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飞越千兵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656 2003.04.26 14:28

    

  我从他的体质上判断他应该是水术士,而且不是普通的水术士,他控制水元素的能力已接近洪幻国超级水术士孙幻水的程度。”师命悬缓缓的道。

  我望着昏迷中的小书:“他……他竟是五行术士?”

  “从他背心那个被生命液映出来的隐藏字母[S]判断,他不是孙幻水的门徒也是和孙幻水关系非常之密切的之人,我怀疑这个[S]是孙字的缩写!”师命悬对我道。

  “洪幻国超级水术士孙幻水门下弟子怎么又会成为了弃者帮与超梦杀手组的关健人物,看来是越来越有趣了!”我若有所思的道。

  “那他怎么会中的魔焚毁杀,照他的程度,除非是魔族三长老亲自出手,否则魔族中人有谁能伤得了他。”普竹皱起了眉头。

  “他关于自己的记忆被一股劲强的无名真气封印了,在他脑中输入无名真气之人的力量我可以保证绝对在S级之上,所以他丧失了一部分关于自己的记忆,我本来想替他解除封印的……,但帮他连接那全身已断绝百分之九十九的经脉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真力,所以……”

  袁茵抢道:“没关系的,大师只要你能救好他就行了,能否恢复记忆并不重要。”

  袁茵这番怕失去小书的话其实也是我心里的话,在我内心深处也是隐隐希望小书不要恢复记忆,因为小书记忆的恢复也许意味着离别。

  “陈鱼不是说天下除对小书施术者这外,就只有医皇白问心一人能解除小书脑中那个封印吗?”南宫北突道。

  师命悬苍然一笑:“师妹她终究还是信不过我,不过她也太小看我了,实不瞒你,我虽精疲力竭,但还是着手替他解除了封印……”

  “真的!”袁茵的叫声中兴奋掺杂着失落。

  “的一部分。”师命悬的补充不知道为什么又让我平静了少许。

  “那他会想起他以前的事了?这下就好办了!”南宫北道。

  “不错,只要能想起一点他的过去,那顺藤摸瓜就很容易察出他的来历了。”袁茵点了点头。

  “不过很对不起诸位,我的元气有限,我只替他暂时恢复了操纵水元素也就是他身为水术士能力的部分记忆!”师命悬轻道。

  “五行术士本身都是很神秘的职业,像水术士来说,如果强到一定程度,一滴水珠都可以成为至人于死地的武器,老公你真的是会收揽人材。”齐琳笑道。

  “既然大师已经先替他暂时恢复了一部分记忆,那剩下的记忆恢复对大师来说也应是易如反掌吧?”我小心翼翼的道。

  “这个绝无问题,但我这次手术元气受损,要想进行下次手术,最快也得是七日之后,看现在的情形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师命悬幽幽的道。

  “那部分记忆大师说的是暂时恢复,也就是说还有可能随时失去?”袁茵忙道。

  “不错,我虽替他恢复了一部分记忆,但如果他过份失用那记忆,还是会马上失去!”

  “明日黑衣兵团黑雷率千人攻来,大师可有对策?”齐琳轻道。

  师命悬苦笑:“对策自然是有,就是将死之炉交给周宁,让他替我送到文剑圣诸葛撼野手中。”

  “那你自己呢?你有没有想过,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他绝不可能将死之炉带走!”齐琳摇头道。

  “这个我就不管了,做到这一步,我也算能给幻天大师一个交待了,我只能与绿寺共存亡。”师命悬茫然的看着我。

  “那你这是在推御责任。”齐琳竟不依不饶。

  师命悬苦笑道:“不错,我的确是在推御责任。”

  “这样吧!你将死之炉的启动口诀告诉我,我来替你承担守护绿寺的责任。”齐琳正色道。

  “一是我信你不过,二是那死之炉离苏醒之日还有四日,你就是想用它来抵抗黑衣兵团,也是不可能的。”师命悬摇了摇头。

  齐琳轻笑道:“我却听说这死之炉因该有方法将之从沉睡中唤醒,虽然威力不如自行苏醒来得厉害,但用它来杀个数千人也不算什么回事!”

