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邪魂动八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突然的血腥(求推荐收藏)

邪魂动八荒 秋茄子 3308 2021.03.31 19:58

  朗朗晴空之下,却有诡异的蓝雨飘落。路边陆续有车辆停下了,望着这一幕,大家都甚为好奇。

  雨势并不大,也不算密集。

  有些大胆的,还下车接了几滴雨水看看。

  路边那些房屋,也陆续有人走出来。

  孩子,青年,男女老幼,各有各的好奇心……

  一时间,因为一场怪雨,公路边突然热闹得跟过年一样。

  “哇,这雨真是蓝的。”

  “蓝雨,蓝雨!”

  “看,我都接到3滴啦……”

  车上下来的几个孩子,与路边房屋出来的孩子,很快玩到一起。

  一个个手舞足蹈,童心雀跃。

  “快关上窗,别开门,这雨有古怪!”李太元忍着头痛,迅速阻止了李沁的好奇心。

  “哥,你咋了,又头痛了?”李沁关心道。

  李太元一只捂住太阳穴:“我没事。”

  “啊啊!……”

  不过是几分钟的事,外面隐隐传来一连串凄厉的尖叫。

  兄妹二人望过去,却见前面有个孩子仰面倒地,身边那几个一时呆若木鸡。

  跟着,又一个孩子直挺挺倒了下去。

  “啊!”

  这一次看清楚了,李沁瞬间便尖叫起来。

  那个8岁左右的小男孩,小脑袋突然像有人大力摔西瓜似的。

  砰,爆了……

  那小身子像一根断桩,立了一两秒,扑倒在地。

  跟着,又一个小女孩也爆头倒地,鲜血染红衣裙……

  血腥又诡异的情景,一幕接着一幕,惨不忍睹。

  各种声调的凄厉尖叫,或如野兽的嘶吼声,这条路上完全乱了。

  有大人飞身抱起路边早已吓傻的孩子,突然又停下动作,捂住脑袋,脸色狰狞,眼里隐隐闪着淡蓝光芒……

  ……

  “哥,哥!……”

  李沁已被吓傻了,颤抖着嗓子,一下哭出声来。

  李太元心里猛的一沉,喝道:“开车,回去,我们回去!”

  “不不!掉头,回寻龙村……”李太元赶紧纠正。

  刚才那一瞬间,李太元脑子里突然刺痛无比,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啃食着它。

  他咬紧牙关,指挥才学着开过几天车的李沁,回头往老家赶去。

  一路上,蓝雨并未停止,沿途不断目睹着类似刚才的那一幕。

  即便是紧闭着车窗,空气中仍泛起一股血腥味道。

  李沁一直在颤抖着,又咬牙坚持踩住油门。

  前面道路中央,有几个男女面孔狰狞,眼冒蓝光,摇摇摆摆向越野车扑来。

  “别管他们,方向盘把稳了,冲过去!”李太元大声喝道。

  跟着,砰砰……

  “我撞人了,哥,我撞人了!”李沁哭喊着。

  “不要管,他们可能都不是人了!继续开车,车不能停下!”李太元喝道。

  “我好怕……”

  “别怕,我们不会有事的,回到寻龙村就好了,啊,哧哧……”

  “哥,你怎么啦!”

  “头有点痛,我没事。沁儿,一直往寻龙村开,我要休息一下了,有事再叫我。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下车,不要开窗!”

  “好,我记住了,我记住了……”

  李沁带着哭腔,浑身发抖,手里仍死死掌着方向盘。

  越野车继续往寻龙村方向开去。

  实在头痛难忍,李太元干脆闭上眼睛,脑子里那双眼睛却又能看见了。

  样子丑陋的,带着恐怖口器的3条淡蓝色毛毛虫,朝他迎面扑来。

  李太元似又回到穿越过来之前的那个梦境:

  无边黑暗中,似在海面上漂浮很久,他遇上了一艘淡淡发光的小船,挣扎着爬上去,却发现上面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直在看手机,无论怎么都不理他,后面船身突然开始倾斜,又发疯似的扑向李太元。

  两人如野兽一般撕咬在一起,直至最后,李太元咬断了对方脖子,那人却化作一团光芒,钻进了他的额头……

  这一幕记忆是如此清晰,过程又那般凶残。

  而现在,那3条丑陋毛毛虫已经扑了过来,口器钻进他的身体。

  痛,极度的痛,无法想象的痛!

