一到晚上,这座荒芜的小镇却变了模样,来自世界各地等待进入邪都的超级罪犯们用yu望点亮了这座黑暗的小镇,兴致勃勃地开始及时行乐,在这个没有任何规则的临时过渡地带,各种暴力事件与罪恶如初春的野草一般疯狂滋生。

  大多数犯罪者都没有把握自己能否活过明天,所以整个“猎坟窟”的夜晚沉浸在一种悲观的兴奋之中。

  虽然像“残龙党”这样明目张胆要进入邪都的犯罪者不多,但那些偷偷与邪都取得联系后,直赴邪都的犯罪者中亦不乏卧虎藏龙之辈,所以我叮嘱洗仁鲜一定要加倍小心,并让她遮起面孔,避免让她的美色给我们带来不必要麻烦。

  平均每天都有数十个从世界各地赶来“猎坟窟”的投奔者,但据残龙所说,这儿的人口却始终保持在一百以下,每天因为种种原因会不断的有人死去,犯罪者之间的杀戮,邪都方面的死亡试验,总之是凶险时时刻刻都会发生。

  夜幕降下,我们住进了“猎坟窟”中唯一的旅店,也就是“邪都飞鸟巢分店”中。

  “我们要不要上街去打探一下袁茵的消息。”我望着窗外大街上熙熙攘攘正在夜市中放纵的人群。

  “虽然获得情报的可能性很小,但的确是有必要去打探打探。”二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反对!”站在窗前的十六姐立即道。

  “为什么?”我看她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

  十六姐飞快地将窗户关上,神秘地对我们道:“已经没有时间了。”

  “什么意思?说话别卖关子。”二号厉声道。

  “我们没有时间再耽搁了,因为残龙消失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十六姐压低嗓门。

  “他不是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消失一下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不解地道。

  “如果我没有算错,他今天消失以后,应该就不再出现了。”十六姐面有得色地道。

  “怎么可能?”洗仁鲜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

  “你们大家不要忘了小妹我可是追踪专家,前几天残龙的神秘失踪只是在为今天的一去不复返作准备,他反复消失是为了给他手下的兄弟们造成一个他今天也会是暂时消失的假象。”

  “你的意思是,残龙准备摆脱他手下的兄弟们,一个人独自离开?”我惊道。

  “我想应该是这样。”十六姐摆出一副权威的面孔。

  “残龙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据我观察残龙和他手下的兄弟们感情相当的深,他也不是那种会将自己兄弟抛弃的人。”跟踪“残龙党”达三月之久的洗仁鲜仍然不住地摇头。

  “小妹妹,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会将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的,而那个什么残龙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残龙辛辛苦苦把“残龙党”带到了邪都的大门前,自己却一个人偷偷溜走,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洗仁鲜“据理力争”。

  “一个人独自离开,未必就是抛弃同伴,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一想,他说不定是不愿连累同伴,还有,要玩失踪,他根本不必涉险来到邪都的大门前玩,既然他要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离开同伴,那肯定就是一个人偷偷潜入邪都。”

  “行了!别在这里夸夸其谈了,你怎么如此肯定,残龙会一个人潜入邪都?而且大家都知道,要进入戒卫森严的邪都,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获得邪都的认证,光明正大地进入;二是直接凭借自己的力量,光明正大地杀入邪都之中;偷偷潜入邪都无疑于痴人说梦。”二号不以为然地道。

  “拜托你不要渺视小妹我的智慧,小妹我与你们不同,一直以来,我都在偷偷地注视着残龙的一举一动,我想大家都没有注意,残龙入住这个旅店以后,就以住不惯六楼的贵宾房为理由提出换房。”

  “这个我当然知道,他后来入住了一楼的107号房,难道你的意思是他从楼上搬到楼下,是为了方便自己从同伴身边溜走吗?这样无聊的推理,就是你这个资深的追踪专家作出的判断吗?”二号冷笑道。

  “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小瞧女人,特别是我这种集成熟与纯真于一体的女人。”十六姐指着二号傲然道。

  “行了,什么集成熟与纯真于一体,直接说你还是老处女不就成了。”二号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混蛋,难道你不知道在所有的女人中,处女是最值钱的吗!”