  师命悬面色一变:“我已向幻天大师发下毒誓,绝不能启动这死之炉,所以就算是死,我也不能动用这死之炉。”

  “大师太过迂腐了,所谓的誓言只不过是一句话罢了,如果一个活人被一句话所束缚那不是很可笑吗?”齐琳逼视着他。

  “小姑娘你的口才很好,说我是说不过你,我累了,普竹扶我回房吧!”面色苍白的师命悬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就走,普竹忙跟了上前去。

  看着师命悬的背影消失,齐琳又对我道:“老公,你去问他,他一定会给的。”

  我皱着眉头道:“不行,死之炉他虽会给我,但口诀他是不会告诉我的。”

  “难道你就愿意这样死去?”齐琳撅着嘴道。

  “老大,你问吧!”袁因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与其一人孤独的活着,倒不如大伙一并死了要来得爽快些。”我摇头道。

  “老公,那这一点你就错了,虽然启动死之炉是由一个人进行,但只要与他身体接触这人都会和他一样对死之炉放射出来的死之气免疫。”齐琳对我道。

  南宫北不禁双眼放光:“真的?”

  “这个自然。”

  “行了,归根到底还不是你这个狐狸精想打这死之炉主意,我不相信你。”我说毕也转身就走。

  袁茵追了上来:“老大,既然师命悬求你,你自然可求他,试一下吧!对了,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个还有九天才会有生命的[人造美人]余帆去死吧!”

  “小茵,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知道,像他那样的人宁可死,也不会去违背与重要的人约定的誓言的。”我苦笑道。

  “你们见过我娘陈鱼?”忐忑不安的普竹突然拦住了我和袁茵的去路。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是什么样子?一定很美吧!她现在在哪儿?”普竹连珠炮似的发问。

  “我们很累了,明天再说好吗?”我指了指头顶那方渐渐漆黑的天空。

  “不行,也许明天我就要死了,我要多知道一点关于我身世的事情。”普竹咬着牙道。

  我沉吟了片刻:“要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但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普竹立时道:“别说一个,就是十个都行。”

  “我饿了,可不可以先给一点吃的。”

  “……”

  “你们虽然把我娘说得很美,但我却不喜欢她。”普竹对着狼吞虎咽的我们道。

  “说得好,我也不喜欢她,小家子气,连一颗碧海青天丹都舍不得给我。”齐琳附合道。

  “为什么?”袁茵蹙起了眉头。

  “我总有一种她把我和妹妹抛弃了的感觉。”普竹黯然的道。

  “你瞎说什么,你娘陈鱼才不会做这种事,你师傅不是说了,你妹妹是被仇家抓走了,而把你交给你师傅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你。”袁茵忙道。

  “那这么多年以来,她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我一眼,她也许根本就不想见我。”普竹摇头道。

  “她事很多,而且她害怕见你会连累你也说不定呀!”袁茵又道。

  “这个也是,你老妈因为脾气古怪,连同为四大美人的罗雁都被她得罪了,估计仇家少不了。”齐琳放下的手中的茶杯。

  “不过她不理我也没关系,其实我心里最想见的是我那孪生妹妹,和我血脉相通的她一定也非常想见我,只要想到能见到她,我就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很幸福。”

  什么逻辑?我苦笑道:“那得看我们能不能活过明天。”

  “放心了,老公,有我在,我一定会全力保护你的。”齐琳笑道。

  “但愿如此!”

  “男人婆看到没有,现在老公他算是正式承认我和她的关系了!你不会生气吧!”齐琳得意的道。

  “无聊,谁会生气,别打扰我喝茶。”袁茵端起手边的茶杯潇洒一饮而尽。

  “小茵姐,你拿错了,这杯茶是我的。”南宫北委屈的道。

  “不就喝你杯茶鬼叫什么?”

  “这几天我便秘,所以我在茶里放了些普竹给我的泻药。”

  “……”

  午夜时分不时传来袁茵的狂叫:“恶毒的狐狸精,你给我从厕所里出来,啊……受不了拉……出来……”

  这一夜我失眠了,袁茵在厕所门前鬼叫了一个晚上当然是我失眠的原因之一,但最主要的是我竟有些害怕,我怕在这来日的千人杀场里,我会失去我所有的同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但我知道的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是他们的老大,我一定要保护他们,就算死,我也要死在最前面,这样我才算是老大。

  胡思乱想了一夜,不知齐琳这个小狐狸精又会有什么办法?她敢冒死进入这个被丛丛包围的绿寺守株待兔,她也许有什么办法?

