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会玩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012 2020.03.06 00:02

  高羽被布袋子一样的东西罩住,抬走。他象征性挣扎一下,便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尽量让自己躺得舒服一些。纵使不知对方有何意图,他依旧不慌,反而有种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要干嘛的期待感。

  “这家伙连叫也不叫一声,真是意外。”说话的人正是抬着高羽的两个人中的一个。

  另一个人随后不紧不慢道:“你急什么。待会儿二小姐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叫出声来。”

  “别乱说,你这样说话容易让人误会。”

  “有吗?我只是想说二小姐有的是办法折磨他。”

  对话的这两个男人,高羽今天见过。他们跟随司深深前往高羽的旅馆,本想大闹一场,没想到全程打了酱油,还亲眼目睹二小姐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欺负了。

  走在后面的男人继续道:“没想到那个叫耗子的小屁孩还挺管用,竟然真把这家伙给骗来了。”

  “当然是二小姐聪慧过人,想到了这个引狼入室的办法。”

  “这叫诱敌深入。”

  “叫什么无所谓。重点是,他现在在我们手里,是死是活都得听我们的。”

  “咳!”

  空气中一声咳嗽,这两个聊得正嗨的家伙都安静了。

  “闭嘴吧。赶紧把人送去暗牢。”

  高羽听着那俩人聊天,被突然的第三人声音吓了一跳。这声音就在身边响起,距离不超过两米。从他这句话的过程可以推测,他始终跟随着这两个男人。也就是说,他们是一行三人,而高羽却完全没察觉第三人的存在。

  “应该是猎魔师吧。”高羽感觉被人抬单架一样抬了一路,最终被扔进一间冰冷的房间。

  铁门关闭,链条哗啦,门锁弹响,脚步声远去,附近水声滴答滴答,时不时还能听见老鼠之类的窸窣。

  “这儿大概就是那男人说的暗牢吧?”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远处出现了脚步声。

  一女三男走来,最终停在关押高羽的暗牢门前。

  司深深从身后的黑衣家仆手中拿过钥匙,打开牢门,漫步进去。

  “哟哟哟。祖大哥,你这袋子里装得是谁啊。”司深深的声音高羽还是记得的,有一点令人讨厌,还有一点骚气。

  “深深小姐,正是你要找的人。”疑似猎魔师的人回应道。

  “那赶紧把你的袋子收起来吧,我要看看猎物的表情。”

  “好。”疑似猎魔师的家伙只是对着高羽的位置伸出手掌,高羽身上的黑色袋子就消失不见了。

  暗牢的火光并不明亮,但足以看清周围的一切。

  司深深浓妆艳抹,穿着露肩膀和肚脐的紧身背心,下身一条黑色中长款皮裤。手里拿着一把半米长的绒毛辫子,这画风简直有种岛国片既视感。

  高羽愕然,单是这司深深的画风转变就有点让人承受不住。

  牢门口并排站着仨男人,其中两个他在家的时候见过,另外的高高壮壮有英气的疑似猎魔师就应该是司深深口中的祖大哥。

  司深深走到高羽身边,同时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仨男人:“你们可以出去了。”

  待那三个男人走后,司深深弯下腰盯着高羽的脸仔细打量,也不怕低领的背心会让身材暴露无遗:“你瞧瞧,长得如此俊俏,就是心肠不好。今晚,老娘得给你点甜头尝尝。”

  高羽避开眼前无法直视的画面,扭开脸道:“你的COS有点意思,不知是COS的哪位?”

  司深深果然没理解高羽的某个词汇,皱着眉头,反手就是一鞭子抽过来。

  一言不合就玩这么大?问题是你还没有捆绑呢啊?

  高羽以为剧情会继续走向奇怪的地方,但是被脸上火辣的疼痛唤醒。

  那绒毛辫子可不是调情的,上面隐藏着无数根尖刺。光是这一下,他的脸皮就被开了花。

  这女人,真他妈尿性。

  “哟哟。怎么样。好玩吧。”司深深的表情很是享受,仿佛这一飙血的一鞭子触及了她的莫名。

  “不急噢,我们慢慢来。不用擦的吧,反正到最后不管哪里都会是这样。”

  高羽只是习惯性擦了擦脸上的伤口,但没想到左侧又来一鞭子。

  躲无可躲。

  或者说是对方的速度很快。

  高羽起初还想反抗,但挨了一鞭子就老实了。那一鞭子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女子的力量。

  山梧是个2星猎魔师,刚才的袋子男应该也不差。拥有至少两个2星猎魔师门客,司深深咋会是普通人?

  高羽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左侧腮帮有点漏风,舌头舔舐了才发现,左脸上的肉被掀开了个洞。脸上的整块皮肉还有一半连着,半吊在空中。

  “唉……可惜了这张脸。”司深深欣赏了一会儿,忽然凑到高羽耳边,吐气如兰版向高羽的耳朵传递诱惑:“噢。我的小哥哥,你要不要乖乖的把衣服脱掉。我们接下来玩点更刺激的。”

  高羽整张脸都麻了,尤其是左脸已经成了人肉排气扇。

  可以预想到,这女人是要让他全身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你真会玩。”高羽半睁着眼睛,心中略做打算。

  事到如今,恐怕不死之神的秘密瞒不住了。不过在实力差距面前,他翻盘的点只有一个。

  “那还不听姐姐的话,把衣服脱光光。”司深深在一旁等待,欣赏,同时陶醉在暗牢昏黄血腥的气氛中,时不时地,竟然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

  “我服了,我服了。”高羽怎么看都觉得这司深深是在做着自我安慰的动作啊。

  高羽脱下外套向空中抛去,侧过身用身体挡住左臂的位置。面前的司深深的奇怪动作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有点超出了高羽的想象。

  “啊~”司深深停下颤抖的手,喘了口气,忽然注意到有什么东西从高羽的外套口袋中掉了下来。

  一封拆开的信件。司深深附身捡起信封,顺便用信封擦了擦湿润的手指。

  高羽之前随手把那封信放在兜里,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掉了出来。

  司深深读完了信的内容,脸上露出迷醉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