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7139 2003.04.26 13:39

    

  南宫北背着满身是血的我向我们所住宿的客栈走回去时,满街的人仍在尽情的狂欢,[疯狂嘉年华]继续进行中。

  但回到我们客栈所在的那条旅馆街时,街上只有稀稀落落的行人,一片宁静的气息,感觉有些象闹市中的[净土],看来[燕都城]为这次活动想得非常的周到,禁止狂欢的人深夜以后到这旅馆街上游行,这样充分的保护了需要休息者的权利。

  身上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但我的心情却是不坏,我悄悄对南宫北说:“等下回房时小心一点,别让小茵这个男人婆发现了,不然我们又要有得挨骂了!”

  我们睡的是二楼,此时我们住房前的走廊已经是一片漆黑,看来这店中大多客人都是进入了梦乡。

  我们不敢让店小二掌灯,南宫北背着我艰难的回到了我们的房前,这时我才算松了口气。

  南宫北将门一推,向房门前迈了一步,我耳中顿时传来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结果小二还是掌着照明魔晶灯跑了过来,南宫北脚下踏着的竟是袁茵?

  “小茵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北懦懦的道。

  “我在你们房门外睡觉不行吗?谁规定了睡觉不可以睡走廊的!”袁茵怒气冲冲的爬了起来。

  “你是在担心老大吧!你在一直在我们的房门前等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对不对!”南宫北笑道。

  “谁会担心那种死色鬼……老大你受伤了!”话说到一半袁茵看到被南宫北背在身后的我的身上的血迹惊叫了起来。

  “别大呼小叫的都是小伤不碍事!看你紧张的,也不怕吵了别人的清梦。”我忙道。她搓着惺忪的睡眼打量着我:“真的不碍……你这个死色鬼,迟早都要死在女人手里,谁会紧张你,你别作梦了。”她又露出了她粗鲁的本性。

  “行,那小茵姐你为什么会在我们房门前睡着了,给我个理由啊?”南宫北不依不饶。

  袁茵咬着牙道:“我偷看房里的小书的睡姿和偷听小书打鼾的声音入迷,而导致在这里睡着了,你们满意了吧!”

  “……”

  袁茵气冲冲的扭头回房,门被她重重的关上了。

  我却被南宫北轻轻的放在床上,他和小书挤地铺,我只觉眼皮越来越重,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阳光灿烂,窗外人声鼎沸,拿着七彩汽球的小丑,卖爆米花的大婶,捞金鱼的大叔,脸被涂鸦得五颜六色游行者,各自快乐,[疯狂嘉年华]继续中。“老大你醒了!”坐在床边的南宫北忙站了起来。

  “不用扶我,我自己来!”我咬着牙忍着痛楚从躺着变成半坐靠在床头。

  “伤不要紧吧!”

  我笑道:“伤口都很浅!没事的。”

  “老大,你的剑技昨天晚上怎么突然变得厉害起来了?”

  “这个……对了,小茵呢?”我左顾右盼。

  “小茵姐拉着小书两个人去逛早市去了,她说在客栈你看着你这种一天到晚就会为女人打架厮杀的蠢男人碍眼。”南宫北笑道。

  “都不关心老大,毕竟……毕竟我是受了伤的人,起码要来看看我的伤势吧?还说是同伴……”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平衡起来了,如果换作她袁茵受了伤,我一定会尽我老大的责任,守在她的身旁,现在我受了伤虽说不严重,但她歹也应该来关心关心啊?

  房外的走廊突然传来欢快的脚步声,接着就是袁茵与小书两人的嘻笑声。

  门吱的一下打开了,袁茵的头探了进来笑嘻嘻的看着我们。

  我气恼的道:“逛街逛完了?”

  “哪有那么快,我和小书现在回来是叫小北一起去逛的。”她看着我道。

  “……”死小妮子,那么绝情!

  “小北快走吧!小书还在等着呢!”袁茵一个劲的催南宫北。

  “可是老大现在受了伤,行动不是很方便……”南宫北小声的道。

  “不方便才会去惹事,走吧!别为了一个色狼浪费了一天的大好时光,我听别人说今天中心广场的表演最精彩了,再说了我替老大叫了中午的便当,到时小二会送来的。”

  我也劝道:“小北去吧!我也想一个人待待,回味一下昨夜的艳遇。”

  袁茵立时变脸:“回味一下你是怎么挨刀子的吧!小北我们走!”

