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口诛舌杀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8733 2003.04.26 14:22

    

  “考虑到魔王哈特雷斯复活以后,他的记忆可能会流失一部分,所以这本剑玄录就是准备如果他关于武技的记忆流失之后的补全计划。”春喜悠悠的道。

  冯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颤之色,他显然也被这魔族的大计震住了:“人死不能复生……”

  “冯哥哥,可是我们的王不是人,是魔而且是魔中之王,他三千年前不幸死于飓飚帝国十二贤者的殒星魔法偷袭之下,但他却因此而留下了强烈的怨念,我们魔族的人也相信,如果他不是死于暗算,现在这个世界绝对是控制在我们魔族的手中,过着过街老鼠日子的种族绝不会是我们魔族,所以在这三千年以来,我们魔族的每一代都竭尽全力的为魔王哈特雷斯复活作准备,而现在我们三千年来的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春喜憧憬的道。

  “那人类就要倒霉了。”冯德轻道。

  “不过冯哥哥,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替你换上魔性之血,让你加入我们魔族的。”春喜劝慰道。

  “到时还得靠喜儿妹妹多多提携了。”冯德低下了头,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双眼。

  我心底去暗暗叫糟,魔王哈特雷斯复活可不是魔族之事,是天下千万生灵之事!先不管这么多了,想办法将剑玄录抢到手再说。

  眼见春喜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藏剑室正中的水晶台,那水晶台上放着一个金色的水晶书托,书托上放的正是我志在必得的剑玄录。

  春喜将右手平放在那水晶书托之上,一声清叱,爆炸般的气浪立时从她的身体中散发而出,从藏剑室之门涌向黑暗之中,直袭我们的面门,令我耳鼻隐隐生痛。

  金发飞扬的她正在用她的魔力解那封住剑玄录的最后封印,很快那金黄色的水晶书托渐渐的开始失去金色,慢慢转白,变得透明起来。

  站在她身后的冯德出乎我的意料,低垂着双目,怀抱着裂天之剑,大气也不敢出。

  我原来估计他会趁春喜解印之时出剑将她杀了,难道他要等到最后一刻!他能等我可不能等。

  我轻轻的扯了一下洗仁鲜的衣角,洗仁鲜会意,立即一个纵步无声无息的冲到藏剑室门前,双手打出两道凝血真气,张口喷出一道[刹·造尸真气],每一道真气都直袭正在解印的春喜背心。

  “小心!”一旁的冯德惊叫声中,已然来不及了。

  春喜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春喜伸了她的左手,轻轻一掌,三道真气立即自行折返一齐往回疾袭洗仁鲜。

  洗仁鲜显然没有想到这下异变,忙双手护在胸前,饶是如此,她还是被自己的三道真气全数击中,她一口鲜血喷出,重重的飞起落在了地上。

  那金色的书托变成了透明色,春喜已经把那本玄剑录抄在了手中,她转身笑盈盈的道:“冯哥哥,这次能逃过偷袭都靠你事前,提醒我留了三分力以防不测!”

  “喜儿妹妹过谦了,你是吉人自有天相。”冯德陪笑道。

  我和小书一齐抢到洗仁鲜的身旁,洗仁鲜挣扎着想爬起来:“我自己的力道……伤不了自己的。”

  我轻轻的在她耳边道:“从现在起,你不要说话。”

  “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活腻了,竟敢偷袭我?”春喜凤目一睁,拿着剑玄录从藏剑室的门射了出来。

  跟在她身后的冯德忙道:“他们就是我说的坏事者!因为走得太急,所以我也没有去检查他们的尸体,我真是该死。”

  “该死的是他们!”春喜杀机顿起。

  小书面如死灰,他显然知道我们已是绝无生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逃或是战,都是无谓的挣扎!

  “等一等,如果现在杀了我们,春喜姑娘你定当后悔一辈子!”我大声的吼道。

  春喜面色一动;“什么意思?”

