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臂来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201 2020.02.28 00:01

    “你疯了吧?但凡是千蛇草,都是3星级魔物,你凭什么……”男人很清楚他2星猎魔师的水平单对千蛇草的危险有多大。正因为危险巨大,他才不能轻易接受赌约。

  “我当然知道……3星级魔物,2星级的猎魔师闻风丧胆,哈哈哈。你要是怕了,可以现在放弃。我的乖孙?”高羽还不是因为在城里搜刮材料的时候发现,蛇筋根须出自千蛇草。所以……他的小算盘可是打的噼啪响。

  男人脸都绿了,在他看来,高羽是破罐子破摔,不怕事儿大,才会故意选个3星魔物吓唬人。他要是退缩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

  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好吧,可是怎么证明谁先谁后?”

  高羽最怕的是男人不接招。见男人上套了,他赶紧讲出准备好的说辞:“时间就选在三天后吧,我们彼此都可以做一些准备。然后我们一同出发,保证开始时间一致。至于如何证明你是否杀了千蛇草,只需要取回千蛇草的蛇筋根须就行了。整个南轶城都买不到蛇筋根须,所以也不存在有人搞猫腻。”

  “你输定了。”男人笑了又笑,仿佛高羽就是一个可乐的笑话。

  高羽用衣袖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心中暗道:“你死定了。”

  ……

  阿狗和小乐的出现让情况变得复杂了。

  高羽放弃了硬刚正面,同时想到了新的策略。香楠木可以出让,但是要让这个可怜猎魔师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货必须死。

  “你以为是在赌输赢?不好意思,我和你赌生死。”

  不是因为高羽杀心重,而是因为如果这货继续活着就会知道他的手臂可以重新生长出来。这样下去,秘密就会被更多人知道。

  高羽找出花费了几天时间才凑到的八根香楠木,交到男人手里。

  男人临走前,还不忘嘲讽高羽:“三天后,中午12点,城西门口见。你要是怕了想反悔,记得到时候直接叫我爷爷。你爷爷我的名字叫山梧。”

  “唉……没想到你还挺上头。”

  ……

  小乐刚才被高羽救下,半天才回过神。刚才的三连击前两下确实伤到了山梧,只是因为力量差距,伤得并不深。

  眼见山梧离开了,小乐急了,绕过身前的高羽,打算在山梧的屁股上戳个血洞。这个画面出现的太突然,高羽下意识去拉小乐,却发现左臂断了,够不到小乐。

  “小乐,别追了。”阿狗喊起来,嗓门还挺高。他第一时间叫住了小乐,小乐也确实听话,停了下来,手里仍旧死死攥住从裤裆里掏出来的家伙。

  高羽这才看清,小乐手里拿着的家伙,是锋刃改良为螺旋曲面的旋涡匕首。

  被这种刀割伤,皮肉将会被旋涡锋刃卷进去,简直就是活活把肉㧟出来,伤口飙血难以愈合都是后话。只是……这样凶狠的武器,放在裤裆里是怎么回事?

  是认真的吗?

  “这孩子这个狠劲。啧啧。”高羽一边琢磨,一边纳闷,没想到这小乐这么听阿狗的话。要不是阿狗及时叫住了小乐,不光这俩孩子小命难保,就连刚才精心谋划的诡计也会泡汤。

  “小乐,快把大哥哥的手臂捡回来。”阿狗说完冲进屋里,嘴里还询问着哪个地方可以找到绷带之类的东西。

  这个晚上,高羽对这两个小鬼有了新的认知。

  一个有着与现有年纪不相符的冷静和沉稳,以及对事物分寸的拿捏,且对伙伴有着过度的信任;一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着甚至超越了成年人的勇烈和凶狠,以及对事物过分的执着,且对伙伴的话绝对执行。

  这两个孩子,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品质和优缺点,路走正了,必能有所作为,反之要是走歪了,也会为祸一方。

  “老师,你……疼不疼啊?”小乐已经把断臂拿了回来。

  和高羽讲话时,小乐眼神里的凶光不见了,刚才的那股狠劲也没了,就像上一次见面一样,满脸的稚气。

  “不是很疼……小乐,你的旋涡匕首是收起来了吗?可别割到重要部位。”高羽不知道这提醒是否多余,但知道这句提醒夹杂了好奇。

  “旋涡匕首?这个名字好棒。小乐再次从裤裆里掏出旋涡匕首,对着它讲道:“就听老师的,你以后要改名字叫‘旋涡’了。”

  “它本来叫什么?”

  “小小乐。”

  “……”

  阿狗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大哥哥,你不是一个人住吧?噢对了,只找到一条毛巾,你的手臂……”

  “还有救吗?”小乐急忙问。

  “这种程度的伤……”阿狗话说一半,摇了摇头,竟有泪水蹦出了眼眶:“都怪我,要是我能及时制止小乐,就不会是这样了。”

  “不碍事的,男生不可以哭噢。你们两个,先回家去吧。这几天最好别乱跑。”高羽从小乐手中拿过断臂,准备回房间歇着。

  “大哥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阿狗擦了擦眼泪。

  “高羽。”

  高羽回到房间,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整个人瘫在地板上。手臂被砍掉的最初时段确实很痛,但那种剧痛阵阵来袭,频率不高又固定,算是还能忍受。但随着时间推移,伤口的痛感变成了始终持续的长痛,不间断,无休止的痛楚从伤口向身体蔓延,这最难以忍受。

  高羽疼笑了,发出笑声的同时,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顺着脸庞滴下。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同时想点事情转移注意力。

  “话说……我身体里的家伙,你在吗?”高羽尝试和神秘人沟通,但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此时的神秘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知觉共享,他拜高羽所赐,同样在断臂的痛感中挣扎。

  听得到高羽的招呼,他完全不想理。

  大概过了以一个小时,伤口的痛感才明显减轻,手臂的截面也发生了明天的变化。高羽感觉到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要出来了。

  同时,高羽还感觉到身体被某种奇妙的不可遏制感支配了,简直不可言说。

  这大概就是肉体再生的感觉吧?

  终于来了……高羽感觉到手臂截断处一阵异动,一根全新的手臂破痂而出。

  “啊……”

  高羽试了几下,长出来的手臂可以完全掌控,而且力道似乎还更强了。

  在忍受了漫长了的断臂之痛后,高羽竟然迎来了肉体新生的美妙感觉。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补偿吗?

  没想到,没想到。这能力除了不死,竟还有这种惊喜。

  高羽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