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在大唐窃国的日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百九十四章 苍龙入海(上)

在大唐窃国的日子 无刀子 2572 2018.10.12 00:10

  为帝君者,速来都是与情义无缘的。

  帝王座下皆白骨,此时此刻李隆基终于蜕掉了他明君和风流的外壳,露出了自己的本质——当他觉得痛苦的时候就肯定有别的人不会好过,比起自己受伤他更喜欢看别人痛苦,他在宫里可以畅所欲言,没人敢将他说的话透露出去,谁要是敢乱传姜皎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他要立惠妃为后,可是满朝文武却不让他得偿所愿,他不顺心就迁怒到了“好兄弟”姜皎的身上。

  他其实也杀了很多助他登上帝位的功臣,只是他用的办法比刘邦高明多了。

  人人都道王毛仲志得而骄、死有余辜,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杨思勖和高力士这种掌握着军权的宦官都离李瑛远远的,只有他毫不避讳得跟太子同游,而他当时守的就是大明宫宫城北面的玄武门。

  王毛仲死了没多久宫城后面就又修了一重城墙,接任守玄武门的还是家奴刘梁德,只是在玄武门的北边还有监门卫,那个时候担任监门卫左右将军的已经都是宦官了。

  王仁皎还有两个儿子名叫王守廉和守庆,自兄姐都死了之后他们被派去做了太子家令和更令,王家其他人都走了他们两个却走不了,只能在李隆基的眼皮子底下苟且偷生。

  王毛仲事发后他们也受了波及,都被流放到了不毛之地当胥吏,谁叫他们的兄长王守一联络了文武百官“逼宫”呢。

  王毛仲之死其实是外臣和宦官之间争权失败的结果,李林甫要害人好歹还要编造谎言、伪造证据,高力士一句话就可以搞死一个人了。

  张说那个在泰山封禅后火速升成五品的女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年纪轻轻就位居高位除非有大才,不然就是大忌讳,王毛仲因养马有功,他自己开府仪同三司,已经没有可以封赏了,只好将功劳给他新生的儿子身上,过洗三那天李隆基就给了那个稚子一个五品勋官。

  当时高力士是右监门将军,左监门将军是卢龙子唐地文,宦官担当武职必须要三品,王毛仲就抱着自己的那个小儿子,把他的牛牛炫耀给高力士看,说“这个孩子难道不比你更该封为三品耶?”

  高力士回去传话给李隆基,就说“这个孩子难道不该封为三品官耶?”皇帝顿时大怒,新仇旧恨一起袭上心头,从此王毛仲圣宠不在,黎敬仁在唐地文被贬职到振州后接任左监门将军。

  龙武卫将军也不是一开始就是陈玄礼,而是家奴李守徳,龙武卫是精锐中的精锐,都是有军功的功臣,他们是从来都不服只会在皇宫和内地耍横的宦官的,不然龙武卫将军的位置也要被宦官给把持。这帮人也看不起太子优伶出身的母亲赵丽妃,连带着太子一起看不起,只要与太子隔着远就会得到重用,在王毛仲的案子里只有李守德是自己请辞成功,最后得以善终的,其他党羽全数发配,王毛仲更是带着四个儿子一起死在了去永州的路上。

  有本事不如会哄人开心的得势,王毛仲死了就没有那样狡黠的人哄李隆基开心了,高力士就进献了一个侏儒,平时他的作用也就是给李隆基当凭几靠着玩,结果他因此得势了,在长安城里也能横着走。

  谁不让他随心所欲,谁就得不到重用,甚至直接送命,李隆基就是那么任性,宦官就一味得宠着他、哄着他、纵容他,让他的躁脾气众叛亲离,最终只能依靠宦官。

  “你想救独孤少侠,就必须通过宦官,我听说你跟黎敬仁处得不错,你可以找他试试。”李玙开始给王守善出主意。

  只是救个人而已,又用不着他去执行任务,王守善的心也静了下来,李玙说的是个可行的办法。

  至于赵惠琮和孙诲回了朔方会干些什么王守善已经不在意了。

  “把符还我。”王守善朝着李玙伸手,他已经不打算去送死,这兵他不借了。

  李玙狡猾得笑了起来“是你说的,求来的不行,给的可以要,你把符给我这些兵就是我的了。”

  啥叫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王守善咬牙切齿,想动手去抢,李玙立刻倒退了一步,笑得跟他爹一样得意。

  “愣子,以后做事还凭一时冲动不?”

