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最爱的人是他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9985 2003.09.08 20:36

    

  四大美人之修花远远没有她的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长城帝国的经济支柱长城财阀由原来的世界财阀排名第十三位一跃到世界三大财阀的首位,外表美丽气质高贵的修花功不可没。这个看上去柔弱文静的女子不但心狠手辣,并且拥有超强的战斗力,据说在长城财阀曾经遭遇经济危机的几个紧要关头,都是由她在暗中出手,灭掉一些坐拥不少资金和宝藏的大强盗团伙,以此来帮长财阀渡过难关。

  因为以上都是齐琳向我透露的资料,所以我只能对这些资料持怀疑态度。

  齐琳为了证明自己资料的准确性,更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修花对强盗团伙展开单方面屠杀的血腥场面,听她说得就好像修花每一次对强盗团伙的大屠杀她都跟在一旁似的,其实我心中很清楚,她拼命地渲染修花的黑暗面,丑化修花这个超级美人,怕的不过是我见色起异、见异思迁、见风使舵、见好就收(此“收”字有特殊意思!)见利忘义。

  虽然我口头骂她胡说八道,嫉妒别人的绝色容貌,但我心中还是非常清楚,也许齐琳说得有些夸张,但这个修花绝不是省油的灯,因为我能感觉得到,齐琳心中对她的恐惧,齐琳这个小狐狸精,从遇到她以来,我还没见她怕过谁,所以面对这个貌似亲切和蔼的修花时,看来我还是得多加小心才行。

  不过以我的才智和能力,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和修花这个超级大美人抗衡的,如果有一天她要向我发难,那我只有自求多福了。

  据齐琳所说,这次的失落之都之行,我和修花的目标没有冲突,因为她的目标是失落之都中神族已经遗失了数千年那块红日圣晶,而生之扇,在神族和龙族的私下协议中,由龙族获得,也就是说,这次的失落之都“龙神联合行动”中,她们双方都有义务相助对方取得对方想要的宝物。

  现在看起来似乎万事俱备,只等失落之门打开了,但死幻之森局势的发展却非常糟糕,表面上邪牙精心打造的“超级猎杀计划”被修花轻而易举的破坏了,邪牙与洗冷隋还有霍维依完全溃败逃之夭夭,但现在死幻之森中却充满了被他们抛弃而完全失控进入疯狂暴走状态的骷髅兵与丧尸,数以万计!

  为避免这些疯狂暴走的骷髅兵与丧尸的骚扰,我们退守到了死幻之城外那并不太高的死幻之峰上,进入由超级美人修花布下防御结界,露宿荒野。

  本以为静待三天之后,失落之门开启就万事大吉,但离失落之门开启还有两天之时,我们收到了失落之都守护者“圣妖一族”的幻鹰传书。(幻鹰基本上都是由发信者的真气形成,将信送到收信人手中后,幻鹰会自动消失)

  “怎么办?圣妖一族说了,因为死幻之森现在已经被污秽的尸气污染,所以就算失落之门打开了,他们也不会放任何人进入的。”我六神无主地道。

  “我们有没有强闯进去的可能?”袁茵紧握双拳。

  “可能性非常小!圣妖一族因为害怕他们的圣地受到污染,所以在失落之门开启之时,他们一定会在门后设置“圣妖之壁”!”修花柔声道。

  “破坏它不就行了!”袁茵不以为然地道。

  “男人婆,你太高估自己了吧?圣妖之壁不同于普通的结界,它是集天地精华与施术者元气打造而成的超级能量防御墙,要想破坏它,恐怕得三个SS以上人物联手;还有一点,就是借助失落之都精华能量产生的圣妖之壁一旦被破坏,失落之都崩坏的可能性也很大。”坐在树桠上的齐琳轻摆着双腿。

  “既然圣妖之壁这么危险,圣妖一族难道就不怕别人强行进入而引起失落之都崩坏吗?”身上伤势不轻,脸上没有几分血色的二号靠大树上淡淡质问道。

  “具体情况我不是太清楚,我想圣妖一族之所以会这样做,可能失落之都被污染比起崩溃还要来得严重吧?这一切都是失落之都的秘密。”修花望着血红的夕阳喃喃地道。

  “那这样说,我们一定得在两天之内将死幻之森的所有死灵完全净化才有可能进入失落之都了?”袁茵双眉紧锁。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修花无奈地道。

