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有缘人试验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8097 2003.04.26 13:40

    

  看着那瓜子脸黑衣少女不断的在[****邪阵]中来去自如,我开始了盘算这里面的玄机。

  很明显,她的战斗能力根本就不可能达到A级,然而她现在出入[****邪阵]一定是借助了什么力量?

  而且她的背后又是什么样的人在操纵着?

  “我想各位都已经非常清楚了,愿意参加有缘人测试的朋友请跟我们来了!”圆脸少女说完话后转身就走。

  人流也就随着她们离去了。

  冯德扬了扬眉毛:“我们去看一下这两个贱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想答应,袁茵却突然抢先开口:“我再警告你一次,别开口我们,闭口我们的,我们和你不是同伴。”

  大家都看着袁茵。

  袁茵厉声道:“象你这种随手就把数十条人命葬送的混蛋,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们的同伴。”

  所有的人目光都转向了冯德,他苦笑道:“小茵姑娘你误会了,我刚才出手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不过你既然信不过再下,那我就先行一步了,等有什么消息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诸位。”

  他将手一拱,长身而起,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不过我倒是非常的无所谓,因为这个冯德总让我觉得他的身上在散发一种危险的气息,而且和这个处处功于心计的狐狸在一起,不知道要费多少心思去提防他。

  想起他在[沉鱼居]那一幕精彩演出,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要找到那两个什么[真神教]的黑衣少女的测试之地,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因为此刻风化城中大半的人都聚在了她们的测试之地[道安寺]。

  大家都想活着离开这座死亡之城。

  当我们赶到[道安寺]之时,参加测试的人已经被这座小小的寺院挤了个水泄不通。

  在袁茵电击魔法的帮助之下,我们照例插队成功,可是我们挤到寺院门口时,一个蒙着面纱的黑衣少女却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轻道:“各位,今天真是对不起了,因为凌晨将至,所以今天的测试就到此为处了,还想参加我们[真神教]的有缘人测试的朋友明天请早。”

  她的话没有让我吃惊,让我吃惊的是她的轻声细语竟在这人声鼎沸之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光这份功夫就不是我能及的。

  聚集的人们大声叫骂着不肯离开。

  这时从寺院的大堂里却走出了一队人马,开始在城门做试验的那个圆脸黑衣少女走在了最前面,她手上握着一根长长的黑色绳索,她的身后则跟着八个样貌各异的人,这八个人中都也一并握着由圆脸少女所执的黑绳,而最后收尾的则是瓜子脸少女。

  这八个人显然是试验合格者,众人看他们的目光中都是羡慕不已。

  在四个黑衣蒙面少女的开路之下,这一队人马缓缓的移出了[道安寺],不知为何我的感觉是这时的气氛怪到了极点。

  人流仍旧对这队人马穷追不舍,我们当然也是首当其冲。

  她们走到一处朱红色的小门前突然停了下来,六个黑衣少女对望了一眼,显然是在相互交换眼神。

  走在最前面的圆脸少女又发话:“各位朋友,走到这儿就请不要再跟来了,我说了要想成为有缘人的话,明天请早。”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那八个人中一个脸上贴满膏药的老头竟对我挤眉弄眼起来了。

  我心中雪亮,原来这个老头竟是冯德易容改装的,想不到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乔装成了一个老头子,并混入有缘人的队伍,也许这[风化城]中秘密就得靠这个不值得信赖的家伙发掘了。

  她们一行人从那朱红的小门中长驱直入,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跟着进入。

  “他们怎么这么听话?”南宫北奇道。

  “不是听话,他们是怕死,我看这个小门是出城的偏门,被[****邪阵]狩着,谁活腻了?”我轻道。

  袁茵也从人群中回到了我们身边:“老大说得没错,这门的确是城门,对了我还打听到关于有缘人的消息了。”

  “快说。”我急道。

  “听参加有缘人测试的失败者说,这个[真神教]做的试验很简单,就是把他们带进一房黑黑的小屋中,让他们握一块如意形状的玉石头,听说是有缘人的话,那块玉石就会发光。”

  小书皱起了眉头:“是这样吗?不过从刚才被选中那八个所谓的有缘人来看,虽然他们大都是普通人,但却我发现他们的精神力都是非常强大。”

  “那你的意思就是那所谓的测试可能就是精神能力的测试。”我接道。

  小书点了点头:“不错!”

