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赌局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105 2020.03.11 00:02

  山梧来了。

  同样是骑着陆行鸟,山梧的骑术是高羽完全比不了的。陆行鸟在山梧的胯下昂首挺胸,健步如飞。

  再看看自己这边,毛发蜡黄稀疏且体型瘦小的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店家说的那样善于长途跋涉。

  所谓路遥知马力,还没远行,也不清楚店家的话是否可信。

  山梧停在西门前和守卫打了一身招呼。两名守卫对视之后直接开门放行。这边是猎魔师和普通民众的区别。

  山梧率先走出城门,身上的绿色服饰在阳光下尤其鲜艳。听到身后的高羽跟了上来,头也不回道:“你还真敢来!”

  “兄die,你的陆行鸟也是租的吗?”高羽直接开启了新的话题。

  “哈哈。你一定是不常出城门吧。”山梧嘲笑道。

  “是啊……我怀疑那大叔坑我。就这只陆行鸟,怎么看也不像值每小时二十贝币的样子。”高羽完全没注意到坐下的家伙向后翻了一下白眼,继续算计着:“这个价格租一天就是四百多。啊,还真是破费啊!”

  “我劝你,还是关心关心你的命吧!你可知道,出了城门,你就没有一刻是安全的了。尤其是进入了幽暗森林之后,你能不能活着找到千蛇草都是问题。”

  山梧心中骂了句蠢货,但没有明着说出来。昨晚的见面,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一点不一样的看法。就算是经过了猎魔之火的洗礼,激活了体内的灵能,但是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和成长的家伙,是不可能迎击魔物的。在城门口遇见高羽的那一刻,他就认定了这个人的勇气还是可嘉的。

  他本是别人家的门客,本无意杀人。但高羽若死在幽暗森林中也算是自己作死,他也不会顾他。

  这一次同意高羽的赌约,虽有因被一个无知者对峙后的愤怒,但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产自幽暗森林的血参。

  若能够捕获血参,将其体内的血汁取出,喂人喝下,可治一种恶性出血性怪病。因为年幼的女儿患了这种怪病,他只能每天将女儿养在绝对不会磕碰出伤口的房间中。但是,那和牢笼又有什么区别?

  先前,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因为万一找不到血参反而葬送了生命,那么年幼的女儿也将无人照顾。

  但是这一次,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在高羽的激将下鼓起了勇气,同时也做好了准备。

  幽暗森林的地形,他早已烂熟于心,在哪个地方避开危险的千蛇草也是了如指掌。只是,血参这种东西,喜欢在地表移动,寻找起来十分困难。

  “你好歹也是家里有座旅馆大楼的人,还在意这点小钱吗?”

  “这东西要怎么解释呢?有钱可驱神鬼,无钱寸步难行。至少目前,我还是缺钱的。”想到要将猎魔酒店打造成全世界的最强酒店,高羽就知道少不了巨额的资金做后盾。

  “那你知不知道,幽暗森林里有种东西叫做血参?一颗血参可值10万贝币。”

  山梧所言非虚,血参的价格只会比10万贝币还高。以现在南轶城来看,血参是有价无市的存在。这样一个东西,对于正常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对于急需的人来说,却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

  “那么值钱?”高羽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那应该极其稀少,或者非常难找吧?”

  “二者皆有。”山梧拉起陆行鸟的辔头,抬起头,吼了一声“啾”。那胖乎乎的陆行鸟撒开了腿,跑得贼快。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高羽也拉起辔头,“大黄鸡,我们走。”

  坐下的瘦鸟再次白了一眼高羽,然后一溜烟地冲向前方。高羽瞬间成了像风一样的男子,驰骋在异界的野路上,头发都凌乱了。

  别说,这大黄鸡跑起来比山梧的那只还快。

  一路骑行,高羽竟然比山梧先一步进入森林。大黄鸡是死活都不肯多向森林行进半步,拥有良好的自我保护意识。高羽没办法,只能将其绑在森林边上的小树上。

  幽暗森林中树木高耸,枝叶繁密。太阳光完全无法直射到地面,整个森林里有一种树荫带来的独特幽暗。森林中的风没有固定的方向,清新的自然味道被湿润的空气带入鼻息,再顺呼吸道进入肺部,怎一个舒爽。

  前方不见路,左右不见人。周围到处都是茂密繁盛的绿色植物,高羽鲜有能够叫上名字的。

  虫鸣,鸟叫,偶尔还有类似野兽的哀嚎,森林的壮阔,还未及深入便已深入人心。

  但是置身其间,放眼望去,也没什么。但是要知道,这里是魔植的领地。

  魔植的可怕之处在于,初看之下,和平常植物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细妙之处却能体现魔植本质——它们是危险的。

  这一刻,高羽才发现把事情想简单了。周围到处都是叫不出名字,看上去就感觉惹不起的植物。搞不好它们都是魔植,稍有接近就会陷入危险。这种感觉就像是斗地主摸了一把最烂的牌,连出牌的机会都没有。

  身后的树木一阵响动,高羽猛然回头,发现是山梧走了过来。

  “怎么了?傻了?山梧突然良心发现,语气缓和了很多:“其实也难为你了,这个年纪才经历初启,估计整个大陆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你能平稳地站在这里不发抖,也算是一条汉子了。”

  高羽早就注意到了山梧对他态度的转变,但是刚才的言语尤为明显。不知道对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他只能提高警惕。“我只是第一次来,只能说,真是太壮观了。”

  “所以……你和我打赌是为了什么?自讨苦吃?”山梧从腰间抽出猎魔刀,对着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挥了一下,一刀银白色的刀影从猎魔刀锋斩出,将大树斩断。

  大树最终栽倒,斜亘在其他大树的树腰,形成一道“人造”梯桥。

  “你空有一身灵能却还不会使用。手臂也只有一只,确定赌约还要继续吗?”山梧不知为何居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他明明已经计划好了,要是高羽反悔,那可就错失了大好机会。

  “继续。不过我不太认识路,干脆跟着你走好了。”高羽道。

  山梧不置可否,心想这样正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