  “对了,老公,之前你们在“飞鸟巢”与邪牙交手时,不是有个黑衣鬼面男子吗?他好像会死亡净化魔法,可惜后来他失踪了,如果他在的话,我们也许还有希望进入失落之都。”齐琳轻道。

  “没有用的,要净化如此大范围的死灵,不是一两个超级魔法师就可以办到的,就算是世界法师榜排名第一的大贤者林易亲临,耗尽他的全部魔能量,也不见得能将现在死幻之森中的死亡完全净化。”修花摇头道。

  “那边的两位,你们有什么建议吗?”我将目光移向了正坐在岩石上,忘情地玩石头剪刀布这种低龄游戏的一男一女。

  “俗话说得好,真爱无敌,在爱情面前,这些小小的污秽之气又算得什么呢!”花火望着修花激动地道:“所以,修花姐姐,我建议我们马上开始这段感情吧!”

  玲玲苦恼地道:“你们成人的世界好复杂噢!人家还小,不懂什么叫感情,人家只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帅哥的肉体。”

  “行了!算我没问。”我真是拿这一对活宝没有一点办法。

  “不过说起来,那个黑衣鬼面的哥哥好帅噢!”玲玲甜蜜地笑道。

  “你有看过他的真面目?”我心中一动,其实我也一直在怀疑黑衣鬼面男究竟是不是我猜想中的那个人。

  “当然有。”

  “那你说一下他的相貌特征吧!”袁茵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

  “他有一头黑色的短发……”玲玲甜蜜的回忆被袁茵粗暴地打断了:“他戴的是面具又不是头套,说重点!”

  “凶什么凶嘛!人家是女孩子,对女孩子要温柔,你们男人真是性急又粗暴的动物。”玲玲委屈地道。

  “我们男人当然……等等,混蛋,我也是女人啊!”被点到死穴的袁茵惊慌失措。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你的确是女人……”花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袁茵的身后将她紧紧抱住。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花火被袁茵的铁拳击得横飞了出去,袁茵激动地道:“老大,我被调戏,老大,为什么你们男人都这么坏?不过……这也不能怪花火,在青春无敌的我面前,没有几个男人是可以抗拒这种致命诱惑的,是我不好……”

  “拜托,不要在被调戏后露出一脸兴奋的表情,别人会误以为是你调戏了花火!”我没好气地说。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男人调戏,难免会欣喜若狂。”齐琳吐了吐舌头。

  “谁……谁欣喜若狂,诸位难道没有察觉到我现在伤心欲绝的眼神吗?”袁茵急忙辩解。

  “但是人妖姐姐你的嘴张得那么开,分明在笑嘛!人家真是很难明白你们老处女第一次被男人调戏的心情,老处女的世界真是太复杂了,相比起来我们少女的情怀就简单多了。”玲玲故作疑惑地道。

  “混蛋,什么老处女的世界?我也是少女!”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顽强的花火再次出现,再次被重拳击打得脸部变形飞出数米之外。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男人总是喜欢纠缠我这种柔弱无力的超级美少女?”袁茵一面说着,一面闪电一般追到落地的花火身边,重拳雨点般落下。

  “老公,男人婆真的是魔法师吗?”

  “傻瓜,小茵是属于魔武双xiu,现在的幻想小说最流行这个调调。”

  “诸位闹够了没有!刚才你们不是问玲玲黑衣鬼面男子的长相吗?”不忍目睹闹剧,双眼紧闭的二号吼道。

  众人这才停下了手上和嘴上的工作,一齐将目光投向玲玲。

  “这个短发帅哥眼睛很小,而且他的右额上有一块新月形的伤疤,不过看起来真的很酷。”玲玲的话不禁让我和袁茵对望了一眼,那对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右额上的新月形伤疤,永远都不会更改的短发,他应该就是我的老哥周静,虽然我从来都没有亲口叫过他哥。

  “外表是很像……”袁茵迷惑地道:“但……”

  “各位先别出声,有人要从山下上来了!”随着修花一个手势,我们立即闭住气息分散躲藏在岩石或大树后面。

  天虽然已经有些发黑,但我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山下的骷髅丧尸群中有五个人影在缓缓移动,他们正在接近修花布下的结界的边缘,丧尸和骷髅兵们都怪叫着惊恐地分出一条宽宽的大道,供这五人行走?这五个人身着黑衣,其中四人的面孔用黑布蒙住一半,他们的走位似乎很独特,四个身形高大者排列如正方形的四个点一般保持着一致的前进步伐,而那个可以说高度只到他们肩头的瘦弱者位于他们四人的中心位置,瘦弱者除了一双眼睛,全身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被裹在一块密不透风的黑布当中?

