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初练(双更走起……求推荐,求收藏)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087 2020.03.24 16:00

  死者张天虎,是来自第十区的水果商。跟他同行的女子是他家雇佣的仆人,叫宁迪迪。

  城管所内,南解和宁迪迪简单聊了会儿。

  他并非查案,只是对死者尸体的处理做一下说明。

  死者不是本城人,尸体理应交由提棺者送往死者家乡。如果死者无亲无故,也可在当地直接进行处理。

  但是,目前死者还无法查明死因,任何人都无权带走尸体。

  宁迪迪明白南解是要打消她带走尸体的念头。殊不知,她也并不想带走尸体。她作为老板雇佣的仆人,主仆关系也只是在老板家中应付老板娘的。在外面,她和老板互为对方的情人,对老板也是有一定的好感的。

  在其他人眼中,包括洞察力强大的南解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成熟且妖媚的女人居然对这个死去的商人有真感情。

  “尸体就留在这儿好了。我也会留下来,南大人,你可一定要查出个真相啊。”宁迪迪甚至有了怀疑对象:“我现在高度怀疑那家酒店。他们把酒店房间装饰得那么好看,就是为迷惑人,没准背地里就有什么害人的勾当。”

  “宁小姐,凡是都要讲证据。我在张天虎的尸体上看到了生命衰竭的气息。所谓心脏麻痹也有可能是过度劳累之后产生的不良反应。你有百分之二十的概率是间接杀死他的凶手。”

  南解举起右手,摊开手掌,在右手掌心具现出放大镜,放在眼前对准宁迪迪。

  “啊。”宁迪迪下意识捂住身前的重要部位,生怕南解的放大镜可以透视。

  “你放心。这面镜子的作用不是透视,它的名字叫做‘裸露的真相’。这也是我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透过表象看清事物的本质,找出真相。”

  “真不可思议。”

  “你不用紧张,在我面前,谎言是无效的。幸运的是,你并没有说谎。”南解有十足的自信,“对于那座酒店,我的观点是,除非它的老板可以隔空杀人于无形,否则张天虎的死就与酒店无关。”

  “明白了。南大人,我相信你。”

  “你可以等几天,过两天我的朋友会回到城里,尸体交给他,死因准能定。”

  ……

  城管带着死者的尸体离开,猎魔酒店笼罩了一层阴霾。

  没出一个上午,整条南宁街都炸开了锅。或许是生活过于平淡,缺少调味,人们对于特殊事件的反应尤为强烈。

  高羽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而且还束手无策。

  索性关门歇业,本人则能躲就躲。降低热度最高的方式的就是不回应。街坊四邻的议论,隔壁老王的问询,真是不见不烦。

  好在下午阿狗那边有了进展,说是在猎魔大厅蹲到一个2星猎魔师。对方在知道阿狗的意图之后表示愿意提供免费教学。

  能白嫖不白嫖属于白痴。

  当天下午,高羽三人直接动身。然而小喵强烈要求前去旁观,高羽只能妥协背着小喵前往目的地。

  在陆行鸟驿站的后院,有一处十分宽阔的圆形训练场。

  训练场上,有十几个人在进行烈能力的修习。

  阿狗说的老师,矮矮胖胖,小眼睛,八字胡,胸前的领带长到快要碰到地面,腰带看上去随时都要被肚子撑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人高羽竟然见过。

  “是你。”高羽万万想不到这次的老师居然是陆行鸟驿站的老板。

  “对,是我,我叫赵天龙。”驿站老板的名字和形象完全搭不上。

  “老板,上一次的租金还没算清吧,你还没有把剩余的钱退给我。”

  “别闹……55号是两天之后才自行回家的。按说,你的租金全扣掉都还不够。不过多亏你提醒我,稍后我算一算,然后你走的时候记得结清。”

  高羽脸直接黑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高羽三人进入训练场,所有新人就都到齐了。

  赵天龙将这几天新来的人组织到一边,收起了笑呵呵的表情,倒也还像个严肃的老师。

  “你们除个别人除外,都是经历过猎魔之火的人,关于灵能我就不再赘述。单说‘烈’。大家都知道,猎魔师要想真正有所作为就必须学会修炼烈。也只有掌握烈能力,才能真正做到质变。”

  “‘烈’的修炼共有四步,第一,开关;第二,激灭;第三,集散;第四,固变。今天,我们就只练习开关。你们闭上眼睛,用心感受体内灵能的存在。然后下意识将它们从体内释放出来。”

  “不要着急。灵能始终都在,你们只需要去感受,然后轻轻松松,水到渠成。你们要学会想象,把灵能当做身体的一部分,就好比你伸手去拿一杯水,两只脚走路,吃东西……要做到这么自然。想开就开,想关就关。”

  “开在先,关在后。所以你们先学会开,再试着掌握关。今天大概就说这些,你们要练到天黑后才能结束。”

  赵天龙转过身,表情故作高深。他的背后上贴着白纸黑字:莫问莫问。

  等于说是就教了这么点,然后就全靠大家自己练了。

  “阿狗,你确定这老师没问题吗?”高羽迟疑。

  阿狗也不好回答,毕竟作为赵天龙口中唯一的没能经历猎魔之火的例外,他没办法理解赵天龙讲得东西是好还是坏。

  反倒是小乐有所收获:“赵老师说的很对。要是我早点听到他今天的这番话,没准开关这一部分还能做得更加扎实。”

  小乐也没多说,直接投入到练习。

  训练场上有三波人,一波是高羽这边的新人,一波是正在练习第三个步骤“集散”的学徒,还有一波人则在训练场的角落谈笑风生,似乎以观察新人为乐。

  高羽跟着小乐一直练到天黑,满头大汗,身体疲乏。小乐也差不多,阿狗则主要是以记录为主以练习为辅。小喵就厉害了,在场边当了一天的观众,直到要离开时还看得津津有味。

  而在所有练习者退场时,高羽才明白赵天龙的用意。他免费教大家学习烈,还让大家练到这么晚,分明就是为了结束课程后将陆行鸟租给大家。

  练习者们一个个都疲惫的很,这个时候陆行鸟就是刚需。这生意真是好算计。

  奸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