  “处女的确是值钱,但老处女就一文不值了,又老又没经验,是最让男人受不了的怪兽级女人。”我习惯性地介入了我们这半年以来养成的三人斗嘴战场,不过我还是没有忘记将十六姐带回主题:“十六姐,现在的当务之急,我想还是证实,你对残龙潜入邪都的判断吧!”

  “我要让你们知道,我这个追踪专家绝不是浪得虚名,残龙提出换房之前的十分钟,107号房的原主人被杀于107号房之中,虽然在“猎坟窟”死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东西,但我很清楚,那个房主绝对是被残龙干掉的。”

  我脑中灵光一闪:“那你的意思是,残龙希望得到的107房,藏着什么秘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残龙绝不是第一次到邪都来,那107房中很可能有通往邪都的秘道。”十六姐的话音未落,我们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起了变化,因为身为追踪专家的十六姐所讲的不无道理。

  “事不迟疑我们悄悄潜入107房去一探究竟。”二号最快作出反应。

  “可是,我觉得还是不要进入残龙大人的私人空间比较好,擅闯他私人空间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去的。”洗仁鲜颤声道。

  “快走吧!据我推算,他已经消失两分钟了,快一点的话,说不定我们还可以跟踪他。”十六姐急道。

  就在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潜入残龙的107房时,里面果然如十六姐所料一般空空如也,残龙党的众人如往常一般在老大神秘失踪期间,大谈早点散伙、结合自己的经历对残龙的****进行血泪控诉之际,十六姐很快就在107房中发现了一个入口极小几乎隐蔽得天衣无缝的密道,这个密道经十六姐判断,至少有十年时间没有打开过了。

  怀着不知是喜悦还是担忧心情的我们,自然只有义无反顾闯入那黑漆漆的密道一途,从“剑鬼三人组”升级到“冒险四人组”的我们,在不知将会通向何方的密道中快速前进。

  在没有光源的密道中移动的确不是一件令人心情愉快的事情,我们四人依靠身体放出的微量真气像蝙蝠一样依靠反射,来判断周围的环境。

  这个神秘的密道虽然拥有无数的分岔口,但依靠着我们出色的追踪专家,我们始终都与残龙保持在同一条道上,因为我们相信,神秘的残龙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不断地前行中,我们对残龙的身份也越来越迷惑,看到对邪都的如此熟悉的他,显然不可能是某国准备夺取邪都力量的皇子了,那他的真实身份又究竟是什么人呢?

  “各位的追踪技巧相当不错嘛!但是你们的旅程到此为止了!”气息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残龙的声音突然在我们身前不远处中的黑暗中响起。

  “你究竟是什么人?这条密道又究竟通向何方?”二号的声音始终都是那么沉稳。

  “其实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西域江南皇家灭绝剑士团的二号先生,还有十六号小姐,神龙财阀的代主人周宁,吸血族的末裔洗仁鲜小姐。”黑暗中残龙的声音充满了讥讽之意。

  “你早就知道了我们的真实身份?”除了二号,我们几个被揭穿身份的人异口同声地道。

  “你们的外表虽然通过化妆技术改变了,但还是瞒不过我,虽然天鹰骑士团已经宣告覆灭了,但我那些浪迹在世界各地的兄弟们,仍然替我编织了一张超级情报网。”残龙淡淡地道。

  此时我们受到的震惊比被揭穿身份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是传说中虽败犹荣的天鹰骑士团团长王白帝!”二号最先从极度惊骇中镇定了下来。

  “正是我。”黑暗中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充满魄力。

  “天地四龙”被魔族最强战士哈兹无尔喻为最有潜质的四个超级战斗新人王,“毒龙”冯德、“魔龙”周静、“邪龙”邪牙这三人我都已经见过,而现在传说中疯狂追求力量与权力的“战龙”王白帝也出现了,我终于弄明白了这个青年身上帝王之气,与他的属下拥有骑士气质的原因;以夺取长城帝国为目标的王白帝率领的天鹰骑士团迅速堀起,又迅速被扑灭,他近乎疯狂的行径虽然无法被世界人理解,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的才智与力量。

