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超魔杀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联手

超魔杀帝国 小分队长 8742 2003.04.26 14:37

    

  雷声轰响之后,天地间几乎是一片漆黑,卡眠莎不见了?孙幻水却握着白水镰仍然一动不动?

  卡眠莎虽然已经在我的眼中失去了踪迹,但我却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杀气四处纵横,显然卡眠莎在进行人类肉眼无法捕捉的超高速移动!

  我心中暗道,当他现身之时,可能就是孙幻水亡命之时!

  孙幻水突然闭上了眼睛,嘴角浮起一丝残酷的冷笑:“很遗憾,你已经进入了白水镰的绝对猎杀范围!”说话的同时,他极速地挥动手中的白水镰。

  一蓬夹杂着黑气的白色强光突然出现在他身前,那是卡眠莎的光剑与石化拳劲的攻击!可惜在白光与黑气碰到双目紧闭的孙幻水之前,一蓬红色的血雾从白光与黑气之间冒了出来!

  卡眠莎死了!他全身的液体在一瞬间离开了他的身体,难道无论再强的战士一旦进入超级兵刃白水镰的猎杀范围都是死路一条吗?

  妖艳的血雾很快就消失在了暴雨之中,卡眠莎从高空坠落的尸体令我想起了陈鱼,这具没有任何水份的干尸突然发出一团红光,续而炸了开来,化为齑粉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一切归于平静,暴雨突然停了,天空的乌云飞快散去,如果没有地面上那上百个圆柱形的地洞和我们身边的数十具尸首,一切都仿似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白水镰的绝对领域有多大?我心中开始暗自算计,这把超级凶器太厉害了,我绝不能进入它的猎杀范围!很显然这白水镰的爆血威力要强过小书同样招数十倍!

  “躲在枫林中的人给我出来吧!你们的呼吸太重了!”孙幻水突然用白水镰指向了我们的藏身之处,我和小蝶由于卡眠莎一瞬间被白水镰猎杀,惊惶之下没有控制好气息,竟被孙幻水发现了!

  没有办法!只能照冯德的原计划进行,我硬着头发走出了枫林,我一面算计着与孙幻水的距离,一在举起了手中的西域江南国宋氏皇家金牌:“在下西域江南国,皇室特使,特来拜见幻水大人。”因为内心过于紧张,为了避免自己结巴,我把一段话分成了几截。

  “是你?”孙幻水眉头一动:“你不是和秋杀在一起的人吗?什么时候成了西域江南皇室特使?”

  “在下,在下和三十八皇子是好朋友,所以受西域江南皇室之托前来商谈交换皇子一事。”我的右手用力握住金牌,拼命压抑着内心的恐惧,要知道就算此时我身处白水镰的猎杀范围之外,孙幻水要杀掉我也不必费吹灰之力!我绝不能让他发现什么疏漏!

  “我是皇子的贴身待女,您在抓走皇子的时候应该见过我,我们的确是来谈交换皇子一事的。”小蝶比我想像中的要勇敢,虽然同在死亡的重压下,至少她说话比我流畅。

  “我无法相信皇室会派一个无名小卒和一个待女来和我谈交换条件,这岂不是太可笑了?”孙幻水杀机已起。

  “这就是大人您有所不知了,皇帝派出了秘密特殊部队三人营救皇子只是做给天下众人看的,如果他的儿子任由大人您掳走,他不做任何反应的话,岂不是令西域江南国皇室声名扫地,但他也知道这不成气候的三人自不是大人您的对手,所以才会有在下这个身为皇子好友的秘使,西域江南皇宫中诸皇子费尽心机争夺皇位一事,想来大人您是一定有所耳闻吧?”我突然发现自己在面对强敌时,谎言成了我最强的武器?真是悲哀!

  “这个倒是听说过。”

  “这就对了,表面上三十八皇子不是皇位的最有力竞争人选,其实他却是皇帝私下最爱之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帝才没有派出西门断天大人正面营救三十八皇子,因为就算西门断天大人救下了三十八皇子,事后因为此事成为焦点的三十八皇子也誓必成为众皇子暗杀的众矢之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皇帝才派出我这个小人物前来商谈此事。”

  “听着倒有几分道理,皇帝让你怎么和我谈?”

  “至于这个,就请幻水大人您先把三十八皇子带到此处,让小人先确认一下他是否安全才能进入下一步。”说着这句话的同时,我已经是直冒冷汗,幸亏我全身都被暴雨打湿,并没有太过显眼。

  “如果我不让你确认他的安全呢?”