  冯德急道:“喜儿妹妹千万别听这小子花言巧语,立刻杀了他就是。”

  “冯德你太自私了……”我冷笑道,已经掠到我们身旁要出手的春喜听到我的话后还是停了下来。

  显然我这句话还是发生了作用。

  春喜皱着眉头看着我。

  “现在我们的生与死都完全的操纵在世界美貌第一智慧第一的春喜姑娘手中,我还能玩得出什么花样?如果我这时还在春喜姑娘面前耍诈的话,谁都知道这一定是鲁班门前弄斧,关公门前耍大刀对不对?”我苦笑道。

  这臭屁的女人点了点头:“你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喜儿妹妹,这小子的嘴巴我曾见识过,他……”

  我打断了冯德的话:“你若不是心中有鬼,为什么不想让我说话?你是不是怕我说出事实的真相对你不利?”

  “我哪有,我是一心为喜儿妹妹着想,怕你的污言秽语弄脏了她的耳朵。”冯德怨恨的看着我。

  “放肆,春喜姑娘是何等的圣洁,一两句言语就能弄脏她的耳朵?你也太小看春喜姑娘的绝世美貌与智慧了吧?”我慷慨激昂的道。

  “冯哥哥,反正他们早晚我都是要杀的,你就先让我听听这小兄弟要告诉我什么吧?他说话挺好玩的。”自觉完全控制了局面的春喜看着我吃吃的笑了起来。

  “还是春喜姑娘明鉴。”我笑道,当然我知道自己一定笑得非常牵强。

  “这小鬼还能说什么?一剑杀了干净。”冯德摇头道。

  “姓冯的,你一味阻挠我向春喜姑娘进言是何居心,竟不让我对春喜姑娘说出我临死之前的肺腑之言,你终究还是怕了,既然如此春喜姑娘马上动手吧!这个秘密我也不说了。”我低下了头。

  “可是……”

  “冯德,你难道真的怕他说吗?”春喜凤目一扫。

  冯德摇了摇头,陪着笑不敢再出声。

  “小兄弟,你说吧!”春喜笑盈盈的道。

  “我现在又不敢说了!”我嗫嗫的道。

  春喜脸上马上变色:“为什么?”

  “我怕我说了以后,冯公子会不让我死个痛快,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折磨我。”我小声的道。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真的说出什么秘密,我保证让你死个痛快!”她的脸色又柔和了下来。

  “既然你这美貌与智慧都绝世无双的姐姐保证我能死个痛快,那我就说了。”我抬起了头,惶恐的道。

  春喜微笑着点了点头。

  小书和洗仁鲜都无言的看着我,洗仁鲜一片茫然,小书则等着看我卖的是什么瓜?

  只有冯德眼中充满了怨毒与警惕,手中的裂天之剑握得更紧了。

  “春喜姑娘,可知道我们一行三人为何而来?”我小心翼翼的道。

  “自然是冲着这本玄剑录而来。”冯德冷笑道。

  “姓冯的,我是在与春喜姑娘交谈,哪有你这狗奴才说话的份,不过既然你出来乱咬人,那我就不说了。”我叹道。

  “冯德,你别再说话了,小兄弟你说。”春喜已经被我所谓的秘密撩得心痒难搔。

  “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这藏剑阁,其实就是为了向春喜姑娘传达这个秘密,因为我们觉得也许只有论美貌就连四大美人都不配给你当丫环,论智慧连文剑圣诸葛撼野都只配给你提鞋磨墨的春喜姑娘才能配拥有这绝世的秘密。”我拿出了我的拍马神功。她果然笑得花枝乱颤:“看你说的,陈鱼、罗雁、碧月、修花她们四个给我当丫环的资格还是够的。”

  “可是春喜姑娘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在刚才的话中加上也许二字吗?”我卑微的笑道。

  她眉头一动。

  我立时又抢先道:“当然以春喜姑娘绝世的智慧,自然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我真是多此一问,不过为了怕旁边的观众不懂我还是说了吧,其实我说也许二字,那是因为我当时对春喜姑娘的武技还不是太放心,因为知道这个秘密以后,春喜姑娘必需要面对许多强者的挑战,当时我就想了,如此一个花容月貌娇滴滴的聪慧美人,如何有能力去保护这个秘密?”