  “冯德已经混入了其中,想必你们都知道了吧!”我看着四周的人群悄悄的向他们说。

  “我们都看到了,那个白痴扮成了一个老头子,他还向你挤眉弄眼来着,这有什么稀奇的,以我的精神力来说,明天参加测试一定能通过他们的测试成为有缘人。”袁茵不以为然的道。

  “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那八个所谓的有缘人一定是凶多吉少,包括那个冯德。”小书分析道。

  “不用分析了,明天让我们神女小茵混入敌人内部不就得了。”我笑道。

  “老大,看你势利的,用得着人家了就猛拍别人的马屁,不过也差不多了。”袁茵得意的道。

  “小茵姐,老大向来都没什么好话,老大,请你告诉我神女是什么意思?”南宫北给袁茵打预防针。

  “有神经病的女人!”我给出了标准答案。

  “……”

  满城一片混乱,我们在暴力的帮助之下,抢了一处能睡觉的地方,在这个活了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有明天的地方,人性都是特别的丑陋,包括我们这群睡霸王觉的人。

  第二天,那个所谓的[真神教]的人并没有如她们所说的举行第二次测试,她们根本连身影都没有出现。

  城中为此陷入了极度混乱之中,人人自危,但据说吸血风波在这两日却平息了下来?我想这和那个什么有缘人试验有一定的关联。

  在傍晚时,我们收到了一封由一个小乞丐送来的秘信。

  里面内容很简单:“今夜凌晨,城巅钟楼,不见不散,冯德字。”

  风高夜黑,我们四个人轻颤着站在了这城巅钟楼之上。

  说起来这城巅钟楼还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它位于风化城这座石城的的中心地带,它原本是一座很小的石山,在战乱年代竟被风化城的建造者改成了超高的嘹望哨,从底部到山顶据说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环山台阶,而现在这嘹望哨却改成了一个小小的钟楼。

  这光溜溜孤高的城巅钟楼上只有我们四个笨蛋在山顶平台等侯着冯德的出现,城中虽然灯火闪耀,却没有人敢到这个冷清的地方来,因为吸血鬼风波这两日虽然有所停息,但所有的人都相信这是暂时的。

  在这没有什么掩体的高处,风冷得透骨,我们三个人挤在了这狭小的钟楼之中避风,让南宫北在外面放哨,没办法,我是老大,袁茵是女士,小书是智囊团的唯一成员,所以放哨这种粗活只有交给南宫北这个一无是处的胆小鬼去做了。

  风越吹越急,呜呜的风声象有人在远方哭泣,听得我的心一直都在发毛,冯德这个成功混入了敌人内部的家伙究竟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讯息?我们焦急的等待着。

  钟楼内的机械钟缓缓的发出了十二声震耳欲聋的尖叫,没办法我们挤在钟楼里避风耳朵自然得受点罪了,冯德仍然没有出现。

  “冯德不会放我们鸽子吧?”我焦燥不安的说。

  “老大,谁知道他在搞什么鬼?象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我们最好离他远一点。”靠在墙角的袁茵大声的说。

  靠在另一个黑暗墙角的小书突然将头垂了下去。

  我忙道:“小茵,看你怎么说话的,你伤害到小书了!”

  袁茵的脸立即涨红了:“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小书仍旧低着头没有说话,一滴眼泪从他无法看清的脸上掉了下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心直口快的袁茵急了。

  “无心都伤成这样,如果是有心的呢?唉,每个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象你这种女人不但外表粗鲁,想不到连内心都粗鲁……算了你就做一件事弥补一下大家所受到的伤害吧!”我叹了一口气。

  “老大,有那么严重吗?”袁茵迷惑的看着小书。

  “怎么不严重,小书的心受到了你语言的无情伤害,以至伤心落泪,难道这样还不严重吗?事到如今你只有……”

  “老大,说话爽快一点!”

