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挣扎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104 2020.03.14 00:02

  “把手给我。”

  “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吗?我走不掉了。”山梧知道身后的千蛇草发动进攻是迟早的事,但为了让高羽带回血参给女儿,还是强行对着脚踝处的蛇筋根须砍了几刀。

  以山梧2星猎魔师的实力,蓄满灵能的几刀砍下去却完全不奏效。

  “看到了吗?这东西就是这样,我拿它毫无办法。”

  因为遭受到打击,蛇筋根须继续向上缠绕,已经到了山梧的膝盖。

  “你还是别乱动了,我来想办法。”高羽本来玩得好好的,现在被山梧这样一搞,兴致全无。

  前往的千蛇草已经在主蛇的狂暴状态下解决了内讧的问题。它不急于攻击山梧,只要留着山梧活口,那么刚才跑掉的到嘴的肉就还会回来。

  “不用想了。办法只有两个,要么彻底杀了这东西,要么就只能砍断我的双腿,当然,第二种办法是在千蛇草不会再进攻的前提下。”山梧笑了笑,继续道:“总之,我不会自己砍自己,而你也不可能杀掉他。”

  “这……”高羽知道山梧说得确实没错。

  “千万别再往前了,它还不杀我,目的就是勾引你过来。你千万别上当。”山梧丢掉手中猎魔刀,做出阻止的手势,“现在,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你说吧!可以的话,我帮你实现。”

  “我有个女儿,叫糯糯。你怀里的那盒血参,可以治好糯糯的怪病。我想请你帮我,把血参带回去,治好她。”

  高羽现在才明白,这家伙接受赌约的真正意图。“好,我答应你。”

  “木盒里面的夹层里放有一封信,是我写给糯糯的,另外盒子里还写有我家的地址和给糯糯治病的医生的地址。总之……拜托了。”山梧低下头,发现地上有个反光的东西,于是捡起来扔给高羽:“拿好你的照相机,赶紧走吧!”

  “害。我差点忘了。”高羽接住照相机,再次放在地面上,顺手捡起山梧丢掉的猎魔刀。

  接下来,他准备做点什么。通过刚才的接触,高羽已经掌握了千蛇草不会移动以及攻击范围有限只有十米左右的信息。

  高羽提刀绕后,待来将千蛇草的注意吸引过来后,直接正面冲了上去。

  “蠢货。为什么不走?”山梧在一旁看到高羽的举动,气得直咬牙。

  姑且不论过往,单从刚才算起,高羽欠山梧一个人情。他向来不喜求人,亦不喜欢欠下人情。人生在世,就是要活一个舒坦。始终背负着人情债的生活是不舒坦的。

  他这一刀可谓是单刀直入。用力不小,但是破绽百出。

  参天蛇头注意到冲过来的高羽,差点笑得直不起腰。

  “不要太小看我啊。人类。你这么可爱,孤都不忍心……”主蛇随意甩出十几条子蛇迎击,却没想到这一波子蛇的蛇头全被斩落。

  “怎么会?这个人类居然还有左臂。”主蛇没想到一个单臂人类竟然凭空长出一只手臂,杀了它一个措手不及。

  高羽利用手臂的信息差占了便宜,并没犹豫直接乘势追砍。这一次羞恼的主蛇派出了大半的子蛇,再一次像之前那样控住了高羽。

  一旁观看的山梧下巴差点惊掉了地上:“这家伙怎么回事?你的左臂明明已经被我……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藏一手’吗?也太逊了吧!”

  高羽利用藏一手打出了一点伤害,但紧接着还是陷入了千蛇草的掌控。

  “来啊。有种吃了我。”高羽不知道千蛇草能否听懂,反正挑衅个不停。

  “这个人类真有趣。这么美味,可惜孤只能尝一口。”主蛇之前和子蛇们达成和解,只能吃一口,其余的都要留给大家。但是他可没说过这一口有多少。

  为了巩固统治地位,主蛇并没改变先前的想法,还是这个人类的上半身好了。

  高羽见主蛇的大头飞过来,心中一惊,本能地甩开猎魔刀进行防御。或许是因为左臂再生了两次力量变强的原因,挥舞的猎魔刀居然刮伤了主蛇的头。

  而主蛇因为高羽的防御,吞食没能得逞,只能退而求其次,咬掉了高羽的左臂。

  高羽直接黑人问号脸?什么鬼,又是这里,不能换个地方吗?

  要是总是左臂反复再生,估计到时候身体会发育成畸形。只有左臂一条麒麟臂可不是什么好事。

  周围漫天飘舞的子蛇见主蛇已经兑现了只吃一口的承诺,纷纷涌了过来,生怕分不到一杯羹。

  一时间,高羽全身被痛感侵占,肉块不断被剥离,血液飘飞,筋裸骨露。

  整个吞食的过程不超过十秒,高羽便被整个人丢到了地面上。三肢只剩下骨骼,内脏被吞食殆尽,脑袋还算完好,但是因为脖子上的肉都被吃光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活体白骨人。轻飘飘的身体掉落在地,摔得差点散了架子。

  之前的经验是,疼痛会在受伤之后的一个小时内逐渐加深直到无法伸手,并且会在一个小时候迅速衰减到可以接受的程度。但是这一次,高羽的身体几乎没剩什么了。就连引以为傲的丁丁都已经成了被千蛇草分食的牙祭。

  “哎!蠢货。”山梧看到木盒子从高羽所剩无几的骨架中掉落,无奈地摇了摇头。

  味道美妙的人类肢体在一瞬间被分食干净,千蛇草的蛇头们还意犹未尽在风中回味着那难以忘怀的味道。

  但是,在这股味道之中,不知为何,它们竟然品尝出了一种死亡的气味。

  主蛇最先感觉到了不适,这种不适是因为吞食掉那条人类手臂所引起的。活了将近百年,经验告诉它必须要吐出来。可惜只能吐出骨头,血肉早已消融在茎秆之中,流散到稳扎在土壤之下的根部。

  “这个人类吃不得。”主蛇迅速给全身的子蛇发出了警戒的命令。众子蛇还来不及困惑,就已经被体内消融掉的血肉碎屑所腐蚀。

  偌大的一株千蛇草,此时开始上演千蛇狂舞,在树荫下疯狂抽搐,感受痛楚。

  似乎是高羽的血肉带来的腐蚀性影响了千蛇草的根部,缠住山梧的蛇筋根须,居然缠得更紧了。而且,还在一点一点向上蔓延。这个现象更像是遭受痛苦的人在寻求解脱时所做的挣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