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争夺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6652 2003.04.26 13:33

    

  “怎么回这样,按照我的设计,你应该是被困在这月影行宫中直至死去的。”齐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是吗?”夏怒拔出炎剑冷笑。

  “不错,我故意将水晶鱼留在宫外,就是为了让你进来,因为我本打算时差二十四小时之后我再携蓝星圣晶出宫,那时你刚刚借助魔法阵进入魔宫,我将蓝星圣晶带走,这月影行宫中的魔法阵便因失去魔能源供给而无法运作,你就只能呆在这暗无天日之处过一辈子了。”齐琳蹙着眉道。

  夏怒面色一动:“好歹毒的贱人。”

  “我们虽然被升龙梯一阻,但你应该也是同样要受阻一次的,此刻我本来估计你还是在升龙梯旁等待……”

  “但想不到我却下来了?”夏怒笑了。

  齐琳点了点头。

  “告诉你吧,我是沿着绝壁爬下来的,我可不像你们那么娇气!将蓝星圣晶给我。”夏怒将手中炎剑一挥直指齐琳。

  “你这是什么态度?现在蓝星圣晶在我手中,逼急了我,你不怕我毁了它?”齐琳嗔道。

  “以你的力量就想毁掉蓝星圣晶,请便!”夏怒不屑的笑了。

  “我打不破它,难道不知道用别的方法,将它扔下这殿外的万丈无底绝崖之中,我看你还怎么找!”齐琳说话的同时,夏怒不自觉的移动身形,封住了出宫的路。

  “大家争执不下,不如我出个主意如何?”身为主角的我受够了一直当配角闷气,我不能再沉默了。

  夏怒没有出声,只虎视眈眈的望着齐琳怀中的蓝星圣晶,齐琳则望着我道:“老公你说来听听!”

  “不如这样吧!我们这一共五人,我们就把这蓝星圣晶中的魔能一分作五,大家平均的将这蓝星圣晶其中的魔能吸收掉算了,也样不但公平而且还可以免伤和气。”我慎重的道。

  “老公真是天才,这种绝妙的主意也只有你才想得出。”齐琳作出非常兴奋的样子。

  袁茵怒气值暴满:“老大,你这个白痴,别听那狐狸精乱说,你以为凭我们的能力可以吸收蓝星圣晶本魔能源吗?你拿什么吸?用嘴吸?这种事情就算在飓飚帝国,也只有十二贤者才能做得到!”

  “各位商量出个结果没有?我都快睡着了。”夏怒不耐烦的道。

  “没事你先小睡片刻吧,我们商量好再叫你。”我微笑道。

  夏怒:“……”

  出人意料事发生了,齐琳竟将蓝星圣晶递给了袁茵?并附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袁茵竟也非常合作的接过蓝星圣晶点了点头。

  “好吧!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收拾了这个魔族的妖孽吧!”齐琳一声轻笑整个人挟着一道晶莹的剑光投向了夏怒。

  袁茵在我耳边轻道:“老大,我们走!”

  齐琳占着那把克制夏怒的寒魄水晶剑拼命的抢占先机,但虽然速度上快过了夏怒,但力量却与夏怒相差太悬殊了,疾舞的剑光中二人的胜负其实我们早就料到了。

  袁茵退了几步,突然眉头一动,计上心来的模样,口中开始咏唱魔法:“天赐炎力……华射……”

  这是她最简单的火魔法口诀,她口诀刚出口,整个宫殿突然完全的暗了下来,除了她怀中那块蓝星圣晶,她平伸而出的右掌光华一闪,她身前顿时变成了一片炎浪袭人的红色火海。

  在她身后的我和南宫北被惊呆了,袁茵自己则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手中的蓝星圣晶脱手而飞,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那失去了魔力支援的魔火之海顿时消失了,因为这宫中全是石头,所以才没有余火烧起来,而夏怒与齐琳模样则非常狼狈的对立着。

  “男人婆你怎么不按我说的做……”齐琳咬着牙道。

  “她自不量力,连一流的魔法师也不敢轻易承受这蓝星圣晶的驾驭后作力,她死定了!”夏怒冷笑声中,我和南宫北扑向了袁茵。

  “老大……我……没事!”袁茵竟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并将蓝星圣晶拾在了手中。

  齐琳与夏怒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袁茵。

  “小茵不要乱动,内脏会破的。”我急忙扶住了她。

  袁茵皱起了眉头:“老大,我真的没事,狐狸精我这次不会玩火了。”

  齐琳与夏怒缠斗中手中的寒魄水晶剑好几次都险些被夏怒磕飞,百忙之中她还道:“废话少说。”

  她究竟要袁茵干什么?

