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以词喻情

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碧蓝的世界 2156 2020.11.23 08:44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单身,没车没房,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

  “能在一个世界里碰到,是多大的缘份,自然应该互相扶持。”

  “我明白了,今天的事,抱歉。”

  “我是对你有过一些好感,但并不是非你不可,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趴下!”

  一个个场景,在林秀婉的眼前闪过,最后,又变成了一片血红,画面定格在了钉在陈帆肩膀上的那根黑色的弩箭上。

  “不要!”

  林秀婉猛地坐起身,尖叫一声。

  “小姐醒啦,快去通知侯爷和夫人。”

  旁边有侍女激动的喊声。

  林秀婉才发现,这是自己的房间,刚刚是在做梦。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她记起来了,自己得救后,就被送回了家中,迷迷糊糊中,失去了意识。

  陈帆呢?

  她想到陈帆肩膀上钉着那根黑色弩箭,一阵心悸,用力掀开被子,下了床。

  “小姐,您昏迷两天了,大夫说了,让你多休息,不能起床。”一名侍女上前将她扶住。

  “走开。”

  林秀婉用力甩开她的手,脚下却有些发软,扶着床沿才站稳了,问,“小青呢?”

  “她发了高烧,夫人让她好好养病。”

  “马上叫人准备马车,我要出去。”

  林秀婉脚下虚浮地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后,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状态极差,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我梳头。”

  她说着,一边忙乱地在桌上的瓶瓶罐罐里翻找起来,找出一个金属盒子,想要打开,试了几下,突然一阵心促气短。

  那名侍女拿着一件衣服过来,披到她身上,小声哀求道,“小姐,到床上歇着吧,您还生着病呢。”

  林秀婉咬着牙根,总算将盒子揭开,拿起里面的粉扑,手却控制不住地发抖。

  “婉儿。”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悲喜交加的呼唤,一个贵妇走了进来,一把将她抱住,“你可算是醒了。”

  林秀婉手一抖,粉扑掉到桌子上,涩声道,“娘。”

  这一位,就是寿安侯府的诰命夫人,也是她的生身之母。

  林夫人抱了一会,将她松开,说道,“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躺着。你昏迷了两天,粒米未进,我让人给你熬了粥羹,来,赶紧吃了。”

  林秀婉能甩开侍女的手,却不能甩开母亲的手。虽然心焦陈帆的伤势,也只能回到床上躺着。

  林夫人亲手给她喂粥,一边喂,一边有些后怕地说道,“婉儿,这次多得菩萨保佑,你才能平安无事。等你大好以后,一定要去寺里拜一拜……”

  林秀婉忍不住开口问道,“娘,那个救我的人,怎么样了?”

  “他们都是陈家的人,娘亲已经亲自登门,跟陈夫人道谢过了。还拜托他们不要将事情外传,毕竟,这事关乎你的名声。幸好,当时下大雪,桥上没有别人,只有陈家的几个护院,陈家知道利害,肯定会约束他们,不会让这事传出去。”

  “女儿当时看到,有人,受伤了。”

  “娘亲问过,陈夫人说,请大夫看过,并无大碍。”

  林秀婉听说没什么大碍,心里稍微安定一些。

  林夫人继续说道,“婉儿,你放心,这次的事情,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不管是谁在背后指使,我们都会追查到底。你爹已经进宫去了,天大的事,自有你姑姑替你撑腰。”

  这次的事情,明显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竟然将主意打到了寿安侯府的女儿,当今皇后的亲侄女身上,简直是骇人听闻,捅破天了。

  “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安心养伤吧。在事情了结之前,你不许再出门。”

  “对了,国公夫人昨天来看过你了,听她的话,似乎是对你有意,来探听我的口风。听说,她儿子温文有礼,品行纯良。这可是上好的姻缘啊,我跟你父亲都很满意。”

  林秀婉脸色一僵,艰难地说道,“女儿还小,想多在爹娘身边服侍几年,不想这么早嫁人。”

  “傻丫头,对娘亲来说,你能有一桩好姻缘,比什么都强。”

  “改天,等你病好了,我安排你们见一面。那孩子长相俊美,你一定会喜欢的……”

  “到时候,让你姑姑赐婚,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不知为何,林秀婉听着这些原先规划的最好的人生路线,不但没有一丝喜悦,一颗心反而不断往下沉。

  她的脑海里,再次浮现陈帆奋不顾身向她扑过来时的眼神。

  还有那句冷冷的话,“你一边享受着我对你的好,一边想着,以后嫁给别的男人。对吗?”

  她的心脏瞬间揪紧,几乎无法呼吸。

  隐约间,似乎听到母亲的声音,“好端端的,怎么哭起来了……”

  …………

  另一边,陈府,也有一对“母子”,正在谈话。

  陈夫人问,“伤好些了吗?”

  陈帆低头看了一眼用绑带吊着的左手,说,“肩胛骨断裂,过两三个月,就能好。”

  “你太逞能了。那样的亡命之徒,岂是你能应付的?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父亲交待?下次不能这么莽撞了。”

  陈帆能听得出,她是真的关心自己,道,“您教训得是。”

  “最近,京城流传着一首青玉案,你可听说过?”陈夫人突然转过了话题。

  陈帆有些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怎么聊起诗词了,摇头道,“没听说过。”

  陈夫人就念了起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陈帆听到第一句,就知道是林秀婉又在抄诗词了。就是不知道陈夫人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首词。

  他赞道,“果然是好词。”

  陈夫人道,“侯府家的这位小姐,确实是才情无双。更难得的是,以词喻情。恐怕没有任何男人能抵挡得住。”

  陈帆问,“什么意思?”

  “坊间传闻,林小姐这首词,是为了诗会上某位公子所写的。近些日子,申国公府的夫人,去了寿安侯府几趟。这样看来,她的意中人,就是申国公府的小公爷。若无意外,两家很快就要结亲了。”陈夫人说到这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陈帆垂下目光,说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