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7148 2003.04.26 13:36

    

  “老公你真是天才,还是被你识破了。”这小狐狸精以为拍我马屁就能把这事摆平吗?

  “你才是真正的天才,我的一切还不是在您老人家的掌握之中。”我哼了一声。

  “不要这样说吗?来说说你是怎么发现让你闯入[沉鱼池]是我故意而为之的。”齐琳嗖的一下竟从小小的天窗中钻进了洗澡间!

  我本来想退一步,但由于这洗澡间本来就非常的狭小,而且是为一人而设的,她钻进来以后我无路可退,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了一起。

  我红着脸道:“喂,你经常在男人洗澡的时候从窗子闯进去吗?”

  “行了、行了我虽然对你的人有兴趣但现在不是时候,老公你这个傻瓜要知道我一直趴在窗户外面多危险啊!快回答我的问题!再说了我哪有能力挑起[超梦]和[弃者帮]发生冲突,也没有可能控制你们几个自不量力的傻瓜去跟踪人家!”

  我无奈的唉了一口气:“前面的事当然是你所不能控制的偶然,但后来你却灵机一动,加以利用,这就是你的聪明之处,我在回想你和[弃者帮]松堂主激斗时发现的问题!”

  “说来听听!”她不置可否的道。

  “我发现以你的武功当时那十个黑衣人加上松堂主,根本就挡不了你几下,如果你存心一开始就下狠手的话。”

  “这点我不否认!”

  “但从你出现到让我们逃走,我发现时间的节奏是你一直都在控制之中,你如果一出现就出手我们早就可以逃了,而你却非要等到[弃者帮]其他几位堂主快到时,才让我们走。”我压低嗓子道。

  齐琳笑而不语。

  “更绝的是你硬要我带上那个莫名其妙的红衣少年,让[弃者帮]对我们穷追不舍,逼得我为了活命一定要进入你仇家陈鱼的[沉鱼池]。”

  “虽然我是有一些小小的设计,但我也是在赌博,用你的聪明才智在作赌,老公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她在说着话时竟然一下子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的脸立即涨得绯红:“你是用我的命去赌,臭丫头,快放开我,我可不想和你这样的狐狸精有什么关系!”其实我说的也算是真心话,我对她的人不但绝无好感,而且有些讨厌,我不喜欢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是我是个容易被引诱的人,抗拒不了别人的身体诱惑!

  她马上放开了我,一本正色道:“刚才的拥抱是对你的奖励,你可知道我现在为何要冒死趁晚练功这一个小时闯进[沉鱼池]吗?”

  “冒死,说得多好听,如果一切不在你的算计之中,你敢进来吗?说说你想求我帮你什么?”我不屑的道。

  “算了在老公这样的天才面前,我就不绕弯子了,你替我向陈鱼求一颗[碧海青天丹]。”这时她竟装出了一付可怜的表情。

  “这东西陈鱼应该是不会随便给人的吧?”我冷笑道。

  “我就是因为三年前擅自潜入陈鱼的丹房偷[碧海青天丹]而和她反目的。”

  “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问她给?”

  “我虽然嘴巴很甜,当时她也很喜欢我,但因为某种原因,她已经发下誓绝对不会医治或给药给我们家的人的。”齐琳摇头。

  “所以你就用偷的,然后被别人逮住了,那个[碧海青天丹]是解药?你家的人中了毒?”我问道。

  “才不是,如果我家人中了毒需要[碧海青天丹]来解的话,她一定谁都不会给,反正这[碧海青天丹]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弄到手,我会报答你的。”齐琳咬着牙道。

  “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家人?”我突然笑了。

  “这样吧!你先帮我向陈鱼搞到[碧海青天丹],我送你一套练气的心法,我发现的武技虽然不错,但几乎没有内劲!”她轻声道。

  “小狐狸精,别想用那种东西来打动我,你设计让我进来,弄得我惹上了[弃者帮]和[超梦]这两个恐怖的杀手组,现在你又想让我帮你弄药,没门!”

  “老公,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你不答应我,我可又要抱你了。”她故意红着脸嗔道。

  就在这时走廊上突然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

  齐琳的脸刷的一下子变白了,身体轻轻的发着颤,贴着我的耳朵道:“完蛋了,晚提前出关!”

  我冷笑不语。

  那轻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果然是在洗澡间的木门前停了下来。

  齐琳紧紧的依着我:“救我!”

