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亡命鬼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不想回家是吧

亡命鬼差 三十垂钓 2421 2019.02.11 20:36

  陈涛又打开手机看了几则新闻,其中有一则上面报道的是南方某个城市附近的一条高速公路上,近期内接连发生了好几起车祸。

  道路发生车祸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几起车祸的发生都很离奇。

  此路段虽有弯道,而且是在高架桥上,但是弯度很小,基本接近直路。

  而且那些司机每到这个地方都会减速,路面也没有积水,车子也没有打滑,但好端端的车子,开着开着就翻了。

  许多交警也去那里查找翻车的原因,几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收获。这个调查结果让许多司机陷入了恐慌。

  对此,陈涛也觉得蹊跷,是不是这里有什么冤死鬼在作怪?

  正想着,忽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陈涛掏出老人机一看,是一条短信,又是老爷爷发过来的。

  陈涛点开一看,内容是这样的。

  温馨提示:你的职责范围近期需要拓展,你的任务不仅仅是降妖捉恶鬼,对于一些善鬼的帮助和改造,今后也将会是你的份内之事。

  总之,你做得越多,对于你的生活及事业帮助也会越大。

  啊?有这么好吗?

  陈涛半张着嘴,那之前自己制服了两个恶鬼,我的事业,我的生意怎么也不见好转?骗人的吧?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生活才刚刚开始嘛,效果应该会慢慢出来的。

  不是说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才会发生质变嘛!不急!不急!精彩的生活一定在后头。

  想着,陈涛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

  “啪”一声,是楼上的包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接着是一个女人出来后高跟鞋踩在楼板上的声音。

  “服务员,厕所在哪里?”出来的女人问。

  “在这边,顺着过道往前走,在左边,你会看到的。”是陈琴的声音。

  “哈哈哈……我刚才都提醒你们了,我就说我这把和大牌,你们当我开玩笑呢!哈哈……!我这把青七对进账五百多!真是太爽了!气死你们几个……”

  女人从厕所出来后嘴巴就夸耀不停,然后又是几个含混不清的男人的声音,一直到包间门被关上,声音才渐渐模糊。

  接着又是往机子里推麻将的声音。

  怎么又开始了,这几个老男人、老女人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

  刚才听到女人高跟鞋的声音时,陈涛一阵兴奋,他以为这些人要离开了。

  可是,当只听到女人上厕所,其他人不见动静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了,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

  都十一点多了,特么这群老男人老女人不会在这里玩通宵吧?到时侯,你们倒是玩得痛快,乐在其中,而我呢?

  我的女人还在家等着我呢!还有这两个小妹子,难道让她们守在楼道里,陪你们一晚上?

  正在心里骂着,娜娜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余鹏,客人走完了没有?你还不回来?”姚娜回家后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边玩手机边等陈涛。

  一直等到十一点钟,还不见陈涛回来,也不见他的电话,于是打电话过来问问。

  “还有一伙人在打麻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该不会是打通宵吧?”

  看到已经十一点过了,陈涛也有些不想回去了,他企图用这几个客人打通宵的话来打消姚娜等他回家的念头。

  “打通宵?――打什么通宵,我们店里不是有规定的营业时间吗?最迟不超过十一点半,玩通宵,谁陪得起啊?你告诉他们,我想他们差不多会走的吧!”

  只营业到十一点半?有这个规定吗?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还好,姚娜提醒了自己,要不然自己要陪他们在这守通宵呢!

  那一会儿让服务员催催他们,该回家睡觉觉喽!他们的老公老婆还在家等着他们亲嘴嘴呢!

  陈涛又打开微信看了一眼,没有什么新动态,只是谁在里面发了几条游戏链接,陈涛没兴趣打开。

  他又打开一个小视频,里面全是些90后、00后,尤其是女孩子,个个打扮得光彩照人、靓丽无比。这是怎么了?这个时代只盛产美女吗?

  确实如此,这个时代就是个看脸的时代,就是个拼颜值拼爹拼金钱的时代。

  有些人明明可以靠才华,但老天却还给了她一张明星脸,你说世上还有什么公平可言?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其实,拿这个标准来衡量的话,陈涛算是什么都没有,他就属于那种靠双手,靠劳动吃饭的人。

  虽说长相还过得去,但你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什么大明星,难道还等着求哪个富婆包养他不成?

  但遗憾的是,他的那副帅气的臭皮囊已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余鹏这张小白脸。

  “老板,快十一点半了,这几个人还不走,怎么办?”

  陈涛正在看视频,陈琴跑下来问他。

  “你上去给他们说一下,就说我们只营业到十一点半!”陈涛也没看时间,直接对着陈琴说。

  几分钟后,陈琴又跑到吧台边,看着陈涛,似乎有些委屈,“老板,他们不走,说要在这里打通宵,怎么办?”