  各方面的评论家都曾经替这个前途无可限量的青年惋惜,向来喜欢对着干的评论家们对王白帝的口径却是出奇地统一,他们都认为,如果王白帝韬光养晦几年之后,再向长城帝国出手,长城帝国一定会稳稳地落入他的手中,但他却急不可待地出手了!这是评论家们最无法理解的地方,按他们的分析,以王白帝的才智,他自己应该知道,他起事的时机并未成熟!

  “原来所谓的残龙就是战败的战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我沉声道。

  “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我绝不会让你们见到光明了!一个人一直把秘密埋在心中,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就连一直跟随着我的天鹰骑士团的兄弟,也不知道我心中的秘密,我出现在邪都和对这个地方很熟悉,那是因为邪都就是我的家!”王白帝的话再次让我们惊骇。

  “我出生在这个叫邪都地方,离开邪都那一年,我只有九岁,因为与我年龄相仿的“神牙”进入邪都的关系,我被十邪帝抛弃了,邪都未来的主人只能有一个,不是被十邪帝养育了九年的我,而是由名字从“神牙”改名为邪牙的那个小孩,邪都的规则向来都是被抛弃者只有死路一条,但十邪帝却决定将我送出邪都,任我自生自灭,当时哭泣着不愿离开的我问那十位老人,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他们一面,他们敷衍似的对我说,如果你能在二十岁前成为四大霸国之一的王,我们就会重新接纳你!这句话,我当真了!”王白帝悲伤地道,“结果,我却失败了!”

  “那十个老怪物的认可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二号冷冷地道。

  “无论在世人眼中他们十个人是多么恐怖的怪物,但对我来说,他们是十个面时总板着脸,但在年幼的我哭闹时,拼了命也要逗我开心的老人,我就是这样在这十个老人怀中长大的;虽然我知道邪牙出现后,他们对我所有的期望都已经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但我仍然希望能被他们肯定,因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就是因为这十个老人的期望,我始终都认为,得不到他们的肯定,我便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看来传说中的战龙王白帝竟然只是一个希望被别人认可的孩子,真是可笑得很。”二号一面说着,一面笑了起来,我知道他在激怒王白帝,想让他的情绪起波动。

  “我不在乎别人笑我,我在乎的是那些老人的认可,他们的认可就是我的梦想,虽然这个梦想已经远去了!但我还是希望在临死前能见他们一面。”王白帝的声音出奇的平静。

  “你要死了吗?你已经受了重伤!”我惊道。

  “没有,我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得不在十五天后死去,我不能不听“他”的话。”

  王白帝的每一句话,就如一记重磅炸弹投出,那个“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让桀傲不训的王白帝去死,王白帝就得照做?以王白帝的战斗力,除了西门断天,我想不到谁可以令他屈服?

  “也许不应该和你们扯这么多,这些毕竟是我自己的事。”王白帝突然有些感伤地道。

  “谁说不关我们的事?我现在终于弄清楚了,你为什么明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把我们带到“猎坟窟”来了。”我扬声道。

  “是吗?”王白帝恢复了他平静的语气。

  “你虽然想见十邪帝,但邪牙肯定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所以你把我们这些人带到了“猎坟窟”,你一定已经借助别人通知了邪牙我们的真实身份吧!你让我们跟着你到“猎坟窟”的原因,只是为了替你将邪牙从十邪帝身边暂时引开对不对?”

  “不错,邪牙应该对你们这些老朋友非常感兴趣,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邪牙现在一定已经从邪宫赶到了“猎坟窟”准备与你们会面了!不过,看来他的运气不是太好,就算再碰到你们的时候,也只能见到几具尸体了。”

  “你可真会过河拆桥,把我们弄到了“猎坟窟”后,我们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你把我们当成了一次性的用品。”二号冷道,“不过,你也太小看邪牙了,他会这么容易中你的调虎离山之计?弄不好,他就在这条密道的尽头等着你呢!”