  他们走到修花布下的结界边缘,自动停了下来,站在左前边的金发男子用尖锐的声音划破荒野:“周宁周大人在吗?我们奉暗黑经纪人之命前来见您!”

  “老大,那个金发男子我们见过的,他应该是超梦四奴中的银豺!”藏在我身边的袁茵小声地道。

  “不仅是银豺,现在是超梦四奴已经到齐了。”躲在树上的齐琳提醒道。

  “各位没事了!超梦六杀中的天杀曾向我承诺,失落之都一行,他们会提供超梦四奴任我差遣。”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准备站出去。

  “老大,等一等,难道你没发现,他们中间多了一个人吗?”扯着我的衣角的袁茵谨慎地说。

  “难道那个人是?”我猛然想起了什么。

  “难道是传说中的暗黑经纪人亲自现身了?”匿藏在离我们不远的一棵老树后的二号抓紧了手中的剑,咬着牙颤声道。

  一时间山顶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只有修花从容地在想着什么?

  现在超梦四奴中那个神秘黑衣人真的是一直存在于传说中的神话级人物暗黑经纪人吗?这个黑暗中的神秘霸主此行的目的究竟何在?难道是他改变主意要亲自进入失落之都了?除了超梦六杀没有人见过其真面目的暗黑经纪人这次准备以真面目见人吗?事后,他不会将我们全部灭口吧?

  脑中一片纷乱,但是我还是从藏身的巨岩后闪了出去:“我在这里。”

  超梦四奴立即交换了一下眼神,四人同时跪下:“超梦四奴金豹、银豺、铜虎、铁狼见过周大人,从今日起,超梦四奴奉暗黑经纪人之命供大人差遣,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这四个家伙说得倒是好听,估计失落之都完事立即会把我踩在脚下,不过想想,这四个平时只供超梦六杀差遣的A级高手,在短期内将任我ling辱(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变态),不过对于一个平时总被别人踏在脚底的人来说,突然获得了操纵一堆人生死的权利,想不变态般地发泄一下自己多年的积怨都不可能,想着前些时候,冯德手下的死士被我吓得魂飞魄散,心中就暗爽。

  但看到超梦四奴中的神秘黑衣人时,我立即收起了狂想,小心翼翼地扬声道:“四位不必多礼,快请上山来吧!修花姑娘布下的这个“防灵结界”对人类是无碍的。”

  站在山下的超梦四奴又交换了一下眼神,银豺开口道:“暗黑经纪人希望周大人能单独先跟我们走一趟。”

  “不行,现在这种时刻,我们老大不会接受任何单独行动。”一直藏在岩石后的袁茵此时急忙跳了出来,充当我的新闻发言人。

  “暗黑经纪人说,事关重大,请周大人务必跟我们走一趟,否则秋杀大人永无复活之日。”银豺用尖锐的声音道。

  “怎么能这样……”袁茵刚要大声理论,我将手放在她的肩头轻道:“小茵,为了小书,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既然答应天杀的要求,只能无条件听他们的安排了!”

  “他们……”

  “他们目前不会害我的,我毕竟还有利用价值。”我像在安慰袁茵也像在安慰自己。

  “男人婆,干吗这么紧张?他又不是跟我去约会,没有人会抢走他的。”齐琳笑盈盈地从树上一跃而下。

  “谁担心那种东西。”袁茵怒道。

  “人妖姐姐是对自己不自信吗?你应该相信自己的暴……魅力,除非是活腻了,否则是没有人敢跟你抢男人的。”玲玲躲在后方用语言为袁茵“打气”。

  “充满魅力的女人啊!忘掉那个即将抛弃你的男子,我才是你今生唯一的归宿!”不知死活的花火又从袁茵身后紧紧将她抱住。

  当花火的惨叫声已经远远地被我抛在脑后时,我到达超梦四奴要我前往的地方,死幻之森的中最大也是最老的树“幻神之木”前,这棵三十多人才能合抱高度达百米的参天老树,在传说中是死幻之森中的生命之源,也就是说如果这棵老树枯萎的话,整片死幻之森也会随之消亡。