  齐琳显然是曾经领教过晚的厉害,其实晚未必能发现她。

  “周小哥!你在里面吗?”她轻轻的敲了敲木门。

  “有什么事吗?”我强自镇定,如果发现齐琳我一定又会被她连累。

  “我发现了潜入者的踪迹,如果我算得没错的话,潜入者现在可能就在这幢楼内,可是我找了遍了这幢楼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她疑惑的道。

  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对了,现在潜入者就在我屁股后面紧紧的靠着我。

  “哪有可能,[沉鱼池]全是毒物,是能随随便便就被别人潜入的地方吗?姐姐你一定是太累了,感觉出错了吧!”

  她又道:“绝计没有错,而且我估计这次的潜入者一定是这里的熟客,因为很多机关都被他巧妙的避过,而且他还趁着我每天入关的这个时候进来,但是他想不到,我已经在一年半前缩短了练功的时间。”

  “那就是你家小姐交友不慎了,唉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别随随便便就对人交心,什么都得防着点。”我语重心长。

  “潜入者的事情我已经禀报了我家小姐,她分析可能是齐琳!”晚的话一出,齐琳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这死丫头的手劲还不小。

  “真的吗?如果齐琳那贱人撞在我的手里,我一定叫她好看,现在她想害我害不死,我就一定要报这个仇。”我气愤填赝。

  “这你不必操心,在[沉鱼池]内,我一定有办法毒得她救生不得救死不能,就算不杀死她,我也要她终生遭受折磨。”晚儿的话让齐琳轻轻的抖了起来。

  “那晚姐姐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我关心的道。

  “准备让你打开洗澡间让我看一下,因为这里是这幢楼我唯一没有找过的地方!”她终于说出了重点。

  “可是我正在洗澡呢!”我为难的道。

  “没关系,你先停一下,我查过以后你再洗,说句实话,对我们来说你也是陌生人,我家小姐对我说了也怕你和齐琳内外勾结!”这晚倒是个直性子,看来陈鱼这个大美人脑子还是想得蛮周到的嘛!

  我灵机一动:“我可不可以问晚姐姐一个私人的问题?”

  “什么?”

  “晚姐姐今年多大,有没有过男朋友?”

  “问这些不相干什么?我比你长一两岁就是了,天天跟在小姐身边哪来的男朋友?快开门!”

  我脸上不禁浮过一丝邪笑:“马上来了!”我轻轻的把洗澡巾和衣裳全都递给齐琳,贴着她的耳朵道:“送给你了,我准备施展美男计,你趁机开溜!”

  她也贴着我道:“内功心法就在我给你的水晶牌上,用火一烧就行了!”

  “晚姐姐,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是个喜欢裸洗的男人,没带任何布巾之类的东西,现在我出来了!”我将洗澡间的门推开一条缝,将一条光溜溜的腿伸了出去。

  “你干什么?”晚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安。

  “咚咚咚……我出了!裸体帅哥秀!”我慢慢的把门越开越大,上半身和一条腿都挤了出去。

  晚红着脸道:“遮住,快遮住!”

  “请看重点……”说话之间,我整个人已经跳了出去。

  晚尖叫一声掩住了双眼:“你……你快走开!”

  我享受着阳光,轻笑道:“我虽然是光着身子来这的,可是我不喜欢当着女孩子的面光着身子走来走去。”

  晚一咬牙,一腿将我踢翻在地,冲进了洗澡间。

  只一下又恼勿勿的跑了出来,看来我没有白牺牲色相,我展开裸男秀为她拖延时间让她取得了逃走的机会,她安全了,我也安全了。

  我笑嘻嘻的道:“晚姐姐想看我洗澡尽快开口就是了,何必找这种籍口呢?”

  “小混蛋!”晚掩面疾奔而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齐琳这个死丫头,自从她出现以来,我没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那[碧海青天丹]如果能拿到手,到时再看我怎么玩她,嘿嘿……

  由于光着屁股,我蹑手蹑脚的向房间走了回去,不能被袁茵这小妮子发现,如果被她看到我现在这付模样就丑大了!

  要命的是要回我的房间还得先经过她的房间门前,但愿她还在睡觉,掩着重点的我悄无声息的向目标前进,自己想想自己的模样也是够滑稽可笑的。

  临近她房边,竟然听到了人声,死小茵,大白天的干吗不睡觉?

  她的房门大开着,我不禁暗暗中叫苦,只有弓着身子蹲在她的窗下。

  “小北,昨天晚上你表现得很勇敢!”袁茵似乎在嘉奖南宫北。

  “哪有,小茵姐你知道我胆小就别取笑我了!”南宫北还算有自知之明。

  “没有了,昨天晚上在桃林时,[弃者帮]的那个冯德曾说把你和老大杀了留我问那个根本就没有的秘密时,我说应该留老大,因为秘密只有老大一个人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当时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了老大我把你也牺牲了!但是我却发现已经吓得要命的你竟然还点头附和我?”