  “那大人就把小的杀了吧!无法完成任务,小人回去也是死路一条。”话我虽然说得慷慨激昂,但我心里却暗自嘀咕,你这个老王八蛋怎么可能放我回去?

  “你们二人的战斗力均未达到A级,看你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水儿先把皇子带过来吧!”孙幻水沉声吩咐道,但白水镰却始终握在他手中。

  很快,水儿就带着一脸兴奋之色的冯德到了孙幻水身边,冯德做出一副惊喜交加的模样:“父皇让你们来赎我的吗?我就知道他不会放着我不管的。”

  这个王八蛋真是天生的戏子!如果不是和他有约在先,看着他那副期望又傍徨的模样,我都几乎要误以为自己是什么皇帝的特使了。

  “人你也看到了,说吧!”孙幻水淡淡地道。

  注意力!只要完全吸引住他的注意力就行了!我点了点头,对着孙幻水笑了,此刻我的脸上带上了我自认为最诡异的笑容:“孙幻水,你上当了,我不是皇子的特使,我是来杀皇子的人,小蝶,把死之炉拿出来!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小蝶非常配合地道:“是!”

  孙幻水面色一变,身体立即一动,准备对我出手,就在这一瞬间,一副模样比谁都要乖的冯德无声无息地闪电一般抢先出手了!

  冯德如幽灵一般飘到了孙幻水的身后,将右掌向前一送,只听他厉声叱道:“剑魔吸!”在冯德射出一团黑芒的右掌贴住孙幻水背心的那一刻,孙幻水立即变得面如土色,手中的白水镰也落到地上!

  与此同时,我咬着牙向前飞纵而去,我敢说我施出了我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我只有五秒,不四秒的时间杀死孙幻水!虽然对方已被冯德制住,但他可是S级的高手!

  “谁都不许动!”用右掌抵着孙幻水背心的冯德对黄衫童子水儿吼道,我已经飞纵到了孙幻水的身前,早已贯于腕间的剑玄之气闪电一般向孙幻水心脏部位送去,一切都结束了!

  突然我惊觉自己那全力施出的剑玄之气如石沉大海一般,暗叫不妙之时,我的右腕已经被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的孙幻水牢牢地扣住了,在孙幻水身后的冯德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我们失败了!

  “你们的配合相当默契啊!可惜,最关键的地方你们出了错,他吸收我战斗力的招式很厉害,但我的身体却不会因此而失去自控,我身体中的战斗力是自然的水元素力量,除非这个世界毁灭,否则自然的能量永远不会枯竭,所以我的战斗能量的流失并不会影响我的身体控制,只因为我是操纵自然能量作战的人,看来你们是逼我大开杀戒了!”孙幻水纵声狂笑!

  完了!现在才是一切都结束了,这个看似完美的作战计划原来在还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失败了,二人联手击杀孙幻水成为了泡影。

  “如果我挥动手中的白水镰会是什么情景呢?”一身黑衣的小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超级五行奇兵白水镰操在了手中!孙幻水为了吸引我上当,故意将白水镰脱手落下,但想不到随后而至的小蝶竟然将白水镰拾在了手里。

  “没有用的,你控制不了白水镰!”孙幻水脸上的表情却又变了,变得阴沉起来。

  “我已经将我的真气注入白水镰之中,如果幻水大人不放过主人的话,我只有冒死挥动白水镰了!”小蝶咬着牙道。

  冯德立时面露喜色:“小蝶,干得好!虽然妳没有办法完全控制白水镰,但你还是可以将白水镰百分之一的威力发挥出来,现在我们都在白水镰的“绝对猎杀领域”之中,只要你注入真气后一挥动白水镰,除了你自己,包括幻水大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会死去!”

  情形竟然出现逆转?小蝶操纵着白水镰,而我们所有的人都在白水镰的“绝对猎杀领域”!孙幻水一下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能和幻水大人同赴黄泉真是一件开心的事!”冯德也放声大笑:“怎么样?幻水大人,我们现在都是同命相怜啊!您就算是现在出手杀死小蝶,她在临死之前也会发动白水之镰!您要慎重考虑啊!在下建议您还是先替我解除“死亡水封印”吧!”