  剧痛刺激下,李太元如同兽性大发,一把抓住一条毛毛虫扯下来,直接往嘴里一送。

  又扯下一条,还有另一条,都直接放嘴里嚼。

  3条毛毛虫在嘴里左冲右突,拼命反抗,李太元不管脑袋里的无比剧痛,只是猛嚼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虫子们的反抗停止了。

  咕噜……

  李太元感觉喉结一动,咽下去了。

  剧痛突然就没了,甚至涌出一股舒爽之感。

  “哥,哥!”

  听到李沁呼喊,李太元又睁开了眼睛:“怎么了?”

  李沁脸上有些疲惫:“我们到村口了,现在怎么办啊?”

  李太元望去李家四合院,却见大门紧闭。

  村口路边,倒着几个人,一动不动。

  蓝雨,还在飘着,倒是有些小了。

  想起昨日安葬父母做的那一场法事,那个白白胖胖,有些油腻的中年道士面孔浮现在眼前。

  白龙观,会是这蓝雨中的一块净土么?

  想到这,李太元精神一振:“我们去白龙观,找明阳道长。”

  “那爷爷他们呢?”李沁问。

  李太元沉默片刻,摇摇头:“先不管他们了,村里也下了蓝雨,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等安全了再说吧,先去白龙观。”

  李沁望望四合院:“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前面路太陡了,还是你开车吧。”

  外面还飘着蓝雨,李太元不敢让李沁下车换座,好在这辆车空间超大,两人换个座很容易。

  李沁先放下座椅,翻到后排座,稍后等李太元就位,又翻来副驾位。

  她似乎不敢与李太元有身体接触。

  李太元瞧在眼里,也没多想,现在自己身体被蓝雨浸入过,还特么变成了恐怖的毛毛虫,他也不知道现在有无危险。

  意识里,嚼着毛毛虫吞下去的那一幕,他已不认为那是一场梦。甚至穿越前在那小船上咬死一个人,也可能不是一场梦。

  穿过寻龙村,到后山的白龙观,还有20多公里的盘山路。

  越野车开动后,一路上惊魂难定的李沁,吐了一口大气。

  “哥,刚才那一路上好可怕。”

  李太元看看她:“有多可怕?”

  李沁惊魂未定:“太可怕了。很多人死了,有些人就像怪物一样互相撕咬不停,我一路撞倒了好几个人,七个,还是八个,记不得了。”

  李太元安慰道:“沁儿,今天你够勇敢了,能将车开回寻龙村,很了不起。”

  “哥,其实刚才这一路上,你也……”

  “我怎么了?”

  “你也有点可怕。”

  “哦,我怎么可怕了,说说看。”

  “你像是在做噩梦,满头大汗,牙齿还咬得咕咕响,我都怕你突然变得跟路上那些人一样。”

  “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你也淋到雨了么?”

  “这……我不记得了。放心吧,我真没事,刚才那是偏头痛又犯了。”

  寻龙山后山,半山腰一圈褪色的红墙,在古木掩映间,围住一座古朴道观。

  有袅袅烟雾从观中升腾,在空中飘散。

  刚才,距离白龙观约有两里路时,前方已经没有蓝雨飘落。

  此时下午4点刚过,白龙观却是山门紧闭,静穆无声。

  车停山门前,李太元取出手机,翻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哪位?”

  “是明阳道长么?”

  “对,正是贫道。”

  “道长,我是李太元,山下的寻龙村,昨天请你做法事的……”

  “哦,是李家少爷,不知你找贫道有何事?”

  “道长,我正在白龙观门外,能否在此借住几天?”

  “抱歉了,今日观中有事,山门已闭,恐有不便。”

  “道长,其实我是赶过来敬香火的。”

  “李家少爷,本观暂时不接待香客了。”

  “我敬100万香火,还请道长行个方便。”

  “这……也罢,容我先秉告住持。”

  静等十来分钟,李太元手机响了,正是刚才那位明阳道长。

  简要询问一番,又听欲入道观仅有兄妹二人,便开了侧门,让李太元开车入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