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965 2003.04.26 13:39

    

  她双手颤抖着将匕首竖起,刃尖仍贴在我的胸口心脏处,这匕首看似乎非常锋利,只需要她轻轻一插,我就再也看不到清晨的阳光了!

  其实在和她上chuang之前我就发现了这是一个骗局,但还是只能怪自己受不了诱惑,但我想不到接下来的会是死亡。

  也许我在城门与她邂逅都是经过刻意安排的,我又是一步步的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中,不过我觉得商岚妍也挺可怜的,要和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男人上chuang?她也一定是被逼的。

  面临死亡我心中并没有以前想象中那么多惊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手杀我的对象是商岚妍的关系?我相信她是纯洁的,死在这样的人手下,我并不恐惧!

  她的手一直在颤抖,她脸上的表情也是犹豫不绝,似乎很难下定决心。

  “轻轻一插就可以了,血不会溅到你洁白的双手。”我平静的道,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平静得可怕。

  她不住的摇头,匕首一滑划过我的胸口,带起一道浅浅的血痕,然后掉在了床沿,她笑得很苦涩,眼中除了那令人窒息的寂寞,还有几分绝望的神情。

  她咬着牙道颤抖着说:“赶快离开这儿,不……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她一面说着一面赤着双足推开琉璃门掩面而去!

  当她的背影消失在阴暗的花丛,我却并没有为此松了一口气,刚才其实我完全可以抓住她,不让她走,但是我没做!不知道是因为她最后还是没有杀我,还是出于对她的那份怜悯。我现在对她的感觉相当复杂,在她举起匕首之前我真的很喜欢她,当我zhan有她之时,我曾想过要和她过一辈子,但她举起匕首之后,我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在她又放下匕首之时,我的心中对她的感觉不是知爱还是恨了,也许最多的还是怜悯和同情她的身不由已。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见一见那个令她万分寂寞的王八蛋,究竟有多么出色?

  看着床上的一滩她留下的殷红,她的离去却令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心象被掏空了一样。

  杀我显然不是她的最终目的,也许她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我的身体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齐琳、陈鱼还有现在的商岚妍?

  街上的人潮仍在狂欢!这是[欢乐疯狂嘉年华]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人们的热情空前的高涨。

  我失魂落魄的走在人潮中,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我已经无暇再去想任何事情。

  我就这样在人潮中被挤得东歪西倒的回到了客栈,全身无力的我刚踏上二楼,就听到了南宫北的声音。

  “小茵姐,说句话呀!”南宫北语气中藏着焦急。

  袁茵没有回话,又是南宫北的声音:“你眼睛都哭肿了……这样老大回来一看就知道了……昨晚我都和你说了不要跟踪他们的……”

  原来袁茵和南宫北他们昨夜一直悄悄的跟在我和商岚妍身后?

  “回来一个晚上了,你不说话又不睡觉,你不要吓我呀!我从来没看过你这个样子!”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问你们你们又不说?”这是小书的声音。

  “要是在以前我打死也不会相信小茵姐你会流眼泪?老大迟早都要和别人上……”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加重了脚步让他们意识到我回来了。

  “小茵姐,老大回来了!”

  我走进袁茵房间,看到袁茵红肿着两只眼睛坐在她凌乱的床上,而南宫北和小书却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我刚想挤出一个微笑,袁茵却抢先喊了起来:“老大,我眼睛进沙子了。”

  我点头道:“我知道。”

  “昨天晚上死哪儿去了,让我们几个担心了一宿没睡,看你那模熊样,一定也没睡对不对?”她脸上堆出的笑容要比我多。

  我茫然的点头。

  “那还不快点去休息,小北一直说要等你回来才睡,我劝他都劝不住,小北、小书,现在老大回来了,你们可以安心去睡了吧!”

  我恍恍忽忽的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门一下着又打开了,南宫北的声音:“小茵姐她虽然不让我说,但我觉得她好可怜,你以为她跟着我们出来是为了什么……”

  “小北,你这小混蛋别乱造谣,我出来是为了找我的父亲的,你们都知道我生下来就没见过他,好了,小北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杀了你……”袁茵的咆哮从隔壁房传了过来。

  我脑中一遍混乱,不知该想什么了!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我们四个人带着少得可怜的行囊走在疯狂的人流中,除了我们的心情一切如旧。

  节日的气氛欢快而乐热,卖七彩气球的小丑,表演杂耍的汉子,走钢丝的小姑娘,捞金鱼的大叔,卖爆米花的大婶正各自快乐。

  我们现在要离开[燕都城]了,我们的行程在混乱中由小书给定了,先越过横跨四国的[黄河]到[西域江南国]五大都会旁边的[凤都]去看一下[撒哈拉大沙漠]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再到首都[瓦岗堡]去看看。

  “小茵,干吗!一直垂头丧气的,说几句有朝气的话吗?”无精打彩的我还要勉强自己站出来调结气氛。

  袁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如果再让我看见那个叫商岚妍的贱人,我就扁死她!”“……”果然是气话。

  “老大,前面围着一大堆人在搞什么?”南宫北惊奇的指着街道的前方。

  “有什么稀奇的,不就是表演节目!”我们一面说着一面向那堆人走去,因为这条路正是我们出城的必经之路。

  那一群围在一起的人虽然越变越大,但也有不断退出来的人,他们都在纷纷摇头和叹气:“太残忍了!”