  “现在可以告诉我,带我到这儿的原因了吗?”我抬头仰望这棵遮天蔽日的老树。

  “暗黑经纪人想帮你进入失落之都。”超梦四奴中回我话的仍然是银豺。

  “怎么进?难道这儿有神秘入口。”我眼睛一亮。

  银豺摇了摇头:“暗黑经纪人的意思是完全净化死亡之森的死灵与污秽之气。”

  “难道暗黑经纪人他亲自来了!”我盯着站在四人之间,一直沉默不语的神秘黑衣人。

  “这个……目前这种情况,就算暗黑经纪人亲临也未必能净化死幻之森,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只有你和这位朋友。”银豺轻声道。

  “我?”我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又道:“那他又是什么人?”

  “他就是要和你合作的人,你们两个人中,缺一不可,他之所以肯来死幻之森净化死灵,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银豺的话让我更加迷惑,这瘦瘦小小的神秘黑衣人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认识我了吗?”神秘黑衣人的声音美得惊心动魄。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无数明亮的星散布在黑色的苍穹之上,晚风吹走了披在商岚妍身上的黑布,也吹乱了她的一头青丝和飘飘白衣,她美丽的双眸中带着摄人心魄的忧郁,诱人的唇角掠过一丝浅笑。

  “你……你怎么来了?”我惊讶地看着商岚妍,想不到,她竟会出现在这儿。

  “几句话恐怕说不清楚,我们到树顶上去说话吧。”她指了指头顶。

  “这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的我望向超梦四奴。

  银豺沉声道:“您将商岚妍姑娘带到树顶去,她会告诉你应该做一些什么,别的事你就暂时不用管了,我们超梦四奴会在这里替你们护法,天亮以前,绝不会让任何人接近这棵树直径一千米之内的范围。”

  “这?”我的心突然乱跳了起来,暗黑经纪人要让我和商岚妍做什么?必须二人合作才能净化死灵与污秽之气?怎么个合作法?

  “可以带我上树吗?我不会任何武技的。”商岚妍低下了头,脸似乎有些绯红。

  用什么方式带她上树呢?用背,她的胸部会抵着我的背部,用抱却更容易让彼此误会,虽然心中对她的爱早已经逝去,但对她的身体,本人兴趣却从未退却,过份摩擦将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心中很清楚。

  “你可以背我吗?”商岚妍声音更轻了,在我耳中听来却更有诱惑力。

  思想激烈斗争的我只有依言弯下腰,让满面通红的商岚妍爬了上了我的背,真要命,两团柔软如玉的东西抵在了我的背上,我一咬牙,双手抱起她修长结实的大腿,向树顶飞驰而去。

  这简直就是上天对我的考验,在飞驰颠簸中,我的背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扑在我背上。

  按照我已往的经验,一旦有艳福降临在我身上时,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所以像我这种史上最不幸男主角已经不敢奢望床戏这种东西了,这也太可悲了吧?

  “周宁,我可下来了吗?”商岚妍在我背上轻轻地挣扎着,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幻神之木”之巅,一轮巨大的明月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从这儿可以俯瞰整座死幻之森,因为离地面高达百米的关系,掠过我们身边的风清新怡人。

  将商岚妍放下的我坐在了一根树桠上:“你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商岚妍微笑道:“我是来报答你的。”

  我心中一惊,难道我预想中的事情要发生了,我急忙道:“我也没帮你什么,不用报答的。”

  “难道你不希望死幻之森的死灵和污秽之气得到净化吗?难道你不希望进入失落之都吗?”

  “这个当然是想,但我不希望勉强到你。”

  “一点都不勉强,暗黑经纪人已经对我说得很清楚了,我是自愿的。”

  “那……做那种事,真的可以净化死幻之森吗?”我忐忑不安地道。

  “什么那种事?”商岚妍察觉到我的异样,温柔地笑道:“你误会了,暗黑经纪人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就好了?”