  “这个你不需多虑。”春喜柔声道。

  “当然,现在我是不用多虑了,因为我已经见识到了春喜姑娘冠绝天下的武技实力,我想春喜姑娘现在也了解了我叫这小丫头突然出手袭击春喜姑娘的苦心了吧?我……我这可全都是为了看春喜姑娘的实力呀!春喜姑娘的实力竟是远超我想象中的千万倍,真是令我欣喜若狂啊!”我纵情声色巅倒是非。

  “是吗?”她面带怀疑之色,不过还是笑了。。

  她当然不相信了,这一点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个非常喜欢别人拍她马屁的臭屁女人,我一番话下来,她已经被我拍得飘飘然了。

  “现在我们自然可以死而无憾,开诚公布了,这个秘密是关于[失落之都]的。”我一字一句的道。

  春喜的眼睛果然如我所料的一般放出了光彩。

  这[失落之都]我曾听商全说过,当时他用滞魔结界困住我,没有马上杀我却要用魔解心语从我脑中探密,我便知道这什么劳子[失落之都]非同小可了。

  冯德的脸色也变了。

  小书的脸却变得更白了,他明白了我的意思。

  “快说!”春喜急道。

  “这些关于[失落之都]的秘密就藏在他的脑中。”我指着小书的脑袋道。

  春喜立即皱起了眉头。

  “他是[失落之都]的秘密拥有人,这一点冯德可以做证!”我手对准了冯德。

  春喜看着冯德道:“可有这回事?”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冯德冷笑道。

  “你还想欺骗春喜姑娘,姓冯的,你在[弃者帮]卧底那么久,你难道敢说你不知道他是[弃者帮]与[超梦杀手组]争夺的关健人物?”我大声叱道。

  春喜冷道:“冯德?”

  冯德忙道:“他是[弃者帮]与[超梦杀手组]争夺的关健人物没有错,但是……”

  “这就对了,而现在我就告诉春喜姑娘,那[失落之都]的秘密就封印在他的脑中。”我洋洋得意的道。

  “但是那些他脑中藏有[失落之都]秘密的都是传言,未经证实。”冯德急道。

  我哈哈一笑:“你是不想让春喜姑娘知道这个秘密吧?我却可以告诉春喜姑娘我字字属实,姑娘一试便知真伪,如果有半句虚言,任凭春喜姑娘处置。”我现在本来就是任凭她处置了,我还怕说什么假话。

  春喜莲步轻移,走向了呆立着的小书:“你脑中真的有[失落之都]的秘密?”

  小书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一副豁出去了的表情。

  “春喜姑娘竟可用魔解心语一试,我若有虚言,千刀万剐!”我动情的道。

  “喜儿妹妹慎重,不要让这小贼骗了!”冯德冷道。

  “我怎么骗?我不是说了真与假春喜姑娘一试便知,何需你在此多言,一试之后,信不信,春喜姑娘自有打算,我又从何骗起!”我唯恐她不用魔解心语去探小书脑中的封印。

  春喜点了点头:“说的也是,试一下总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右手握着剑玄录,左手按在了小书的天灵盖之上,只在转瞬间小书的脑门上便冒出了缕缕蓝烟。

  春喜轻道:“没错,他脑中果然有一个记忆封印,我就侵入其中看看……”