  “这个女孩子也真是可怜啊!”

  “满脸都是血,我快看不下去了!”

  我们几个人对望了一眼,南宫北立即挤时了人群中,片刻之后传来了他的惊叫:“老大,是商岚妍你快来看!”

  在小茵电击魔法的帮助下,我们很顺利的进入了人群的核心。

  所有看热闹的人围在了一个大大的圈子,而圈子中间正是一老一少。

  清脆的巴掌声[噼噼叭叭]的在响,只见商全这老头不停的左右开弓,手用力的扇在商岚妍的脸上,商岚妍而无表情的半坐在地上好象被打的不是她一样,美丽的面孔此刻似乎已经有些血肉模糊了?

  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心痛,继而心中又道,这还是一个骗局!我咬着牙决定冷冷的看这一出把戏。

  “老王八蛋,在大街上打女人你觉得很爽吗?”袁茵气势汹汹的冲上前去。

  商全却象没有看见她一般,自顾自的在扇着商岗岚妍的脸。

  “王八蛋,你给我住手,你虽然是个老人,但你也不能在大街上这样打女人,那个叫商岚妍的你不会反抗!”袁茵一面喊着一面冲上去拉开商全的手。

  商全把手轻轻一推,袁茵顺势就倒在了地上。

  袁茵怒道:“死老头,你变态的啊!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我看不下去了,还有是你先动手推我的,大家都看见了,小北拔剑!”

  南宫北铮的一下将剑拔了出来,看热闹的人们开始惊叫着四散。

  袁茵口中念念有词,她要施出魔法来惩戒商全。

  我忙向前跑去:“小茵,别……”话刚说到一半,我突然看到商全突然抬起头来,一抹寒芒从他那双阴沉的眼中闪过。

  只是一刹那,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息,我不到能动弹了,不光是我一个。

  拔剑南宫北,微张着嘴唇的袁茵,躲在一旁的小书,还有乱沙一般四散的人潮,此刻竟如全都被凝固了一般,一动不动的如一尊尊雕塑。

  这里转瞬间变成了一个静止的世界,就连小丑手中脱手而飞的七彩气球也凝固在了空中,一切的一切,这热闹繁华的都市竟感觉一下子变成了荒无人烟的旷野!

  唯一能动的只有那脸上带着让我害怕的笑容的商全和半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商岚妍!还有我的眼珠。

  “不用害怕,在我的[滞魔结界]中,谁都无法动弹,除非得到我的容许!”商全躬直了腰他眼中闪着令我不敢逼视的寒芒。

  商岚妍却停着头,虽然她的脸已经血肉模糊,但眼中令人绝望的寂寞却始终挥之不去。

  “在[滞魔结界]的方圆五百米以内,在这由我的[魔杀玉气]制造出来的[魔滞结界]中我就是王,你可以说话了!”他的笑令我很讨厌。

  我只觉喉头一凉,似乎整个头部都可以动了,我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因为除了我一条小命外,这里还有我的同伴!

  “你为什么要打她?”这是我的第一句话。

  “俗话说得对,一夜夫妻百日思,你还挺关心她的吗?我打她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她昨天晚上没有完成任务,她本该在完事后将你杀死的,所以她自然要接受我的惩罚;二、我打她是为了将你引来,再做掉你,就这么简单!”他抚着自己的鹰钩鼻笑道。

  “你们又究竟是什么人?”我咬牙切齿道。

  “小老儿[魔族三长老]之一商全,她吗!魔族最后寒脉血统的拥有人!”商全指着面目全非的商岚妍。

  我曾听齐琳说过,寒脉与炎脉是魔族皇裔血脉最重要的二脉,炎脉为战士血统,而寒脉不明?只知道与魔王本身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你们费尽苦心让她和我上chuang又是为的是什么?”我终于问出了这个最关健的问题。

  “你自己竟然不知道?你的身体能缔造出最强的后代,你的体质是……”商全话出到一本突然停了下来。

  这时我才发现一道黑影踏着屋檐与树顶如飞而来,竟然有人能在这个由[滞魔结界]制造的静止世界上来去自如,一转眼我的眼前就多了一个人,一身黑衣的黑发少年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包袱,两道剑眉带着无尽的暗黑杀气,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如阳光一般灿烂,他正是魔族的炎脉战士夏怒:“见过二长老!”