  门又重重的带上了。

  看着空空的房子,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门突然又吱的打开了,还是一脸凶悍的袁茵:“老大,是这样的,刚才我和小书逛早市,看到金创药特卖打五折,我就替你卖了一瓶,拿着!”她将装在小磁瓶中的金创药抛给了我。

  我给了她一个微笑:“我就知道还是小茵对我好!”

  “谁对你好,死色狼,睡你的觉吧!”门再次重重的关上了。

  太阳已经悬在了正空,这秋日的空气中突然凭添了几份灼热。

  我一直在想着昨夜的事,商岚妍约我今日约会的事,竟直就象是做梦一样,她的笑、她的歌、想着今夜能如此接近她,就不由得兴奋起来。

  还有就是昨晚由于神秘高手的指点,使我的剑技开始走向了连续技之路,当然我现在只是入门而已,随着对剑技连续技的深入了解,我一定会越来越强,看来我还是应该练练齐琳这死丫头给我的练气的心法,这样内上兼修才能踏上真正的高手之路。

  对了六个小时已经过了,南宫北没有暴走,那颗[碧海青天丹]不是浪费了?

  “这位客官,请问您寂寞吗?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向你提供如花似玉的青春玉女!”喧哗的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突发奇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但我马上又镇定的道:“死丫头,象你这种货色,白送我都不要。”

  “老公,不要说得那么伤人吗?”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从窗户外面射了进来。

  果然是齐琳这个死丫头,不过你别说她今天打扮得非常俏丽,头上的黑发分成两股马尾束了起来,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藏着几分狡黠,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一袭紧身白色上衣加及膝短裙把她的机灵与可爱完全托了出来。

  “象你这种没有廉耻心一天到晚都知道利用别人的坏女人会这么容易受伤吗?”我气恼的道。

  “老公,你怎么受伤了?”她竟然坐到了我的床上。

  “谁要你管!”我冷道。

  “老公不要发火嘛!你看你现在有伤在身,发火对复原不利,对了[弃者帮]有没有找你们麻烦?”

  “没有,找我麻烦的人现在是你。”我没好气的道。

  “虽然现在北方的[长城帝国]发生了[老三界之乱],[超梦四奴]和[弃者帮]的精兵强将都一窝蜂的往那里去了,但是我相信在自己的地盘上[弃者帮]是绝计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怎么会不找你们呢?难道说你们已经尽在[弃者帮]的掌握中了?”

  “大姐,我看我现在是在你的掌握中才对,这一切都还不是被人害的。”我越说越来气。

  “人家以后是一定要嫁给你的,怎么会害你呢?看你这一路走的来的表现,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我已经对自己说非常你莫嫁了!”她一面说着一面将凹凸有致的身躯靠向我。

  “离我远一点,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的[碧海青天丹]我被陈鱼强迫定下契约,并在我身体中植入了[契约果实],都怪你这个死丫头!”

  “是不是叫你去和别人上chuang?”她咬着嘴唇,眼中含笑。

  “废话!原来你这个死丫头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你……你一直在利用我?”听她说出这话,我快气疯了。

  “行了,和别人上chuang你又不会死,大不了你老婆我吃点亏,让人先和人家……”她突然红着脸做出害羞的样子!

  “你这个害人精,谁要和你,对了我问你一件事?”

  “你要问我是不是处女?”

  “处你个死人头,我是要问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你使用[传音入密]指点我武功?”我盯着她道。

  她迷惑的摇着头:“没有呀!我是今天早上才找到你的,是不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会是谁呢?这个人还知道我学的是魔王哈特雷斯的剑技……”我喃喃自语的道。

  “对了老公,我给你的[练气心法]你练了没有?”她看着我道。

  “还没。”

  “那你最好赶紧练一下,如果练成了你就不会伤得象现在一样狼狈,我给你的这[练气心法]虽然还算不上绝世奇功,但如果你能练成至少也可以算二流高手了,其实我还有更厉害的[家传练气心法],但由于体质的问题,你修习不了……”

  “行了,你为什么还不离开这燕都城?”我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

  她睁大了眼睛:“因为魔族的夏怒竟然还在这[燕都城]中,一天不把他手中的[蓝星圣晶]抢到手,我就会一直粘着他。”

  “别忘了他曾说过,他是受了重伤,当时在冥月神殿的战斗能力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现在是逐渐恢复当中,也就是说他会越来越厉害,别说抢人家魔族的圣晶,你就是打也打不过别人。”

  她笑了,自作多情的道:“多谢老公关心,凭我的机灵,打不过自然不会来硬的,我会智取,还有只不过现在没找到他的踪迹罢了,他一旦被找到就是死路一条,因为我碰到了一个超级高手,对方已经答应帮我了。”

  “那恭喜你了。”

  “别这么说吗?现在我唯一奇怪的就是……”她沉吟道。

  “是什么?”