  南宫北傻笑道:“这很正常啊!虽然我怕死,但如果我和老大一起面对不能逃避必需死一个人的死亡时,我一定会选择让老大活下去的。”

  我不禁心头一动,袁茵替我问出了我的问题:“为什么?”

  “因为老大是英雄啊!老大一直从小到大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比起老大这种以后能创出自己一片天的英雄,我这种没有出息的小人物死了也不会影响到谁!难道小茵姐你不是这样想的吗?肯定是吧!不然你也不会愿意牺牲自己!”南宫北的话让袁茵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过了良久小茵才道:“是……吧!”

  我鼻子一酸,也不知该想些什么了!一直懦弱的南宫北竟会有这种想法,我这个老大真该羞愧的……

  “咦!这里怎么有个光着身子的人?”我们的房间中走出了那个昏睡的红衣少年,这王八蛋醒的可真是时候。

  南宫北和袁茵立即冲了出来。

  袁茵惊叫道:“老大你这个变态露体狂!”

  “老大,我看错你了!”南宫北火上加油!红衣少年不知所措,场面一片混乱!

  &^%@#%$^&*(())(*&^%

  披着床单,坐在我的床上,啃着晚先前送来给我们吃的面包:“说吧!祸根子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开始了审判红衣少年之旅!

  这红衣少年个子与我差不多,年纪好象大概二十来岁,也是一头黑发,长相非常平庸,一双眼睛却相当有神,他皱着眉头道:“什么祸根子?”

  “我们被你害惨了你不装?”我气势汹汹。

  “老大我们是被你害惨的。”南宫北与袁茵齐声道。

  “老大在审犯人,麻烦你们有点专业精神配合一下好不好?”我气道。

  “这样吧!你们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和我到一起来的?”红衣少年迷惑的道。

  小王八蛋还想反客为主,袁茵马上接道:“是这样的……”这小妮子现在和我对着干了。

  “老大醒一醒,小茵姐讲完了!”南宫北把快要睡着了的我摇醒。

  我搓着眼睛:“现在到我问了?喂祸根子你叫什么名字?”

  红衣少年仍是摇头:“我忘记了!”我们三个主审面面相觑。

  红衣少年皱着眉头,很艰难的道:“很奇怪?好象我什么都知道,就是关于自己的一切都忘记了!”

  “小朋友不要在我们面前装了,要说演戏我们都是科班出身,金鸡百花不说,奥斯卡都拿过好几个!”我冷笑。

  红衣少年茫然的摇头:“关于我自己的一切我真的忘了,不是演戏!”

  “我看你的样子不太象失忆的人?”南宫北谨慎的提问。

  “我当然没有失忆,只是把关于自己的事都忘了,别的天文地理什么的我都还记得!”红衣少年苦恼的道。

  “老大,他好象不是装的。”袁茵动了母性。

  我冷笑一声,心想不管他是装不装,只有和他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我顿了一声;“那请问这位失忆青年,你有什么打算吗?”

  “目前暂无打算,就和刚孵出壳的小鸡一样,看见谁就跟着谁,我先跟着你们吧!”“……”救命啊!这个祸根子还想粘着我们!

  “如果照你们所说这里是[四大美人]中陈鱼的[沉鱼池]到明天天亮以前我们应该是安全的。”他轻声道。

  “别我们我们的,谁和你是一伙的,离我们远点!”我喊了起来。

  他尴尬的笑了笑:“老大,不要这么见外吗?”

  “……”

  他又道:“如果说我是[弃者帮]从[超梦杀手组]手里抢来的人,那可好笑的要紧了。”

  “何止要紧,是要命!”我冷道。

  “老大,有点气量好不好!”袁茵又开始大量贩卖同情心了!

  “不过我估计,其实也不是估计,[弃者帮]和[超梦杀手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弃者帮]是斗不过[超梦杀手组]的。”红衣少年自言自语。

  “这话怎么说?”南宫北好奇的道。

  “你们知不知道[超梦杀手组]与[弃者帮]之间的渊源与典故?”他平静的道,一付见多识广的样子。

  “说来听听!”袁茵也加入了采访红衣少年的阵容。

  “数百年以来,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由天下第一超级杀手组[毁天灭地]独领风骚的,但在十八年前[毁天灭地]二十四名绝顶杀手突然在一夜之间全部失踪。”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老兄扯得太远了吧?”我一面打击一面又是非常想听下去。

  “老大别说话!”袁茵掩住了我的嘴巴,这小妮子为了听故事竟然这样对老大?