  “小北,现在换岗了,小茵以带罪之身替你站岗吹风。”

  袁茵:“……”

  南宫北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外面真是冷死人了。”

  袁茵嘟囔着:“有这么严重吗……等等,小书不对劲!他是睡着了!还留口水来着!真恶心!”

  “……小北我帮不了你了,你继续和学友去吹风吧!”

  空气中的寒意几乎快要令我全身的肢体都快要僵硬了,袁茵发着抖紧紧的挨着我,小书还是在墙角大睡,我不敢想象楼外南宫北的情形,我怕自己的同情心一时控制不住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

  “老大,有人来了!”南宫北话一出口,我就飞快的奔入了狂风中。

  冯德果然来了,虽然迟了点,虽然人多了点,等等……怎么会人多了点?

  他此时已做一身黑衣打扮,他身后还跟着十二个蒙面的黑衣少女向上攀来。

  怎么回事?

  “冯德怎么回事?”我急了。

  “没事,我把你们卖了。”冯德突然笑了。

  “混蛋,我就知道你这种人不能相信。”袁茵和小书此时也都站到了我的身后。

  “小茵,就算在这种生死关头,你也不能用这样的言语对冯公子作人身攻击啊!”我语重心长。

  袁茵惊讶的看着我:“老大你……”

  “小茵你学着点,姓冯的乌龟王八蛋,你出个背信弃义的贱人,你不得好死,你生个儿子没屁眼……”我拿出了小时候从街边泼妇那儿学到的骂街神功。

  冯德冷冷的笑道:“你慢慢骂,骂得开心点,你们几个听着,等一下杀死了他以后,再把他的舌头割下来。”

  “是。”他身后那十二个少女齐声应到。

  “你加入了她们?”站在我身后的小书突然道。

  “不错,她们教主对我的才智与身体很感兴趣,而我对她们的计划也非常之心动,所以大家一拍即合,你们几个可能会碍事的家伙的命,就是我送给她们的第一份礼物。”他停下了脚步,那十二个黑衣少女齐齐跃起,从他的头顶翻飞而过,成半包围之势向我们逼了过来。

  “各位兄弟,你们先玩着,我还有急事先告退了!”冯德的眼中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

  “等一等!”我大声的喊道。

  冯德扬眉道:“什么事?”

  “我们也要加入你们的计划!”

  “……”

  冯德几个起落之后便消失在了黑暗这中,那十二个手执长剑的黑衣少女逼了上来。

  我一面退一面向小书说:“我们的胜利机率为多少?”

  小书比我退得更快:“如果她们几个人的战斗能力都能达到那两个表演出城的少女的水准,我们活命的机率为零!”

  十二道重重叠叠的剑光带着破风之声向我们罩来,早已有所准备的袁茵将双后向前一伸:“送你们一点魔法礼物!”

  一个蓝色的火球立即从她一双纤掌中迸出,飞到剑光丛中时突然轰的一声炸了开来,一团蓝色的熊熊烈火在黑夜中一下子竟将那十二个黑衣少女全都罩进了火中,但那十二个人退得非常的快,在突然炸开的火焰卷到她们的同时,她们已经各自向四方疾退,毫发无伤。

  我惊讶的看着袁茵:“你的火焰魔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是不是有人指点了你?”

  “我也不知道,老大你别问我,她们马上又要来了!”袁茵又开始了魔法的咏唱。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从袁茵跟着我出来以后,她的魔战能力呈直线上升?似乎每一次战斗之后,她就突然能施出以前虽然学过但还不可能施出的魔法?这会不会与她的特殊血统还有她那个神秘的父亲有关?

  “看来小茵的战斗力自少可以位例D级了。”小书开始寻找退路。

  “没有用的,她们的移动速度比我们快得多,我们没有退路了,只能和他们拼了。”我们一面说着一面已经退到了小钟楼之中。

  “光之圣洁!”袁茵双臂一张,突然施出了闪光魔法,万丈雪亮的白色光芒从她的身体中透射而出。

  “老大,她们中招暂时失明了,快抄刀上!”