  “就是魔族的夏怒他拿到[蓝星圣晶]以后应该立即返回他们魔族的巢穴,做他们的大事,他为何会在这小城中逗留这么久呢?一定有什么阴谋!”

  “是不是你的感觉出错了?也许人家早就离开了这[燕都城],就你一个人在瞎闹。”我笑道。

  “没的事,我有天生搜索别人的本能,他的气息还在这城中,但我就是找不到他。”我轻道:“那[蓝星圣晶]真的那么重要吗?”

  “这关系到魔族的未来和这个世界的未来!”齐琳一字一句的道。

  “别把自己做的事说得那么伟大!象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家伙,做这件事不是为自己打死都不相信!”我冷道。

  “当然都有原因了……对了他在找我……不行了……我先走了老公你自己保重……最后别近女色……”刷的一下她就从窗户中射了出去,消失在人潮中。

  空荡荡的房间又只剩下一头雾水的我,齐琳这个死丫头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她一定要弄到手的[碧海青天丹]她怎么没向我要?她又请到了什么样的超级高手?

  其实就齐琳对我来说都是谜一样的人物?

  还是让我憧憬一下今天晚上的相会吧!想想那纯洁如出水的白莲般的美丽少女,我心中不禁有了几分快意?身上的伤还在疼呢?我一定要一个人去,不能让南宫北和袁茵他们去坏我的事。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辉酒满了天地之间,看着窗外涌动的人流如旧,狂欢进行中。

  走廊里突然传来了几个人的大呼小叫,这群混蛋玩够了回来了!

  南宫北抢先推门前来带着一脸的兴奋:“老大,你看我们为你带回了什么?”

  “什么我都不稀罕。”我低着头望着窗外。

  “老大,难道你自己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袁茵脸上此刻也挂满了笑意,小书乖乖的跟在她身后。

  “什么日子?你们疯玩我却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日子!”我没好气的道。

  “你这个傻瓜!小书让他看看!”袁茵一声令下,小书捧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走了出来:“老大生日快乐!”

  我恍然惊觉:“今天我生日!”

  “不错,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我这做兄弟的够义气吧!”袁茵笑盈盈的看着我。

  “好兄弟!”

  “那就好,今天我们几个兄弟一起替你过生日!”

  我兴奋的道:“好好,这种牌子蛋糕我盼望很久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今天晚上你哪儿也别去,我们一直在一起玩到明天天亮!”我突然发现袁茵的笑藏着什么。

  我立即大吼:“小北你这个死混蛋,你对小茵说了什么?我不是叫你不要说的吗?”一定是南宫北这臭小子把我要和商岚妍约会的事告诉了袁茵。

  南宫北低着头道:“老大,是小茵姐用电击魔法逼我说的……”

  “……”

  在我的坚持之下,晚上快到八点时我还是出门了,毕竟这里我是老大容不得袁茵替我自做主张。

  其实这千载难逢难逢的约会,我怎么能不去,虽然是几乎每走一步身上都会隐隐作痛,但我的心中却充满的期盼。

  在[燕都公立公园]门前,我左顾右盼,在来回穿梭的人流中仔细搜索,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燕都城]的钟楼此时咚咚咚的敲响了八下,她还是没有出现,我心急如焚。

  天空月朗星稀,是个约会的好日子啊!

  她不会耍我吧?要不就是她那奸滑的叔叔改变主意了,不想让她和我这穷小子约会了?

  “周宁哥,我在这里!”我突然从身后的树荫下听到了商岚妍天籁般的声音,心开始剧烈的跳了起来!

  我回头望去,她才从树荫中走了出来:“其实我一直躲在这树下黑乎乎的地方,这城中已经有不少认识我的人了,我怕被他们纠缠。”

  轻柔的晚风抚乱了她额前的秀发,她那张动人心魄的面孔上带着歉意的微笑,我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窒息了!我真恨自己,怎么见到美女会是这个样子!

  “周宁哥,你的脸怎么红了?这里人太多我们进公园去走走吧!”她用秀美的双眼看了看四周,轻轻的对我道。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行!”