  小书呢?也许他还没从昏迷中醒来就要死了,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临死时的恐惧,其实我觉得小书应该不是怕死的人,他比我勇敢。

  还有袁茵和南宫北,我真的很讨厌老要面对死亡,但自己却无法逃避。

  这整整一日,我们都是在忐忑不安中渡过的,小书我已经替他穿上了衣服,我们已经决定了,在黑衣兵团进攻之时,从正面突围,可在这大沙漠上什么掩体都没有,怎么个突围法?只能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了。

  黑夜降临之后,大漠的晚风中突然传来了黑雷那雷霆一般的声音:“幻天大师,那死之炉给是不给!”

  乌云密布的天空没有星月,负手站在夜空下望着遥远的前方的师命悬也用千里传音道:“幻天大师让我告诉你七个字!”

  沙漠的另一端又打雷似的响起了黑雷的声音:“望大师赐教!”

  “做你妈的白日梦!”师命悬用千里传音破口大骂。

  回答他的是嘹亮的号角声,苍茫的夜色中,黑衣兵团全副武装的千人部队已经开始展开行动,我能想象到那上千个火把在漆黑的沙漠中如繁星一般开始扩散并带着腾腾杀气。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抱着从药液中取出来的绝世组合美女余帆的师命悬望着天空喃喃的道。

  “她不是还有八天才有生命吗?”袁茵轻道。

  师命悬没有理会她对着他怀中那个全身****的美人道:“帆儿,我马上就要死了,没有办法照顾你了,但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一同站在院子中的我们听着青竹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之声,傻乎乎的看着师命悬与他怀中的绝世组合美人!

  “虽然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却是非常的欣慰,因为想着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会疯狂爱我的人,而且因为你拥有永恒的生命,所以我就等于得到了永恒的爱情。”痴痴的师命悬说着说着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看着他的模样,我真不知道应该说他是可怜还是可怕了,爱情对一个人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突然想到了商岚妍,也许今生再也无缘见她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很喜欢她,没有由来的喜欢。

  “去吧!跟着风一起走吧!”老泪纵横,颤抖着双手的师命悬将他怀中的组合绝世美人余帆向天空轻轻一抛,那黑发如瀑、肌肤似雪、双峰高耸、美臀浑圆、纤腰勾魂,长腿诱人,全身没有一处不是美得惊心动魄的****美人浮在了空中。

  我们都惊奇的看着那浮在空中的美人,只有齐琳缓缓道:“这是光之球的力量!只能携带一个生命体飞行,容不得多余的东西。”

  就在一刹那,淡淡的光芒突然从浮在空中的****美人身上透了出来,那是柔和的白色光芒,一阵清风吹来,那****的美人竟跟着气流缓缓的向上升去,而在那时隐时现的白色光芒的覆盖下,向天上飞去的她也是时隐时现。

  这时想来正在沙漠中奔行的那上千个黑衣佣兵都会情不自禁的抬起头,看着这个在漆黑的夜空中,被光芒裹着的裸女越飞越高的奇景。

  “她终于安全的离开了,八天之后她就会降临到这个世界之上,周宁你要记住你答应我要照顾她的。”师命悬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

  “如果能饶幸不死,我一定不会食言。”我点头道。

  师命悬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紫木小鼎,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于这小木鼎之上。

  “这就是四道神器之死之炉。”

  想不到这其貌不扬的紫木小鼎竟是传说是可以轻易毁掉无数国家的死之炉,这死之炉外表虽然普通,但整个鼎身都泛着不易察觉的淡红光泽。

  “在我把这死之炉交给你之前,你一定要先对我发誓,除了文剑圣诸葛撼野以外,你谁也不给,而且你要誓死保护这死之炉的安全。”师命悬紧紧的握着死之炉直视着我道。

  “这个好说,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先告诉我唤醒和启动这死之炉的口诀罢。”我小心翼翼的说出了我最后的要求,其实也算是最后的希望。

  师命悬淡淡一笑:“我受幻天大师之托,绝不能让这死之炉为害人间,所以这什么口诀你就不要想了,快些给我乖乖的发誓吧!”