  红衣少年又接着说:“[毁天灭地]杀手组一夜之间全体失踪,当时来说简直是震惊世界,这件事一直到现在来说都还是一个迷,但因为这件事却造成了[超梦杀手组]出现的契机!”

  我轻道:“填补空缺?”

  红衣少年笑了笑:“不错,在事情发生两年之后,[毁天灭地]的暗黑经纪人为了填补因为这件事而留下的空缺,就创建了[超梦杀手组]。”

  “你的意思是说,十八年前发生的事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个暗黑经纪人知道?”我眨着眼睛道。

  “大概是吧?不过据说这个世界上除了[超梦六杀]外,没有人见过那个暗黑经纪人的真面目,这个[超梦杀手组]创建的过程很有意思,所以才出现了[弃者帮]与之对立的局面。”

  “快说!”我催道。

  “当时[毁天灭地]个个都是拥有特殊暗杀技的绝世高手,他们正值盛年,根本就还没有考虑过后续的问题,就算是有后续也是尚未成长,还有就是要重新找人训练再组成一个超级杀手组,没有数十年是不可能成功的,于是那个拥有[毁天灭地]的暗黑经纪人为了快速填补空缺就想出了一个办法。”这小子卖关子。

  “什么办法?”这次是三人异口同声。

  “他用尽手段,把当时世界上数十个一流的杀手组织折散,再从这些有名的杀手组织中挑出数十个最强的杀手让他们加入自己的[超级梦幻杀手训练营],经地两年的地狱式改造后,最终活下来的六个人组成[超级梦幻杀手组],而[弃者帮]也就随之出现!”他侃侃而谈,我们几乎都听入神。

  不过我马上笑道:“我知道[弃者帮]是怎么来的了!”

  “老大你少吹了!”

  红衣少年看着我道:“你说说看!”

  “[弃者帮]顾名思义就是被抛弃的人,如果我算得没有错的话就是,那些被折散的杀手组织中,被[超梦六杀]所抛弃的同伴怀着强烈的怨恨,就组成了与[超梦杀手组]誓不两立的对抗杀手组织!”我得意的道。

  “你很有头脑,[弃者帮]出现以后就什么都和[超梦杀手组]对着干,他们共设松、竹、梅、兰、菊、柳六堂还有左右护法与帮主之职。”

  “可是我却发现,[弃者帮]的堂主并不是如何厉害,连这个[四大美人]中的陈鱼和他们说话都很拽?他们如何与[超梦]对抗?”我不解的道。

  “[弃者帮]的堂主比起[超梦]中的人自然不算什么!但他们的左右护法与帮主虽然极少出手,据说都是很厉害的角色,[四大美人]中的任何一下都不是省油的灯,[四大美人]的级别大概和[弃者帮]帮主的战斗水平差不多,其实[弃者帮]能存在到现在,是因为[超梦六杀]除非接到委托否则是不会随便出手杀人的。”

  “那[超梦六杀]与[超梦四奴]又是怎么回事?”南宫北插道。

  “[超梦六杀]自然是[超梦杀手组]的正式成员,春、夏、秋、冬、地、天六位,据说[超梦]的暗黑经纪人是第七位,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而[超梦四奴]只是供[超梦六杀]差遣的奴仆罢了,虽然他们的武技也接近当世一流高手,他们分别是金豹、银豺、铜虎、铁狼,如果按你们说的运送棺材的可能是铜虎!”这小子见识不是一般广。

  “那[超梦]又为什么要把你关在棺材里呢?[弃者帮]为什么又要抢你呢?”我不能再让他卖弄下去了。

  他果然茫然的摇头。

  “你知道怎么样委托[超梦]的方法吗?”袁茵突然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关于[超梦]最新的委托消息就是他们接下了某人委托刺杀[医皇白问心]的任务!”

  “白问心不是陈鱼姑娘的师兄吗?”南宫北挠着头道。

  我心头顿悟,刚才陈鱼看来是求[超梦]的人放他师兄一马!可惜被人拒绝了!结果恼羞成怒,烧了别人的信。

  “有人传言可能是被白问心颁下[绝医令]的人要报复他,所以向[超梦]的暗黑经纪人委托刺杀于他,现在白问心还有半年的时间,在这半年内[超梦六杀]不会对他出手,但无论他躲到哪儿,半年一到[超梦六杀]就算是翻天覆地也会把他找出来杀了!”红衣少年沉声道。

  “你们在说什么说得那么开心?我家小姐今天晚上准备请你们去见她!”晚不知何时已经现了在了门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