  “休想威胁我!谁敢动一动,我们就一并死。”孙幻水露出狰狞的眼神。

  我们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当中,大家相互僵持着,没有一个人敢动弹!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幻水大人,您冷静一点,看来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了!”冯德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看来这个老狐狸准备利用这个机会逆转形势了。

  “没有什么可谈的。”孙幻水怒吼道。

  “看来,大人是真准备和我们共赴黄泉了,幻水大人死在洪幻国镇国之宝白水镰之下,不知道邪都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会有多么高兴。”我立即配合冯德扰乱孙幻水的心理防线。

  “幻水大人,我们好好谈一谈吧!我相信您也是一个胸襟宽大之人,不会跟我们这些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计较的吧!”冯德笑道。

  “幻水大人如果死在A级都未到的人手中,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了,幻水大人恐怕永远都会被后世耻笑。”我故意叹道。

  “我死都不会受你们威胁的!”孙幻水的脸始终都阴沉沉的。

  “我们怎么敢威胁幻水大人,我们现在只是求大人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罢了!您千万不要误会了我们的一片苦心啊!”冯德又道。

  “我们早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前来,大人您这样死去恐怕不值呀!”我和冯德左一言右一语,一个卑微哀求,一个视死如归,只为了一个目的,让孙幻水的精神松懈下来。

  孙幻水眼中的杀意不住反覆,显然他也在思索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就在这时,我们却都听到了一声惨叫,惨叫声中小蝶握着白水镰的双臂竟然齐肩从她身体上断了开来,没有一滴血,因为伤口已经被冰封住了。

  黄衫童子水儿站在她的身旁,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由空气中水份凝结而成的冰刃!

  小蝶与我们一样,全神贯注于孙幻水身上,却没想到会被水儿偷袭。

  当小蝶的双臂与白水镰落到地上的同时,那冰刃从她的背心刺入透胸而出,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就死在了水儿的偷袭之下,局势再度逆住。

  孙幻水疯狂地咆哮道:“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儿!”

  我与冯德对视一眼,死亡再度降临了!

  “谁也不许杀人!”突然一道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的优美声线传入了耳中,我抬头望去,一个身着艳红如火的宽袍的光头美女踏着枫林朝我们这个方向如飞而来,这个绝色佳人难道是个和尚吗?

  这个身负一把长剑的绝色红衣丽人并没因为光头而使美貌失色,倒好像因为光头的缘故,凭添了几分英气,她一身宽袍在风中舞动飘飘如仙,她的秀美的眉目之间竟流淌着说不出的威严,只是一瞬间,她就掠到了我们身前,这时我才看清楚她宽袍的前后都印着一个大黑字,孝!

  正准备拾起白水镰的孙幻水竟然着了魔似地望着她,不敢有所动作。

  “诸葛先生请幻水大人暂时不要杀生。”红衣绝色丽人向孙幻水微微一躬。

  “诸葛先生有令,我自不会违抗。”孙幻水嘴角不断抽动,一副心有不甘但又不敢发作的模样。

  诸葛先生?难道是“文剑圣”诸葛撼野到了?我曾听小书提过,文剑圣诸葛撼野有两个贴身待卫,一个是忠,别一个则是孝,二人的战斗力具说因为诸葛撼野指点的关系,都已经超越S级!

  诸葛撼野是传说中的超级传奇人物,也是徐命悬拜托我将“死之炉”托付之人!

  枫叶乱舞,两个男子缓缓枫林中走了出来,左边身材高大魁梧的负剑黑衣男子也是个光头,身着一袭宽大的黑袍,胸前与背心都印着一个红色的大字,忠!此刻的他没有任何表情,两道浓浓的剑眉之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高挺的鼻梁与厚厚的嘴唇都让人觉得他是那种永远都不会说谎的男人。

  右边的男子我敢说是我有生以来看到过最美的人,他的美胜过了英气逼人的四大美人之罗雁,也盖过了美得令人神魄飞散的商岚妍,就连徐命悬打造的“完美少女”余帆与他相比也要逊色一筹!我做梦也想不到,天底下最美的人竟然会是一个男人!

  他的美可以说已经到了一种白壁无瑕、浑然天成的程度,一头黑色的长发飘散在风中,洁白的雪袍散发着一种圣洁的气息,他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五官在他惊世骇俗的气质衬托之下,令他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我相信天底下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抵挡他的微笑!我无法从他的容貌中分辩出他的年龄,他怎么看都像是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青男子?但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却像包含了无尽的沧桑,他比他身旁的个高大的黑衣男子稍稍要矮上半个头,他的身高似乎与西门断天一致无二?这样的绝色美男子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文剑圣诸葛撼野?