  “什么事?”被看穿心事的我有些窘迫地道。

  “你只要拉着我的手,将你的纯阳之气输入我的体内,时间大概五分钟左右就好了。”商岚妍认真地道。

  “这样就可以了?”此刻的我又不禁有些失落。

  “嗯,暗黑经纪人说了,我的歌声加上你的纯阳之气,所到之处,死灵和污秽之气都将被净化!”

  我的确得承认,第一次听到商岚妍的歌声时,我的灵魂都在随之颤动,她那天籁般的声音中,有一种可以抚平世间一切纷乱的特殊魅力。

  “这样做会有效吗?”

  “有的,暗黑经纪人对我说,你的纯阳之气不但可以强化我的歌声,还能将我的歌声扩散到更远的地方而不飘散。”商岚妍点了点头。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暗黑经纪人说最佳的净化时刻应该是在黎明之前。”商岚妍的神态虽然忧郁如从前,但现在唇角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带上一抹浅笑,她的心度看来有所转变了。

  “噢,那这样的话,我们还得等上一段时间,不过我真想不到,我们还会再见面,我以为这辈子都永远不会再见到你了。”我微笑道。

  “这次是暗黑经纪人派人找到了我,说希望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那真是谢了。”我心中暗叹这个暗黑经纪人真是太厉害了,连我和商岚妍的关系也被他所利用。

  “我都说了,是报答你,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也该到我报答你的时候了。”

  “可是你现在本来应该是在魔宫中好好等待魔王的降生,魔族会放你出来?”

  “是夏怒偷偷送我出来的,他也说了,不希望欠你太多人情。”商岚妍提到夏怒的名字时,神情中多了几分掩不住的甜蜜。

  “那家伙也来了?”

  “他应该就在附近,天亮以后他会来接我的。”

  “你现在的心情似乎跟以前不同了,是因为他吧?”

  “嗯,这段身怀魔胎的时间,魔族长老会为了让我心情保持愉快,让他一直陪着我,等魔王降生以后,我和他就能获得自由了。”商岚妍憧憬地道。

  “是吗?”我并不想说出什么重话打击渴望幸福的商岚妍,虽然我对魔王降生并不乐观,因为各方势力的干涉,魔王胎死腹中的可能性极大。

  “你觉得夏怒这个人怎么样?”这个问题真是不太适合我回答了,站在我的立场是不可能去客观评价一个我曾经喜爱过的女子的情人,再说了我对夏怒可以说绝无好感,但在商岚妍面前说夏怒不好,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我不太了解夏怒。”我挠着头道。

  “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好吗?”商岚妍望着天边的星光柔声道。

  “好。”

  “我娘将我生下来以后就死了,而我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一个人从小就被幽禁在魔宫的最底层,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只有等待着我长大的魔族长老会,我就这样在寂寞中成长,直到我七岁时,有一天,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潜入了最底层,他是除商全长老以及服待我的聋伯之外,我所见到的第三个人。”商岚妍幽幽地道。

  “这小男孩子本事也挺大的,竟然连魔宫的最底层也能进入。”

  “其实我所居住的最底层戒备并不森严,只是长老会有令,擅入者死,所以别的人才不敢接近那个地方,而且他也是魔宫中的孩子,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已经逝去的魔族四长老之一,夏狩月的遗腹子,因为他父亲的功绩和他特殊的身份,长老会也很宠着这个从生下来就没有父亲的孩子,所以他才会越来越顽皮放肆,最后竟不顾禁令闯入了幽禁我的最底层,他后来告诉我,他偷偷潜进去的原因,就是想看一下里面究竟关着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他一定被你这个美丽的怪物吓坏了吧?”我望着笼罩在漫天星光下的商岚妍。

  “当时被吓坏的是我,突然见到陌生人的我被吓得哇哇大哭,恐慌失措的他立即捂住了我的嘴巴,拼命哀求我不要哭,可惜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听不懂他的话。”

  “听不懂他的话?”

  “自我诞生以来,从来没有人教我语言这种东西,而服待我的又是一个又聋又哑的老伯,所以听着那个男孩嘴里吐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声音,我就哭得更厉害了。”

  “那最后的场面不是闹到不可收拾?”

  “没有,那个男孩子很机灵,他给了我一个我当时从未见过的表情,看到他那种表情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温暖。”

  “是什么表情?”

