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真三国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九 助取泰郡的神秘人甲

真三国无双 血海转轮王 2406 2005.07.21 21:46

    终于结束了我们来到乱世的第一场大型战役,我对自己有了更大的信心,在这场战斗中,我领悟了风之奥妙;“勾搭”上了上古龙神青虬;全歼特纳军团;占领城池两座;招揽了一批三国时期的名将(张嶷、张翼、陈武、廖化、周仓、法正、王双、钟会)为我所用;而且还有目前仍不知是谁的一员猛将在泰郡城里,最为重要的一点,我带来的众多大将们大多在这一场战斗中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这为以后的战斗、争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相比之下,至于获得了三件削铁如泥的兵器(盖依赠给典韦的斩仙刀、王双抢到的泼风刀和我从特纳那里抢来的麒麟矛),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了。

  吃光了特纳军团之后,我与吕布同许褚、典韦会合,兄弟相见,少不了一番善意的互捶。闹了半晌,典韦道:“貂兄,目今麒州已安,奉先也可以跟我们一块回去麒州了吧?首战大捷,咱哥们儿好好喝他一顿!”我略一寻思:泰郡虽得,但民心未定,再者那不知名的使戟猛将也在城中,官员未曾任命,好多事情都不是夏侯兄弟能够做好的,我不是说不相信他们,只是我到底看过不少的书,高中毕业有文化,而夏侯兄弟一直在世家习武,恐怕有些事情不一定做得那么明白。

  想到此,我向典韦道:“恶来,目前麒州有左慈作主,一切大可不必由我操心,但泰郡新定,民心未稳,我必须亲自去料理一些事情,吕布也得跟我回去,庆功宴的事,只得往后放放了。人在乱世,身不由己啊!”

  典韦道:“谁说要跟你喝酒了?有奉先就行,你那么没有酒德,谁跟你喝啊?”

  ¥%%¥×……#¥◎#¥◎#¥×()×)×你NND!

  一脚把典韦踢回了麒州,我和吕布回了泰郡。路上,吕布向我介绍了泰郡攻城战的情况:

  泰郡有特纳军团留下的一万兵守城,主将是牙门将军克力,当日吕布率领夏侯兄弟并一万兵攻到城下时,克力目中无人,出城与吕布对阵。吕布虽然平时有那么一点浑,但决不是没有心计 ,他见克力出城,马上提出向泰坦联军所有人提出了挑战。傲慢自大的克力马上应允,就要出战,可是好容易有个立功的机会(至少在当时的泰坦军将领看来是这样的),克力手下的将领争先恐后地向吕布挑战,可是在吕布、夏侯兄弟看来,这无疑是唯恐自己死得不够快。

  克力见手下这么积极踊跃地送死,啊,不是,是这么积极踊跃地向“不长眼的东方蛮子”挑战,自是十分高兴,当下命一人出战。那人跃马出阵,耀武扬威。吕布策马上前,这一将却真有些本事,未等吕布近身,一枪已经刺了出去,吕布挥鬼神拨开。两马交错而过,吕布倒拖画戟,回手一刺,正中腰部,将那将刺于马下。吕布拨马而回,复一戟刺死。

  一合!

  全场皆惊!良久,克力嘎声道:“谁可再战?”

  一将应声道:“此人不按套路出牌,真是卑鄙小人!我愿往一战!”

  吕布大惊,没想到在此乱世竟然能遇到资深上当者老范的嫡传弟子,若是比智商,这一场堪忧啊!

  正寻思时,泰坦联军那人已经缓缓策马出阵,手提一杆……一杆……一杆……怎么越看越像古时宅院顶门用的杠子??

  吕布手握鬼神,也不搭话,只是一戟分心便刺。那将将手中的“杠子”一摆,也不知是真有眼力,看得出吕布的画戟鬼神不是可以硬碰的神兵还是凑巧,这一杠不当不正正好磕在了鬼神的戟杆上,将鬼神磕得一偏,然后将“杠子”举起,就要砸下。可是吕布岂是省油的灯?他只是把偏了的戟杆往正了一拨,刚刚举起“杠子”的敌将忽然就觉得前胸一凉,紧接着是疼痛,再紧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还是一合!

  克力早已惊得说不出话来,直结巴道:“谁…敢……敢再战此人?”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因为害怕,他上一句的“谁可再战”已经变成了“谁敢再战”。而且,说出了这句话,他才发现,由于自大和盲目,他们在被连斩两员大将之后,竟然还不知道敌人的名字。

  吕布听了克力说话,再察言观色,知道已经立威并已经让恐惧深深地攫住了敌人的心,当下运起全部的内息,一股强大的气势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吕布缓缓道:“吾名吕布,字奉先,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温侯吕布,你记好了,因为我是你绝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克力再也受不了如此地威压,拨马逃入城去,吕布正沉浸在刚刚帅气的表现中,根本来不及命令士兵趁势抢过吊桥,只得收兵回营。

  随后几天,无论吕布如何叫骂,克力吓破了胆,只是坚守不出。吕布与夏侯兄弟商议许久,未有良策,派兵冲了几次,却是徒然折损了两千人,吕布甚是郁闷。

  一日傍晚,吕布刚刚收兵回营不久,忽然士兵报说接到箭书一封,吕布展开一看,其书略曰:

  “前日听闻将军英勇无比,一杆画戟出神入化,无一合之敌,极是佩服。在下中原人士,幼年被仙人带走习武,亦是用戟,一年前到此泰郡,本想有一番作为,却不料齐州的城主严政是个饭桶,吾不受重用,后来说服了泰郡的守将卞喜脱离严政的管辖,又帮他打退了严政的讨伐,可是他却也胸无大志,不想图大业。心灰意冷之下,吾隐姓埋名,可是平静不多久,泰坦的杂种们又攻来,卞喜弃城逃走,我一人独力难支,只得隐于城中,指望有人能够收复失地。终于将军到此。克力自当日一战,胆小如鼠,铁了心不出战,将军可散布假消息,只说特纳回军,并假作退兵状,克力必然追赶,我可同此城中被迫投降的兵将为内应,泰郡可得耳!”

  (虽然来了密信,可是没有署名,我虽然几乎已经能认定他就是曹彰,但在没有最终确认时,还是暂且称他作神秘人甲吧!)

  吕布大喜,依言设计,一万人假作退兵,克力果然上当,带了九千人出城追击,只留一千人守城,神秘人甲召集了上千士兵,一举夺下了泰郡,吕布反身杀回,克力急忙想要撤回城里,可是神秘人甲早埋伏在城门,一戟刺死克力,可怜克力逃得了吕布的画戟,却终究逃不了死在画戟下的命运!至此,泰郡收复。

  只是,神秘人甲到底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