  我挠着头:“这个……这个……”

  “我虽然愿意信任于你,但如果你不发誓,我随时还可以取他性命,他的命是我救的,我把他的命拿走也是天经地仪!你们阻止不了我的。”师命悬指着南宫北背上的昏睡的小书。

  “好,我发誓就是了……”我忙陪笑道。

  “等一等,我要你以她的名义发誓,如果你有违誓言,她就不得善终!”师命悬那只要命的手又指向了睁大了眼睛的袁茵。

  我忙一把抓住了齐琳:“老婆你很爱我是不是,大师那我以她的名义发誓行不行?如果我有违誓方,她就不得善终好不好?”

  齐琳:“……”

  “不行,时间不多了,除了她以外,所有的人都不行,你究竟发是不发?”他望着小书的眼中已经起了杀机。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我周宁发誓,死之炉绝不交给文剑圣诸葛撼野之外之人,我并誓死护炉,否则……”

  袁茵的脸上对我露出了宽慰的笑容:“老大,没事的。”

  “否则……袁茵……不得……”我的声音不住的颤抖,我实在无法说出口。

  “否则我袁茵不得好死,老大我自己都说了,你跟着说没关系的。”袁茵轻笑道。

  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我,师命悬厉声道:“你真的要我取走小书的命?”

  我一咬牙闭上了眼睛:“否则袁茵不得……不得……善终。”

  只觉手中一暖,师命悬已将死之炉塞到了我的手中,他缓缓的道:“下面的就拜托你了。”

  我再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

  “普竹,为师对不住你,往后你就自己保重了,望你能早日见到你的妹妹。”师命悬将目光移到了角落中一直沉默不语的普竹身上。

  普竹斩钉截铁的道:“师傅安心的去吧,我一定会见到我妹妹的。”

  淡淡一笑之后的师命悬缓缓的抬起头望向夜空,这时的黑夜中已经挂上了一颗明星,那发着白色光芒的正在夜空中移动的明星正是组合绝世美人余帆。

  师命悬一扶嘴唇,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比,皱起眉头的他忍不住躬下了腰。

  “师命你服毒了?”普竹平静得吓人。

  “微风青烟散……”说话之间他全身顿时冒了滚滚浓烟,倾刻之后,当所有的青烟消散在微风中之时,他便什么也没有留下了。

  低着头的普竹双眼已经湿润,但眼泪却始终没有流出来。

  此时,扑天盖地的喊杀声已经不断的从空气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那带着滚滚杀气的千人兵团逼近了。

  “老公,事到如今只有唯一一个办法了。”齐琳道。

  “什么办法?”我没有回答,南宫北却抢道。

  “把死之炉交出去,我来和他们谈判,我们应能逃过一死。”齐琳飞快的眨着眼睛。我将死之炉揣入了怀中:“不行,绝对不行,我已经用小茵来发过誓了。”

  “誓言是不能束缚聪明的人的。”齐琳道。

  “我本来就不是聪明的人。”我摇头道。

  “如果她死在这里,那岂不是一样不能善终,老公你别傻了!”齐琳急道。

  “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要让死之炉这样的超级毁灭神器落到黑衣兵团手里,如果这死之炉落到他们手里,这天下一定会不得安宁!”袁茵大声的道。

  “你这个傻瓜男人婆,不把死之炉交给他们,我们死后他们一样可以得到的,你难道不能这么想吗?”齐琳也大声的回应。

  “那我就在临死之前,毁掉这死之炉,小北你的意思?”我看着南宫北道。

  神情惊恐的南宫北颤抖着声音:“老大……我……我听你的……”

  “那普竹,你的意见呢?”我又转向了普竹轻道。

  “既然师傅的意思,我就不违背了,这一切就听天由命吧!”普竹茫然的抬起了头。

  “好,那我无话可说,听天由命!”齐琳转身冷笑。

  震天的杀喊声已经越来越近,上千黑衣佣兵一齐在大漠上狂奔,大地好象也跟着颤抖起来一般,那繁星般的火把点亮了这周围的夜空,杀气将我们紧紧包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