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承诺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516 2020.02.17 00:10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高羽仍能够回想起脑袋被粗壮的狼牙贯穿后的痛楚,亦有理由相信自己的身体确实有点东西,那或许是一种能力,或许是一种机制……总之,这点东西可以让他续命。

  “活下来就好。”

  高羽想起穿越之前,好歹也算是985学校,找一份看上去还行的工作都这么难。重重面试,重重考验,没有一个面试官给过他好脸色看,只有那些HR看上去热情满满,可谁都知道那样的笑容是没有灵魂的敷衍。

  专业课排名靠前,外表堂堂,谈吐得体,可是却总觉得自己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

  是学的东西太抽象,还是这个社会太具现?是想象的大学太理想,而眼下的社会太现实?

  明明大学里已经学了很多,可是进入社会还要重新学。凭啥?到底是大学有问题?还是大学生有问题?

  高羽不知道答案,反正就算找到了答案,那也只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在父母眼中,他只是一个太过于挑剔的强迫症患者。

  “别人家的孩子都找到工作了,就你一个人还在斟酌,你真是要气死你老妈?”

  “你的工作你做主,但是如果这个月内还找不到工作,我们还是暂时断绝父子关系吧?”

  “臭弟弟,姐姐很能理解你的想法,但你刚毕业刚找工作,先找个比较合适的将就一下,以后再慢慢找呗。骑驴找马,正常得很。”

  “要我说,就看工资就行了,哪家给的工资高,就去哪家,什么情怀?什么理想?什么开心?给钱多才是硬道理,给钱少就是狗屁,你就信你老舅我的,准没错。”

  “孙子啊……做人啊,最重要的是知足。你想想看,你现在拿到的offer,随便哪一个都是你爷爷我当年工资的一百倍了。”

  “爸,你这个想法还是不对的,毕竟现在房价都已经是当年的千倍万倍了。我看啊,这小兔崽就是挑花眼了。这叫恃才自傲,孤芳自赏,小心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

  家里的亲人们,大多时候都是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来涉足你的生活,他们口口声声是为了你好,实则是想让自己心里更舒服,这是在照顾自己的情绪,而并没有真正理解你内心的想法。

  想起这些,高羽的眼神瞬间清澈了。

  穿越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在那个叉蛋的世界,为了赚够一套房子的首付款而打一辈子工了。

  高羽猛然起身,仿佛那一刻已经做好了一个天大的决定。

  但事实上,他根本别无选择。穿越已经发生了,他必须接受现实。这现实,就像此时他残破的衣服和满身的血迹一样残酷而立体。

  “高羽这个蠢货,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就把命都豁出去了,真是……”

  高羽穿越到这个异世界之后,继承了这个世界里的高羽的记忆,自然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一晚的经历。

  城里有一个叫夏柔的姑娘,比高羽小三岁,和高羽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夏柔小时候很可爱,随着年龄增长,颜值猛增,身材也是一年一个样。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夏柔刚刚满十八岁,整体资质在高羽这地球眼光来看的话也算是相当出色。

  就在昨天,夏柔找到高羽说了一个令人难过的事情。夏柔的爸爸夏崇山的病情加重了,咳嗽的厉害,急需一种名为甘心草的草药来救治。这几日,整个南轶城都没有甘心早可买,因为甘心草的唯一产地阿萨荒山近日有荒狼出没。

  连常年在阿萨荒山行走的猎魔师都决定暂时避其锋芒,就说明甘心草断货这种事是无解的。

  但是高羽见夏柔哭得梨花带雨,竟然大嘴一张给了她承诺,表示有办法弄到甘心草。

  “真是蠢货啊……要不是我的穿越到来救了你,此时你高羽就是一坨狼粪你信不信?”

  高羽当时是这样想的:像甘心草这种产自危险地域的商品,城中必然会有人在安全时期囤货,然后再等到商品断货时将囤积居奇的商品高价售出,赚取暴利。

  结果高羽没想到甘心草这种平平无奇的商品,竟然没有人囤货。

  本来计划很美好,用高价购买来的甘心草来假装成出生入死,舍命从险境带回来的救命草,从而换取夏柔的好感……但是现实很骨感,弄巧成拙,最后不得不为了兑现承诺以身犯险……

  高羽掏出指南针开始寻找家的方向。

  从荒狼的血盆大口中活下来了,就不能再大意。必须尽快回家。

  邻居王叔曾告诫自己,荒山这种地方,务必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去,可是高羽却偏偏逞强。只因多采了一些甘心草,就忽略了回家的时间,以至于自己被困荒山直至最后被荒狼发现猎杀……

  现在虽然天基本亮了,但是也不能大意。

  高羽十分确信,就算不死之身的能力是真的,他也仅仅是除了不死之身之外别无所有。要是再遇到什么魔物,恐怕没办法赶回去吃隔壁街道李婶家的天佑小笼包了。

  回家的路程并没有再遇到危险,大概是早晨魔物们都开始沉睡了吧!

  十几里路走完,双脚已经有些僵硬,双腿也开始有些沉重,平时走路一公里都嫌累,现在却要徒步走上这么远的路,是有够为难的。

  高羽拖着疲惫的身体直奔夏柔家。在夏柔出门的那一刻,他本想递上草药包,然后转身潇洒离去,留给夏柔一个背影让她品,让她细品。

  你看这个男人身上的衣物,你看这个男人身上的血迹,你看这个男人坚毅的眼神,你看这个男人伟大的背影,一定会为之感动、迷醉……

  但是高羽还没开始转身,就一个跟头栽倒了。他不知为何一时间脚下一软,脑袋一空,整个人竟然晕倒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了。

  床边有股淡淡的女人香,这个味道,高羽熟悉的很。

  夏柔陪在床边,眼睛一刻不离高羽,待高羽睁眼后,连忙担心道:“羽哥,你伤得重不重?”

  “别提了,我……我被两头荒狼追杀,全身受伤无数,双臂,双腿,还有头,全都是伤,不过……小柔,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高羽本想在身上填一些新伤,已图让夏柔看见,但又担心新伤立马痊愈后就会变得徒劳,同时也担心万一新伤不愈合,那么自己反而会承受不住。思前想后,最终的抉择是用沾满鲜血的破衣做成布条将双臂双腿以及头部全部包裹好,以营造出九死一生,舍命采药的剧情效果。

  按理,这种时候,夏柔应该感动成泪人,然后抱紧高羽表示以身相遇才对吧?

  高羽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个穿越小说的男主角。

  夏柔听高羽这么一说,脸上一脸疑惑:“羽哥,你晕倒的时候,我也以为你受了很重的伤,所以……所以本打算帮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但是……其实我并没有看到你身上有伤痕。”

  高羽这个时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从荒山回来时的穿搭了。这么说,是夏柔给自己换了衣服?

  好尴尬啊!剧本演砸了。

  “羽哥,不管你身上的血是你自己的,还是荒狼的。总之,你兑现了承诺救了我爹,我自然也会兑现我的承诺。”

  高羽大喜,没想到还有这种剧情?

  记忆中,可不曾有夏柔对自己承诺的经历。

  不过那又怎样?

  想不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地球上找个工作都费劲,在这里还不到一天有妹子投怀送抱,以身相许了。

  “小柔,那还不快快说出你的承诺……”

举报

作者感言

讲道理好不好

讲道理好不好

求收藏,加入书架慢慢看帮帮孩子吧

2020-02-17 00: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