  王守善觉得自己挺深思熟虑的,结果到了李玙这里就干脆成了愣子,顿时气得胸口疼。

  拿他钱无所谓,反正钱还能挣,可是这兵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军官,那都是宝贝,他上哪儿去找人才?

  “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把符还我吧。”

  “诸葛亮大意失荆州,在宫里行走必须小心谨慎,你这匹夫有勇无谋,做事全凭一时喜怒,要是不改了这毛病日后是会吃大亏的。”李玙收起了笑容,严肃地看着王守善“这一次就当是教训,而且你没有差事,你的兵军饷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坑蒙拐骗来的,不过王守善没敢说,怕又被李玙给骂死。

  “别给人攻坚你的借口,我的幕府正好出缺,他们先在我这里安顿,等日后你自己开府了再要回去。”

  这个理由无懈可击,但王守善还是觉得自己被李玙给坑了。

  开府得有功勋,他又不是皇帝的儿子,又没什么大功劳,年纪又轻,他凭什么开府?难道又要抱公主的大腿?

  公主府有护卫是正常的,不过王守善觉得那太不是滋味,他要真的那么干了就真成了吃软饭的了。

  兵权得靠他自己挣,出了这档子事,李隆基还有心情排演秦王破阵乐么?

  “我要用什么理由开府……”

  “重建秦州怎么样?”王守善刚一开口问,李玙就接口回答“这事天齐跟我提起过。”

  王守善最烦的就是这里了,李玙老是在挖他的人,害他用着都不放心。

  “还有一件事要事先给你说。”李玙从怀里掏出一个奏表,在王守善面前晃了晃“你那个主意,我要了。”

  “啥主意?”

  “用军功换女奴的良籍,吐蕃人会比我们先坐不住的。”李玙将那个奏表给重新放回了怀里“既然我们与吐蕃的大战不可避免,那就不该由我们负挑起,我们要当正义之师,士气高涨胜算会更大的。”

  女奴是解放了,男奴隶该怎么办?

  还是老问题,女人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男人的自由和权利得靠自己去争取,这是别人给不了的。

  王毛仲位极人臣又怎么样?家奴就是家奴,李隆基一个念头就把他曾经拥有的一切全部夺走了。

  每个人都向往自由,女奴跑到中原来寻求自由和爱情有错么?

  有女人人口才能延续,女人都跑光了就凭男人怎么生孩子,当人口流失到一定程度吐蕃贵族是肯定会着急的。

  想要已经获得自由的女奴回去继续当奴隶只有进入东土来抓,犯我中华虽远必诛,趁着这个劲头一口气打到拉萨去,那可比薛仁贵带兵去侵略吐蕃得人心多了。

  “行啊,你要用就拿去用呗,仗这么打才他娘的有意思。”王守善笑得见牙不见眼,只要不是率先发起进攻的就是正义之师,以正义之名诛尽邪恶,这其实就跟刘家人要把秦国黑得一无是处是一个道理。

  “你怀里的是什么?”李玙指着王守善的胸口,奏表四四方方的边清晰可见。

  “这是别人给我的。”王守善将它给翻了出来,淋了半宿雨,它已经有些润了。

  “写的是什么?”李玙好奇得凑了过来,王守善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给打开了,借着从飞霜殿里透出来的火光,二人一起看那一行行由女人写出来的娟秀笔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