  “免礼了!”商全打了个哈哈。

  “[冥月神殿]一别,周宁兄别来无恙?”他笑着对我拱了拱手,我估计他身后的大黑包袱一定是魔族的圣物[蓝星圣晶]。

  “什么别来无恙,马上就要玩完了!”我说着话的同时,突然发现商岚妍神情出现了惊人的转变,她虽然没有抬起头来,但眼中的寂寞已踪影全无,变成了无限的温柔,这时我懂了。夏怒在与商全附耳小声的说了几句之后,商全漠然的点了点头。

  夏怒对我一拱手:“周宁兄玩得开心点,在下有事先告辞了。”他脸上笑得还是那么自如,他始终都没有,哪怕是用眼睛的余光扫一眼商岚妍。

  但我在心中却明白了,商岚妍那令人绝望的寂寞是为了这个叫夏怒的男人!

  一阵疾风卷起,夏怒在这个静止的世界中逐渐远去,商岚妍眼中的寂寞又浮了上来,他们之间究竟是一段什么样的爱情?我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我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既然你是魔族长老,再问你一个问题,那天在客栈门前是谁暗中指点于我?”我盯着他的眼睛。

  “当然是我了,如果你死在那个白痴[城卫队]人的手里,那我的心机不是白费了!不过你也不错一点就通,不然我就准备暗中出手助你了!”

  “那真是要多谢了!”我冷笑。

  “来来来,现在[超梦]和[弃者帮]都在找你,让我用[魔读心语]来看看你究竟知道多少关于[失落之都]的消息!”他奸笑着对我伸出了一只手,看来他想把手放在我的头顶,了解我心中的秘密。

  我哪有什么秘密?不过他没有一开始就出手杀我,原来还是为了探秘?

  “等一等,你搞错了,秘密在那个红衣少年身上!”银玲般的女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我回头望去,在这个死寂静止的世界中多一个跳动的身影,一个身着一袭翠绿衣裙的俏丽少女竟踏着凝固在空中的七彩气球向我们这个方向飞射而来。

  “我说怎么这些人和东西都被定住了?原来是有魔族的人在这里制造了[滞魔结界]!”她一面踏着被定住了的人群的头顶,一面笑道。

  商全却皱起了眉头:“你是什么人?竟能闯入我的[滞魔结界]?”

  “你很奇怪是不是,明明我的战斗力差得要命,却能闯进由你制造出来的超级结界?”转眼她已经到了我的身边,用力的从身后拥住了我。

  “小丫头,你究竟是什么来历?”商全竟有几分紧张。

  “实不瞒你,能自由出入结界是因为我的体质的关系,我和你一样也是这个世界上[少量族体]!”她拥着我笑道。

  “神族还是龙族?”

  “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来这里干什么?”商全阴沉的道。

  “我?当然是来这里找我老公的!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这么笨,没看见我抱着他吗?”她的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走。

  “死齐琳,还不快救我!”我急道。

  “我连夏怒都打不过,怎么会是魔族三长老的对手,老公你说这话不怕让别人笑掉大牙!”商岚妍仍是低着头,商全却阴笑道:“那就让你们这对少年夫妇一起命赴黄泉吧!”

  “这么危险啊!那算了,老公我救不了你,你自己保重吧!”她立时松开了环抱我的双手,但后上却多了一个小药瓶,正是我从陈鱼那儿用身体换来的[碧海青天丹]!

  “你看在我为你求药的份上,也要救我啊!”我急了。

  “这个理由不够充分!除非……”

  “除非什么?”我已经感觉到身体周围的杀气越来越重,杀气当然源自商全。

  “除非你对我说老婆我爱你!”她一副认真的模样。

  “好!老婆我爱你!”我咬牙切齿的道。

  “你要吃人啊!温柔一点,慢慢的说要带一点感情!前面还要加上齐琳二字。”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死丫头,我原来还想籍着这颗[碧海青天丹]报复她,结果……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滞魔结界]中商全身体中散发出的的阴郁杀气越来越重,他却始终不出手,难道他真的对齐琳有所顾忌?

  “齐琳老婆我爱你!”我心里面却在流泪,这紧要关头她还敢玩?

  “那好,我还要去追夏怒,老公你自己保重!”她长身而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内。

  我绝望的喊道:“死丫头,你骗我!”

  “小兄弟,她没有骗你,因为我已经答应保护你了!”身后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女声。

  我再回过头去,才发现那悬在空中的七彩气球上此刻竟然坐了一个女人,一头英气勃勃的短发,一身盗贼的紧身劲装打扮将她动人的魔鬼身材勾勒在阳光之下,她的面孔美得惊心动魄,一种阳光明朗的美,可以说她的美与商岚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商岚妍的是柔美,她的美中却有着一种叫人不敢直视英姿。

  原来她就是商全一直在凝气而不敢出手的原因。

  “罗雁,你何必要来赴这趟浑水!”商全阴阴的道。

  她竟是[世界四大美人]中的罗雁,传说中有可能是[四大美人]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

  “我受人之托也没有办法,这件事就算是自不量力我也要管!”她坐在凝固在空中的七彩气球上轻松的摆着双腿说道。

  整个静止的世界似乎只有她和商全在动,气氛紧张到了极点!魔族三长老商全对四大美人罗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