  “小茵你这个王八蛋,我也中招了,下次用这招的时候提前通知一声。”*摸索着背上的重剑。

  黑暗中不断听到袁茵的厉叱,空气中也不断传来灼热的气息。

  “光用这些魔法是伤不了她们的,小茵,使出重量级的魔法先逐个击破,老大,你快上去挡上一阵,让小茵有足够的时间咏唱强力魔法。”小书冷静的道。

  我扛着重剑,朦朦胧胧的冲上前去,小茵则退回了那狭小的钟楼之中。

  “老大,你一定要尽力出手,每杀一个我们就多一分生机!”身后的小书道。

  我回头对小书道:“放心,攻敌之道在于心,首先要先将敌人的士气打击一下再说,小北,你嗓门大,替我喊两句打击她们士气的话。”

  一直在发抖的南宫北扯着嗓子:“姑娘们,你们听好了,我们老大是绝对不好惹的,落在我们老大手里,你们谁也别想逃过shi身之灾摧花之祸!”

  “……”

  他简直在给对方增加士气。

  那十二道剑光交织着如网一般向我罩了过来,剑气逼人,此时与我在[燕都城]与他们的城卫队对垒一战已经完全不同,她们每一个人的战斗力都几乎与冯德不相上下。

  我非常清楚自己的情况,动作不够迅速,内气几乎是没有,我能靠的就是这把重剑霸道的冲击力了。

  自从上次[燕都城]一役之后,虽然没有再战,但我在心中却是一直都在反省和思考自己的剑术。

  既然那三招都能合为一体,那我想我出招的位置与力道也不必拘泥于原来方式了。

  一在想着我一面将重剑高举过头,双手连环交替,旋转重剑,将原来那招以身体为圆心旋转施出的[八面威风]换成了以双腕为圆心的防空招术,虽然力道与原来那一招[八面威风]相差甚远,但对于防守来说却是绝妙的好招。

  重剑在我的旋转之下,立即幻出了一道圆形剑光挡在了我的头顶,也就是说将自己置身于剑光的防守之下。

  那十二道剑光都不约而同的先后击在了我施出的[八面威风·改·空舞]之上,我的招名取得比较有气势吧!

  那十二道剑光与我的重剑一接触后就纷纷弹开,那十二个黑衣少女也驾着剑光弹到了空中,我一招防守成功,哪肯就此罢休,双足成弓形,在地上一蹬,将手中的剑式一变,向上甩去,看准离我最近的一个黑衣少女,连人带剑流星一般向她怀中撞去,一招[人翻马仰·升龙式]施出。

  她是刚刚跃起身在空中,一时竟避不开我的剑势,只有一咬牙用她手中雪亮的剑光与我的重剑对抗,就在此时我突然发现所有的黑衣少女不约而同的又将剑光向我递来,这一招就算我把我现在攻击这个目标伤了,我自己身上也势必要多十一个剑洞,但此时身上空中我已无路可退,我一咬牙,以身体为圆心,将剑斩了出去[八面威风·空舞]施出,这一招才是真正的空舞。

  那些黑衣少女猝防不及,在我剑光疾舞之下,已有一个伤在我的剑下,虽然只是轻伤,但好歹我的剑也已经尝到了血的滋味,但我也没有讨到多大的好处,原来我攻击那个目标,因为我突然变招,所以让离我最近的她有机可趁,将剑划过我的肩头,我的血也流出了少许。

  有我的[八面威风·空舞]的护翼之下,我一直旋转着剑从空中降到了地面,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小书的声音:“老大闪开!”

  我忙向左边一闪,将我一直护着的钟楼小门方向让了出来。

  只听到袁茵的一声厉叱:“以冰雪女神之名义,带走她!”

  一团白色的玄寒之气从我的身边掠过,猛的罩住了刚才被我的剑划伤的黑衣少女,黑衣少女急急掠起,想将离开罩在她身体上的白气,可是没有用,这魔法是追踪魔法,这一招我倒是曾见过袁茵用过对付魔族的夏怒。

  就在此时,那被寒气罩住的黑衣少女周围的空间出现了无数由袁茵魔念力形成的冰雹与雪刃,转瞬间那些冰雹与雪刃立即被那黑衣少女身上的玄寒之气所吸引,纷纷飞到她身上然后炸开,在那雪雾之中只听到她的声声惨叫,便倒在了地上。

  其他的少女们纷纷大惊失色,不知谁喊了一句:“先把那个魔法师干掉再说!”

