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 不知该不该说

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碧蓝的世界 2002 2020.11.24 16:13

  时间一天天过去,天气也一天天变暖,陈帆的伤势也一点点好起来。

  一晃,已经到了三月份。

  “已经三月了啊。”

  这天早上,陈帆起来时,见到院子里的那桂花树的枝头上抽出了嫩芽,心里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待了整整一年。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开始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日子。

  现实中的一切,仿佛已经成了久远的记忆,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很少会想到现实中的事情。

  他甚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直到此时,陈帆才想起,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两年时间一到,他就要回到现实。

  现在,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他现在无比确信,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身边的人,嘴碎的刘安,贪嘴的香香,内向容易害羞的婢女茵茵,爱唠叨的刘婶,沉稳可靠的赵刚……

  傻乎乎的小妹,总爱板着一张脸的大哥,读书成痴的二哥,和那个精明又有人情味的嫡母……

  还有那个没有安全感的林秀婉。

  陈帆跟这些人相处了一年之久,他清楚地知道,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他虚想出来的,也不可能是虚构出来的。

  这里只可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

  等他回归现实,这个世界的陈帆会怎样呢?

  也许,原主的意识会接管身体吧。

  那么,原主会拥有这两年的记忆吗?会继承他关于现代的知识吗?

  陈帆想到了那个一直刻意回避的问题,他离开了,林秀婉怎么办?

  “少爷,夫人找您。”

  刘安的话,将陈帆拉回了现实,此时,他正在吃早餐,答应一声,将碗里的粥喝完,起身去见那位嫡母了。

  …………

  那位嫡母找陈帆,一般只有两件事,一是为了生意,二是为了他的亲事。这一趟,是第二个理由。

  这两个月,她又物色了几个人选,让陈帆挑选。

  前几天,正好有个庙会,她便安排陈帆亲眼见过那几个女孩,让他选了一个。如今,女方那边也有了反馈,说是对他挺满意。

  她就是通知陈帆这件事。

  陈夫人说,“过两天,就有一个不错的日子,我会派人上门提亲。”

  有过上次的教训后,为免夜长梦多,她决定速战速决。

  她又叮嘱道,“还有,这件事先别声张,芷兰那里也别说。”

  陈帆说,“你拿主意就行,不过,我希望婚期能放到明年。明年,父亲的任期结束,就该回京述职了,我想等他回来后,再成亲。”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陈夫人也没有理由拒绝,说道,“难得你有这样的孝心。”

  …………

  离开了陈夫人的小院后,刘安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少爷,你真的要跟那位周家姑娘成亲啊?”

  刚才陈帆跟嫡母商量事情的时候,他就在门口,正好听见了。

  他们终归不是亲生母子,总是要避嫌,在屋里谈话,不会关门。

  陈帆瞪了他一眼,说,“你竟然敢偷听。”

  刘安却一脸焦急地说道,“那林小姐怎么办?”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林小姐是什么身份?你知不知,这话要是传出去,我会倒大霉的。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听到没有。”陈帆警告了他一翻。

  刘安不敢再吭声。

  两人回到院子时,见小青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这两个月,林秀婉被父母限制,不得离开家门一步。只能派小青出去办事,隔三差五,就会到陈府一趟。

  名义上,是来给闺中好友陈芷兰送东西,实际上,小青主要是来看陈帆的。

  陈帆看见她,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上次都说了,我的伤已经好了,以后不必来了。”

  “婢子是来替小姐来送东西的。”

  小青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锦帕,递上前去,说道,“这是小姐亲手绣的,本想在前几天庙会的时候,亲手送给公子。可是夫人说什么都肯不让小姐出门,只能托婢子送过来。”

  陈帆见锦帕上绣的是一些小字,正是那首水调歌头,当日,他跟林秀婉相认,就是用的这首词。

  他接了过来,说,“替我谢谢你家小姐。”

  小青将东西送出后,就离开了。一旁的刘安趁着旁人不注意,悄悄跟了出去。

  刘安将小青叫住后,一脸纠结地说道,“小青姐,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小青皱起眉头,说,“什么该不该说的,赶紧说。”

  刘安一咬牙,说道,“我家夫人,要给少爷定亲,是一家姓周的人家。少爷已经同意,过两天,就要去提亲了。”

  “什么?”小青脸色大变。

  …………

  房间里,陈帆看着那张锦帕,伸手摸了摸上面绣的文字,有些好笑,“这绣得真是够差的。”

  不过,也难为她了,在现实中,她估计连针线都没拿过,能绣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

  想来,她应该也是在家里待得太无聊了。

  不过,她也快要能出门了吧。

  陈帆没有刻意去打听,但是上次那位嫡母特意找他,跟他说起了一件事。有一位侯爵遭到降爵,侯爷夫人更是被宫中一道懿旨夺了诰命,罪名是管教不严。

  没过多久,侯府中的一位女儿,被远嫁南疆,在途中,遇到一伙歹徒,死于非命。

  陈帆心知肚明,她不会无缘无故跟他说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个可能,这位侯的女儿,就是指使人绑架林秀婉的幕后黑手。

  最后,陈夫人说,“听说,那位侯爷之女,一直倾心申国公府上那位小公爷。”

  陈帆只得感叹,这个侯爷的女儿,真是够狠的,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对情敌下这样的毒手。

  当然,寿安侯更狠,将人家一大家子给收拾了还不够,还要了那个女人的命。

  陈帆也知道,她说这件事,多半是在警告他,离林秀婉远一点,这林家,可不是善男信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