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5802 2003.04.26 13:35

    

  觅着那动人心魄的歌声,头脑恍忽的我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那棵叫“扇”的大树前。

  歌声嘎然而止,就在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一般,我也停住了脚步。

  借着星光我看到了坐在树上穿着白袍的少女,我在看她,她也在打量着我。

  我的一颗心突然开始猛烈的跳动了起来,想不到世界上竟还有这种能予人不食人间烟火感觉的女孩子,一双明亮的眼睛胜过了漫天的星光,这样的美女就算是在我梦中也从未出现过,超出了我能想像的完美,雪白而健康的肌肤与柔黑亮泽的长发搭配得那么的完美,白袍虽然宽松,但凹凸有致的美好身形在晚风的吹拂下,仍然能显露无遗。

  她纤白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树枝,本来悬在空中的纤足是在荡着的,一见到我们以后,就停住了,眼神中竟流露出几分俱怕,那纯真的表情不禁让我心痛起来,真是我见犹怜。

  幽暗的晚风中她就如一只听风的精灵,这一幕我想我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到了。

  “老大……你吓坏人家小妹妹了。”背上挨了小茵重重一拳。

  我回过神来,立即飞脚给了南宫北一脚:“小北,不准流口水。”

  “我哪有?老大你看一下自己的身前,都已经有一滩水了!”南宫北无辜的道。

  这树上的白衣少女,看着我们在下面打做一团,显然有些茫然。

  “这是样的……这位姑娘……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到燕都城怎么走?“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被我NG(停)了三遍。

  “燕都城?就在这里。”白衣少女纤指向身后一指,显然她毫无心机,涉世未深的女孩子!

  “老大,你的演技还真是一流啊!赶明儿有结巴的戏,我一定推荐你。”小茵冷嘲热讽。

  “谁说的,我们老大是演色狼专业户!老大不到好莱坞去真是奥斯卡的损失!”南宫北小声补充。

  “说的也是,一般本色演出总是比较容易拿奖。”小茵扬声道。

  我懒得理他们,笑眯眯的看着白衣少女道:“多谢姑娘,这指路之恩,我真不知如何能报……”

  小茵接道:“老大下一句,一定是只能以身相许为报!”

  “小茵!”我加重了语气,她再不识相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不就是指一下路,哪用报什么恩,小哥哥太客气了。”白衣少女动人心魄的声音又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小哥哥!她叫我小哥哥!嗷~~~~~~~~~~~!我内心在嚎叫!

  “天色这么晚了,小妹妹为何一个人在这里?”我用最友善的语气。

  “因为明晚要……对了,我叔叔说了不要跟不认识的陌生人搭话,对不起了。”她歉意的道。

  我洒然一笑:“没关系,这年头,色狼多,是要防着点。”

  “就是嘛,你身边现就有一条。”小茵故作关心的道。

  “什么是色狼?”白衣少女竟然问出了这个让人石破天惊的话题。

  小茵指着我道:“色狼就他这样。”

  “……”我一把将小茵推开:“姑娘别听她胡说,她刚刚失恋以致想折散天下所有情侣,我们一定不能为她所破坏!”

  “你们走吧,等一下我叔叔来了,看到我和陌生人说话是要打我的。”那白衣少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王八蛋,连这样的女人都敢打?

  “老大,人家下逐客令了。”南宫北悻悻的道。

  看着她那哀求的眼神,我的心立时软了,极不情愿的迈动着步子:“那小妹妹,我们有缘再会了。”

  “再会了!”她的声音都可以让我酥了。

  “老大,你的胸口怎么鼓鼓囊囊的?”小茵拉住了一步三回头的我。

  “这……我……见到了小妹妹心潮澎湃……”我支支唔唔的道。

  “行了,老大,快把人家的鞋子交出来吧!像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不太适合你的。”小茵这个时候很有正义感?

  我极不情愿的将白衣少女放在树下那一双散发着幽香的绣花鞋取了出来。

  南宫北一把夺过:“老大,这次不是我说你,你把人家的鞋子偷走了,让人家怎么走路。”

  “姑娘……是人间仙子……自然不用走路的……用飞就行了……”我红着脸强词夺理道,小茵这个仇我们算是结上了。

  那树上的白衣少女听着我的话,终于扑噗一笑,漫天的星光与月色都在那一刻失去了颜色。

  我心中竟觉得,如果她真心的为我微笑一次,就算立时死了也是值的,什么魔族女人统统让到一边,就算用十个魔族女人来换她一个,我都绝不干,一百个,不干,一千人……哪有这种可能?算了不用比了。

  “老大走了!”