  “密道的尽头等我?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不会的,这条密道除了十邪帝,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为这条密道是五岁时,十邪帝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不相信他们会再把这件礼物转送给任何人。”

  “你真的要杀死我们吗?”我感觉到黑暗中他的杀气越来越盛。

  “本来我只是计划让你们死在邪牙的手中,现在的情形自然是由我送你们上路了。”王白帝一步步地从黑暗中逼了过来。

  “大家闪开!”我冷笑一声,欺身上前。

  “轰”的一声爆炸般的巨响中,整条密道都随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和王白帝对了一掌又分了开来,我们二人释放出来的真气相互撞击所产生的能量,令我们身边的空气向密道两边冲去。

  “怎……怎么可能?”王白帝在黑暗中用无法置信的声音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估计你所掌握关于我的资料有一些沉旧,我周宁已是今非昔比!”我傲然道。

  我的战斗力在这半年的确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在与冯德合体之后,我们彼此的意识都残留在对方体内,也就是说冯德所掌握的那半本剑玄录通过那次二人合体,已经残留在了我的心中,所以这半年以来,我没有去找文剑圣诸葛撼野,而是通过冯德残留在我体内的剑玄录的记忆,再结合我自己所掌握的剑玄录的部分,将自己的剑玄修为迅速地提高到了剑玄录的第四阶段,也就是剑心阶段!

  修习剑玄录,每前进一个阶段,都会让自己的战斗力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越到后面变化就越是惊人与恐怖,简单的说,从第一阶段剑胎到第二阶段剑珠,战斗力大概是增加了一倍,而从第二剑阶段剑珠到第三剑阶段剑核,战斗力增殖的幅度就更大了,剑核状态大概是比剑珠状态的力量翻三倍之多,而现在已经进入剑心状态的我战斗力较之前的剑核能源体状态,强了不少于五十倍!换句话说,我现在的战斗力已经位列SS级了!

  说句实话,我的战斗力成长到这一步,并不是我的天赋过人,而是身为三圣物的“剑玄录”实在是太厉害,“圣魔经”“剑玄录”“乱天诀”这三本书因为它们记载的特殊力量不知在历史上掀起过多少次风暴,多少国家因为它们而堀起或覆灭!大家都知道,无论练成哪一本书,都可以拥有灭世之力。

  而我现在已经误打误撞突破到了“剑玄录”的第四阶段剑心状态,冲到这儿,运气是不可能再起任何作用了,没有超人的天赋与领悟能力,是不可能再进一步到达第五阶段“剑茧状态”,一般来说到达“剑茧状态”,修习都便会被由剑气实体化的茧裹住五天五夜,最后破茧而出,剑玄之力终成!

  但是古往今来,死在第四阶段的剑玄录修习者不计其数,成功者只有凭借自己力量创造了一个国家的师纪天!修习到第四阶段的人会有十年的参悟时间,如果在十年之内没有办法到达剑茧阶段,就会由心生魔,发狂而死!

  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去想那么遥远的未来,目前我要做的是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将值得珍惜的一切留住!虽然我已经到达了SS级,但当世到达SS级之人估计不会少于三十人,而我恐怕是这三十人中最逊的一个!但我毕竟是进步了。

  “剑玄录实在是太恐怖了!”王白帝幽幽地道。

  “这东西越练到后面,就越强得不可思议,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三圣物”有如此多的人梦寐以求,王白帝,估计你我应该算是同处于一个等级,你要想杀死我恐怕得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且就算你勉强杀了我,后面还有两个S级的高手等着捡便宜,你要三思而后行啊!”我语气虽然平淡,但心中却是极度不安的,我对与他背水一战,能支持多久可以说没有任何信心,虽然我变强了,但对手毕竟是一战斗起来就陷入疯狂状态的超级战龙王白帝。