  “对当时我来说,是一种充满魔力的表情,微笑,那个小男孩对着我微笑,我的眼泪竟然就止住了,他见我虽然不哭了,但还是有些惶恐,于是他嘴里就小声地哼出了一段奇怪的声音,那段奇怪的声音虽然含糊不清,但轻快美妙的节奏竟令我开始跟着他用含糊不清的声音一起哼了起来。”

  “他一定是在唱歌吧?”

  “嗯。”商岚妍点了点头:“就算现在对我来说,那首歌也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

  “可以唱来听听吗?”我突然对当年夏怒用来安慰商岚妍的歌曲有了浓厚的兴趣,是什么样的歌引起了两个孩子的共鸣呢?。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耳朵,真奇怪……”

  “哈哈……”我笑了出来。

  “他当时圆睁着双眼拼命微笑的表情,他当时笨拙而稚气的歌声,他当时一只手按着我的嘴,另一只手放在头上装老虎逗我开心的动作,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商岚妍眼神中充满了温柔与甜蜜。

  “因为这样就喜欢上了他吗?”

  “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只觉得和他待在一起很开心,特别是他对我微笑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地寂寞了。”记忆中商岚妍的神情大多是寂寞而忧郁的,而夏怒却始终都在微笑,看来夏怒为了安抚商岚妍,已经把微笑当成了自己唯一的表情。

  “后来呢?”

  “后来他几乎每天都跑到幽禁我地方陪我玩,教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让我学会了很多儿歌,告诉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魔族的长老会没有禁止他的行动?”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魔族长老会其实一直都很担心我的精神状态,闯入禁地的夏怒可以说是挽救了精神面临崩溃的我,察觉到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魔族长老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真到我九岁,他十岁那年,他偷偷地告诉我,准备带我逃离魔宫,到外面光明的世界去生活。”

  “那时的他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与使命?”

  “不错,不过他当时并没有和我多说,只是说要带我离开这个没有阳光的世界,到外面美丽的世界去,然后和我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与公主一样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那时的你认为你们能逃出去吗?”

  “那时我根本就不认为我们两个孩子能逃离魔宫,但是他拼命地微笑着鼓励我,说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无论如何他都要带我离开那个世界,他说,人的心中必须有希望,才可能得到幸福的;我虽然心中有希望,但却不敢奢望幸福会轻易降临,当时我在心里暗暗许愿,那次逃亡就当作我和夏怒未来的预演好了,我要和他一起看到阳光,就算只看到一眼阳光后再被抓回去也好,只要见到了阳光,我和他的未来就一定会有希望。”

  “后来呢?”

  “后来,我们费尽周折,竟然奇迹般地从魔宫最底层逃到了地面,我第一次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商岚妍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反而忧伤地道。

  “既然成功了,那就代表你们的明天应该会有希望。”

  “没有希望……”商岚妍痛苦地摇着头:“当我们逃出魔宫时,天已经黑了,我们看不到阳光。夏怒看见我突然哭了,就问我为什么要哭?我啜泣着告诉了他,我在心中许下的愿望,微笑着他的二话没说,就抓起我的手向太阳将会升起的方向奔去,但一直被幽禁着的我很快就跑不动了,年幼的他咬着牙背着我,踉踉跄跄地在黑色的森林中拼命奔跑。”

  看着商岚妍的神情,我已经隐隐约约地知道当年他们大逃亡的结局。

  “他的膝盖破了,双手也沾满了血,我们不知道在森林里跌倒了多少次,他却始终在微笑,最后他知道自己实在是跑不远了,于是他就带着我爬上了一棵大树,和我在树上相互偎依着等待黎明的到来,结局和你所设想的一样,在黎明前,我们被抓回了魔宫,回到魔宫的那一刻,我清楚地知道了,如果不是魔宫放手,我们永远也不可能逃离魔族的控制,于是为了彼此而活的我们有了下一个约定,那就是魔王降生后,获得属于我们的幸福。”

  此时此刻的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只有在心中希望他们能得到幸福吧!

  不知过了多久,商岚妍终于打破了我们彼此之间的沉默。

  “天马上就要亮了,拉住我的手好吗?”商岚妍将柔若无骨的右手递给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