  “老大小北跟我来!”她将我和南宫北带到了大殿的右角落。

  “小茵姐你要干什么?”南宫北道。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个出宫的魔法阵,齐琳已交给我启动魔法阵口诀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袁茵笑道。

  我的心却沉了下去:“是借用这蓝星圣晶吗?”

  袁茵点了点头:“是的。”

  “不行,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出去。”我摇了摇头。

  南宫北道:“为什么?”

  袁茵却低下了头:“放心吧,我没事的。”

  “齐琳这个贱人在利用你,她明明知道驭驾这蓝星圣晶你的身体会无法承受的,她想利用你的死来送她和蓝星圣晶出去,幸亏你刚才试了一下,我不让你启动这个魔法阵,这样你会死的。”我抓住了她的手。

  “大不了就是再吐一口鲜血,刚才我不是没事!我不是让她出去,是我们一定得出去。”袁茵毅然道。

  “还是不行。”我摇头道。

  “已经晚了!我刚才在心中默念口诀,开始了!”血缓缓的从袁茵鼻子中流出,她抱着蓝星圣晶软软的向我倒来。

  我忙抱住了她,此时我们处之地,一个圆形的圈子内不断的从地底冒了蓝光,魔法阵启动!

  齐琳大叫一声:“老公我来了!”

  人影一闪她便要抢进这蓝光魔法阵中,我用力飞起一脚:“给我滚出去!”

  我却只觉脚踝一紧被人握住了,天旋地转中眼前突的一黑,我们又回到了满山青翠的翠竹山中,天空的阳光陌生而耀眼。

  这时我才发现紧紧抓住我脚踝的人是夏怒。

  夏怒微微一笑:“谢谢你的脚,不然我就要被困死在月影行宫了!”

  说话之间他将手一抖,抱着袁茵的我一起被到他抛到了空中,他轻轻的将剑一举,我知道他在等着我落下时一剑两断。

  我左手抱紧袁茵,右手拔出负在背上的重剑,借着下落之势先发制人一剑向他斩落。

  他微微一笑,一剑上撩,与我双剑相交,当然以他的功力,本来我是会被他连人及剑断的,但是我却并不惧怕。

  我的重剑与他的炎剑一触,一道蓝色的电流立即从我的剑中窜上了他的剑身,之后,蓝色的电流布满了他会身,浑身冒烟的他一声惊呼退了开来。

  这就是我让袁茵在我剑中做魔法手脚的关系,袁茵在我的剑中藏了一个电流魔法方程式,除了我被施过免疫魔法的的身体外,任何物体只要一触及剑身就会引发电流魔法方程式,当然袁茵的魔修能力还不是太强,如果强的会就不会是只电退夏怒而是将他电死。

  抱着袁茵的我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夏怒一剑刺来,袁茵竟睁开了眼睛将蓝星圣晶向上一抛,她想将夏怒引开,这时齐琳也持剑袭向夏怒,想阻止他拿到蓝星圣晶。

  夏怒眉头一动,脱手将炎剑射向齐琳,齐琳身形一偏躲过炎剑,趁这个机会,夏怒已经右手一揽将蓝星圣晶揽在了手中,齐琳持剑斩向他的右臂。

  夏怒一声冷笑,用脚一勾再躺在地上的我踢了起来,我横空弹到了齐琳与夏怒之间,原来夏怒竟想用我来挡齐琳一剑。

  齐琳急忙一改剑势从我的身体下方剑光毒蛇一般钻向了夏怒,夏怒右手一低将蓝星圣晶向下一送,齐琳的剑刺在了蓝星圣晶之上,身体浮空的我同时却被夏怒左手一紧抓住了我的手腕。

  “把蓝星圣晶给我!”齐琳狠命的出剑如风,而我和蓝星圣晶则变成了夏怒手中挥舞的挡剑牌,与此同时他的炎力还不住的输入我的体内,我一身的血都热了起来。

  人越来越难受,渐渐要丧失知觉了,我却听到夏怒冷冷的声音:“我要用魔炎将你烧化了!”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慢慢的我感觉自己象是片做了一片在剑风中飘舞的枯叶。