  我急忙抄着剑守在了钟楼之前,袁茵继续开始她的强力魔法咏唱。

  “老大现在看你的了,一个好的魔法师能不能发挥其战斗能力,最重要的一点是能否有一个好的战士保障魔法师的强力魔法咏唱时间!”

  说话之间,十一道剑光挟着仇恨的力量从我的前、左、右三方袭来,此时我已经无法用[八面威风]保住自己,而且我还要守住这个钟楼的小门,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身形向后一退,退到了小门的门槛处,双手伸出门外,一招以双腕为中心的重剑旋转[八面威风·改·身前舞]施出,那十一道剑光与是又与我的重剑撞在了起。

  “老大,这样不是办法!你要想办法将她们逐个击破!”小书的声音有些急了。

  “我也没办法呀!我要守住你们,而且她们每个人的战斗力都比我差不了多少。”我不停的在身前幻出剑光道。

  “你这是笨招,她们一定会攻你的剑圈轴心的。”小书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一时想不出办法!”我大声的吼道。

  那十一道剑光果然如小书所料不遗余力齐齐攻向我的剑圈轴心,我舞剑的双手。

  我心中一乐,你们中计了,你们以为我说这么大声,我是白痴啊!

  在她们的剑光逼近我的一瞬间,我突然松手,那个由剑光形成的剑圈带着惯性旋转着向前飞去,她们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向四下散去。

  我早已有所准备,在松手放开重剑之时,我已经将一直在发抖的南宫北手中的剑夺在了手中,闪电一般预先向左移动身形,就是因为这样的料敌先机,那些向左边闪避的黑衣少女已经有一个被我一剑从小腹穿体而过,我一收剑,她倒在了地上。

  说进迟那时快,十多个蓝色的高温火球呈放射状袭向了那些又要冲上来的黑衣少女,她们惊叫着四散之际,猝防不及,已经有人中招,惨叫声中两名黑衣少女身体被高温火球击中,她们身上肉的焦味立即从空气中传来。

  我抄着南宫北的剑又抢到了钟楼的小门之前:“你们再……”

  我话没说完,只觉左胁一凉,一阵钻心的痛,我低头一看,半把剑从左胁插进了我的身体,这一剑是那个小腹被我用剑洞穿的黑衣少女所为,我万万没有料到她尽没有死,而且还将她的剑用她最后的力量射出,送入了我的身体。

  就在这时,就在我这受伤迟疑之刻,八截冰冷的剑尖毫不留情的透过了我的皮肤穿进了我的身体,我只觉得颈后衣领一紧,南宫北用他的手将我向后拉去。

  袁茵双臂一张,万丈雪白的光芒从她身上射出,她已经顾不得施出强力魔法,光魔法再次出击,那剩下的八个黑衣少女纷纷握着眼睛向后退去。

  我眼中的世界却变得一变黑暗,我又中招了,只听到袁茵惊慌失措的声音:“老大,你没事吧!”

  一个人身上连中九剑,你说有没有事,我拼命的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傻瓜,我没事!”因为我知道她一定是在看着我的脸说话。

  “老大,我们没戏了!”小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躺在南宫北怀中的我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在随着流失的血液开始丧失。

  黑暗中只听到袁茵不住的喝声,空气中不断传来火炎的气息。

  突然间我听到了袁茵的惨叫,她似乎极力想忍住的样子,用力睁开眼睛的我,什么都看不到:“小茵,怎么了?”

  袁茵重重的喘着气:“没事,只是一点皮毛伤,我用火焰魔法护身,她们……没办法……”

  “老大,你一受伤,小茵的心就跟着乱了,而且此刻没有了你保护,她根本就没有咏唱时间,也无法施展强力魔法!”小书的声音又至。

  “小茵,你别打了,仗着魔法护身,你一人应该可以逃的!就让我们这些男人面对死亡吧!”我无力的道。

  “老大,我是很想逃啊!可是我的脚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抽筋了!”黑暗中传来了小茵坚定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