  “噢……”我恍恍乎乎的应着,就这样在精神处于半游离状态中进入了燕都城。

  ※※※

  燕都城果然是西域江南城的五大都会之一,满城的灯火几乎要将天顶那一方漆黑的天空染红了。

  燕都城同时也是有名的不夜城,虽然已经到了晚上,人潮还是川流不息。

  城中的夜市更是另我眼花缭乱,多中牛毛的小商小贩,花样繁多的各式商品,流连于夜市的迷途少女。

  大城市就是不同,我们三个乡巴佬不知道为什么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南宫北那一头银发够炫的,竟然有许多无知少女为他尖叫。

  “哇!……他是少年白发……这种病很难治的吧?”

  也有不甘寂寞的深闺怨女妇拦住了一头短发英气勃勃的小茵:“帅哥,包你一个月多少钱?”

  我真的是那么不显眼吗?真不知道这个城里的人的眼睛都长哪儿了,说起来还是齐琳这个小骗子识货。

  在街的尽头找了一间很普通的客栈,天地人三种房,天房一个金币,地房五个银币,人房一个银币。

  跑堂的小二嘴巴很甜:“一看三位象貌堂堂,气度不凡,挥金如土,一定是三间天字号对不对?”

  “你说得非常好,但是我们现在处于卧薪尝胆期间,给我们两间人字房。”掌管财政的小茵说了算。

  小二立即变脸,火山变冰山。

  我叹气道:“小茵啊,你一个女孩子这一路上跟着我们真是受尽了委屈。”

  小茵一在付钱一面笑道:“老大你能了解就好了。”

  “那好,小茵今天晚上你和小北挤一间房的时候可不能有非份之想。

  小茵:“……”

  “老大,看你说的,小茵姐就算侵犯了我,我也不会反抗的。”

  ※※※

  等我们安顿下来已经是夜尽凌晨,喧闹的长街此刻已经变得寂静无声了。

  我自然是和南宫北委屈的挤在了一起,小茵独享一房,这个混蛋利用自己掌握着经济大权,以权谋私。

  疲惫的我刚要合上眼睛,就被正在对着明月思故乡的南宫北给摇醒了。

  “老大你听,有马蹄声!”这个白痴为了这种小事也来吵我。

  “不就是马蹄声吗?有什么稀奇的……别打扰我入梦和今天在城外遇到的那妹妹约会……”我很不耐烦。

  “老大,你要知道燕都城内凌晨以后,是禁止***的,因为是怕干扰市民休息,就……就类似于某个时空的不准汽车鸣笛,在燕都城内凌晨以后***,一但被官府发现罪是很重的。”南宫北轻声的道。

  “行了,这关我们什么事?官府罚款我们又得不到分红,睡吧,你看到处都熄灯了。”我终于合了上眼睛。

  南宫北将灯给熄了,却不安心躺在他的地铺上,仍开着临街的窗让明晃晃的月光如水一般渗满了小小的客房。

  叫我怎么睡?我刚要发怒,靠在窗边的南宫北竖起了一根指头,示意我安静。

  就在这时那急驰的马蹄声也消失了,看着南宫北神秘的模样,我也如做贼一般,蹑手蹑脚的走到了临街的窗口,借着明亮的月光向外看去。

  整个燕都城此刻似乎都已睡去,但借着月光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四周的情景。

  我们住的客栈是处于长街的尽头,趴在窗边的南宫北向下一指,我顿时发现清冷的街上多了四辆黑漆漆的马车。

  令我奇怪的是马背上并没有赶车的车夫。

  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也升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在这时,四辆马车的车门同时弹开,数十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分别从四辆马车中无声无息的鱼贯而出,他们的动作都是非常的敏捷与迅速,而且手上大多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南宫北的眼中此时已经流露出了惧意,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们的房间位于客栈的二楼,如果我们藏得不好的话,还是很容易被这群黑衣人发现的。

  我轻轻借着一阵晚风吹过,放下了窗帘,和南宫北二人隔着窗帘看这群黑衣人到底要干什么?

  当我以为四辆马车中所有的黑衣夜行人已经出尽之时,每一辆马车中又分别跑出来了二个黑衣夜行人,他们的装扮与前面鱼贯而出的夜行人一致无二,但他们手中的东西却是不同,这八个黑衣人一共四组,每一组的两个人手上都抬着一口漆黑的铁木棺材。

  可想而知那铁木棺材是非常沉重的,但在那八个抬着棺材的人手中,感觉就如纸张一般轻飘飘的,就从这点可以看出他们的力量绝不容小觑。

  那一群黑衣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相互间对望了几眼,便呈鸟散,全都无声无息的翻梁上瓦,转眼间就消失在了黑暗当中,就连那八个抬着四口棺材的黑衣人也是轻轻松松的跃上屋檐便消失了。

  那四匹没有人驾驶的马,立即扬踢疾奔,向黑暗中驰去,很快马蹄声也消失了。

  我和南宫北对望了一眼,这一群黑衣人都没有走远,他们就藏在这长街之上,显然是他们又等着伏击什么人?

  那四口棺材又是什么意思?