  陈涛一听,把手机放进兜里,也没说话,直接奔到二楼来。

  “他们在几号包间?”陈琴看见陈涛的眼晴红红的,样子有些吓人,怕他进去讲难听的话,急忙好言相劝。

  “老板,他们在3号,你好好跟他们说,别吵起来,这几个人都喝过酒的。”

  陈涛也没接话,直接推开3号包间的门,“几位,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营业到十一点半,不开通宵的,所以,请你们……”

  往楼上走时,陈涛感觉嗓子里一股热热的东西似要喷涌出来,但他还是努力的克制着又咽回去。

  不管怎么样,第一遍自己还得好好说,毕竟做生意么,得有点耐心不是?和气生财么。

  但是你如果给老子耍横不听劝,仗着喝了点酒,想耍酒风,那我得告诉你们,你们找错地方了。

  “你这个老板,开夜店不就是晚上营业吗?我们大晚上来你这里消费,不就是想打一晚上麻将吗?你怕我们不给你钱不是吗?”

  这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正好坐在门口,他边打麻将边抬起头,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瞪着陈涛骂。

  “几位大哥,大姐,我知道你们有钱,但是我们确实没有这个先例,都是十一半以后打烊,再说了,两个服务员还要回家呢,一会儿连车都打不到……”

  陈涛还在笑脸相对地给他们解释着,不修边幅的老男人已没耐心听下去了。

  他狠狠地把一颗麻将砸在桌子上,打断陈涛的话,“妈了个B的,你这个小伙怎么这么难讲话,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男人还在没完没了的骂着,其他几人见状也不阻止,只是笑嘻嘻地瞪着陈涛看。心想这教训的活该!

  陈涛的第一口恶气本来就是强咽回去的,他想解释得了也就算了,没想这货这么蛮不讲理,粗野至极,而且用钱来压他。

  陈涛生性最看不惯某些人有几个臭钱,就装大款,就飘飘然,就不低调,顿时,嗓子眼那股热气又上来了。

  这次,他没有再去克制自己,而是张嘴把那口气对着老男人吐了出去。

  瞬间,一团红色的雾气飘向老男人的头顶,老男人晕乎乎地伸出手按向了额头。

  陈涛什么话也没讲,他也不想废话,直接伸出手。

  这时,他看到自己的指甲已变成了锥子状,然后直伸向那人的脖子,“想找死,是吧?”

  陈涛说话时,指甲已掐住了他的脖子,老男人向后一仰,差点背过去,幸好靠到了后墙上。

  这时,其他几个人也反应了过来,一个女人吓得缩在角落里,一个站起来开始脱外衣,看样子是要开战的架式。

  一个男人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并威胁陈涛:

  “快点放开他,要不然我就报警了!你信不信?”

  看陈涛瞪着红眼珠子,没有反应,于是那人又放下手机,扑过来用力撕扯陈涛的胳膊,但撕扯了半天,陈涛的手却越掐越紧,越掐越深。

  那人只好失望地放弃,“老板,求你了,你就放手吧!我们给你道歉还不行吗?你再这样会出人命的!”

  老男人腿一蹬又挣扎着站起来,这时,陈涛的锥形指甲已钻进男人的皮肉里,皮肉破裂处,血已渗了出来。

  两个服务员听到包间里的吵嚷声,也跑了过来。

  一推门,正好看见陈涛掐着那个男人的脖子,那男人青紫着脸,还在挣扎,但似乎已说不出话。

  两个服务员顿时吓得抱头大叫起来,“啊……啊……”顿了几秒钟,又急忙回头阻止陈涛,“老板!老板!快放手,你再这样会死人的!”

  “是啊!是啊!快点松手,老板!”

  陈涛依然不为所动,看求情也不起作用,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转身在各个角落里搜寻了一阵,见没有用来充当武器的家伙,于是双手举起身旁的一把方木凳子,准备砸向陈涛的脑袋。

  看那男人用力的架式,这一凳子砸在陈涛的脑袋上,不说四分五裂,至少也要开个大窟窿。

  陈涛当然早就看到了这一切,但他依然面无表情,纹丝不动,只听“唰”一声,就在那凳子离陈涛的脑袋四五寸的时候,陈涛的脚已出去了。

  等大家都反应过来时,凳子早已落地,而那男人已经一手摸着后脑勺,一手摸着屁股,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躺在了对面的墙角里。

  刚才脱外衣的女人也正要扑上来,忽然看到眼镜男这么胖大结实的大男人都被陈涛踢飞在了角落里,那自己扑上去,还不被一脚踢飞到楼下去。

  筹划了一下,她又回转身,穿上自己的外衣,“扑通”一声,跪在了陈涛的面前,“兄弟,是我们几个不对,我们给你道歉,你就饶了他吧!”

  “是啊!兄弟,你消消气,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们几个一般见识,”其他几人也见状,全都跪在了地上。

  “再说了,这位大哥也是今晚喝了点酒,可能说话分不清轻重,你就别跟他计较,我们现在就给你赔不是还不行吗?”

  “老板,你消消气!快点放手吧!”见状,两个服务员也及时劝解道。

  看到他们都跪地求饶、说好话,陈涛的手这才慢慢松开,但指甲里早已灌满了血。

  老男人已说不出话,脸色紫得厉害,脖子上有几道深深的指甲印还在流血。

  见状,其他几人忙起身,把老男人扶坐在凳子上,并不断给他拍后背。

  好半天,老男人才恢复过来,但脸还是一片腊黄,浑身似软弱无骨般,坐都坐不稳。

  男人的脖子还在流血,陈涛又对着那里吹了一口,顿时,那些指甲印也渐渐恢复如初,刚才流血的地方也已结成了深红色的痂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