  此时我想起了小书对他的评论--“文剑圣”诸葛撼野,这个人目前只能列于F级,但他对剑理的理解已经不是我们所能想象境界了,他自己从生下来都没有接触过武器,可以算是个弱不禁风的文人,但由于他对剑理透彻的理解,学剑之人,传说中就算是潜质再低的,经过他点拔个一两句话,也可以成为一流的高手,当然据说他只肯点拔有缘之人,这个人同时还是在世界各国共拥有上百万教徒的“原教教主”,他可以算得上全方位的宗师了,他虽然没碰过剑,没习过武,但大家都认为只要他自己肯学,一个月之内他就完全可以由弱不禁风的文人转眼变成西门断天那样的绝顶高手,所以他也算是半个SS级人物。

  “希望我的到来没有令诸位产生困扰。”诸葛撼野的声音充满了魅力,一种俯视众生却又让人由心底生出亲近感的领袖魅力。

  “诸葛先生肯大驾光临,在下是求之不得,能目睹先生风采,小老儿真是三生有幸。”孙幻水这个身为超级五行水术士的老头子竟然对一个看起来比他儿子年纪还小的人如此毕恭毕敬!可见诸葛撼野在当世的影响力与份量有多重!

  “幻水大人过谦了!”诸葛撼野淡淡一笑:“我冒然前来才是望幻水大人能够见谅。”

  孙幻水也满面堆笑:“诸葛先生这样说真是折杀小老儿了,诸葛先生前来所为何事?”

  “我此番前来,只求幻水大人能答应我两件事。”一片红如火的枫叶飘落在诸葛撼野的肩头。

  我和冯德对视了一眼,诸葛撼野十有八九是作为说客来劝孙幻水放冯德的,孙幻水现在看来要头大了。

  孙幻水竟然毫不犹豫地道:“有什么事先生请讲,幻水老儿一定照办!”

  怎么可能?孙幻水连对方提出的条件都没听就一口答应了?

  “幻水大人果然干脆!”诸葛撼野朗声笑了起来,无数的枫吹被秋风卷起掠过他的身前。

  “因为幻水知道先生办事的原则,据说先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出过令人为难的要求,无论做什么事,先生都会考虑到各方的利益与因素,偏但任何一方的事先生是从来都没有做过的,先生如此光明磊落的品格,小老儿自然不能不信服。”

  “既然幻水大人如此信任我,那我就说了!”诸葛撼野的深邃的目光停在了冯德的身上:“我肯请幻水大人再多给三十八皇子十日的生命,十日内我一定会说服西域江南国的皇帝,一年之内不对洪幻国出兵,当西域江南国皇帝宋朝泽颁下罢兵圣令之后,再请你放了三十八皇子。”

  孙幻水面露喜色:“多谢诸葛先生,洪幻国上下对先生的恩情一定会铭记在心。”

  “你不必谢我,西域江南国不对洪幻国出兵,对各国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西域江南国老三界之乱虽已平息,但作乱的天鹰骑士团团长王白帝并没有死去,据说他已经进入邪都,与“十邪帝”密议,准备借邪都的力量东山再起,野望大陆国的南部连续三年爆发百年难遇的旱灾,因为水源问题,野望大陆国也一直在找寻找机会入侵水源丰富的西域江南;西域江南内忧未平,外患犹存,他们实是不该在这数年之内出兵,一但点燃战火,恐怕诸国都会涉入其中,介时天下大乱,是世人都不愿看到的。”

  “当世有诸葛先生这样的圣贤,真是天下之福。”孙幻水由衷地道。

  “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一切,幻水大人言重了,第二件事,我希望能带走那位黑衣小哥,希望不会令幻水大人为难。”诸葛撼野的目光扫到我的身上,我的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

  “小老儿怎么会为难!”孙幻水陪笑道。

  “孝,妳把周兄弟请过来,我有几句话想对他说,那我就先向幻水大人告辞了!”

  “小老儿静候先生佳音。”

  ※※※

  满山的红色枫叶犹在飞舞,诸葛撼野一袭白衣飘飘独立崖前:“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叫到这儿了?”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我轻道。

  “其实是我应该多谢周小哥,谢你一直誓死护住死之炉。”他回过头来淡淡一笑。

  “你说是死之炉的事?那东西我没带在身边。”我挠着头道。

  “死之炉我去拜访白龙大人时,袁茵小姐已经将它交给我了,你们保护死之炉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周小哥真是一个守信之人。”

  袁茵这死丫头倒是会献殷勤,不会是见到超级帅哥,恨不得把自己都献上去了!心里想的我却不敢表现在脸上,我道:“先生已经收到死之炉,那我也就放心了。”

  “现在你已经完成了你对命悬大师的承诺,那我也就完成我对袁茵小姐的承诺吧!”

