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猎魔酒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燃烧

猎魔酒店 讲道理好不好 2006 2020.03.07 00:01

  “把信还我。”

  高羽站起身,语气中有种不容反驳的霸道。

  “你想要?哈哈,那我偏不给你。”司深深一脸得意:“不过多亏了你这封信,我想到了更好玩的……乖,你等我一下。”

  司深深转身离开了暗牢,像是要去拿什么东西。

  高羽见司深深忘记了锁门,不假思索直接飞奔过去。然而脚下才迈了一步,忽然感觉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掌控。

  这种感觉第二次出现,高羽已经知道缘由了。

  卧槽……神秘人!

  “你来得正好,我们得逃出去。”高羽本来都忘了神秘人这茬,现在对方突然出现也不错,刚好可以帮他逃出这里。

  以神秘人的速度,冲出暗牢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高羽等了半天,发现神秘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解开左臂的绳子,对着左臂按了几下,举起右手掌撑平,直接对着左臂挥下去。

  手刀?自断一臂?这是什么操作?

  高羽看不懂了,这他妈出来啥忙不帮,直接玩自残?

  自残就算了,还猥琐地把断臂用外套包裹好扔到了角落。

  “你这……?坑队友吗?如果我们算是队友的话?”高羽差点就心态崩了。不过奇怪的是左臂并不流血,而且也不是很痛。和脸上的痛感比起来,左臂的痛简直小巫见大巫。

  高羽还没等到神秘人回话,身体就又能动了。

  “你这么快的吗?雷政富都没有你快。”

  高羽好气,但是也没办法。经过刚才神秘人这么一折腾,他反而清醒了。

  在刚才,他还在担心要是继续被司深深玩弄恐怕手臂的事情会暴露,没想到趁司深深不在,神秘人竟然解决了断臂的问题。

  为了缓解脸部的不适,高羽凭借一只手艰难地把腰带缠在了脸上,用以固定脸部的“坠肉”。

  司深深人还没到,她的声音就在走廊响起:“我回来了,小乖乖,你还在吗?”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黑盒走来了。她来了她来了,她脚踏高跟进来了。

  “小乖乖,猜猜这盒子里是什么?”

  老实讲,高羽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催情之类的鬼玩意。但转念一想,这女人只是玩得很,但绝不会玩真的。不过好在她不会玩真的,否则他可要翻脸了。再怎么说,也不能被这货占了便宜。

  “猎魔之火?”

  “哇?你可是真是个小机灵鬼。”司深深打开手里的小黑盒,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长方形咒文。

  高羽又不是傻子,对方是看了那封信之后才跑开的,自然是去拿和那封信有关的东西。

  只能是猎魔之火。

  今天高羽刚做了决定,这百分之一存活率的东西,他是绝对不能碰的。

  “你别闹,我是不会让你得……”话未说完,高羽被司深深掐住了脖子。对方的动作很快,虽然和神秘人的速度有明显的差距,但他依旧躲不开。

  她的力量也很大,高羽无法挣脱。

  “来吧,让姐姐帮你贴上咒文。告诉姐姐,你想要身体的哪个部位?”

  “你……你……快救我啊……”高羽没想到这女人来硬的。这样下去,他马上就撑不下去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喊什么人出来救驾,否则等猎魔之火烧起来,百分之九十九要玩完。

  “别……等了。再不救我……你也会死。”

  司深深被高羽的呼救整笑了。猎物居然向猎手求救,还真是天底下头一遭的新鲜事。

  她把高羽按在地上,强行撕掉高羽身上的衣物。见到高羽光滑的皮肤,俩眼放光,气息也重了许多。

  “是这里,还是这里,还是这里呢?”

  任凭对方的手指在身上乱点,高羽也没力气抵抗。因为无法呼吸而失去力气,在喉咙解放的时候只想着呼吸。

  “那就这里吧。”司深深啪的一下将手里的咒文拍在高羽的胸口上。

  咒文在接触到人类血肉的瞬间就生了根,入了魂,一团光火跳出咒文,落入高羽的胸膛。猎魔之火一经烧起就无法被扑灭。它不是寻常的火焰,不烧凡物。

  眼看着猎魔之火在高羽身上蔓延,司深深整个人都嗨了。她从未见过如此美妙的火光,从未享受过如此让人兴奋的温暖。仿佛只是静静地在一旁观赏,都觉得全身舒畅。高羽痛苦的表情,是死神的工笔,高羽痛苦的挣扎,是死亡前的哀歌。最让人无法自拔的是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一想到高羽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活下来,司深深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

  高羽简直要疯了。他现在的处境,是绝境。猎魔之火烧变了全身,烧尽了力气,烧尽了希望。他静静躺着慢慢感受逐渐微弱的猎魔之火,感觉自己的生命应该也差不多到头了。

  身旁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的司深深仿佛刚刚享受了一次,这是何等怪异,这是个什么画面?

  猎魔之火的火势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剩下一个小火苗在心脏的正上方忽闪忽闪。

  无法呼吸,心跳也停了。身体正在冷却……

  这安静,冰冷的感觉,是死亡吗?

  人固有一死,可是死在这里……死在这女人的玩乐之中算是怎么回事儿?

  简直十辈子抬不起头啊!

  高羽心里是那么的不甘。窒息了两分多钟,最后竟然愣是拔上来一口气。

  “啊——”

  坠入深渊的灵魂开始升空,沉入冰封的僵硬开始融解,耗尽空气的火焰获得了纯氧。

  猎魔之火再次燃席卷高羽全身。当阳光驱散阴霾,当炙热赶走寒冷,高羽感受到身体正在被什么滚烫的东西填塞。

  满了。全身都满了。

  那滚烫的东西多到要溢出来了。高羽却觉得还不够。高羽并不知道这是体内灵能被猎魔之火激活后的必然反应。只是他体内的灵能水平超出了常人所能忍受的极限,以至于一瞬间烧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下午了。

  睡了两天两夜可还行。

  醒来时,夏柔坐在床边,面容有些憔悴,眼角似有泪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