  终于鼓起勇气搀了漫天剑花冲上来的南宫北只一瞬间又被踢了出去。

  “不要,放开我们老大!”袁茵和南宫北语气中带着哭腔。

  恍恍乎乎之间,只觉得夏怒的左手仍象铁钳一般牢牢铗住我的右腕,热气源源不断的钻入我快要崩溃的身体之中,右手却用蓝星圣晶不停的抵挡着齐琳上窜下跳的挥出的剑风。

  “狐……齐姑娘,求求你,别打了,我们老大会死的。”袁茵带着哭腔的哀求之声传入我的耳中时已经非常的微弱了。

  我明白由于身体无法承受夏怒的魔炎,我将会马上失去知觉。

  “男人婆,你懂什么?老公虽然很重要……但如让他拿到了蓝星圣晶,他们魔族的大计就会成功,凭着这件事就可以扭转魔族现在的劣势,使这个世界重新控制在他们手……”齐琳的声音听来是那么尖锐!

  我失去了知觉!

  黑暗,无尽的黑暗覆盖了我的世界,不知过了多久光才出现了,我却发现光竟来自我的身上,奇热无比的我竟然开始燃烧起来了,妖异的火焰在慢慢的吞噬着我的身体。

  “啊……!”我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惨叫,眼睛就睁开了,整个世界都是红彤彤的。

  原来是满天的残霞如血,而我正躺在南宫北的怀中,我们仍然还在翠竹山。

  “老大,你终于醒了,我们都快急死了!”南宫北兴奋的道。

  “不就是一天嘛,老大幸亏你醒得及时,我们刚想把你当死人埋了!”憔悴的袁茵对我微笑道。

  “我是怎么获救的?”我扬声道。

  小茵和南宫北脸上却是同一个表情,迷惑?

  我笑了:“别跟我说你们这两个当事人不知道!”

  “我们真的不知道。”两人异口同声的道。

  大头,我气道:“你们是猪还是瞎子?”

  “看我们自然是看到了,但我们却搞不清楚状况。”小茵缓缓的摇着。

  “那你们就把当时的情形说一遍就行了!”我没好气的道。

  “你昏过去了以后,那夏怒却突然皱起了眉头,显然是想到了什么,猛的将你甩开。”南宫北挠着头。

  小茵接道:“然后那狐狸精齐琳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对夏怒说什么?好象是……你终于也发现了,舍不得杀了?”

  听得我满头雾水,我不解的道:“然后呢?”

  “然后,那夏怒说,原来是这样的,真是难得呀!说完以后他就抱着蓝星圣晶冲了出去,齐琳则紧追着他一起消失了。”南宫北又道。

  我怒道:“我晕了,什么跟什么?”

  “老大,所以我们也搞不懂,反正这就是当时的情形!”小茵笑道。

  我开始慢慢的在心中理头绪,夏怒本来要杀我,却发现了我有什么秘密?就突然撤手了?而齐琳则是早就知道的?

  难道还真有什么秘密藏在我身上不成?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脑袋是一堆浆糊。

  我们三人又在这翠竹山中野人般的休养了三天,当然我是主休!我们才又踏上了前往西域江南国三大都城之一的燕都城之路,我也背上了那把重剑,我要自己的身体对这把剑的力量慢慢接受。

  燕都城是西域江南国的五大都会之一,我们这些乡巴老,既然到了西域江南国,自然要去见识见识了,在那人流量奇大的地方,说不定可以遇见什么剑道高手,让我踏上超级剑客之路。

  我心中已经有了目标,就是找夏怒算账,当然现在这种状况与水平还是躲着他为妙,当我剑成之时,他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还有那块蓝星圣晶,到底魔族要用来干什么?我想我得弄清楚,毕竟我也是这夺晶之战的当事人之一。

  不过总算有一件让我高兴的事,就是我怀中那张幸存的破纸片,是传说中《魔兵战场实用剑技》,可惜只有一页!

  当年魔族剑兵的晓勇善战,是天下有名的,他们的剑术皆为魔王哈特雷斯为在战场上的激战量身定做的,里面的招术听说虽然简单却是非常的实用,狠辣!

  在三千年前的人魔大战中,传说往往要两到三个剑客才能应付一个魔族的剑兵,不然以魔族的人口数量,他们的魔兵不是那么厉害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将战火烧到了全世界。

  我还觉得以我这么高的武学天赋,学《魔兵战场实用剑技》,应该能将这本书中所载的剑技发挥到极致,魔王哈特雷斯本来也可以含笑九泉了,但却只有那么一页?