  黑色的夜,星月满溢的公园,果然是约会的好地方。

  我与她并肩行走在晚风中,公园中的人也不算少,但大多都是窃窃私语的恋人。

  我只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呼吸变艰难起来了,却不知道应该和她说什么话。

  她看着我,其实她自己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她是紧张吗?

  “小妍你跟着你叔叔四处出来献唱很辛苦吧!”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破僵局。

  她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那……那你叔叔对你好不好?”

  她竟然加快了脚步,好象是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字:“好!”

  “那天在燕都城门外见面,我就觉得我们很有缘!”我死皮赖脸。

  说来也奇怪无论我说什么,她大多都是点头或摇头,很少说话?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一处幽静之处,四处植满了奇花异草,月光下还有一道银亮的溪流!

  空气中充满了芬芳的气味,公园中竟然还有这样幽静的地方?这附近好象已经没有了窃窃私语的情侣。

  “你对这里很熟?”我问领着我来到这儿的商岚妍。

  她浅浅一笑,看得出她竟有些不自然了:“以前常带我来……这是我叔叔一个做生意……的朋友的地方。”一句话竟然结巴了三次,难道她比我还紧张?

  “前面有休息的地方,我累了我们去休息一下吧!”说这几个字时她的脸已经完全的红了。

  毕竟是不怎么和男人交往的少女,我和她一起跨过了那道银亮的溪流走向了花丛深处。

  空气中弥漫的香味越来越浓,在花丛中我竟看到了一间圆柱形透明的琉璃小屋。

  她的手突然抓在了我的腕间:“我们前去休息一下吧!”

  那琉璃小屋中竟然有一张圆形的洁白大床,床上方悬着两条白幔。

  她一推门,我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了进去,她反手把门关上了。

  这琉璃小屋真是个好地方,外面的景致仍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星光与月光透过琉璃洒在洁白的大床上。

  我只觉得自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想不到她竟然把我带到了这种地方?

  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她一下就把自己的一身白衫褪尽,在星光下裸露出了她完美而动人的侗体,她轻启朱唇只说了两个字:“抱我!”

  体内似乎有股火在烧,身体早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只想一下子把她拥入怀中。

  但我突然看到她美丽的眼眸中分明流露出那掩不住的寂寞。

  我干笑着摇摇头:“不,你不是自愿的。”

  她低下头,咬着唇一字一句的道:“我喜欢你!从在城门口遇到你就开始了!”

  她并不适合说谎,她的表情分明与她说的话不能搭配,她在说谎。

  虽然我身体中充满了yu望,但我不能出手,她眼中的寂寞告诉我,她分明心中藏着一个最爱的人,也许她永远无法得到,但绝不是我。

  我笑了,很不自然:“你让我走吧!我的朋友还在等着我一起过生日。”

  她用****的身子靠在琉璃门上,用力的摇头:“我喜欢你,我需要你!”

  我心热得快要炸开了,明明知道她在说谎,但发自身体的幽香,与她的声音,还有但那完美的躯体不住的在诱惑着我。

  我咽了一下口水:“你……你在说谎,我不是白痴,我说了我虽然很喜欢你,但我绝计不会抱你的。”

  她面容一动,显然是被我的话吓了一跳,她小声的道:“我还是处女,我要把第一次给你。”

  看着她那豁出去的表情还有眼中比绝望还要令人心碎的寂寞。

  “走开,我不能!”我伸手去推她,她却猛的贴在了我的身上。

  她那如丝的秀发,她那几近完美的身躯,我能感受到她天鹅绒般的肌肤,那比兰花还要诱人的呼吸。

  她身上竟是冷冰冰的,与我灼热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我终于无法忍受这致命的诱惑,用力的抱着她倒在了洁白的圆床上。

  痴狂的吻着她的身体,而我自己身上的隐痛此刻已经全变成了快意,我尽情的享受着快乐得想要死去的感觉与缠mian……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天色已近黎明!

  突然只觉得胸口一片冰凉,全身竟一点都动弹不得。

  带着凄迷之色的商岚妍不知何时已经穿好了衣衫,她手中拿着一把雪亮的银色匕首端端的贴着我的心窝,这把匕首如魔力一般,贴在我心窝上,我竟然连小指都无法动弹。

  她眼神还是那快令人压抑得快要发狂的寂寞,她握着匕首一字一句的道:“对不起!我现在必须要杀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