  以小书和春喜为圆心,一股无形的风开始绕着他们转动了起来,这春喜果然是魔族中人,使用的魔解心语显然要比那个灭魔猎人科比强多了,也要地道多了。

  一瞬间,小书已经全身冒出蓝烟,春喜也皱起了眉头,冯德拿着裂天之剑紧张的看着我们,怕我和受了伤的洗仁鲜突然偷袭。

  突然,春喜的面色一变,娇躯巨震,她右手的剑玄录竟丢在了地上,她尖叫着用右手去拉放在小书脑门上的左手,显然她的左手被吸住了。

  但她哪里拉得动,很快蓝色的血便从她的五官中溢了出来,她一咬牙,右手成刀状划过自己左腕脉门,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左腕的斩断,刹时,蓝色的血从她断腕处如泉一般涌了出来。

  饶是如此,她还是被一股无形的大力击在身上,重重的撞在岩壁之上,如一滩烂泥倒在了地上。

  冯德几乎被吓呆了,他作梦也没想到袭击会来自小书的身体。

  我对微微张开双目的小书作了一个OK的手式,我们成功了。

  看来春喜的力量与[超梦杀手组]的成员之力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我们借刀杀人成功。

  在沉鱼池之时,陈鱼曾对我们说过,镇守小书脑中记忆封印的是一股强力的无名真气,陈鱼怀疑这无名真气可能是[超梦六杀]中的人所注入,她还说如果没有[解印还魂香],想替小书解封印的晚一定会死在那无名真气的反噬之下。

  刚才形势所逼,在生死交加的关头,我猛然想到了,利用小书脑中守护封印的无名真气杀春喜,这算是一场赌博,如果春喜的武力高过小书脑中无名真气的主人,那小书定然必死无疑,不过如果不用这招,我们还是一样得死,但是如果春喜不敌那无名真气的反噬,我们的生机就来了。

  在春喜被小书脑中镇守封印的无名真气击溃的一瞬间,我箭一般的射向她失手落在地上的剑玄录,就在我的手要触及那本黄色的古籍的一刹那,一道令人肌肤泛寒的剑光扫向我的手掌,我身形一滞,在剑光马上要接触我的手掌之时,闪电一般收了回去。冯德哈哈一笑,已经把剑玄录持在了手中,他用右手握着的裂天之剑遥指着我:“周兄反应还真快,不过很愦憾,这本书还是不能给你。”

  我心中暗道好险,如果不是我被困密室时,让冼仁鲜换了精气系统,反应和速度都加快了很多,刚才我的手一定被他斩断了。

  半靠半躺在岩壁前的春喜一面吐血一面呻吟道:“冯哥……干得好……我在入侵他的精神世界时……同时也使用了……魔焚毁杀……他也活不长了……”

  小书听到魔焚毁杀四字,身体不停的颤抖,他急忙一手扶在他身旁的岩壁上,才稳住身形。

  “小书,严重吗?”我盯着冯德急道。

  小书脸色已经变成了死灰色:“老大,你安心对付冯德,我没事。”

  “对付我?先想想你们要选择什么死亡方式吧!”冯德晃了晃手中的剑。

  快要支持不住的春喜急道:“冯哥哥……别和他们废话,杀了他们……先把我送回魔宫……”

  冯德点了点头,温柔的道:“喜儿妹妹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好好养伤吧!对了我还是先替你止血吧!”

  他缓缓的走向半躺在岩壁前的春喜,脸上都是关切之色:“放心吧!没事的,我来帮你处理一下,就不会痛了……”

  只见他手中剑光一闪,垂死的春喜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她的右腿便在血光之中离开了她的身体。

  “反正你也断了一只手,再断一只脚对你来说应该是问题不大了吧?”冯德的眼神与话语中满是温柔,若光听冯德的话,一定会以为他在安慰情人,但他的行为却是在残杀敌人。

  春喜挣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他:“你……你……为什么……”