  他微笑道。

  “这个死丫头不会用死之炉勒索您吧?”我惊道。

  “你不要误会了,你们千辛万苦从大漠将死之炉带到瓦岗堡,我自然应该回报你们的。”

  “我不要,您就当哪死丫头什么都没说过。”我连连摆手。

  “承诺就是承诺,我既然已经向袁茵小姐承诺了,我就一定会信守的,周小哥不希望我变成一个失信之人吧?”

  “这……”

  “她希望我能救你一命。”诸葛撼野朗声道。

  “原来,刚才诸葛先生出现是受小茵之托?可这丫头怎么知道我有难的?”我迷惑地道。

  “你误会了,刚才我只是找到你罢了,袁茵小姐拜托的是我替你破解剑玄录,让你能活下去!”诸葛撼野的目光很温暖。

  “可是……我只有二分之一本剑玄录,连半部都不是……”

  “你所有的情况袁茵小姐都已经向我说过了,你无意中突破剑胎之变,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剑珠状态,对吧?”

  我连连点头。

  “如果你能信任我的话,你现在就把你所掌握的剑玄录全部内容背出来让我听听!然后我再替你想一下解救之法。”他淡淡地道。

  “多谢先生。”我立即开始将我所掌握的剑玄录内容全盘托出,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信任这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我轻易地就将自己费尽心机得来的剑玄录毫无保留地大声背诵,也许是因为他那令人心生亲切感的气质,也许是他那一双饱含了无尽沧桑的智慧双目!

  不知不觉,天近黄昏。

  “……破茧剑出,裂地憾天。”

  “背完了?”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剑玄录内容。”我点头道。

  “嗯,这样啊?我记住了,你让我回想一下。”他在夕阳下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并不算少的内容,我只背了一遍,他就已经完全记住了吗?

  一分钟不到,他就睁开了双眼,双眉深锁:“周小哥,对不住了。”

  “没关系,就凭这些破烂内容,谁也没法子的。”我忙道。

  “唉,根据你所提供的内容,我只能令你突破到第四阶段剑玄之心,目前来说,后面我就实在没有办法,不过,再给我些时间,也许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我惊喜交加:“多谢先生。”

  “不用谢我,我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让你完全突破玄剑录,这本传说中的剑书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难解。”他叹了一口气。

  “先生肯如此替我费心,在下真是感激不尽。”

  “承诺就是承诺,这次我未必能完全兑现对袁茵小姐的承诺,不过事不迟宜,我们还是开始吧!你把手腕伸过来。”

  他轻轻地将手搭在了我的脉门上:“你因为强形突破剑胎,已经伤到了经脉,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突破了剑胎之变的你,只能发挥出第二阶段的三分之一威力,首先你得用先天真气慢慢地修复气脉,如果现在强形让你直接突破到第四阶段剑心状态,恐怕你的身体会因为剑玄之气无法控制崩溃而亡,所以我看,目前只能替你溶解剑珠,先到达第三阶段剑核状态,半年之后,你再到野望大陆的首都霸京去找我,我们再突破剑核至剑心状态,你看如何?”

  “多谢先生。”我除了这句台词,好像什么都不会说了似的,我可没有某些传说中受前辈高人恩惠的男主角们那么勇猛,说出“我拒绝”三字,自己的性命毕竟是不能用来开玩笑的,那些白痴男们虽然表现得很个性,如果没有死气白赖自甘坠落硬要将恩惠强施给主角才罢休的前辈高人配合那就惨了!玩火的下场很可能会随时*,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脑部退化哭着向人施恩的前辈高人!

  “忠,先用你的“大地真气”替他修复受损的气脉,然后再将“天水真气”注入他的体内,以“腐蚀”的方式去溶蚀他气海内的剑玄之珠,当将剑玄之珠外壳腐蚀到最后一层时,再将“灵人真元”注入他的体内,包裹住外壳将要溶解的剑玄之珠,这样他的剑玄之珠在三个月左右,就会在“灵人真元”中转化成剑核。”

  “忠知道了!”身材高大魁梧的黑衣光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我的身后。

  “那周小哥,我们就半年后再会了!”诸葛撼野微笑着与着红衣飘飘的“孝”一并消失在了枫林之中。

  忠将他的大手放在了盘膝而坐的我的头顶:“我的“大地真气”进入你的体内时,你可能会有一些不适反应,但你千万切记不要运气抵抗,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一股暖流缓缓地从头顶注入了我的丹田,过了片刻,恍恍惚惚的我意识渐渐朦胧,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厉吼:“姓周的小王八蛋,齐丫头和罗雁那个贱人现在躲在哪儿?”

  这发出猛虎般咆哮的声音不是西域猛虎齐虎又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