  “现在这种时刻,我的确不宜与你以命相搏,这样好了,你们进入邪都寻找白家的女主人也好,想从邪牙身上偷取“忧郁素”的解药也好,我都不管,只要你们不妨碍到我与十邪帝的会面就好了!”沉吟了片刻的王白帝果断地道。

  “这才是识实务者为俊杰!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我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话,我们就此别过,谁也不要再骚扰谁,大家各自珍重。”王白帝想急着摆脱我们。

  “等一等,在这密道中我们必须要依靠你,没有你,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走出这密道的。”十六姐不肯放走在黑暗中如同导盲犬一般给我们带路的王白帝。

  “好吧!你们真是难缠的家伙,我就送佛送到西,但是等一下,我和十邪帝会面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要发一点声响,我不希望,他们误会我,如果因为你们的原因,让我被十邪帝误会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王白帝用平淡的语气说出的警告,却让人有一种无法违抗的感觉。

  “难道这条密道直达十邪帝居位的邪宫?”二号惊道。

  “不错!从现在起,一直到我们分开,你们不许再说话了。”

  我们“冒险四人组”现在已经变成了“哑盲五人组”,我无法窥知王白帝的心情,但我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盛,不是来自于王白帝,而是来自于十邪帝!这样走下去,我们一定会碰到十邪帝的,就算我们隔绝气息也未来能从这十个老怪物眼皮低下溜走,王白帝在与十邪帝会面是将会如何处置我们?

  十邪帝,光听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人颤抖,如果袁茵落在了他们手中,我要怎么办才好?这种情形不是拼了命就可以将事情解决的!希望老天保佑小茵不要落在他们手中,也保佑我们不要与十邪帝交手!

  随着在黑暗中行走的路面越宽,我们就知道自己越来越接近邪都的中心“邪宫”,脚下渐渐变得光滑平整的地面,让我们越来越紧,黑暗中异常的安静,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心跳声,除了王白帝,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跳都在加速,那宁静的黑暗中此起彼伏的心跳声让我们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与绝望之中?

  “秘道的出口是邪宫的邪殿当中,十邪帝他们也许会在那里,也许会不在?”渐渐接近出口,王白帝也渐渐地放缓了脚步,喃喃自语的他就像一个没有达到家长期望的孩子,虽然想见自己的家长,但又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严厉的家长。

  秘道的出口是在一根黑色的柱子中,我们小心翼翼地从柱子后面的暗门离开了密道,发现我们竟然置身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空间中!这是一个大概直径有一公里的空旷黑色大殿,整个大殿中除了四个角落中分别立着四根参天巨柱和中心地带高约十米的祭台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建筑,我们藏身于大殿右下角的柱子后面。

  当然,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幽暗的大殿中心的祭台上放着十把水晶打造成的椅子,那十把水晶椅上分别坐着十个满脸皱纹的老人,那十个半闭着眼的老人的神态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这就是传说中的十邪帝!

  看到他们的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收缩,虽然他们与我想像中的不一样,但在哪些近的距离看到这十个老怪物的尊容,我不由得直冒冷汗,相信二号他们也是与我一样的心情,这个时候,我们可能随时会被十邪帝杀死,我开始后悔跟着王白帝进入这间邪殿了,也许我们太莽撞了!

  王白帝远远望着十邪帝的神情突然带上了些许迷惑,他在为自己与十邪帝的会面而担忧吗?他也害怕那十个世界上最恐怖的老怪物吗?也许十年的时间,十邪帝已经与他想像中的不一样了?

  “各位早安!这几天过得还好吧?”邪牙突然微笑着从大殿的入口缓步走了进来,半年不见,他竟然又高了一些,他黑发已经变长了,直披到肩上,身着白衣的他看起来也比原来要消瘦,他原来一直戴在脸上的银边眼镜已经失去了踪影,这就意味着他的战斗力随时都处于百分之百释放状态,他比原来弯强了!

  祭台上的十邪帝没有出声,仍然半闭着双眼坐在水晶椅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阴森的气息。

  “为什么不回答我?”邪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走到了祭台前厉声道。

  十邪帝同时张开了眼睛,他们看着邪牙的眼神竟然是如此的悲哀?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