  “我?我自然是在帮你解除痛苦了,快告诉我,我所中的毒的解药成份的最后一味?”冯德脸上带着动人的笑容,我却在他笑容中看到了死亡的影子。

  “是田七……是田七……求求你……快杀死我吧?”春喜的一头金发沾满了她自己的血,身上的痛苦令她不住的哀嚎。

  “杀你,也好,我的绝世美人儿,你果然真是红颜薄命啊!不过这次真要谢谢你送给我这么厚重的礼物!”他晃了晃左手的剑玄录,右手剑光一闪从春喜的额前将剑插了进去,剑尖从她后脑贯出。

  春喜一下子竟然死不了,张大了嘴巴,嗬嗬的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没办法,谁叫你们魔族的人有那个什么魔解心语,以防万一,所以我一定要破坏你的脑……”冯德将手中的剑一横一削,春喜的半个脑袋飞了起来,脑浆与血洒得四处都是,她终于死了。

  “你们还真乖,等着我处置你们了是吧?”冯德对我们微笑道。

  我将背在背上的重剑握在了手中:“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识趣的话,乖乖的把剑玄录给我,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冯德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的吸血族贱人已是重伤在身,你这个手下败将还敢言勇?周兄真是要书不要命了。”

  洗仁鲜这时竟然站了起来,轻笑道:“你以为我重伤在身就收拾不了你吗?”

  冯德面色一变,皱起了眉头:“你还能动!”

  洗仁鲜缓缓的将右手举起:“我不但能动,还能杀你!”一道白色的凝血真气向冯德喷去。

  冯德连忙一个翻身,避了开来。

  这时我看到小书不断的对我使眼色,我才知道原来是小书教洗仁鲜这样做的,但她的重伤之躯是撑不了多久的。

  我忙道:“冯公子,识相的话,把剑玄录乖乖的留下,我们也不想仗着人多欺负你一个。”

  冯德嘻嘻一笑:“小妹妹你就别在撑了,强弩之末,你们两个男人也真是没用,让一个快要死的小女孩子出来撑场面,想要剑玄录不难,胜得过我手中这把剑就行了!”洗仁鲜咬着牙点了点头:“好,我就来胜过你手中这把剑……”

  “够了,鲜儿,既然吓不住他,你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小书吼道。

  听到小书的话后,洗仁鲜小嘴一张,哇的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我急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

  洗仁鲜摇了摇头:“可是……可是周大哥又打不过他,如果周大哥死了的话,那谁来给我幸福?”

  “你真的以为我能给你幸福吗?你这个白痴竟然会相信一个梦,要知道在你的梦中你妈是骗你的。”我急了。

  洗仁鲜轻道:“我相信你……”她轻轻的倒在了我的怀里。

  “来送死还争先恐后的,我还真不忍心杀这个小妹妹了,刚脆我来给她所谓的幸福算了!”冯德笑道。

  “不过我看你不太像能给我女儿幸福的人!”我怀中的洗仁鲜又站了起来,不过她脸上纯真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双眼中有一种能看穿人的深沉。

  “你是谁?”冯德如我第一次见把灵魂加载在洗仁鲜体内的她母亲时的情景一样,失声问出了你是谁?

  [洗仁鲜的母亲]冷笑道:“我……我是谁不关你事,不过真令我为难,我还是第一次被迫控制这个身体,我女儿身体已经不能再随使用真气了,看来只能跟你肉搏了。”“现在这个身体已经是由洗仁鲜的母亲控制了。”我小声的对惊得目瞪口呆的小书道。

  只见[洗仁鲜的母亲]身形一动,闪电一般扑向冯德,冯德手一扬剑光乍现,但她立即身体溜溜一转,竟用极快的速度移到了冯德身后,两只手疾袭冯德背心。

  冯德也不回头,仗着手中的裂天之剑,向后一挥逼开了[洗仁鲜的母亲],无论她怎么进攻,但最后都会被冯德的裂天之剑逼开。

  这时[洗仁鲜的母亲]不住的摇头:“不行,这身体已经出现了排斥反应,马上就要血崩了,周宁,看来我是帮不了你了……”