  我想等下去就可以知道答案了,想不到第一次来到大都会就遇到这种事情,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立即从窗口退开,轻轻的敲击我们的房间与小茵房间之间的木板,将熟睡且火气很大的她唤了过来,等着看戏。

  “有这种事情?不会是你们两个大色狼想把我这纯情少女骗到房中为所欲为吧?”

  睡意褪尽的小茵也很是兴奋,加入了我们的窥窗一族。

  但很快睡意又重新袭了上来,一直没有动静,我们三个的眼皮又开始不争气起来了。

  就在我又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小茵推醒了,她小声的道:“真的有古怪,你看街尾多了两个人。”

  月光已渐渐黯淡,一切的景物都变得朦朦胧胧的。

  长街的尽头果然多了两个人,一个中年的汉子拖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妇人,那汉子用力的拖,那妇人却半躺着不肯移动。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妇人用嘶哑的声音道。

  “听话,家里的两个娃都在等着娘呢?”中年汉子挤出了一丝笑容。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把我骗回家再打我是不是?”

  “不会的,左邻右居都相信我们是恩爱……”

  这一对夫妇虽然是争执,但也不敢大声,显然是怕把自己的丑事传了出去似的。

  就在这时马蹄声又传了出来,一辆马车从黑暗中幽灵一般逸了出来。

  “恩爱?骗谁呀?你这个无能的王八蛋。”

  “你出去偷汉子还有理来着。”

  “我怎么没理了?你自己没用,我不偷汉子你哪来的两个孩子?”

  那中年汉子似乎终于被这句话所激怒,砰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妇人的脸上,妇人顿时鲜血长流。

  大叫一声:“你什么都不会,就会打女人,我跟你拼了!”

  她悲吼着冲了上去,与那中年汉子撕打作了一团。

  那从黑暗中逸出来的马车,顿时被他们阻断了去路。

  说来也怪那大街并不算窄,那一对撕打的夫妇却总是恰到好处的阻住了准备绕过他们的马车。

  那辆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赶车的男子走了下来,由于他背对着我们,我们看不清他的面孔,但却可以看到他高大槐梧的身形。

  “别阻着我的路。”他的声音很浑厚,他一面说着一面两手一分,便将那一对撕打得头破血流的夫妇分开了。

  两道锐利的寒光突然亮起,分别来自那一对打得头破血流的夫妇,他们的出手快到了极点,他们竟是一流的杀手。

  他身后拉车的马也在这个时候,惨嘶着倒在了地上,马车翻了,一付棺材便从车中滑了出来。

  竟是我先前看到与黑衣夜行人手中一致无二的铁木棺材。

  那赶车的男子反应也是快到了极点,在这一对杀手的偷袭之下,立即变招,手一收一展,两掌向前一拍,那一对夫妇哼哼没哼一声,就在他的掌风中化作了一堆白骨血肉。

  我的心也是一顿,这人的武技已经高到了匪意所思的地步,他这两掌没有任何取巧之势,凭的全是掌中的力道,两掌就把这一对一流的杀手打了个稀巴烂。

  那两个杀手也没有白死,在化作血肉的瞬间立即砰的一下炸了开来化作两团白雾罩住了赶车的男子。

  藏在长街各处的黑衣夜行人立即鱼灌而出,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兵器向雾中的赶车男子扑去。

  却有两个黑衣人用极快的速度抬起了马车上滑出来的那口棺材,而先前抬着四口与这棺材一模一样的八个黑衣人现在也抬着棺材一同落在了大街上。

  我顿时恍然大悟,他们的目标是赶车男子的这口棺材,他们提前准备了四口一模一样的,只是为了迷惑赶车的男子。

  赶车的男子从雾中飞驰出来之时,愣住了不是为那数十个扑向他的黑衣人,而是因为本来的一口棺材变成了五口。

  那扑向他的黑衣人们,就如羊入虎口一般,只要被他掌风扫到,便难逃稀巴烂的肉泥命运。

  但抬着五口棺材的十个黑衣人,就趁着那群送死羔羊的一阻之下,纷纷抬着棺材跃了上了屋顶,分别向五个不同的方向逃去。

  转眼间,那群送死的黑衣人光荣的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全身是血的赶车男子扫了一眼四处飞奔的五口棺材,叹了一口气,猛一跺脚便向一个方向追去了。

  这一切的发生只是一瞬间的事,但长街上却已经变得灯火通明起来了。

  很遗憾,那赶车的汉子选错了棺材。

  他带着的棺材正被两个黑衣人抬着与他背道而驰。

  我轻声对小茵道:“我们开始追踪吧!”

  在那五口棺材四散之时,我已经让小茵在那口赶车人带来的棺材上做了魔法标记。

  “老大你不要命了?”南宫北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

  “这一群黑衣人处心机虑的要弄到这口棺材,一定藏着什么大秘密!”我一面说着一面背上了重剑。

  “老大,那我们就开始了!”小茵非常配合。

  “老大,我可不可以不去?”

  “绝对不行!”

  (第十二章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