  不过还好,这一页破纸上记载了三式剑招,虽然很少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再说了这可是三千年前魔剑兵在战场上克敌制胜的绝技。

  我整理了一下,然后自己帮这三招取了三个好听的名字。

  第一招人翻马仰,这一招主要是对付骑兵的剑技,凭着超快的速度与强劲的力道从巧妙的角度自下而上挥剑,力求连马带人一并斩成四段。

  第二招飞天落炮,这一招是突袭之用,视对手高度跃起,借助地面的引力与剑下落的势道形成重斩。

  第三招八面威风,这一招则是突围之用,以身体为圆心突然挥剑疾转,突然之间形成的剑圈往往能给近身围攻你的人意想不到的伤害。

  这些招术虽然简单,在战场上却是非常的实用,而且用文字讲诉这些剑招的人采用了深入浅了的笔法,令人一看就缓然大悟茅塞顿开,果然是魔王哈特雷斯的手笔。

  简单招式的神奇与强势之处在哈特雷斯妙笔之下清晰的展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这个魔王真是个奇才,如果这本书没有被袁茵这个混蛋弄残的话,我……

  如果魔王能亲自指点我剑术的话,我敢相信自己成为一流剑客只是朝夕之间的事情,我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而这些招式,只有重剑才能发挥出这三招的威力,不过我恰好就有一把重剑,真是天助我也?

  在前往燕都城的路上我不断的修习这三式剑招,我越是练下去也是发现魔王哈特雷斯真是个奇才,他所创造的这种简单的剑招,威力大得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这剑势走的虽是威猛霸道之路,但在这威猛与霸道之间竟然还蕴藏着小小的窍门,当然取巧是不可能的,但却可以利用这些窃门将自己有限的速度和出剑的力度提升不少,而且我发现这剑招在很大程度上竟然是借着重剑本身的重量,转化为强大的攻击力。

  通过不停的重复练习,我慢慢的感受到从手握剑的方式,以及出力的法子,手腕抖动的弧度,都可以对剑招有着很大的影响,都可以加强剑招的威力。

  我原来也请教过一些我们飓飚帝国的武师,现在才发现,他们与魔王哈特雷思的用剑思路是截然不同的,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剑招,但随着慢慢熟悉,慢慢熟练,越是感到神奇与实用,我相信借着这个基础,对我以后的学剑之路会有很大帮助。

  我虽然是不断的重复这三招,在每一次重复中我似乎都能发现某些新的东西,我的确是一个天生学剑的美玉,只可惜一直没有遇到名师雕琢罢。

  现在,在三千年死去的魔王竟然成了我的引路人,我现在在心中更坚定了要找一个名师学剑的决定,真的如果能找到一个象魔王哈特雷斯这样的人指点,我相信绝对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如果能成为西门断天的弟子,我想得太美了吧?

  西域江南国的最强战士西门断天据说是从来不收徒的,因为他说自己出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杀人,不可能出剑去教别人的。

  由于错误的估计,我们赶到燕都城边时已经是满天的星星眨着眼睛了。

  路上连行人都已经看不到一个影子,二月春风似剪刀,越近晚上风就越凉,大家都怕冷不防被剪那么一下。

  我早就听说,燕都城外有一棵叫“扇”的参天大树了,果然城门前就有一棵如扇子一般的参天古树,这此就如一个黑黑的屏障。

  “老大,那树上面挂着一块白布,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人拖着疲惫的身驱向那棵树走去,目标是城门。

  “……可能是当地的风俗习惯吧?家里面死了人就在这扇树上面挂一块白布!“我挠着头乱说一气。

  “老大好厉害!”南宫北这小子拍马屁有了长足进步。

  就在这个时候白布却唱起了歌来,一个女子美得动人心魄的声音混在晚风当中传了过来。

  “老大,是个女人!”小茵的声音我已经听不进耳了,耳中只有那参天大树上白布的美得令人心碎的声音,单凭声音我就可以判断她一定是个美女。

  她动人的歌声似乎唱得满天星光也要坠了下来一般,我竟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辈子能听到她的歌声就算马上死去也是值了?

  轻盈的风把远处的白布悠悠扬起,美得无法形容的歌声幽幽的混在被打湿了的空气中,令人心醉。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生活是否要珍惜!”

  “也许遇见某一人。”

  “过着平凡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