  说话的同时,她的全身开始渗出血来,但她却闪电一般扑向了春喜的尸体,好像在吸食春喜的脑髓似的。

  冯德微微一笑:“随便你们怎么玩,我都奉陪。”

  [洗仁鲜的母亲]将头抬了起来,对我眨了眨眼:“最后的礼物……”

  一道蓝色的血之光突然从她口中喷出,猝防不及的冯德被罩在了这血之光之中,他忙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我由于得到了暗示,冲上前去一剑削向被血之光袭击的冯德,冯德惊慌之中,本能的伸剑一挡,我趁他全身冒出白烟,看不清局势之时,将手中的剑向上一抛,双手变成握拳重重的击在他握剑的手臂上,他的裂天之剑终于脱手而飞,嗖的一下,竟飞是进了藏剑室。

  [洗仁鲜的母亲]则倒在了地上:“你一定要给我女儿幸福!”

  这一对母女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由于这血之光是[洗仁鲜的母亲]临时从春喜的尸体上吸来的精血发出的,所以威力并不算大,但冯德也算是受伤了。

  他见裂天之剑已经脱手,他身形一动忙向藏剑室退去。

  我哪肯给他机会去拿剑,我身形疾追与他一同冲进了水晶打造的藏剑室:“先把剑玄录给我再说!”

  那把裂天之剑就插在水晶藏剑室的水晶地面上,我和冯德二人之间,他投鼠忌器哪敢伸手去拔,他一弯腰,我就出手将他击杀,我也是一样。

  “你,听到没有,先把剑玄录给我。”我红着眼睛道。

  “周兄你急什么?不就是一把书你要拿去就好了!”他竟然书向上一抛。

  我当然不会中他的计,如果我跳起去空中抢那本剑玄录,他就可以趁机拔剑,裂天之剑在手,到时书自然还是他的了。

  不过他不要想把我当猴耍了,我大声道:“小书,给我剑!”

  已经冲来了的小书一手将我的剑递给我:“老大你的剑!”剑一到手,我看冯德还能玩什么把戏?

  在我接剑之时,那本抛起的剑玄录又正在回到冯德的手中,我接剑后,立时一剑削向冯德接书的手,我这是一举两得,即可以夺书,又可以逼开冯德。

  冯德见势也不敢再用手去接,他头一偏竟咬住了那本剑玄录,我想不到他会出这一招,我这一剑已经无法收住,剑光横过,这本剑玄录竟然被我的剑拦腰截断,剥成了两截。

  冯德嘴中咬了半本,还有半本落到了地上,冯德出乎我意料的,竟然仰天向地上一躺。

  “老大,不好!”小书失声惊道。

  这时我才发现冯德借势向地上一躺的真正目的,他倒下去之际,用脚掌去顶住插在水晶地面上的剑柄,他由站变成躺这个过程中,水晶地面上的裂天之剑已经被他的脚移动了,这剥铁如泥的裂天之剑在这水晶地面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缝。

  这建在黄河之中的水晶藏剑室突然出现一条长长的裂缝,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就在冰冷的河水从裂天之剑在水晶地面划出的裂缝间迸进来之时,我不顾一切的向前一扑将另外半截剑玄录抢在了手中。

  砰的一下,由于河水的压力,水晶地面上那条裂缝炸了开来,浑浊冰冷的黄河水汹涌而来。

  只在一瞬之间,整个水晶藏剑室完全崩溃了,河水无情的疾灌,我们都被卷起了激流之中。

  惊慌这中,小书大叫:“老大抓紧我!”

  我右手死死的握住那半本玄剑录,左手抓住了身边的小书!

  闭上了眼睛的我任由那汹涌的河水在身边咆啸,很快我就失去了知觉。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